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2章 出身

    “我知道。他们当初跟我不一样。”宋如柏笑着垂头对云舒说道。

    他不是软弱的人,当然不会悲伤春秋。

    云舒当然也知道。

    她很安心地跟宋如柏一道睡了。

    无论是冯将军要把妹子给宋如柏做二房,还是什么,都没有叫云舒感觉到有什么受到触动威胁的。

    更何况她还怀有身孕,没有时间为了一个不知道从哪来的女子就叫自己坏了身体的健康。

    不过李嫂子倒是跟云舒频繁走动了起来。

    看见云舒的肚子也不小了,李嫂子倒是很关心她,还跟她说叫她在北疆注意保暖。

    “京城暖和,再冷也没有北疆这么冷,你生了孩子以后可得注意了,不然受了风,落了病根可不好了。”李嫂子对云舒十分关心,云舒也谢过她,便听她对云舒说道,“当初你说的很对。虽然北疆冷,可是在北疆讨生活日子过得清清静静的。我家孩儿他爹也明白过来了,现在也没有什么花花肠子了。”她的丈夫当然在京城也翻过糊涂,她在京城也抹着眼泪生活,虽然日子过好了,可是却不怎么开心。

    现在家里没有了那些小妾,她的生活又重新回到了正轨。

    云舒笑着听着,一边轻轻地抚摸着自己的肚子。

    “妹子,你可小心点,老宋现在那叫什么……功成名就的,就算他没有那个心,可也架不住有人想往他的身上爬。”见云舒笑了笑没说话,显然是相信宋如柏的,李嫂子忙说道,“不过老宋也不是一个有花花肠子的,跟我家那个不一样。不然,也不能在京城也只守着你是不?就是我听说这冯将军家里也是在京城里的,最近那个于氏还总打听你。”这话叫云舒很好奇,好奇地问道,“打听我做什么?”

    “打听你是谁家国公府里出来的。”李嫂子就说道。

    云舒不由笑着说道,“这又不是什么机密。怎么他们不知道吗?”

    “咱们北疆的人哪分得清京城里有几个国公府啊。就算是当初知道你和老段家的那个是一个府里出来的,可也没有人特别在意。”李嫂子见云舒给自己倒奶茶喝,急忙谢了才对她说道,“不过也有几个记得你出身的,那个于氏应该也知道了。我记得唐国公府可是京城里一等一的门第是吗?”她似乎是担心云舒背后的靠山扛不住冯将军身后的靠山,云舒还没见过谁敢动唐国公府出来的人呢,对李嫂子温和地说道,“有人打听,嫂子只管说真话就是。我出身唐国公府,是个丫鬟出身,这也没什么还避忌的、”

    如果一个人连自己的出身都要讳莫如深,那就太没有意思了。

    做丫鬟的云舒生命里经历过的事。

    所以,她不会觉得那是卑微的,羞耻的过去。

    更何况冯家打听着自己出身哪个国公府……

    知道她出身唐国公府,恐怕是要吓坏了吧。

    唐国公府可不是一般人能撼动的。

    她对唐国公可太有信心了。

    笑着听李嫂子说家长里短的,云舒就见李嫂子似乎扭扭捏捏,想跟自己说什么,便笑着问道,“嫂子是想问我什么吗?”

    “其实也不是……就是……妹子,你生完了孩子以后,把身体养好了,能不能教教你侄女读书啊?”见云舒惊讶地看着自己,李嫂子急忙说道,“不是要叫她做一个女秀才,就是能认得几个字,不当睁眼瞎。”她便对云舒有些伤感地说道,“咱们北疆艰苦,平常也没有什么先生过来,就算是有,也可着男孩子们先去读书认字,好能在军营里往上面走。可是这些丫头,从前我也觉得认字没用。可是去了一趟京城才知道,丫头也是得认字的。”

    “读书可以明理,知礼仪,嫂子能想到这很好啊。”云舒笑着说道。

    高大嫂就给自己的女儿欢欢请了好几个嬷嬷管教,不仅教进退礼仪,也是教欢欢开始认字的。

    不是为了得到谁的称赞或者赞美,而是认字是为了自己。

    为了能叫自己成为更优秀的人。

    她虽然是个不喜欢麻烦的性子,不过却并不抗拒教女孩子们认字读书,倒是笑着说道,“不过我读书也是东一下西一下的,没有什么系统,”

    “没关系。只要叫丫头认点字就好。”

