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9章先生

    云舒当然也就不说了。

    她给沈二小姐选了一个隔壁的小院子,很清净,也不会被打搅。

    沈二小姐还跟她道谢笑着说道,“这回真是劳烦你了。”

    “二小姐这说的又是什么话。又不是外人。”

    “既然不是外人,那明天咱们吃锅子。”沈二小姐趴在窗户上对走出去的云舒说道。

    “明天我给你炖酸菜吃。”云舒笑眯眯地说道。

    沈二小姐听了以后,赶紧把头缩回去睡觉去了。

    她觉得希望明天赶紧到来。

    果然到了第二天,云舒给炖了热气腾腾的酸菜,用大块大块的排骨炖的,透着浓浓的香气。沈二小姐进了门觉得热气腾腾的,云舒也不在意大清早上就吃这样的大餐,给沈二小姐舀了酸菜排骨,还放了一些辣白菜,又是把保哥儿在炕上馋得团团转的一天。沈二小姐很喜欢保哥儿这生龙活虎的样子,拿了一些排骨肉给他。保哥儿先偏头去看云舒,见云舒没有反对,对沈二小姐乖巧地道谢,把小碗捧给沈二小姐。

    看见沈二小姐把肉放在小碗里,他拿勺子舀起来,津津有味地吃了。

    云舒无奈地看着儿子。

    沈二小姐却觉得这样很好。

    看云舒一边还照顾着玉姐儿,她也帮着照顾,对云舒感慨地说道,“早知道女儿这么漂亮,我就再生一个了。”

    当初她给皇帝生了儿子就功成身退了,也没想过,如果再接再厉生一个女儿就更好了。

    云舒差点被她噎住。

    不过沈二小姐既然这样说,她也就听了。

    难道还要撺掇沈二小姐回去再跟皇帝生一个吗?

    她看沈二小姐现在的潇洒劲儿,完全有可能做得出跟皇帝生一个女儿以后又跑了,把皇帝给气死的事。

    闻言云舒劝着沈二小姐多吃点,沈二小姐吃了饭,又跟云舒说自己要去做生意的事。这事也不算是小事了,涉及到日后的北疆是太平了还是继续这样困难,云舒也细心地听着,听到最后,她还是对沈二小姐说道,“还是再等一等宋大哥吧。如果咱们大军接二连三地大捷,打掉对面的气势,二小姐过去了也会更轻松一些吧。”她这么说,也是担心沈二小姐的安全,沈二小姐点头说道,“我也是这么想的。陛下把宋如柏送到北疆倒是走对了这步棋,不然,我看北疆……”她皱了皱眉。

    云舒问道,“你担心北疆吗?”

    “不管怎么说,这都是沈家当初最落魄的时候收容我们的地方,我希望越来越好。”沈二小姐对云舒说道,“我在这里有很多回忆。”沈家在这片土地上奋战过,当然是对北疆充满了感情的,云舒不了解这种感情,不过看着沈二小姐这牵挂的样子,也静静地听着。她除了每天给沈二小姐做好吃的,倒也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了,反倒是沈二小姐风风火火地把很多跟云舒一同想到的东西都列出来,趁着这个时候送出去叫人采买,想等日后一起去对面卖着看看。她这么忙,云舒也跟着有些繁忙,直到过了好几天,沈二小姐忙得差不多了,这才跟云舒告别说道,“我得过去了,你最近烦了我吧?”

    “怎么会,我喜欢二小姐在这里。”云舒一边说,一边把自己给沈二小姐做的针线拿给她说道,“北疆天冷,二小姐多穿一些,别冻着了。不管怎么样,女子还是得暖和一点才好。”她捧出来的都是零零散散的针线,都是穿在里面或者给脸手保暖的,沈二小姐看着这些小针线,看了云舒很久,这才笑着点头,声音柔和地说道,“你放心,我既然敢去,就说明我心里有数。”

    “我知道。”云舒又给沈二小姐拿了一些肉干之类的轻声说道,“只是难免牵挂。”

    不是说因为沈二小姐不会有危险就不会担心她的。

    只要牵挂的人在外,无论她是不是安全,都会叫人挂念。

    沈二小姐接过这些,俯身抱了抱保哥儿,这才快快地走了。

    她既然走了,云舒也就“病”好了。

    她刚刚在外传出大病初愈的风声,李嫂子就登门来跟云舒告状。

    “你不知道冯家的那臭不要脸的。”李嫂子见云舒病了这么一场没有消瘦,相反面色红润,还胖了,顿时大大地放心了,拍着胸脯对云舒说道,“她一口一个你娇贵,弱不禁风,一口又是一个你住不惯北疆,不像是北疆女眷的,阴阳怪气的在外面编排你。”云舒病了这段时间,因为闭门谢客,所以于氏在外面说了她好些不好听的话,比如云舒太娇贵了,就因为天冷竟然病得都不见人了,这么娇贵,能在北疆干得时间久吗?

