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7章商队

    云舒不是意外沈二小姐到了北疆。

    而是她没打个招呼,无声无息地就回了北疆。

    “二小姐怎么不给人一个信,我好准备准备去接你。”

    云舒忙迎过来。

    “我就是过来看看北疆的情况。在江南那头待得久了,骨头都快硬了。”沈二小姐笑着跟云舒一同进了屋子,看见云舒的一双儿女正趴在炕上,屋子里暖暖的,房间的一侧还有一花瓶的小花,很是温馨清雅,对云舒转头说道,“你的日子看起来过得不错嘛。宋如柏还没回来呢?”她一边说一边坐在炕边,见保哥儿趴在炕上偏头好奇地看着自己,那圆溜溜的眼睛睁得大大的,却不怕人,也不怕生,见沈二小姐看起来很和气,保哥儿还试探地伸出手去碰了碰沈二小姐的手。

    见沈二小姐没拒绝自己,保哥儿把自己的小手放进沈二小姐的手里。

    他还咯咯地笑了。

    沈二小姐笑着握了握保哥儿的手。

    “你儿子倒是可爱。”见云舒的女儿玉姐儿还在睡觉,沈二小姐压低了声音,把保哥儿抱起来。

    “喝!他可比京哥儿当年沉多了。”

    云舒正忙碌着叫人给沈二小姐上茶,听到这里无奈地扭头说道,“他大概比太子能吃多了。”

    “是啊。京哥儿嘴刁,也吃得不多。”沈二小姐对云舒说道,“宫里的吃的他也没爱吃多少。”

    对于沈二小姐知道京城还有宫里的事,云舒并不意外。

    沈二小姐虽然离开京城,可是沈家还在京城,宫里的事,太子和皇帝的事,沈将军怎么可能不说给她呢?

    倒是云舒很关心地问道,“二小姐是从江南一路而来?那这路可远了。”她把热茶递给沈二小姐,见保哥儿难得这么喜欢一个陌生人,乖乖地趴在沈二小姐的怀里,沈二小姐就算是喝茶也不闹,老老实实地趴着,也不去管儿子了,关心地问道,“一路这么远,二小姐有没有人护送过来啊?”见沈二小姐一边喝茶一边点头,云舒就把帕子给了她,沈二小姐很快地擦了擦嘴角对云舒说道,“你放心,我又不是没钱吝啬的人,过来这一路带来不少人呢。”

    “那就好。”云舒又问道,“二小姐过来,还有人知道吗?”

    “没有。我现在也不想惊动别人,就是听说你生了儿女,过来看看你。”沈二小姐笑着对云舒说道,“我是过来做生意的。”

    “生意?什么生意?”云舒好奇地问道。

    “你知道北疆那头的人吗?”沈二小姐是个很爽快的人,遇到了很久不见的云舒,也不说什么别的,直接地直入主题,对云舒说道,“虽然两边在打仗,不过那头也是有平民百姓的,而且当年陛下在北疆的时候也是说,如果说两头能够战事平息,能互开往来通商,不仅少了劳民伤财还有将士们的性命,而且还能互通有无。”见云舒安静地听着,沈二小姐把保哥儿抱在怀里,就跟抱着一个小暖炉似的,轻快地说道,“可是陛下也有忧虑,就是担心咱们如果通商的话,或许会对咱们的百姓有一些影响。所以他还没登基那会儿,就一直想着说要慢慢地试一试,先稍稍试探,如果觉得双方都有平息战事,互相通商双方繁荣的意思,咱们就在北疆开一个大一些的北疆坊市。”

    “双赢?”云舒试探地问道。

    “双赢。”沈二小姐念叨了一声,击节对云舒说道,“很形象啊。”

    云舒就笑着点了点头说道,“而且,如果能平息战事,增加通商往来,那北疆的百姓也能过得更好一些吧。”

