第594章威胁

    “就算是个丫鬟,也知道礼义廉耻。你呢?”云舒反问道。

    金姨娘才想说话,却被云舒冷冷地看了一眼。

    “姨娘既然今天出现在我的面前,说明姨娘不是个省心的人。”她嘴角勾起,看着金姨娘说道,“我不管你今天来是自己的意思,还是什么二爷的意思,我只知道你是来和我作对的。既然这样,我也用不着对你和和气气的。等着国公府的信吧。好好的日子你不爱过,那就都别过了。”她这话叫金姨娘有些怀疑,感受到云舒似乎是想做什么威胁她的事,却听见于氏骤然冷笑了一声说道,“好威风的忠义伯夫人,只是你真的不怕自己做的那些事被人知道?”

    “我做什么了?”云舒这么问的时候看着金姨娘。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于氏瞪着云舒威胁说道。

    云舒笑了一下。

    “就算是我做了什么,也不该是十万八千里以外的你能知道的。你说说看,我做过什么。”

    “你勾引过国公府里的公子!”

    这肯定就是唐六小姐当初的污蔑被金姨娘知道,金姨娘嚼舌根了。

    云舒却满不在乎。

    “谁跟你说的?”

    于氏转头去看金姨娘。

    金姨娘却想到了什么,看着云舒目光闪烁起来。

    云舒垂着头,根本就不看她了。

    “金姐姐,你当初说……”

    “我什么都没说过,什么公子不公子的,国公府里的公子跟我有什么关系。”金姨娘的话叫于氏愣住了。

    “好姐姐,当初你可不是这么说的。你不是说,说她和你们府里的四公子拉拉扯扯的吗?”

    “我可从来都没有这么说过,你少污蔑人了。”金姨娘见于氏难以相信地看着自己,似乎不明白自己为什么突然变卦了,背后却在云舒的沉默里慢慢充满了冷汗。她从前没有把云舒放在眼里,是因为觉得云舒只不过是一个小丫鬟,看到知道她的过去的故人一定会手忙脚乱。可是看着云舒现在的样子,哪里有半分惧怕,而且张嘴闭嘴国公府,其实一直在威胁她,如果敢胡说八道,就别怪她给国公府告状了。

    她和唐二爷已经被送到北疆,她心里清楚得很,到处都是唐国公府的耳目。

    虽然她有一个儿子,可北疆在万里之外,如果唐国公真的不耐烦了,想要她死,她是没有办法逃命的。

    反正冯将军家的好处她都已经拿到了。

    又何必为了一个冯将军夫妻就被唐国公府给处置了呢?

    至于唐二爷心心念念想要靠着冯将军重回京城,金姨娘想了想。

    与其靠着现在还前途未卜的冯将军,还不如靠她自己的儿子唐三公子。

    她本来就不是一个信守承诺的人,为人又贪婪,得到了好处却不给人办事又不是第一次了,所以今天在于氏的面前变卦,也毫无压力。

    于氏却已经气疯了。

    她为了叫金姨娘出面,拿了多少的金银都数不清了,本以为金姨娘是跟自己站在一起的,可是现在金姨娘却变卦了。

    “这么说,就是冯家因为我们伯爷要秉公处理,所以来诋毁我的清白。”云舒慢慢地看着气得发疯的于氏,之后便淡淡地说道,“你愿意诋毁就诋毁去吧,随便你。只是如果这北疆有了关于我的这些可耻的话,我也会给太后娘娘上奏折的。”她看着于氏缓缓地说道,“为了报复秉公之人,就来诋毁无辜的女子,这么不要脸的事,太后娘娘会为我做主的。”她的样子极为平静,也没有多看金姨娘一眼,金姨娘想到云舒跟二夫人关系不错,心里嫉妒万分。

    二夫人之前时常看望云舒,金姨娘当然是知道的。

    正是因为二夫人跟云舒交好,这一次于氏的请托二夫人断然拒绝,金姨娘才跳出来想给云舒一个下马威。

    在她的眼里,跟二夫人要好当然就是她的敌人。

    只是没想到云舒软硬不吃,而且也是很狠心的。

    她不再说话,又心里气愤难平,心里也埋怨于氏拖着自己来了这一趟,反倒叫自己也被云舒惦记上了。

    于氏却在气愤之后,一下子捂住了脸哭着说道,“难道你们真的要逼死我们家将军吗?我们将军这些年为了陛下出生入死,就算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我们家还有好几个孩子,都还小,如果有了什么事,你叫我们孤儿寡母的怎么办。”她这么一示弱,顿时哭了起来,云舒见她硬的不行就来软的,无语地问道,“冯将军还没死呢,你怎么成了孤儿寡母了?连自己的夫君都诅咒,你这真是够丧心病狂啊。”

    于氏的哭声停顿了很久。

    “更何况,有功当赏,有过当罚。”云舒看着不吭声的于氏说道,“他的功劳不会被抹杀,可是做错的事也得给人一个交代。这些陛下心里,朝廷的大人们的心里都有一杆秤,怎么到了你这里,就成了要逼死人命了?如果你这么委屈,为你们家将军抱屈,我劝你赶紧回京城,也这么哭着在朝廷里闹一番,质问大人们,质问陛下是不是要逼死他,再提一提你们将军这些年是怎么给陛下出生入死的,不必对我一个女眷哭闹强多了吗?”

