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3章 找茬

    求情?

    云舒就知道冯将军想叫李嫂子家里求什么情了。

    不就是想借着李嫂子跟云舒家里熟悉,都是北疆武将出身,所以求他们出面跟宋如柏说合吗?

    不过既然李嫂子这么坦然,云舒便笑着问道,“嫂子拒绝了?”

    “当然拒绝了。他犯了错,难道还叫咱们给他擦屁股?”李嫂子便对云舒问道,“之前于氏怎么看不起咱们的?我可不给他们求情。”冯将军求到了他家,被她一口拒绝,李嫂子提醒云舒说道,“只怕他们家现在急了,就算说不动我们家,怕是也要去请别人家出面求情,你可得有个准备。”冯将军不想叫宋如柏把事情在朝廷里去说,这肯定是要用一些办法的,云舒摇头说道,“我们家伯爷已经回了军营,他想求自己去求好了。跟咱们女眷较劲儿也没用啊。”

    “那可说不定。这北疆谁不知道老宋最稀罕你。”李嫂子说道,“如果你答应了,那老宋只怕也会听你的。”

    “我怎么会这么重要。”云舒无奈地说道。

    “谁叫老宋稀罕你呢。”李嫂子便对云舒说道,“从未见老宋对哪个女人跟对你似的。”

    她眼里还有几分羡慕。

    都是北疆出身,一起进了京城,得到赏赐在京城里过好日子。

    宋如柏一心跟着云舒过日子,没有那些外面的花花绿绿的事。

    这是任何一个人都比不上的。

    就算是李嫂子家里现在已经十分圆满,可是想到当初在京城里满院子姨娘的时候,她的心里也是难受的。

    云舒就不提这些,和李嫂子问道,“孩子们叫人大吃一惊了吧?”

    说起孩子的事,李嫂子果然高兴起来,对云舒点头说道,“你是不知道。我们家那位一回来,咱们闺女就给他爹写了漂亮的字,还给她爹弹了个曲子,虽然不长的曲子吧,可是她爹高兴得都哭了。”她十分感激赵先生对女孩的那番教导,对云舒感慨地说道,“而且说话也变了,变得跟从前不一样了,看起来就好看。”她说起孩子们的时候眼里绽放着光,云舒也笑着听着,想着回头得跟赵先生再去下下五子棋。

    她多少天都没见赵先生了。

    似乎也知道宋如柏回来云舒不方便待客,赵先生也没有叫人来请她出门。

    云舒却心里没有忘记她。

    好歹也是赵大人的堂妹,她都会放在心里挂念几分,还叫人送了一些皮毛给赵先生给她做在北疆保暖的衣裳。

    因为赵先生在,宋如柏还问了两句,知道赵先生是赵大人的堂妹,也就没说什么。

    她和李嫂子说笑了一会,大多数都在听李嫂子说话,没过多久,外面就有下人进来说于氏过来了。

    云舒本来不想见于氏,只是这样把于氏拒之门外,反倒显得小家子气,更像是宋如柏一家排挤冯将军一家似的,便也叫她进来了。

    却没有想到不仅于氏进来,她的身后还跟着一个女人。

    云舒看了那女子一眼,挑了挑眉梢,却并没有说什么。

    李嫂子倒是好奇地看了两眼那个年岁看起来也不小了的女子。

    “你是……”

    “小云,难道你还忘了我吗?”

    “不是忘记了姨娘,而是没想到姨娘会出现在我的面前。”来的这个脸上笑容满面的正是唐二爷的金姨娘,也就是唐三公子的生母,这位姨娘当初曾经被唐国公打断腿过,现在走路还有些细微的颠簸。不过看她打扮得光鲜亮丽,明显在北疆的生活不错,心里已经知道于氏带着金姨娘出现在自己面前是什么打算,云舒却只是在心里暗笑了两声,请假笑着的于氏跟金姨娘坐下,这才好整以暇地问道,“姨娘不好好服侍二爷去,来我这里做什么。做姨娘的人,得知道自己是干什么的。姨娘的责任就是服侍二爷,而不是跟旁人窜门子。”

    她的声音柔和,跟当年在老太太身边一模一样。

    金姨娘看着这个在老太太身边要风得风的小丫鬟,看她堂而皇之地坐在自己的对面用教导的话来说自己,眼里多了几分不满。

    于氏脸上的假笑也慢慢地收拢了一些。

    “不是姨娘不照顾二爷,是二爷叫姨娘过来跟你说几句话。”

    “我和外男没有什么话好说。”云舒干脆地对于氏说道,“而且我劝夫人也别嘴里挂着别的男人的名字。好歹冯将军还在,夫人嘴里口口声声什么二爷……二爷是谁?谁又是二爷?”

