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8章建议

    “丝绸,瓷器,还有烈酒,还有热辣辣的东西,他们都喜欢。”

    沈二小姐看着云舒笑着问道,“怎么,你也感兴趣吗?”

    云舒是喜欢赚钱的。

    如果能够在北疆开设一个坊市,那如果能赚到银子,何乐而不为呢?

    她思考了一番才缓缓地说道,“只是想赚一些脂粉银子而已。倒是烈酒……”她倒是想过烈酒,比如烧刀子二锅头之类的,不过自己酿造她是没有这个能力与精力的,索性就把这样的烈酒说给沈二小姐听,沈二小姐从前也跟她做过生意,听了这个,点头笑着说道,“那我回去找人试着看看能不能酿出来。如果对面的人喜欢,那就好了。”这是如果能成功的话,到时候再跟云舒说怎么算这笔账的,云舒又不是什么着急要银子的,把怎么酿造烈酒写下来了放在一旁,沈二小姐接过去就行了。

    “那你想做什么?”沈二小姐见云舒不怎么在乎烈酒,似乎只是听了问了一句而已,好奇地问道。

    “没什么。我就是想对方是不是也喜欢烤肉之类的。我这里有腌制肉类的调料。”云舒便对沈二小姐说道,“如果对面也是寒冷的地方,那应该香料短缺吧?”

    “你说香料?”

    “比如咱们这儿的各种调料,我觉得对面应该是缺少的。”因为在北疆的时候云舒就能感觉到在寒冷的天气,调料都是需要从别处运过来的,这价格就很高。

    她来了北疆才隐隐地知道,这北疆到底是在什么地方。

    对面的人,虽然她没有见过,都说是异域之人,可是云舒听人说过,说是什么蓝眼睛各种颜色头发之类的,说很吓人。

    她心里了然,不过因为都是自家的小日子,从前从未上心过。

    可如果能通商的话,云舒想,还不如趁着对对面的一些粗浅的了解,赚一些私房钱。

    “我倒是没想到还有调料的事。你说的也没错。咱们只看重丝绸瓷器这些昂贵的,给对面的贵族用的东西,可是想必他们的人也会更喜欢美食吧。”沈二小姐对云舒难免刮目相看地说道,“你倒是有见识啊。”她眼睛一下子就亮了,云舒无奈地说道,“在家里做饭做得久了,当然更在意的就是这些稀缺的东西。”在北疆调料难得,云舒当然也就记下来了,沈二小姐对这件事比对烈酒还在意,急忙跟云舒要了笔墨,写了一封信,叫云舒家的婆子送到自己的商队去,对云舒说道,“我过来的时候没想到这些,趁着咱们在修整,还没有过去,先去别处调一些调料过来试试水。”

    “如果卖不出去可不赖我啊。”云舒笑着说道。

    “卖不出去我就带回来直接送你了。”沈二小姐豪气地说道。

    云舒一时左右为难。

    她都在想为了很多很多调料,要不要祈祷一下对面的人不喜欢香料了。

    “还有什么?”沈二小姐对云舒急忙问道。

    “没了没了。”云舒怎么还敢说别的,倒是对沈二小姐笑着说道,“也不知道对面的人是用什么来交换,叫我说,金子银子宝石才是最值钱的。”她是个财迷,沈二小姐也是个财迷,听了连连点头说道,“你说的没错。金子银子和宝石,除了这三样,别的都不换。倒是你不是还在北疆开着火锅铺子吗?把底料给我一些,我带过去也看看。”她是十分关心云舒的,云舒虽然觉得未必火锅会受欢迎,不过却也谢了沈二小姐,反倒是从自己的屋子里拿出了一些香片之类的对沈二小姐说道,”这是熏香,二小姐倒是可以试试看。“

    “行。”沈二小姐一口答应,还对云舒说道,“最近我就不见别人了。我现在身份尴尬得很。”

    她到底是太子的母亲。

    在北疆,她的身份也不是所有人都不知道。

    在京城的人为了她和太子守口如瓶。

    可是现在北疆却又有新的武将来往,她不愿意横生枝节。

    “我明白。最近我会闭门谢客,就说是病了。”难得沈二小姐过来,云舒也很高兴。

    她虽然从前和沈二小姐接触得不多,可是沈二小姐的性格却跟她很合得来。

    因为沈二小姐过来,云舒叫人去外头买了一只羊来,跟沈二小姐一起围着火炉吃烤肉串。

    沈二小姐吃得满嘴流油。

    “咱们这调料好的很,我觉得一定能卖大价钱。”她拿着烤肉串对云舒说道,“这么撒一些调料烤肉,那滋味别提多好了。”还有各种烤蔬菜,喝着解油腻的茶水,别提多舒服了。这香味把保哥儿在炕上馋得到处爬,只叫云舒“母亲”“母亲”,看他急得不行,云舒这无良的母亲还笑呢。她也不敢给儿子吃这样油腻的东西,哄着被馋得眼角挂着眼泪珠子的儿子吃了一些平常吃的吃的,保哥儿一边抱怨“不好吃”,一边吃得飞快。

