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2章求情

    段家两个孩子跟着宋如柏去打仗,段婶子把这两个孩子交给他们夫妻,云舒当然很关心。

    “还好。二郎受的伤重一些,不过都不是严重的。”宋如柏说道。

    听说段二郎受伤了,云舒十分关心。

    “那孩子呢?”

    “在军营里,我没见他们到处走,不然对伤口不好。不过你别担心,他们自己年轻,生龙活虎的,过两天就好了。”宋如柏见云舒很关心孩子,笑着安慰她说道,“这两个孩子很是勇猛,不错。”他称赞了段家的两个大孙子,云舒心里一块大石落了地,又觉得困倦,扯着宋如柏的披风问道,“你还回军营去吗?”她见宋如柏大半夜的回来,披风都没有放起来,当然这么问了一句。

    宋如柏愧疚地摸着她的手臂说道,“我只能陪你两三天。”

    “没关系。”云舒忙说道,“两三天就够了。”

    “够了?”宋如柏问道。

    “等北疆彻底太平,你天天都能和咱们在一起,何必只争朝夕呢?”云舒虽然心里也不舍宋如柏,可是现在是最重要的时候,她当然知道不能打搅宋如柏的工作。

    宋如柏却更因为她的话感到愧疚。

    “我答应你,等以后咱们这里天平了,我天天守着你和孩子们。”他轻声说道。

    “有你这句话就够了。”云舒趴在宋如柏的怀里睡着了。

    她和宋如柏就这么依偎着睡了一晚上,第二天,听到孩子们的笑声才醒过来。

    她一醒过来就看见宋如柏已经脖子上骑着个保哥儿,怀里报这着个玉姐儿在屋子里转圈,保哥儿对他并没有生疏,高兴地骑在他爹的脖子上笑得开心。玉姐儿似乎还有些陌生,不过她还小,看不出什么,不久就在宋如柏的怀里又睡着了。看宋如柏大手小心地拍着玉姐儿,无处安放的样子,云舒噗嗤一笑,撑着手臂起身,靠在床边看着宋如柏照顾孩子们。听到她的笑声,宋如柏一转头看见她醒了,这才把孩子们送回来,对她说道,“已经叫人去做早饭了,等等咱们就能吃上。”

    “你昨晚回来的时候饿不饿啊?”云舒才想到这件事对他问道,“我都没问你。”

    “不饿。路上吃了干粮了。”

    不过干粮肯定不好吃就是了。

    丰盛的早饭端上桌,宋如柏大口大口吃得很快,看样子就已经很久没有吃过这样的饭了。

    云舒心疼他,忙着给他夹菜。

    宋如柏已经把脸上的胡茬给刮得干干净净,看起来比离开家的时候消瘦了很多,见云舒忙着给自己夹菜,他一边大口吃着夹着卤肉的馒头,一边也给云舒夹了菜说道,“你在家里忙得都瘦了,也得多补补。”他一个行军在外的人反倒担心在家里做悠闲夫人的妻子了,云舒很无语地看了他两眼说道,“我觉得你才最应该补补。”他们夫妻你让我我让你的,云舒见宋如柏今天精神还不错,便对他说了一些最近自己在家里的事。

    听说二夫人来找云舒说话,宋如柏沉吟了片刻。

    “她能想明白了更好,最好别来给你找麻烦。”

    “不过二爷很冯将军的事……”云舒便说道,“冯将军现在犯了错,只怕为了不让你在奏折里写他那一笔,是不能消停了。二爷那里会不会跟他沆瀣一气?”冯将军既然犯了错,而且宋如柏明摆着要把这件事告诉皇帝,到时候就算是冯将军在这一次的那么多的大捷里拥有功劳,可是功过相抵,他也会焦头烂额。为了不让宋如柏据实上报,冯将军肯定无所不用其极,云舒担心唐二爷不知深浅搅和进去,给宋如柏添麻烦是一件,再给京城唐家添麻烦。

    唐家二房已经分家出去了,唐二爷干什么影响不着唐国公。

    可是唐二爷的两个儿子,唐三公子兄弟年纪轻轻前途正好,可别叫唐二爷给连累了。

    宋如柏果然也露出几分犹豫。

    “而且这冯将军的夫人,就是那个于氏,还是靖南侯府的姻亲,她如果写信回京城求援,那就会闹出更多的事了。”

    “这倒不会。靖南侯府夹着尾巴,不敢管闲事。只怕靖南侯府自己不管,他们扯着靖南侯府的大旗,把靖南侯府也给坑了。”

