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3章生女

    既然没有人敢惹云舒,云舒静下心来整理自己的家。

    她要和宋如柏在北疆不知道住到什么时候,虽然冰天雪地,外面是一片银白,也可不是要把宅子弄得那么枯燥的原因。

    她希望自己的院子热闹一些。

    所以,她还叫下人冻了好些的冰块,做了一些冰雕。

    虽然冰雕未必很完美,可是摆在院子里时不时地看着,倒是也赏心悦目。

    段家兄弟因为天天过来,也乐意里里外外地帮着宋家忙活。

    虽然宋如柏时常很忙,有的时候得在军营里住,可是云舒也不会叫他陪着自己耽误了正事。

    平时躲在温暖的屋子里吃吃喝喝的,倒是时间过得也很快。

    当第二个孩子降生的时候,云舒觉得自己一下子轻松了。

    宋如柏抱着这个孩子脸上的笑容不能压制。

    “是个女儿。咱们儿女双全了。”他坐在云舒的床边,给云舒看他们的女儿。可是这么小的孩子能看出什么?云舒见宋如柏已经把孩子当做是宝贝一样抱着,大手很怕碰坏了孩子似的,小心翼翼读轻轻地抚摸孩子的脸,便笑了起来。她很累了,生了孩子就睡了过去,等醒过来以后,女儿已经被包裹在襁褓里放在她的枕头边上,保哥儿也蜷缩在她的身边睡着。看着这两个小宝贝,云舒吃力地摸了摸他们的脸。

    她觉得自己的生活都因为孩子们圆满了。

    “喝点鸡汤吗?”宋如柏见云舒醒了便问道。

    “你最近不是很忙吗?”云舒见宋如柏还守着自己,便关心地问道。

    “没事。军营里还不是很紧张。”宋如柏扶着云舒坐起来,给她擦了擦额头,这才对她愧疚地说道,“很快就要打仗了,我得留在军营里。孩子们就要你来费心了。”

    他就是来打仗的,又不是来享受的。

    云舒早就有准备了,只是摇了摇头说道,“你能陪我等着咱们孩子出生就足够了。而且你是北疆军营的首领,就要打仗,你当然要做出榜样留在军营。只是快要打仗了吗?”她很好奇,宋如柏点头说道,“几次败仗下来,我得重振士气。现在军营里已经休养得差不多了,还是要打一场。不过你放心,不会影响到这里的生活。”战场应该也不是这里,云舒心里有些不舍,抓着宋如柏的大手很久,这才对宋如柏轻声问道,“从前你和陛下在北疆的时候,你也是经常这样在外征战的是吗?”

    宋如柏想要瞒着她,可是迎着云舒的眼睛,他还是点了点头。

    “你看。如果我没有跟你来北疆,没有跟你一起经历过这些,我永远都不知道你这些年在北疆是经历过多少危险。”云舒靠在宋如柏的肩膀上说道,“你回到京城就是忠义伯,我见到的是你威风的一面,却没有见过你经历这些征战的时候。那是不完整的。现在我能陪着你,跟咱们的孩子一起等你回来,我觉得这才是咱们夫妻彼此的生活都融合在一起。”她一边说,一边整理着宋如柏的衣领轻声说道,“只是你也要记得,你现在是有妻儿的人,要好好保重自己。”

    “我知道。你等我回来。”宋如柏对云舒说道。

    云舒眼睛有些发酸,却还是笑着点了点头问道,“军营里的防护还好吗?”

    “都还好。而且这段时间整顿军营,大家比从前熟悉了很多。”宋如柏垂头看了看孩子们,又对云舒说道,“就算是为了你和孩子们,我也会好好地回来。”

    云舒便问道,“咱们闺女你想叫什么名字?”

    “她是咱们夫妻的掌上明珠,金玉一般的孩子。就叫玉姐儿吧。”

    “你怎么不叫她珠珠?”云舒笑着问道。

    宋如柏无奈地看着一脸揶揄的云舒。

    即将去战场的惆怅都不见了。

    “如果叫珠珠,回头你就管她叫小猪儿了。我知道你。”他也忍不住笑了,看着睡得正香的两个孩子很久,这才对云舒说道,“如果觉得闷了,就请李嫂子过来。其他的女眷,如果你觉得不喜欢,你就比见她们。”他叮嘱了好些,直到时间不等人,他还是得走了,这才弯下腰用力抱了抱云舒说道,“我真的得走了。”他的声音里带着浓浓的不舍,云舒声音有些哽咽。

