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1章团聚

    见她惊醒,门口的人影急忙回身先把透出寒风的大门给关上,这才快步走过来。

    蜡烛被他点燃,露出宋如柏还带着胡茬的样子。

    云舒见到宋如柏,恍如隔世。

    “你怎么回来了?怎么没有消息?”云舒不知道宋如柏回来,也没有人来跟她说过,见宋如柏看着自己笑了一下,她就要爬起来,却被宋如柏给按住了肩膀说道,“别起来,你先歇着吧。”他回来也不是为了折腾云舒不睡觉的,可是云舒现在还能睡得着吗?她被宋如柏压着肩膀起不来,一双手却急忙摸着宋如柏的脸,虽然蜡烛昏暗,可是宋如柏的脸上还有一些细碎的伤痕,显然在打仗的时候也不是格外安全。

    云舒看他脸上还有伤口,心疼得眼泪都要流出来了。

    “你受伤了?”她又急忙去看他别的地方。

    “没什么,就是一些小伤,不碍事。”宋如柏安慰云舒说道。

    “是真的小伤吗?”

    “真的。就是脸上,手臂上有一点伤口。你别担心,先叫我抱抱你。”宋如柏见云舒不说话了,坐在床边把云舒抱在怀里,肩膀压在她的肩膀上闭上眼睛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轻声说道,“我急着想回来见你和孩子们,所以没有来得及告诉你我回来了。”他在战场上九死一生,最挂念的莫过于自己的妻子还有儿女,如今班师回营,他迫不及待地回来,都忘了跟云舒说一声。

    当回到了温暖的家里,听着云舒关心的话语,还有孩子们呼呼地睡着的样子,宋如柏的一颗心才踏实了。

    他发出了轻轻的喟叹声。

    感受到宋如柏的牵挂,云舒一动不动地叫他抱着,伸手抚摸他坚实的后背。

    “我在家里好好的,孩子们也好好的,就是担心你。”她声音也微弱了起来,跟宋如柏夫妻两个依偎在一起,又摸着宋如柏的后背轻声问道,“你们既然回来了,是不是暂时战事平息了?”这才是她最关心的,宋如柏点了点头才说道,“已经算是暂时平息,这得看沈家二小姐之后会有什么决定。”他往床里面坐了坐,一开始回来的时候的激动的心情平复了一些,先抱着云舒摸了摸自己的儿女,见孩子们长大了好些,自己错失了很多,宋如柏眼里有些失落,对云舒说道,“他们都这么大了。还记得我这个爹吗?”

    “当然记得。”云舒笑着看宋如柏抚摸自己的儿女们说道,“今天保哥儿还问我他爹什么时候回来呢。”

    宋如柏脸上的笑意更深。

    他轻松多了,先解开身上的披风,这才对云舒说道,“沈家二小姐我已经见了一面,陛下的意思我也明白了。虽然最近军营依旧会很紧张,不过也不过是对那边的震慑罢了。”他语气之中带着几分轻松,云舒也轻松起来,靠在他的怀里问道,“二小姐已经过去了?”

    宋如柏点了点头。

    “会不会她有风险?”

    “没事。我已经叫一队精兵跟着她,就算是有风险,起码也能护着她逃回来。不过这都是以防万一而已。现在咱们几次大捷,对面也已经被打怕了,不会贸然对她动手。等知道了通商的好处,他们也未必会继续愿意跟咱们征战。”宋如柏是很精明的人,他一下子看到了这件事会给北疆带来什么。见云舒笑着点了点头,他忍不住抚摸着云舒的头发说道,“她也跟我说了,说你在家里教养儿女,带着一家子做事,很辛苦。”

    “二小姐是帮我说话吗?”云舒笑着问道。

    “是。不过就算她不说,难道我就不知你的辛苦吗?她真是白费事。”宋如柏不在意地说道。

    他们夫妻说了许多离别之后对彼此的思念,云舒还问了宋如柏现在军营里的事。

    宋如柏说军营里的伤亡也是有的,不过云舒熟悉的那几家倒是没有。只是说起伤亡的时候,宋如柏的眼里忍不住露出几分怒意。

    云舒见他的脸色不对,关心地问道,“怎么了?”

