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4章何必当初

    这话不软不硬。

    于氏一下子变了脸色。

    什么叫跟唐国公称兄道弟?

    这倒是像是冯将军自己往脸上贴金。

    就因为认识了一个唐二爷,就觉得自己跟唐国公能称兄道弟了。

    “我不是这个意思。”

    “夫人不是说自己跟国公府有渊源吗?怎么现在又不认了?”云舒笑了笑,对于氏说道,“因为认识了二爷,夫人连我这个昔日出身国公府的都来攀附,可见是很愿意和国公府走动的。现在我帮帮你,帮冯将军认识认识我们国公爷,难道夫人不应该高兴吗?”她的声音十分柔和,可是于氏脸上得意洋洋的样子却已经消失了。她嘴角抖动了一会儿,见云舒已经不理她,转头和别人说话,顿时气愤了起来。

    云舒倒是觉得奇怪。

    于氏虽然跟自己不对付,可是也没有必要跟自己交恶不是吗?

    不管怎么样,宋如柏两次大捷已经在北疆站稳了脚跟,脑子聪明点的都知道跟着宋如柏有肉吃。

    冯将军也在宋如柏的手下,难道不愿意跟着宋如柏征战,得到功劳还有朝廷的封赏?

    和主将的妻子交恶,这是冯将军做事的作风?

    她百思不得其解,觉得于氏对自己的敌意来得莫名其妙。

    说起来,除了当初见面的时候李嫂子提到冯将军想把自己的妹子送给宋如柏做二房,云舒给了于氏几句脸色看,除此之外,她和于氏没有更多的交集。

    甚至冯将军夫妻知道她的出身以后还消停过好长的时间。

    怎么突然在大捷的时候,大家都高兴的时候给人找不自在。

    “可你别说,咱们玉姐儿是真好看。”李嫂子出身北疆,和于氏这种外来的武将女眷当然是很不对付的,她觉得于氏做出一副十分优雅的样子,反复把他当做没见过世面的土包子。说起来,李嫂子自认也是在京城混过的,于氏那点以为自己是京城出身看不起北疆女眷很叫人碍眼。此刻见云舒几句话堵住了于氏的嘴,她更加高兴,又摸着玉姐儿的襁褓惊讶地问道,“这是什么布料?怎么这么软,这么细?”这布料就像是柔软的婴儿的皮肤一样,叫李嫂子觉得很好奇。

    “是国公府里老太太给的。”云舒从不忌讳自己的出身,笑着说道,“知道我要来北疆,就给了我一些,专门做孩子的襁褓。这布料很难得,就算是宫里也没有多少,还是太后娘娘给了我们老太太,说是叫老太太以后留着给孙儿用。”可是老太太却都给了她了。云舒想到老太太对自己的关怀,脸上忍不住露出几分暖意。李嫂子听见了,惊讶地说道,“怪不得。原来是宫里都难得的。我就说以前没见过。”

    她像是要气死于氏一样,大声惊讶。

    于氏见她没见识到一块布都这么嘚瑟,忍着气没有说话。

    “还有件事。”云舒便对李嫂子说道,“之前嫂子不是叫我给京城写信,请一位女先生过来教女孩们读书吗?已经有了信了。”

    这才是几个北疆女眷最重视的,顿时云舒被团团围住,纷纷问道,“真的有先生愿意来北疆吗?”

    “她想要什么?咱们几家敞开库房给她挑!”

    云舒见她们都很乐意叫女孩读书,心里感到十分高兴。

    她便笑着说道,“这位先生在京城也有一些名气,教导女孩儿读书习字很有章法,很多家都曾经请过她,之前不久从上一任主家教好了人家家的小姐以后才功成身退,因为跟我在京城的一位长辈从前关系很好,知道了我求的这件事,考虑了很久,说是愿意过来几年。”她是十分敬佩这样的先生的,言谈之间也多了几分敬重,李嫂子已经念佛说道,“这是一位真正的先生!妹子,你只管请先生过来,咱们一定把她照顾得好好的。”

    “她自己就有服侍的丫鬟小厮。”云舒忙说道,“旁的都不用,只是到底是京城长居的人,北疆有些冷,嫂子们只要记得不要把先生冻着就好。”