    不过靖南侯府怎么办宋如柏是不管的,他只跟云舒说道,“你和京城本就有书信往来,就给国公府那里去一封信,把这件事的担忧跟国公府说一说。虽然这件事只是唐家二房的事,不过你们国公爷如果想管二房的事,不会袖手旁观。”如果只是唐二爷的事,唐国公管他去死。可就算唐二爷去死,对唐国公来说,却不能影响了唐三公子兄弟的前途。所以这件事跟唐国公府提一句是最好的了。

    云舒听了深以为然,点了点头说道,“我一会就去写信。”

    “别着急。再陪我睡一会。”宋如柏对云舒说道。

    他一路回来,又是刚刚大捷之后,已经身心俱疲。

    给京城写信也不是急得不行的事,云舒见宋如柏的确还是很累,便答应了下来。

    她把孩子们也放在宋如柏的身边,夫妻俩一同睡了。

    宋如柏在家里才放松了下来,在云舒的身边睡得雷打不动。

    云舒却不是很困,见宋如柏已经梳洗过,便小心地掀开他身上的衣裳,看看他身上都有什么伤。

    看到宋如柏的胸口都有伤疤,云舒眼眶一红,却装作什么都不知道,把他的衣裳都给整理好。

    宋如柏不想她担心,她何必揭穿他呢?

    只是接下来的几天,云舒却更给宋如柏好好地补身体了。

    宋如柏被各种滋补的食材补得红光满面,心里也有些犯嘀咕,只是见云舒因为他每天都陪着她笑眯眯的,也没有很担心,看起来没有发现似的,倒也放了心。

    这样很快的时间过去,其中有两天冯将军命人来送信,宋如柏看了两眼就丢进了火堆里。

    “又是求情的书信啊?”云舒已经把冯将军这件事给国公府去了信,只是为了未雨绸缪罢了,见冯将军似乎很把这件事当回事,她倒是百思不得其解,因为就算冯将军贪功冒进,折损了麾下,可是说起来,在这次北疆连番大捷,冯将军的功劳也肯定不小,哪怕功过相抵,可是瑕不掩瑜,处罚之外,封赏的那一份也会十分厚重,这其实并不会对他造成什么过分的打击,可怎么冯将军却这么紧张呢?

    宋如柏便对她解释说道,“他不愿意有过,只希望有功有赏,日后才能在军营里站得更高。这一次如果他的过错被朝廷知道,那日后升迁就难了。”

    这么说,冯将军这么紧张,是为了不让这一次的贪功冒进影响他日后的升迁。

    云舒这才明白了。

    “他急什么。”她不明白冯将军急什么。

    宋如柏笑着摇了摇头。

    他已经开始写给皇帝的奏折了,不过在这之前,他已经得回军营了。

    他现在是军营里的人,当然还得继续在军营里做事。

    虽然舍不得云舒,可是他还是得回去。

    这天,用力地亲了亲因为他又要走要哭不哭地趴在他怀里的儿女,宋如柏才对云舒说道,“等过几日我再回来。”

    “我知道了。对了,这些你带回去,给大郎大郎吃。”云舒叫丫鬟准备了很多的补身体的吃的,都是已经做成熟食,不用再费事的,又对宋如柏说道,“剩下的还有给你的。你在军营里也好好照顾自己。”她这么贤惠,把能想到的都想到了,宋如柏点头,把所有的东西都背上,这才离开了家。看见他又回军营里,云舒紧了紧身上的斗篷,看着外面的风雪,心里也不由多了几分期待。

    如果真的能够平息战事就好了。

    那样的话,不仅百姓安居乐业,而且连将士们都能够更平安了。

    这样的想法叫云舒忍不住一笑。

    屋子里被烧得暖暖的,她重新恢复到了平静的生活,却少了几分之前为宋如柏的安全担心,辗转反侧的忧虑。

    知道宋如柏已经回来了,她也就不那么担心了,脸上的笑容也真心了很多,觉得家里也都更热闹了起来。

    李嫂子过了几天也喜气洋洋地来见云舒,见了云舒就说道,“老宋是不是也回来了?”

    “又回军营了。”云舒笑着说道。

    “跟咱们家的那个一样。”李嫂子几天没登门,当然也是因为自己的丈夫回来了,夫妻忙着团聚,没空出来。

    现在男人们都重新回了军营,她就又开始到处窜门了。

    见云舒的脸上笑容更多了,李嫂子也揶揄地笑了两声,以为自己撞破了云舒跟宋如柏夫妻之间的什么秘密似的。

    宋如柏身上还带伤呢,又不敢叫云舒看出来,怎么敢跟云舒亲热,他这几天一直在当柳下惠。

    不过云舒也没法对李嫂子解释,更何况她也没法解释这些夫妻之间的事。

    倒是李嫂子左右看了看,跟云舒慢慢地凑到了一起,对她说道,“你知道老冯前两天来我家,说是想叫我们出面求情吗?”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