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5章醒悟

    云舒倒是没想到二夫人到了北疆,脑子被冷风一吹,似乎清醒了很多。

    她意外地看着二夫人。

    “夫人何必这样呢?其实三小姐和几位公子奶奶们都是很孝顺的。”

    “我知道。只是看见了你,一是有感而发而已。”二夫人本来也不是一个怨天尤人的人,见了云舒这个故人虽然说得多了些,不过却并没有因为这样就多么的伤心不能压抑,见云舒关心自己,笑着点头说道,“而且你放心,我在北疆的生活也不坏。虽然天冷了点,可是小四两口子时常叫人从京城送东西过来,不是叫我在北疆自生自灭。这保暖的衣裳,还有各种吃的用的,我都不缺。”

    似乎是是四公子的孝顺叫二夫人脸上露出笑容。

    云舒也笑着说道,“我都说了,公子和奶奶们都是十分孝顺的。”

    “是啊。特别是小四媳妇。”二夫人现在最喜欢跟人念叨的就是自己的儿女,见云舒愿意跟自己说话,而且还是知道唐家的事的,便笑着继续说道,“从前我还觉得她是读书人家的小姐,难免会有一些清高的傲气。可是现在看看,她是个孝顺的,时常给我写一些书信过来说小四和三丫头在京城里的生活上的事,叫我开心。”做母亲的,有的会看儿媳不顺眼,二夫人当初其实对自己的儿媳也不是完全的满意。

    只不过这一次遭了罪,她才发现,儿子和儿媳都是很好的晚辈。

    特别是跟到了现在还没有一封书信给她的唐六小姐。

    唐国公是把她送到北疆了,又不是把她送到阎王殿了,唐六小姐就跟她这个亲娘已经死了似的,完全没有一封信,一点关心。

    好歹唐三小姐和唐四公子都是叫人频繁地送东西,送书信给她解闷,至少也叫二夫人心里有口热乎气,知道有人关心自己。

    一想想唐六小姐这自己最为疼爱的女儿,现在却是最叫自己寒心的,二夫人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对云舒说道,“当初我还信了她的鬼话,想给小四纳妾。现在回想起来,当初那段时间就跟鬼迷心窍了似的。当初二爷在府里的时候,母亲都不会随意给咱们二房随意安排姨娘,可是我却……我都忘了当初母亲是怎么维护我的了。”老太太从不给儿子们房里安排通房和姨娘的,甚至因为这种事还动怒过。二夫人被这样的婆婆护着,没吃过这样的苦头,却得意忘形了,想给儿子安排姨娘。

    老太太对她失望,都不愿意救她,二夫人刚刚到了北疆的时候感觉到愤懑,可是现在却能理解老太太了。

    她谁都不埋怨。

    做错的人是她,所以,现在变成这样,她已经不再觉得是唐国公府对自己痛下杀手了。

    倒是二夫人很喜欢和云舒聊聊天。

    “你来了北疆,我知道以后很高兴。”虽然当初云舒在国公府的身份只不过是个丫鬟,和二夫人的身份地位云泥之别,可是今时不同往日,云舒已经不再是个二夫人可以小看的小丫鬟。二夫人也不再是在国公府里高高在上的夫人了。可是这也不会叫二夫人觉得不满意,她还是更喜欢跟认识得长了的人聊天,一边对云舒笑着说道,“再北疆我都要憋死了,好歹以后还能跟你聊天,也能散散心。”

    云舒也笑着说道,“夫人愿意来,我当然欢迎。”

    二夫人便点头,又见了保哥儿跟玉姐儿,还给了孩子们很精致的见面礼。

    见她出手大方并不窘迫,显然除了跟唐二爷还有金姨娘在家里怄气,别的也没什么吃亏被亏待的,云舒也放心了。

    她其实也不愿意见到二夫人过得多么不好。

    从前二夫人总是护着唐六小姐,云舒自然和她疏远了。

    可如果二夫人已经想明白,唐六小姐曾经对另一个无辜的女人造成的伤害,并且醒悟过来,那云舒也不会揪着二夫人从前做的那些事不放。

    她叫保哥儿给二夫人拱着小手道谢之后,把两个孩子重新送回了后头,二夫人见保哥儿还小,却精精神神的,难免多几分喜欢。

    她现在这么孤单地住在北疆,当然很喜欢小孩子,觉得看见了这些小孩子,就像是看见了在京城的自己的孩子们似的,对云舒惊奇地说道,“保哥儿瞧着很聪明,还结实。”这已经不是一个夫人太太的说保哥儿结实了,云舒也无奈地说道,“他爱吃爱闹,这么冷的天,自己裹着严严实实的就敢出去玩,我都觉得担心。”她笑着说了这些,又留二夫人在家里吃晚饭。二夫人一口答应下来。

