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0章归来

    没想到赵先生是一个很干脆的人。

    见云舒来看望自己,还跟自己道歉,说是病了,赵先生看了她两眼微微皱眉说道,“吃得太饱了。”

    云舒眼角微微一跳。

    她最近的确是吃得太饱了。

    见云舒是一个人来的,这位赵先生倒是直接,直接说道,“看你也没别的毛病。”

    “其实是前几日有朋自远方来,不愿有人打搅。”云舒见这位赵先生大概三旬多一些的年纪,的确很美,不过这种美透着几分冷清,像是冰原上的冰一样,疏离感很重。倒是赵先生说什么都很直接,叫云舒感觉到她的人是一个很直接的人,坐在赵先生的对面歉意地说道,“没想到怠慢了先生,我这趟来是想问问,这里还有什么需要添补的。您是唯一愿意来北疆的,这份感谢,我也不知该怎么表达。”

    “不知道怎么表达就用不着表达,我又不是为了你。”赵先生坐在一扇窗子下面,似乎正在画画,云舒是不会欣赏的,也就没看,倒是赵先生看了她两眼说道,“我听堂嫂提过你。”

    “堂嫂?”

    云舒突然想到了,好奇地问道,“是赵夫人?”

    赵先生点了点头说道,“我听了堂嫂说了很多你的事,听说你是自愿劝说你的夫君来北疆?”见云舒点头,她清冷的脸上慢慢浮现几分笑意,对云舒说道,“我欣赏你。”

    云舒也不知怎么办,只能谢了她的欣赏。

    “我也想过来看看北疆的风光。我去过苏州,去过金陵,去过很多南边温暖如春的地方,也想来北疆看看。”赵先生见云舒拿了很多的吃用过来,不客气地叫人打开,见里面还有云舒送的一些果酒还有花茶,就叫一个才留头的小丫鬟去冲花茶来喝,尝了两口皱眉说道,“花香太重,压过了茶叶的清香。”她这么擅长品茶,云舒已经有了心理准备,笑着说道,“不过是有些闺阁之乐而已。”她把一些叫厨房做的糕点拿出来,赵先生吃了两块才放下,满意地对云舒说道,“糕点不错。”

    云舒见她嬉笑怒骂都在脸上,也不由笑了。

    “如果先生爱吃,那我时常过来跟先生讨教的时候就带些过来。”

    “我听说你家也有个女儿?”

    “那孩子才断奶。”云舒说道。

    “可惜了。我只在北疆停留三年。”赵先生说道。

    “她日后如果能跟着先生,哪怕不读书,只学先生的风雅也是好的。”云舒很喜欢和赵先生这样直截了当的人说话,见屋子里烧得很暖,就知道李搜子她们并没有怠慢,心里也放心了,又关心地问了几句,赵先生见她真心关心自己,人也很温柔体贴,也喜欢跟她说话,又对她说道,“你在我的面前不必这么拘束。我不是堂哥那样的酸腐。”她吐槽了一下赵大人,虽然云舒也时常在心里吐槽赵大人,听到这个,还是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鼻子。

    “先生三年以后回京城吗?”

    “还没定。那时候的事,谁知道呢。”赵先生和云舒说了一些话,又请她看自己的字画。

    她的字也是十分冷的,云舒虽然不能懂得什么意境,可是在国公府的时候时常见夫人小姐们练字,看了一会儿才说道,“先生的字棱角分明。”

    和女子擅长的圆润柔和的字体不一样,赵先生的字棱角分明。

    她这已经是最尽力的点评,赵先生如果追问的话必然会露馅,不过赵先生没有追问,相反,还突然笑了笑。

    “你说的对。”她似乎看出云舒的窘迫,没有再追问什么,这么看,云舒倒是觉得她未必跟看起来那么清高,相反还是很体贴的。

    “我前两天还去外面吃了一顿饭,吃的是火锅。”赵先生又去吃茶,见云舒也走过来,对她说道,“冬天吃火锅还不错。只是跟我在京城吃的有点不一样。”

    “在北疆的火锅底料地多放了一些祛风寒的食材。”云舒耐心地说道。

    赵先生才不说什么了。

    “先生平常给女孩们都教什么?”云舒见赵先生的桌子上散着棋谱之类的,好奇地问道。

    “教她们一些简单的字,还有算学,至少该学会管家。”赵先生见云舒好奇地看着桌面上的一些棋谱,随手把一份棋谱给云舒说道,“还有教她们简单的乐谱,别的就没了。慢慢来才行。这个你拿回去吧。”她很大方,云舒为难地说道,“我不会棋谱。”她只会五子棋。