    “老冯那人贪功冒进,伤亡不少。都说一将无能累死三军,我现在是真看出来了。”宋如柏对云舒从没有什么好隐瞒的,见云舒微微皱眉,便对她说道,“怪不得之前北疆几次败仗,我还觉得奇怪,从前北疆可没有那么多败仗。跟着他们出去了我才看出来了,老冯带了几个人过于激进,几次差点踩进别人的陷阱里去。大捷以后,我跟他们说先在一处重整旗鼓,这几次大战都人累马累,得好好休息,养精蓄锐以后再继续深入,更何况穷寇莫追,可他却敢不听我的,偷偷带着人想追击,跟我抢功劳。”

    冯将军的小心思宋如柏也能想到几分。

    只不过是几次大捷,皇帝肯定是要重赏他们这些北疆武将的。

    冯将军想趁着这个好时机多争夺几次大的功劳,利于升迁。

    宋如柏也不是阻止别人要升迁的小心眼的人。

    可是冯将军是他的属下,却不听从他的号令,偷偷带着人就去自己做事,这叫他很生气。

    特别是冯将军这一去损兵折将,还得宋如柏带着大军去把他给救回来,险些把宋如柏气得要给他军法处置了。

    云舒听着也有些不对劲。

    “他怎么会这样?”

    “从前的老将军已经回了京城荣养,我没来之前,北疆的军营里没有一个最大的将军。”之前庇护了皇帝,把皇帝给庇护在北疆军营的那位老将军已经上了年纪,在皇帝登基之后就上了奏折请求卸了身上的一切的官职能够告老还乡。因为他对皇帝有多年的庇护的恩情,皇帝很爽快的答应了老将军的请求,请他回了京城颐养天年,并且一直都赏赐厚重,还提拔了他的儿孙继续在朝廷里做事。

    不过因为北疆大将空缺,所以冯将军之前难免动了一些小心思。

    他之前在那些外来的武将之中拉拢了很多人,就是想用这些人作为自己的力量接管北疆。

    没想到因为北疆战事不利,皇帝把宋如柏给派遣了过来,打乱了冯将军的心事。

    不过冯将军也并没有失望。

    宋如柏出身北疆武将,又是皇帝的心腹,他知道自己比不过,不过如果他的功劳厚重,那在北疆军营之中宋如柏也不能把他等闲视之。

    所以他这一次几次大捷之后,见宋如柏声望日隆,多少有些不服气,又有些着急,所以犯了贪功冒进的毛病。

    他又在北疆不久,不知道对面的人的脾性习惯,行军的作风,所以总是会落入人家的圈套之中。

    如果不是都是同僚,还和皇帝对北疆的规划有关,宋如柏真不想娶救冯将军。

    “他还想接替你的位置吗?”云舒皱眉问道。

    “他嘴上说不想,可是怎么可能不想。如果不是之前北疆军营吃了几次败仗,他恐怕还真的能如愿以偿。”宋如柏冷笑了两声对云舒抱怨说道,“就算是他现在犯了错,我看他也是不服气的。只是可惜了那些因他阵亡的将士。我会把他做的这些事写到给陛下的奏折里,不会为他隐瞒。”大军几次大捷,这是十分荣耀的事,冯将军的事就像是污点,如果是为了粉饰太平,为了不给大捷抹黑,宋如柏把这件事遮掩过去也没什么。

    可是他不能叫那些阵亡的将士不明不白地就因为冯将军这么没了。

    总要给那些阵亡的人一个交代。

    云舒都用不着思考,点头说道,“你做得对。”

    宋如柏见她跟自己琴瑟和鸣,握了握她的肩膀轻声说道,“只担心冯家的女人过来找你麻烦。”

    “她敢。惯得她。”云舒瞪着眼睛露出几分厉害的样子说道,“以前不愿意跟她计较,是为了你们在军营里的和睦,又不是我怕了她。更何况她有什么脸找我的麻烦。难道害了人的是我,不是他们家的人吗?”她是很不喜欢冯将军这样的人的,为了自己抢功劳就害死了听从他的将士的生命,这样的人当然要受到朝廷的处罚。这样的事是不能用几次整个大军的大捷就能掩盖的,更何况……云舒对宋如柏说道,“不管怎么样,陛下将你信任你,把你当做心腹,你就不应该为了别人就期满他。冯将军这件事,如果为了北疆大捷这件事更好看,更被人夸奖,你的确应该粉饰太平,不据实上报。可是如果这样的话,那就辜负了陛下对你的信任。陛下信任你,你就该无论发生什么,好的坏的,都要对陛下说清楚,而不是隐瞒他。”

    “你说的话正是我心里的意思。”宋如柏轻声说道,“不仅为了陛下,也是为了那些折损的将士。”

    “是啊。他既然做了这样的事,那就不该含糊过去。不然那些阵亡的将士岂不是很冤枉吗?”

    云舒觉得宋如柏做得对。

    冯将军抢功劳没什么,可是折损了人命,这就应该惩罚。

    她又想到了一件事,问道,“你回来了,大郎和二郎还好吗?”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