    沈二小姐靠在椅子里看云舒糊弄儿子。

    她的目光迷离了一会,这才在心里叹了一口气,没有再多看保哥儿了。

    “在你这里这么吃,我得胖多少啊。”

    “你还不胖呢。”云舒笑着说道。

    沈二小姐现在还是很婀娜的女子。

    沈二小姐摇着头说道,“吃着吃着就胖了。”她虽然这么说,可是嘴里却不停地吃着烤肉串,吃了一会儿,等已经撑到了,才靠在椅子里跟云舒一起吃开胃消化的东西,一边对云舒问道,“京哥儿在宫里的生活过得很好,这些大哥都跟我说过了。那别人呢?还都好吗?”她很关心的样子,云舒便问道,“二小姐问的是谁?”京城里沈二小姐认识的好多人,她当然要好奇地问一问,沈二小姐便问道,“就是王家嫂子。”

    “很好,又成亲,跟高大人生了个胖小子。”云舒笑着说道。

    “老段日子不好过吧。”沈二小姐问道。

    “沈将军没有给你说过威武侯的事吗?”

    “大哥又不是重视家长里短的人。”沈二小姐无奈地对云舒说道,“整天都是陛下与保哥儿如何如何,多一点就是朝廷里谁升官了,对沈家与太子有什么影响。大哥就是这样没意思的人。”她唉声叹气,显然是觉得沈将军不爱说各家的家长里短,不能满足自己的好奇。云舒忍笑听着,见沈二小姐好奇,便笑着说道,“威武侯倒是还那样儿,只是听说纳妾了,也就是这么回事了。”

    沈二小姐听了不再言语。

    老段既然开始纳妾,那就说明跟唐六小姐之间有了很大的问题。

    之前为了唐六小姐休了妻子,妻离子散,现在想想很令人不可思议。

    她都懒得多问。

    显然云舒也懒得多说老段夫妻的那些事。

    她也不会添油加醋,把老段夫妻的事当笑话去取悦别人。

    “只要太子好就行了。”沈二小姐说道。

    “太子一直都很想你。”云舒对沈二小姐说道。

    “我知道。只是我现在的身份去京城,大家都很为难。我知道你之前在京城的时候经常在宫里照顾太子,宽慰他,开解他。”见云舒一愣,沈二小姐笑着说道,“大哥都在心里跟我说了,太子在宫里的时候难免会心里有想不通的,男子粗心,察觉不出来,他又不知怎么跟陛下还有大哥说,却愿意偷偷去告诉你。小云,谢谢你。”沈二小姐见云舒没有说话,笑着说道,“京哥儿这孩子也多亏你的照顾了。你是我信任的人。”

    “我当初还想劝陛下不如把大小姐与世子调回京城来。”

    云舒才慢慢地说道,“大小姐是太子殿下的亲姨母,比我更有见识,更会照顾太子殿下。”

    “我也这么想过。可我不能因为一己之私,就因为京哥儿,就把大姐和大姐夫对未来的计划全都大乱了。”

    沈二小姐见云舒提到唐国公世子和沈大小姐,直接地说道,“大姐夫如果能在江南多留几年再回京城,只要任上没有什么错处,回了京城就能升到小九卿。可是如果现在回到京城,那在京城任职的官职就不会那么好了。我不能叫他们为了京哥儿牺牲。哪怕京哥儿是太子。”她既然这么说,云舒也就不再多说什么,点头笑着说道,“还在太后娘娘对太子殿下也很疼爱。我觉得太后娘娘经历过那么多,也是有阅历的长者,太子殿下也能在太后娘娘的身边学会很多。”

    无论是太后在先帝的时候隐忍顾全大局,最后熬过了所有风光的人成为太后,还是现在在宫里眼明心亮,站在皇帝这边不动摇,云舒觉得都是值得学习的。

    沈二小姐听着,很放心地说道,“太后娘娘的确是个可以信任的长者。而且她心思正,虽然擅长明哲保身,却从没有害过人。”

    能在宫里没有害过人,太后当然算是难得正直的人了。

    云舒不知道那些宫里的事。

    不过既然沈二小姐这么说,那说明太后的确是很正直的人品。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