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6章访客

    现在提到唐二爷宠着金姨娘,二夫人没有那么难受了。

    她还跟云舒像是讲笑话似的。

    云舒也的确是当笑话听。

    二夫人兴致勃勃说了一会之后才对云舒说道,“这冯将军夫妻俩当初总是打听你的来历,金氏你也知道,不是什么好人,说了你许多的坏话,口口声声你就是个丫鬟,是他们使唤的人。”她这么一说云舒才恍然大悟,怪不得当初于氏在自己生了玉姐儿之后在自己的面前说了好些叫人不快的话,倒是听着听着,云舒笑着说道,“怪不得。”她这么一说,二夫人便关心地问道,“冯将军那个夫人找你麻烦了?”

    “也不是什么要紧的麻烦,被我数落回去了。我看她似乎也是京城的人。”云舒问道,“夫人可知她的来历?”

    于氏总是看起来有些傲气的样子。

    云舒很好奇她的来历。

    就算是京城里普通官宦之家的小姐,也没有于氏那样看不懂别人的眼色,还立至非要得罪人的。

    而且得罪的还不是一般的人。

    宋如柏是冯将军的上峰。

    于氏这做妻子的不为夫君拉拢上峰夫人,还想要彻底地得罪云舒,这不是很怪吗?

    “她倒也不是普通小户出身,是京城里靖南侯府的姻亲自家的女人。”二夫人见云舒还不知道于氏的来历,便对云舒很耐心地说道,“其实说起来,靖南侯府跟咱们唐家也不是没有半点关系。你忘了?当初那靖南侯府的公子不是娶了沈家二小姐吗?说起来如果当初沈家二小姐不合离的话,靖南侯府跟咱们还是姻亲,这个冯将军的夫人的娘家也跟靖南侯府有亲,虽说姻亲也不是本家,不过我看她很是自傲自己跟靖南侯府的关系,以靖南侯府的姻亲家的小姐自居,当然觉得自己也是有些势力的。”

    靖南侯府虽然在沈家二小姐这件事上栽了跟头,现在还不被皇帝和已经翻身的沈家谅解,可是不管怎么说,靖南侯府也没有跟当初的显侯府一样把沈家的小姐给折磨死了。

    哪怕是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跟沈二小姐合离了,可沈二小姐至少没丢了性命。

    所以皇帝登基以后,对靖南侯府虽然并不宽待,可靖南侯府怎么也是京城里的数得上的贵族之家,还是能过得不错,并且有些势力在的。

    于氏仗着自己是靖南侯府的姻亲家的小姐,靠着靖南侯府的势力,当然一开始不把刚刚得到封赏爬到伯爵之位的宋如柏放在眼里。

    也是因为这样,如果不是知道云舒出身的是唐国公府,那于氏早就在云舒的面前翻天了。

    正是因为畏惧唐国公府,于氏才能老实那么久,不过因为冯将军遇到了唐二爷,她又想翻天而已。

    云舒脸色有点奇怪。

    她想了想于氏在自己的面前三番两次地想要寻事,还一副傲气的样子,笑了笑说道,“原来是靖南侯府的姻亲。我还以为她是靖南侯府的小姐。”原来不过是靖南侯府姻亲家的小姐,那关系也远得很了,也不知道谁给于氏的勇气叫她能以为自己还能靠着靖南侯府的势力。如云舒这样知道皇帝的心情的,都觉得靖南侯府现在夹着尾巴做人不敢嚣张,唯恐被皇帝和沈将军兄弟找个借口给清算了。

    谁知道万里之外还有于氏这样的人,不是靖南侯府的人,却偏偏以靖南侯府的人自居。

    她知道了于氏的来历,知道她的来历也并不怎么样,也就放心了。

    “那冯将军又是什么出身?”云舒更好奇地问道。

    “和于家的家世差不多。”二夫人不太在意地说道,“听说算是门当户对。”

    既然是门当户对,那应该也是出身不错了,云舒都暗暗记下来,不再说这些叫人烦恼的话,请二夫人吃饭。

    二夫人难得吃得这么自在轻松。

    她坐在温暖的房间里,看着云舒只穿着家常的,并不奢华的衣裳,还给自己布菜,看起来十分温柔娴静,一时在心里感慨了起来。

    这真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啊。

    早些年的时候,她虽然时常称赞老太太身边的云舒是个好丫头,可是也没想过她有这样的大福气,会嫁给了忠义伯,做了伯夫人不说,还生了一双儿女。

    “伯爷现在可好?”她关心地问道。

    “这个我也不太清楚。他们在外打仗,消息在这边传来的就慢得很。”云舒知道二夫人是关心自己,心里感谢她,也耐心地对她说道,“不过打仗的事,我一向都觉得没有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了。”她在家里不是不担心自己的丈夫,可宋如柏是在为了朝廷拼命,她得稳住自己,不叫宋如柏有后顾之忧,这是作为一个妻子能为自己的夫君做的最多的事了。照顾好自己,照顾好他们的儿女,照顾好全家人,等他回来的时候叫他看见一个健康的自己。