    北疆到处都是冰原,一年里大多的时候都是冰天雪地的,几乎寸草不生,也没有什么好的条件特产,百姓的生活十分艰苦。

    如果能互相通商,不仅商队们会时常过来,对方也会有商队往来,那北疆的百姓或许还可以从中更能赚取一些生活上的物资还有金银。

    那就生活得好多了。

    云舒想到现在在京城的皇帝,不由在心里感慨了一声。

    皇帝当初是被流放到北疆的。

    就算是被流放,前程未卜,很可能会到五皇子登基之后直接被五皇子给处死,可皇帝不仅在守卫北疆,还在考虑更多的关于北疆的事。

    这样的皇帝,就算做不成皇帝,留在北疆也会慢慢地成为北疆最强大的人的。

    “这都是陛下的意思。所以我们沈家的商队先过来探探路。”沈二小姐见云舒能说出这些,便挑眉对云舒说道,“我先过去对面看看去,如果真的能够平息战事,双方都愿意通商,这也是很好的。”她拍了拍云舒的手臂说道,“还是宋如柏能干。正是因为他几次大捷,最近还深入对面堵住了那头的很多的兵马,陛下才会觉得如今已经有了最好的条件,天时地利人和,咱们可以试一试通商,所以我才来了。”她虽然说得轻松,可是北疆对面的情况谁知道是什么样,会不会危险呢?云舒没想到沈二小姐会亲自深入对面,看着这个脸上都是轻快笑容的女子,云舒心里十分敬佩。

    她觉得沈二小姐真的跟古代的很多女子不一样。

    无论是什么方面。

    连云舒这样的现代的人都在古代慢慢地活成了现在的样子。

    可是沈二小姐有古代女子没有的很多的特质,这样的叫人敬佩,甚至令人仰慕。

    这已经不仅仅是勇敢能够形容的女子了。

    “都说虎父无犬女。”云舒轻声说道。

    那位沈大将军留下的儿女,真的每一个都不同。

    沈二小姐听了笑着举着保哥儿说道,“那日后这个也是虎父无犬子了?”

    “我希望他和他爹一样能成为对朝廷,对百姓有用的人。”云舒掐了儿子的小脸一下,这才对沈二小姐更担心地问道,“可是对面的人听说凶猛得很,你们要过去多少人,会不会有危险?还有人接应吗?二小姐,都说千金之子坐不垂堂,你……就算是要试探通商,可是也未必要你亲自犯险啊。”云舒忍不住对沈二小姐问道,“陛下知道你要去对面吗?”她这话叫沈二小姐仰着头说道,“陛下不知道。不过就算知道了,我也是要亲自过去看看。我得亲自去看看,亲自感受到那面的情况,才能真正地做出判断。而且,我是沈家的人,怎么能叫自己留在安全的地方,叫身边的人自己去涉险。”

    “至于陛下,不是有那么一句话吗?将在外君令有所不受。”沈二小姐摆明了耍赖皮。

    云舒眼角跳动了起来。

    她觉得皇帝如果知道这句话,非要在宫里暴跳如雷。

    “陛下他……”

    “我不仅仅是为了陛下。说起来,他在后宫里那么多的女人,别管是真心假意,是真的愿意宠幸嫔妃还是为了朝廷安稳,可是他都有那么多女人了,我为什么还要对他死心塌地,为他肝脑涂地啊?你以为女人跟了一个男人,就一辈子无怨无悔吗?”沈二小姐见云舒被噎住,一边摆弄着怀里乖乖的保哥儿,一边垂头轻声说道,“我是为了京哥儿,叫他有一个他能自豪,对他更有支持的母亲。也是为了百姓,能叫北疆的百姓安稳一些。更是为了我父亲。我父亲活着的时候一直都说,虽然武将的荣耀都是从沙场上拿到的,可是他更希望天下太平,少死一些将士,也能叫这些为了百姓还有朝廷守了半生的将士还都能回到自己的家里去,能享受一家团聚的幸福的生活。”

    她叹了一口气说道,“父亲虽然是武将,可是却希望天下再也没有战事。如果北疆的战事能够通过通商来平息,那我也愿意替父亲去试一试。”

    她谈到沈大将军的时候十分怀念。

    云舒也就不说话了。

    她当初担心沈二小姐是为了皇帝,自己默默地奉献一切,叫皇帝可以完成自己的理想和抱负,顺便皇帝还能在宫里左拥右抱。

    可是现在看沈二小姐的意思,似乎也不是那样嘛。

    她当然不会觉得沈二小姐这些话惊世骇俗。

    她反倒更敬佩沈二小姐这样的人。

    “那二小姐想要怎么做呢?”云舒关心地问道,“我能做什么呢?”

    她也想为沈二小姐出点力。

    “你也用不着帮我做什么了,过来的时候我都已经打算得差不多了。”沈二小姐轻松地对云舒说道,“宋如柏在打仗,他能几次大捷,打到对面被咱们压着一头,一直是咱们这头占上风,我过去了就有底气。”她提到这件事,对云舒急忙说道,“不过我过来是想在你家里住几天。我的那宅子装了很多人,很多货物,太小了。你给我收拾个暖和点的房子。”她正是因为宋如柏不在家,索性跟云舒过来住,云舒当然不会不答应,笑着点了头,又好奇地问道,“咱们这头有什么货物那头的人喜欢啊?”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