    北疆天冷,可是谁家的女人也没有跟云舒似的一下子病了这么久。

    这不仅是娇贵,还是叫人笑话的。

    云舒见李嫂子义愤填膺的,倒也没怎么生气。

    她都知道于氏是什么出身了,对于氏就没有忌惮了。

    反正不过是那靖南侯府的倒霉蛋的姻亲,以后皇帝如果想起来靖南侯府,还不一定会怎么收拾呢。

    “随她吧。是人哪有不生病的。”云舒淡淡地笑着说道。

    “不过你怎么病得都不见人?这么严重吗?”李嫂子关心地问道。

    “不是我病得严重,是发现自己生病了,想着嫂子们如果过来了,那我过了病气给嫂子们就是罪大恶极了,所以才会闭门谢客。”云舒见李嫂子动容地看着自己,摆了摆手关心地问道,“我病着这段时间,那位先生已经到了吗?”她最近忙着跟沈二小姐在一起,所以没有时间去关心,不过算了算日子,应该已经到了。李嫂子脸色有些奇怪,然而看着云舒,还是点了头说道,“到了。是挺好的一位先生,就是……”

    “就是什么?”李嫂子后面的话十分低微,云舒听不到,靠过来问道。

    “就是模样太俊了。”李嫂子说道。

    云舒一愣,继而失笑问道,“难道嫂子想要一个貌若无盐的先生吗?”

    “无什么盐?”李嫂子问道。

    “我是说,嫂子难道想要一个容貌丑陋的先生吗?”

    “也不是想要一个相貌丑陋的,也不是说长得美不好。可是这位先生真的太俊了,在京城里,就咱们家当初糊涂的时候收了一院子的小妾,那也都是美人,也都没有这位先生生得俊。而且你没看见先生的气质,哎……冷冷的在那里一站,就叫人不敢冒犯了。”李嫂子对云舒拍着大腿说道,“就是太俊了,叫人觉得心里不安。”她从京城回来就有了美女综合征,很怕美人,对美人有危机感,云舒却微微摇头,觉得李嫂子想多了。

    “嫂子用不着担心。这位先生一向在京城往来大户人家做先生的,如你所说她这么俊,如果是性子轻浮的品行,那也不可能得到京城这么多人家的赞誉,也不可能依旧只是一个孑然一身的先生了。长得美丑都不是一个人能选择的,不过我信任这位先生,她必然是一个行的端做得正的人,不然,怎么会得到京城里那么多聘请过她的大户人家的尊重呢?嫂子担心什么我明白,不过我觉得大可不必。”

    人家美人其实也看不上李嫂子家的男人是不是?

    云舒倒是对这位传说很俊的先生有些好奇。

    她听赵夫人介绍过,说是一直孑然一身,闲云野鹤一般的性子,虽然只是女子,不过却很喜欢做学问,也没有成亲过。

    听说李嫂子几家武将女眷给这位先生开了库房随她挑选,她也没有贪得无厌,只不过是挑了几样觉得跟自己的束脩差不多就罢手了。

    李嫂子这么跟云舒说的时候,云舒就大概了解了这是一位什么样的先生。

    是很清高并且很优秀的一位先生。

    李嫂子也听了云舒的劝说,觉得似乎真的是自己有点草木皆兵了,对云舒道了谢,对云舒笑着说道,“不过这位先生真是学问好,我家闺女去学了两天,还会跟我说几句文绉绉的话了,举止也好多了。”她觉得这位先生没白请,云舒倒是问道,“那先生身边可有服侍的人?”

    “有的有的,我请了两个仆妇给她打扫做饭,她身边还跟着两个小丫鬟服侍,没有委屈她。”

    “那就好。”云舒便想着给赵夫人写一封信去道谢。

    不过从前她没有跟赵夫人问过这先生具体的事,一边想着怎么写信,一边对李嫂子问道,”这位先生怎么称呼?“

    “咱们都惯她叫赵先生。”李嫂子便说道。

    姓赵。

    云舒一愣。

    这不是跟赵大人一个姓吗?

    也不知道是不是巧合了。

    不过她和赵夫人还是问了问,想问问这位赵先生跟赵大人家里有没有关系,如果有关系,那她对赵先生就得更照顾一些了。

    不过趁着这个时候,她还是过去看望了一下这位赵先生,毕竟是她拜托赵夫人把人给请过来的。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