    至于这位先生的衣食住行,云舒想,反正宋家每隔一段时间就会送到北疆很多的吃用,她分一份给这位先生就行了。

    总不能叫人家先生在北疆吃糠咽菜。

    “那岂不是叫你破费。”有女眷忙说道。

    “就叫我也对孩子们用些心好了。”云舒温和地说道。

    她愿意对这样值得敬重的先生付出一些心意。

    北疆女眷们都对云舒道谢,又追问这位先生的事,云舒都耐心地说了,于氏见云舒众星捧月一般被簇拥在中间,自己形单影只,还有一些也与自己一般,丈夫是外来武将的女眷好奇地问云舒这位先生姓甚名谁,云舒提到了,竟然还都是有过耳闻,的确是一位十分出名的先生,顿时北疆女眷们更高兴了起来。倒是有几位外来武将女眷听到这样有名气的先生过来北疆,便试探地对云舒等人问,自己能不能把家里的女孩儿送过来一道读书。

    云舒没想到因为叫女孩子们读书的事会叫彼此都亲近了起来。

    见李嫂子等人也愿意,她还是对这几个女眷说道,“嫂子们是愿意赠给这位先生一些字画的。”

    她不能叫北疆女眷的付出被人当做理所当然,叫旁人觉得随意就能一同来读书。

    那几个外来女眷想了想,便说道,“我们也愿意请先生挑选字画。先生在北疆居住,我们也愿意帮忙照顾。”既然这么说,云舒也就不再说什么,只给赵夫人写了回信,感激赵夫人帮自己邀请了这样的一位女先生。她刚刚出了月子,知道宋如柏还在外面打仗,一时不能回来,便忙起了自己的事。虽然已经很久不动针线,可是看着女儿,云舒还是重新拿起了针线,给孩子们做了一些漂亮的小肚兜小衣裳。

    做着针线,照顾着孩子,时常跟来往的女眷说说话,很快时间就过去了。

    宋如柏还没有回家。

    不过听说这一次是一场真正的大胜仗,他正在回来的路上。

    云舒听到有人来跟自己报喜,不由露出了笑容。

    倒是不知道于氏回去以后跟人说了什么,从云舒出了月子不久,二夫人就登门拜访。

    她看起来憔悴了很多,身上的衣裳也不及在国公府的时候那么富丽了,等见了云舒,看着云舒多了几分丰腴的美貌,二夫人愣住了一下,很久才对云舒感慨地说道,“你现在倒是比在府里的时候气色好多了。”她眼角都是细密的纹路,虽然在京城的时候为了唐六小姐闹了很多事,不过云舒也是曾经被二夫人关照过的,见她现在这样,云舒便请她坐下,叫人上了茶给二夫人问道,“这么久夫人没有过来,我还以为夫人不愿意认我。”

    “怎么会不愿意认你。只是我也没脸过来。”二夫人的手指摩挲着手里透着香甜的奶茶,眼神恍惚,只觉得这熟悉的味道叫她想起了当初在国公府里的生活。

    她想到这里,不由拿了帕子转头擦了擦眼角,对云舒强笑说道,“叫你看笑话了。”

    “夫人还用得着和我说这样见外的话吗?”云舒看二夫人的脸色就觉得,她的生活大概过得不怎么样。

    不过也对。

    国公府里养尊处优的夫人到了北疆吃苦受冻,一般人也不能接受。

    “夫人这些时候可还好吧?”云舒关心地问道。

    “有什么好的。金氏跟着过来,二爷的眼里哪里有我。”二夫人摆手说道,“不说他们了,我跟他们吵吵闹闹半辈子,现在才醒悟,最安稳的生活还是在国公府里没有他们的时候。”她对云舒含着眼泪笑了笑说道,“不过我也没脸回京城了。当初母亲那么护着我,护着不让二爷休了我,我舒坦日子过得多了,就忘了伤疤,做了许多糊涂事。”这些醒悟,还是在她到了北疆重新跟唐二爷一起生活才明白过来。

    可是也已经晚了。

    她做了那么多伤人的事,没脸回老太太的面前求老太太原谅。

    既然都糊里糊涂地过了这么久,那就继续跟唐二爷还有金姨娘一起混着吧。

    云舒见她突然说出这些话,一时反应不过来。

    她还以为二夫人会一根筋到底呢。

    “如果夫人愿意回京城,就算是不愿意回国公府或者三公子四公子那里,那可以给六小姐写一封书信,叫六小姐把你接回去。”

    二夫人会愿意和唐六小姐一起生活的。

    她不是最爱唐六小姐这个女儿了吗?

    “不了。从前当局者迷,为了她我是什么都不顾了。可是现在离得远了,我再想想,她干的其实本是我应该最深恶痛绝的事。”

    二夫人见云舒惊讶地看着自己,疲惫地说道,“我被金氏压了半辈子,被她夺了丈夫那么痛苦,可是她抢了威武侯,和金氏干的事不是一模一样?可我当初还为了心疼她求这个求那个的。我听说威武侯纳妾了?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