    “五子棋是什么?”赵先生好奇地问道。

    这么俊的美女看着自己,云舒虽然不好意思,还是把五子棋是什么跟她说了一遍。

    赵先生很感兴趣,拉着云舒一起下五子棋。

    等太阳都快落山了,云舒才被解放,看着意犹未尽的赵先生,又看了看外面的天色告辞说道,“我还是先回去了。”

    “不如在我这里吃饭,你也尝尝我这里的饭。”赵先生挽留说道。

    见她愿意留自己吃饭,云舒倒是意外,不过显然赵先生对自己很有好感,她也没有多想,笑着答应了。

    赵先生身边还有一个人在中年的仆妇,听赵先生的吩咐去厨房做了几样看起来很清新可口的小菜。

    云舒尝了尝,对赵先生好奇地问道,“这是苏州的口味?”

    “你去过苏州?”赵先生好奇地问道。

    “我没去过。只是小的时候遇到过苏州的人,也吃过两次苏州的口味。”云舒忙解释说道。

    赵先生应该也知道云舒是什么出身,听到这里也就不多问了,倒是把云舒今天带来的葡萄酒倒了两杯出来,也尝了尝才说道,“还好。”

    “我都是当蜜水喝的。”云舒笑着说道。

    “葡萄的香味很醇厚。只是有些太甜罢了。”苏先生又和云舒讨论如何制葡萄酒,虽然她一开始看起来是一个疏离的人,不过却慢慢地健谈了起来。云舒一边和她吃着晚饭,又说起一些各地的美事,赵先生对云舒十分相见恨晚了。如果不是云舒还惦记着家里的儿女,赵先生留云舒住也未必不可能,云舒还是邀请赵先生以后来自家做客,这才告辞出来,回了自己的家里。

    她回到家里的时候,孩子们都已经被丫鬟们照顾着睡了。

    云舒觉得北疆又来了一位很有趣的人,一边想一边睡着了。

    她的确是准备等过两天赵先生不用教书的时候请赵先生来府里做客的,谁知道计划没有变化快,还没有两天,李嫂子兴冲冲地找来了。

    “你知道吗?老宋他们又传来大捷的消息了!”她比云舒这样平常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消息灵通多了,见云舒露出惊喜的目光,便对云舒说道,“等以后他们回来,论功行赏的话,那不又都是大功劳啊!”她十分高兴,云舒也高兴,既然大捷,那说明人都是平安的吧,急忙问李嫂子道,“那有没有说什么时候回来?”沈二小姐的商队已经悄无声息地翻过他们这里去对面了,这说明沈二小姐觉得宋如柏他们做得不错,对面应该很是安全,不会再有事端。

    这说明宋如柏快回来了吧?

    虽然云舒嘴里说支持宋如柏,可是心里还是想他了的。

    “都说快了。”李嫂子也担心自己的丈夫,对云舒安慰说道,“听说大家都平安着呢,伤亡不大,你别担心。”

    云舒心里叹息了一声。

    虽然伤亡不大,可既然有伤亡,哪怕知道将士们战死沙场是这些在军营里的人司空见惯的事,她还是觉得很沉重。

    不管伤亡的是不是自己的家人,这种沉重都会存在。

    或许如皇帝和沈二小姐努力的那样,如果能双方不再征战,能太太平平就更好了。

    “妹子,想什么呢?”见云舒有些失神,李嫂子推了推她的肩膀问道。

    “没想什么,只是在想他们是不是瘦了,是不是吃了很多苦。”云舒忙说道。

    “你现在还能再想想,陛下能赏他们什么。”李嫂子对云舒很高兴地说道,“咱们家,我希望陛下多赏一些金银珠宝就够了,至于说什么官职提拔的,给别人吧。我们也用不着。”她已经到了这个年纪,也不太希望丈夫能被提拔了,不然,再提拔出一群小妾就遭了,还不如实惠一点,得到金银珠宝就够了。云舒听得忍不住笑了,觉得李嫂子在自己面前说的这都是实话,只说道,“赏什么都好,只求他们早日平安回来。”

    “没错没错,还能叫我闺女给她爹写几个最近学的字。你别说,先生教了两天,她写字也像模像样的了。”

    李嫂子跟云舒高兴地说道。

    这是好事,云舒也觉得如果当爹的回来,看到女儿会写字,还会读书了,也会觉得很高兴。

    心里有了盼头,知道宋如柏快回来了,云舒却觉得度日如年。

    她翘首以盼了好几天,宋如柏都还没有回来,等到了一天晚上,她都睡下了,迷迷糊糊的却听到房门突然吱呀一声开了。

    她一下子惊醒。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