    她本来就是很干脆爽快的人,见云舒邀请自己,不客气地说道,“那我就在你家里吃。回去看见二爷和金氏,我更吃不下。”

    宋如柏在外面打仗,左右云舒家里也没有别人,二夫人当然很自在地留在这里吃饭。

    晚上的时候云舒特意叫人做了几样京城里的菜色,二夫人见桌子上都是自己喜欢的,目光泛着几分怅然,对云舒笑着说道,“难为你还记得。”

    云舒还记得她喜欢吃什么菜。

    “不是我记得,我老太太记得,时常在嘴边打发咱们给夫人送菜的时候说,这是夫人喜欢的,那样是夫人不喜欢的。老太太嘴里念叨得久了,我也就记下来了。”云舒给二夫人倒了一些青梅酒说道,“夫人尝尝。”她的屋子烧得热乎乎的,二夫人喝了一口青梅酒,只觉得满口清香,眼眶泛着红对云舒说道,“是啊。母亲一直都是记得的。倒是我……”她摇着头不再说什么,又仰头喝了一口酒,夹了云舒叫人做的菜吃了,方才有些哽咽地说道,“还是在府里的味儿。”

    “我也尝着是府里的味儿。”青梅酒暖着的,云舒也喝了一些,又对二夫人说道,“夫人如果在北疆有空,不如时常来我这里窜门。”

    “既然已经记得你家在哪儿,我当然会时常过来。”二夫人想到什么,皱了皱眉对云舒说道,“只是二爷和金氏怕是对你们家有点别的想法。”

    “什么想法?”

    “之前有个冯将军家的太太过来。”二夫人对云舒说道,“说到了你出身咱们国公府,二爷就很是兴奋,说是他是主子,你是出身咱们国公府的丫鬟。我看着他那意思,是要跟金氏上门打你的秋风。你也别因为面嫩心软就被他辖制住了。”见云舒拧着眉梢似乎在为难,二夫人忙安慰她说道,“不过你放心,横竖还有我呢。我跟二爷到了现在,夫妻不像夫妻,什么情分也都没了,不在乎和他闹。如果他和金氏敢来找你,我也跟着来,不会叫他们肆意妄为。”

    云舒其实并不害怕唐二爷和金姨娘闹什么。

    都被赶到北疆的落魄的人而已,云舒怕什么啊。

    就算当初唐二爷在京城的时候,她也没怕过他。

    更何况来北疆之前唐国公已经有了安排,唐二爷敢来对云舒做什么,她直接通知唐国公安排在北疆的人收拾唐二爷就行了。

    二夫人不知道云舒早有准备,还能说出愿意顶着唐二爷也要维护云舒这样暖心的话,云舒心里便很高兴。

    她先笑着道谢,又对二夫人说道,“二爷在北疆多年,只怕心里也是憋屈得狠了,才想拿我出气。不过夫人放心,别太担心这些事。”她便好奇地问道,“这冯将军怎么和二爷搭上的?”这不是很奇怪吗?怎么冯将军竟然还能跟唐二爷相见恨晚呢?云舒这么好奇,二夫人苦笑着说道,“二爷这些年在北疆的确过得不怎么好。他是个恃才傲物的人,觉得自己是个被埋没的人才,却被国公府赶到了北疆,还没吃没喝的。”唐国公又不是会把唐二爷当成祖宗的人,所以谈了唐二爷到北疆,那就是真的叫唐二爷吃苦受罪来了,没有什么吃的用的还有各种保障供给,唐二爷过得苦不堪言。

    如果不是后来二夫人跟金姨娘也被赶到北疆,唐三公子兄弟为了照顾母亲多少送来了吃用,那唐二爷的生活更糟糕。

    云舒脸色有点怪。

    不说唐二爷恃才傲物什么的。

    当初当个知县都被弹劾差点丢了半条命的人,是怎么觉得自己是经天纬地之才的?

    不过唐二爷自己的想法不重要,重要的是,恃才傲物的唐二爷现在靠着妻妾才吃上了饱饭,穿上了暖和衣裳,这不是吃软饭吗?

    那么恃才傲物的话,就应该有点骨气,别吃妻妾这碗软饭才是。

    她忍着笑,停在二夫人跟自己抱怨唐二爷,二夫人还对云舒很自得地说道,“来了北疆没过多久他跟金氏就勾结起来想要把我踩下去。那正好,现在小四和三丫头给我送来的吃用还有金银,我都自己攒着当私房,就不给他,他现在靠着金氏的银子过得体面点,当然更把金氏当成宝贝疙瘩。”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