    她是第一次送自己的丈夫上战场。

    哪怕是有了心理准备,可是这个时候依旧是舍不得的。

    可是她却不能挽留宋如柏。

    因为座位武将,去战场杀敌同样是宋如柏的骄傲。

    “去吧。别担心家里。”她忍着不舍推了推宋如柏,这才看着宋如柏一步一回头地走了。

    等他走了,云舒才觉得自己的房间变得冷清了起来。

    可似乎是宋如柏离开之前已经央求了人,李嫂子之后过来得就很频繁,时常来照顾云舒。

    见了玉姐儿很快变得白胖可爱,李嫂子羡慕得不行,又张罗着给云舒出月子之类的,这段时间云舒也听她说了一些北疆的战事,知道宋如柏带着军营两次大捷,正在北疆辽阔的雪原上追击敌寇,李嫂子十分高兴地对云舒说道,“这可真是给咱们长脸!不仅长脸,而且还能给朝廷叙功了。妹子你是不知道,前几次打败仗的时候,咱们都不敢往朝廷里送战报了。”她当然很高兴的,没有人不喜欢大捷,云舒见她很高兴,心里虽然依旧牵挂着宋如柏,不过脸上却已经跟李嫂子高兴了起来。

    “还是老宋厉害。”李嫂子坐在床边看保哥儿撅着小身子在照顾妹妹,笑着对云舒说道,“之前军营里还有人对老宋不服气,现在是没人说这些话了。”

    她正说着的时候,恰巧又有别的女眷过来看望云舒。

    云舒见很久不见的于氏也过来了,点了点头。

    于氏坐在不远处,看着云舒坐在床边,身边是两个可爱的孩子,拧了拧帕子。

    “对了,我听说夫人出身唐国公府?”于氏突然打算了别人的话,直接对云舒问道。

    这件事她早就知道,云舒没想到自己孩子都生了,出了月子于氏还一副刚刚知道的样子来问自己,点头说道,“没错。”

    “这么说,咱们倒也不是没有渊源。”于氏见云舒笑了笑没有回应自己,难免觉得自己不被云舒尊重,见她这样眼高于顶的样子,心里格外不高兴。然而宋如柏刚刚领着人马两次大捷,重振北疆的威望,她家冯将军还跟着宋如柏打仗呢,别管心里服不服宋如柏,可是这捷报大部分的功劳肯定都是归功于宋如柏的。她心里算了算两次大捷,又是在败仗之后的大捷会叫朝廷对宋如柏更加封赏,一边觉得宋如柏运气好。

    这么久宋如柏才敢领兵打出去。

    换了别人来,这么久的时间也能把北疆摸得透透的了。

    冯将军当初跟着吃了败仗,不过是因为人生地不熟,不了解北疆才会吃亏。

    可是如果朝廷给冯将军也这么久的准备时间,冯将军也会大捷的不是吗?

    她心里有些嫉妒宋如柏夫妻的好运气,又见宋如柏夫妻儿女双全,夫妻恩爱,再想想家里那个不省心的小姑子,心里更不舒服了。

    她皮笑肉不笑的,云舒挑眉问道,“什么渊源,我怎么不知道?”

    “说起来还是巧了。夫人难道忘了旧主不成?”于氏见云舒很平静,完全没有被自己挑破做过丫鬟的羞恼,便有些顾不得什么,继续说道,“就是唐国公府的二爷与二夫人,难道不是从前夫人服侍过的吗?其实从前咱们是不知道罢了,唐家二爷在北疆与我们冯将军一见如故,几乎是要拜了把子的,交情很好。二夫人也是一个爽快的人,和我关系也不错。”她口口声声跟唐二爷关系很好,好得就像是通家之好似的,那云舒这个旧日的婢女又成了什么?

    “我说,你不是来贺喜的,是恶心人来的是吧?”李嫂子不客气地问道。

    她觉得于氏不怀好意。

    “你怎么能这么说。”于氏便笑着说道,“难道服侍过旧主还叫恶心人吗?”

    “那倒不是。”云舒叫李嫂子用不着多说,对云舒平和地说道,“不过我想夫人你有一件事不知道。”她从前叫于氏一声嫂子是亲近的,不过于氏在她刚刚出了月子就发难,叫云舒格外讨厌,称呼上也生疏了起来。

    她对自己旧日的出身在京城都不自卑,如今面对几个在北疆的武将家眷有什么自卑的。

    难道于氏还高贵过了太后娘娘不成?

    见于氏十分得意地看着自己,云舒不客气地说道,“我虽然出身唐国公府,不过夫人认识的二爷与二夫人还没有资格自称我的旧主。我服侍的国公府的老太太,主子也只有老太太一个。二爷与二夫人还不够格做我的旧主。不过冯将军与二爷拜了把子也好,日后也能跟我们府里的国公爷称兄道弟了,回头我修书一封,给冯将军与我们国公爷介绍,互相认识一下才好。”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