    “小云,你又何必装糊涂!”金姨娘见云舒的一句话把于氏气得眼睛翻白,想到于氏送给自己的那许多的金银细软,急忙对云舒说道,“好歹咱们也是故人,当初,我与二爷也都是你的主子,从前你嘴上说一些不分尊卑的话也就算了,可现在我就在你的面前,你也敢这么狂妄吗?”她把云舒还当做是曾经的小丫鬟,云舒却只是淡淡地端着手里的茶杯轻轻地吹了吹,慢条斯理地说道,“什么主子,姨娘只不过是一个姨娘,又不是正妻,当初在国公府里梅香拜把子都是奴婢罢了,何苦往自己的脸上贴金,非说自己跟咱们这些做丫鬟的不一样。”

    “你怎么能说这种话!”金姨娘本来笑容满面地过来,还想跟云舒面前逞威风,叫于氏看看她的那些金银细软没白花,听到这里气都上不来了。

    “难道我说了什么姨娘不爱听的话吗?这就不好意思了,我这人就是心直口快,如果姨娘不爱听,就当做没听见吧。”云舒见她气得眼睛发红地看着自己,想想在京城里努力的唐三公子,心里对唐三公子很是怜悯,却并不准备看在唐三公子的面子就给金姨娘面子。她在唐国公府里这么多年,早就知道金姨娘是个什么东西,这女人蹬鼻子上脸,如果在她的面前示弱,她就要骑到别人的头上去。

    二夫人对她退让了,她不是差点把二夫人给挤兑得去死了吗?

    她便笑着对金姨娘说道,“至于什么二爷,那跟我可没关系。什么主子,我更不知道。我当年是服侍老太太的,可不是阿猫阿狗都能当我的主子的。”

    “你敢说我们二爷是阿猫阿狗?!”

    “你竟然辱骂二爷!”云舒却大声质问,“姨娘是二爷的姨娘,却敢对二爷不敬?!”

    “我何曾对二爷不敬,是你……”

    “我只说阿猫阿狗,可没说是谁。姨娘却非要说二爷是阿猫阿狗,难道不是你对二爷不敬?”云舒的眼睛不怀好意地落在金姨娘的腿上,上下看了看,看得金姨娘急忙缩了缩自己的腿,脸上的得意也不见了,这才笑着说道,“姨娘竟然对主子不敬,这我得写一封书信跟府里说一声。姨娘的腿可还好吧?”她一提金姨娘的腿,金姨娘顿时就想到那一年,唐二爷被弹劾回了京城,知县的官职都丢了,她一回了国公府就被唐国公下令打断了腿,在病榻上躺了不知多久。

    那剧痛还有畏惧,令金姨娘直到现在提到唐国公都浑身发抖。

    她下意识地打了几个寒颤。

    于氏本来是为了打压云舒而来。

    别管当初云舒说得多么硬气,可是她做过丫鬟,那就是抬不起头的事,于氏本以为带了金姨娘过来,云舒会不敢再在她的面前那么狂妄。

    可是谁知道在唐二爷的面前拍着胸脯保证自己出现会叫云舒这个小丫鬟不敢吭声,只能唯唯诺诺的金姨娘,到了云舒的面前竟然没出了一盏茶的功夫,就什么都不敢说了。

    想到自己给于氏那么多的金银细软,只为了叫于氏压住云舒的气焰,叫她对她们言听计从,于氏的心里一冷,看着云舒问道,“这么说,你当真要跟我们撕破脸了吗?你什么都不怕吗?”她见金姨娘正摸着自己的腿不知道在想什么,很是惧怕的样子,虽然不知道金姨娘在惧怕什么,可这明显是云舒的威胁,便对云舒咬牙切齿地说道,“只不过是请你在伯爷面前说一句话而已。只要我们家将军平安,咱们日后还是和和气气的,不好吗?”

    “这话,你没问问那些阵亡将士的家里还有没有和和气气吗?”云舒沉着脸问道。

    “行军打仗,哪有不折损人命的?!”

    “行军打仗折损将士,那是保家卫国。可是为了一己之私害了人命的,也得受到惩罚。”云舒冷冷地说道,“如果没有你们家将军贪功冒进,不听军令,他们可不会折损。”

    她一向都笑呵呵的,就算是威胁别人也是笑呵呵的。

    可是现在却一下子沉着脸,眼神也严厉起来。

    于氏被她的眼睛看了一眼,心里十分慌张,却勉强地说道,“我家愿意做出补偿。”

    “那是你们自己的事。”云舒淡淡地说道,“找后账,人也回不来了。再多的补偿又有什么用。”她脸色淡淡的,于氏见她油盐不进,也眼里露出几分恼火。

    “你懂什么行军打仗,只不过是一个国公府里的丫鬟。”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