    “这么说,你是肯定不会通融的了?!”于氏突然气势汹汹地站起来看着云舒问道。

    她的眼睛里都是血丝。

    “通不通融,只有陛下才能裁断。”云舒看着金姨娘冷静地说道,“还有,日后我不想再看见姨娘。如果姨娘还想来陪我说话,我是个忙碌的人,腾不出空来跟姨娘说话,那就只能请国公府在北疆停留的那些人来陪姨娘一起说话了。”她讨厌麻烦,更讨厌唐二爷跟金姨娘这样不知道自己是哪根葱的狗皮膏药,更讨厌日后还要跟这种人牵扯不清。见金姨娘不吭声,脸色阴晴不定,云舒继续说道,“北疆除了冷,没有别的毛病。比不上什么矿洞之类的……”

    “二爷还在家等我,我先走了。”金姨娘便说道。

    她一边说,一边转身向门外走。

    于氏看到这哪里会看不明白。

    金姨娘竟然怕了云舒这个小丫鬟。

    “我不信你能只手遮天。”她看着云舒说道。

    “之前你的那句话,我现在也回赠给你。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既然做过错事,别以为能瞒得住陛下。”云舒没有退让地说道。

    于氏见她竟然这么不好说话,气得起身追着金姨娘走了。

    看着她们这么走了,李嫂子才在一旁喘了一口气对云舒说道,“你也太厉害了。”

    云舒虽然之前对她们也说过强硬的话,可是也没有今天这么强势地拒绝。

    她都看傻了。

    云舒微微一笑,对李嫂子说道,“拒绝这种事得干脆利落,不然拖泥带水,她天天跑来我家里哭闹,我也麻烦。”至于有没有彻底得罪于氏,云舒可不管,她对这种对自己抱有恶意的人一向都不会和气。倒是李嫂子想了一会才对云舒说道,“她只怕要说你的坏话了。”

    “就算没有今天的事,她平常也没少说。”云舒不在意地说道。

    她管不住别人的嘴,所以也不在乎于氏会怎么说。

    至于李嫂子,见云舒竟然把于氏给气走了,虽然担心,可是心里却是跟高兴的。

    反倒是于氏气冲冲地出了宋家,本想追着金姨娘质问她今天为什么会反悔,拿了好处不办事,也想把金姨娘手里的金银细软给要回来,可是金姨娘都没有等她,直接就回了唐二爷的身边。她一个妇人,又不能追着金姨娘回唐家跟唐二爷一个男子哭闹,只能先回了自己的家里,见冯将军正脸色铁青地在家里兜圈子,热锅上的蚂蚁似的,她顿时气不打一处来走过来坐了。

    “怎么样了?”冯将军一直在等妻子回来,见她回来了,迫不及待地问道。

    他看见于氏的脸色不好,心里咯噔一声。

    “这么说,她不答应?”冯将军便问道。

    “那丫头牙尖嘴利,皮厚心黑,我可不是对手。忠义伯这么娶了这么个女人。”于氏想一想自己竟然在一个丫鬟的面前这么狼狈,憋屈得要流泪。

    她不管怎么说,也是好人家的小姐,做了一辈子主子,却要在一个丫鬟的面前这么低声下气,还被打发了出来。

    这等耻辱,叫她丢脸。

    “你不是带着唐家那个姨娘过去了吗?”冯将军见妻子这么说,不解地问道,“她面对旧主,难道不心虚吗?”

    做人奴婢的,见了旧主不都会十分心虚,直不起腰吗?

    不提这个还好,提到这个,于氏想到金姨娘在云舒的面前一声不敢坑,想想自己的真金白银,更生气了。

    “若心虚什么?我看那个金姨娘才心虚呢。”于氏揉着自己的胸口对冯将军急忙说道,“你快把咱们的金银要回来,不能便宜了唐家的那两个。”

    “要回来?”冯将军却觉得于氏疯了,“送出去的金银哪有要回来的道理,你还想叫我得罪唐家吗?”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