    说着说着云舒笑了起来。

    二夫人见云舒还是这么温柔懂事,也笑了起来。

    “夫人少喝一点酒。”云舒见她已经喝了好几杯了,劝着说道,“这酒后劲大。”

    “我知道。可是遇到了你,我心里高兴,所以喝多了一点。”

    “夫人如果喜欢,那我给夫人装一些果酒吧。”云舒来北疆的时候大包小裹运来了不少的东西,果酒也是不少的,对感兴趣的二夫人笑着说道,“还有葡萄酒,石榴酒和梨子酒,这四样吃着还不错,我给夫人带回去尝尝。”这些水果都是云舒在京城的庄子上的,好一些皮相的都卖了,剩下的还有好些,云舒索性每年都泡一些这样的果酒,拿着送人或者自己喝也都挺好的。而且这也不是什么贵重的东西,就像是伴手礼似的,二夫人听了,也知道云舒在国公府的时候就喜欢这些吃的喝的,点头说道,“那也好。”

    她没有客气,云舒也不是喜欢假客气的人,给二夫人用精致漂亮的小酒坛装了四样果酒拿回去。

    二夫人在云舒家里耽搁了很久,这才带着云舒送自己的果酒回去了。

    见她回去了,云舒自然关了门歇下来了。

    她的生活其实还算是平静。

    虽然宋如柏之后很少有消息传回这里,不过云舒相信宋如柏会好好保重自己,所以也不会每天提心吊胆过不好日子。

    其他家的武将女眷早就习惯了丈夫们打仗的时候自己留在家里,所以也没有人心惶惶。

    李嫂子还觉得云舒难得镇定。

    “都说新媳妇会紧张,你倒是难得稳得住。”李嫂子今天是来跟云舒说女先生的事的,因为这位先生很快就要到北疆了,李嫂子忙着把一处在自家旁边的宅子给拾掇了出来,带着几个女眷整天忙着暖屋子,还有打扫宅院,因为听说是一位博学多才的女先生,她很担心先生嫌弃宅院的粗鄙,还用心地把各处角落都打扫干净。对于她这样重视先生,云舒当然觉得很好,倒是提醒李嫂子说道,“嫂子别忘了,这位先生琴棋书画都很擅长,应该会教女孩子们乐器。这乐器得准备着了。”

    “我已经准备了,是请来往的商队给带的一架古筝。”李嫂子眉飞色舞地说道。

    云舒自惭形秽了。

    她都不会古筝这么高雅又很有难度的乐器。

    不过学乐器更多的是为了陶冶自己的情操,会多会少大概也不是很重要,只要开心就好。

    云舒反正就是这么安慰自己的。

    “那就好。”她笑着说道。

    “可惜你家玉姐儿才出生,不然也能一起入学了。”李嫂子见玉姐儿被放在云舒身边精致的小篮子里,探头看了,见孩子雪白可爱,笑着说道,“这孩子像你。”

    玉姐儿跟云舒的眉眼很像。

    云舒听了心里很高兴。

    “她还不着急呢。”云舒爱护地摸了摸女儿的小脸,见保哥儿趴在篮子的边缘,小小的头枕在篮子上睡着,似乎是陪着妹妹似的,她小心地把保哥儿抱起来放在女儿篮子的一旁,别叫儿子睡得不舒服。她这么细心,李嫂子见保哥儿被惊动了也只是翻个身继续睡,觉得很是有趣地又去摸了摸保哥儿的肩膀说道,“别看保哥儿精神,可也不是闹人的孩子。”保哥儿喜欢自己玩儿,也不闹大人,还很懂事,很令人省心。

    云舒也觉得保哥儿很懂事。

    而且这并没有人教给保哥儿。

    保哥儿就像是自己学会了怎么做一个大哥哥,乖孩子似的。

    “等他再大一点,也能入学了。”李嫂子现在对孩子们入学由着疯魔一样的执念,看谁家的孩子都想给送到学里去。

    云舒听着在心里暗笑。

    她见李嫂子在自己的面前兴奋地念叨,对先生望眼欲穿,又觉得这样看起来是很高兴的事。

    只是没想到比女先生先到了北疆的却另有其人。

    这一天,云舒家的宅子被敲响了,云舒看着被婆子引进门,脱了厚厚的斗篷对自己得意地笑了的女子,一下子站了起来。

    “二小姐?”

    沈二小姐怎么回了北疆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