    李嫂子见云舒爽快地答应,心里十分感激,又惭愧地说道,“当初在京城里,我天天忙着跟家里那几个小妖精作对,都没顾上这些事。等回了北疆,”她对云舒说道,“北疆的女人都不怎么认字,可是这些外头来的,却都是认字的不说,教得各自的女儿也认字,把咱们的孩子都比下去了,关键是看着她们,再看看自家丫头,我才发现孩子们不读书是不行的。不只是儿子们得读书,丫头们也得读。”

    云舒听着李嫂子这番话,心里十分感触。

    不管是因为什么原因,可能说出儿子得读书,女儿也要读书,这就很了不起了。

    “如果嫂子这样想的话,那只叫我胡乱地教一些字就耽误孩子了。”云舒思考了一阵子便对李嫂子说道,“不如嫂子回去问问各家的嫂子,愿不愿意把家里的闺女都安排着读书。如果愿意的话,咱们就出一些银子,叫我想想去请一位愿意来北疆的女先生,不仅教读书写字,也教一些简单的其他的才艺女红,就当是叫孩子们在家里的消遣。你觉得怎么样?”她这样当然是好的,这些北疆武将之家没有人现在缺银子。

    虽然当初跟皇帝一同返回京城的并不是所有人,还有人固守北疆没有跟着回去,可是这是为了能叫北疆稳定,叫皇帝心无旁骛,不会为北疆担忧,所以皇帝登基以后不仅赏赐了留在京城里的人,当初留在北疆令皇帝无后顾之忧的武将们也得到了丰厚的赏赐,所以他们不缺银子。云舒提到一些银子,当然不算是什么事儿,李嫂子听了便点头说道,“这当然是很好。我当初也想请一个女先生,只是怕请不到好的,所以才想麻烦你。”

    “我给京城写封信,问问看就是。”这都用不着惊动国公府。

    只要去问问赵夫人就行了。

    赵家算得上是官宦门第,而且又是看重科举读书的,赵夫人来往的也都是官宦门第的女眷,也会知道一些在京城里女先生的情况。

    只要问一问谁愿意来北疆就好。

    不过北疆冰天雪地,条件不好,云舒觉得只怕是不好遇到愿意来北疆的先生。

    可这也不是着急的事。

    云舒把这件事困难的地方跟李嫂子说了,李嫂子爽快地说道,“妹子别担心,我不是不知道事理的,不着急。”她又想了想咬了咬牙对云舒说道,“你给京城写信的时候提一提,如果有先生愿意来北疆,我们愿意出五倍的钱。还有,还有当初陛下赏给我们的那些什么字画之类的,我们也看不懂,挂起来也不知道贵重在哪里。不过我看那个于氏就很喜欢,还曾经想跟我要,我没给她。于氏都觉得那些字画好,女先生都是读书的文雅人,是不是也喜欢这个?如果有女先生愿意来,那些字画随她们挑!”

    她这就很阔绰了。

    叫云舒说,在京城里有些名号的女先生大多都很清高,也都很有眼界水平。

    银子给得再多未必叫她们看得进去眼里。

    可是如果是一些名家字画,倒是正中人家的喜好。

    她只提醒说道,“字画可比银子值钱多了。”

    “再值钱也值钱不过孩子。”李嫂子惭愧地说道,“还是离开了京城我才明白了这些事。”

    她目光黯然,显然是想到了在京城里经历的那些事。

    云舒见她自己都知道,轻轻点头说道,“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回头我寻人找个好一些的宅院做读书的地方。”

    “你是才来北疆,不知道北疆附近有什么。我们是地头蛇,宅子哪好哪坏,什么地方合适最清楚。你别费心。”李嫂子就说道,“都已经叫你费心张罗女先生,别的都是小事了。”

    “那也行。”云舒笑着说道。

    既然李嫂子愿意为了儿女忙活,云舒也不会拦着她。

    更何况李嫂子手得也没错。

    北疆这地方,李嫂子的确比云舒更熟悉。

    她只是给赵夫人写了信,先问候了赵夫人,这才把想请一个女先生的事给赵夫人说了,请赵夫人帮忙,又说了李嫂子愿意拿皇帝赏赐的字画来作为诚心邀请先生的心意。

    总归是要送一趟信,云舒就把和自己亲近的人家都谢了,也给老太太报了平安,叫人送去京城去了。

    她这番忙碌下来,当然也忙了很久,又是要继续整理宅子里的一些事,时间过得很快。

    冯将军夫妻之后就没什么动静了。

    应该是被云舒出身唐国公府给吓到了。

    虽然京城里国公府好几个,可是唐国公府却是国公府里最强盛的那个,不是傻子都知道云舒不好惹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