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1章自在

    可怎么这般泼辣。

    “大家来尝尝京城的茶点。”云舒已经不准备提到这件事了。

    不过等这些女眷都回去,云舒回头就问宋如柏。

    “给我做二房?”宋如柏沉思了片刻才对云舒说道,“你说的那个是姓冯的游击将军,提过这么一句,我叫他自重。别不要脸。”

    “你就这么直接跟那冯将军说的,叫他别不要脸?”云舒笑着问道。

    “不然呢?我已经娶了妻子,他要把妹妹说给我做什么二房,这不是不要脸是什么?他最近在军营里对我很不服气,大概觉得我出身北疆没什么重要的能耐,只不过是跟着陛下,陛下看重我的忠心才在军营里压了他一头。也不看看他的能耐。如果不是他们不行,吃了几次败仗,我用得着万里迢迢回了北疆吃苦?”宋如柏在云舒的面前就不是很厚道的人,摇头说道,“这老东西心比天高,命比纸薄,还无耻不要脸,我以为冯家的女眷不会过来。”

    “那她过来干什么?”

    “大概是想见见你。我是真没想到,很久之前他就不敢在我的面前提这件事,谁知道却还没有打消这算盘。”宋如柏皱眉说道,“得赶紧提拔两个把他给收拾了。”

    “不要因私废公。”云舒急忙说道。

    “并不是因私废公。这姓冯的因为我拒绝了他妹子的事,还骂了他,就在军营里跟我对着干,总想拉帮结派,完全不为大局着想。这样的人我不能信任。咱们在北疆是为陛下稳定局面,是为了维护百姓安居,不是叫他来跟我勾心斗角,争权夺利的。如果他非要这么干,我只能换个人提拔起来,叫他闭上他的嘴。”冯将军觉得自己能叫宋如柏妥协,只不过是因为他现在算是那些外调而来的武将之中说得上话的,可是宋如柏再提拔一个更有能力,更愿意与北疆武将团结在一起共同守卫北疆的外地武将也不困难。

    那些外调来的武将也不是铁板一块。

    “没想到还有这样的事。还是李嫂子提醒了我。”云舒对宋如柏感慨地说道,“从前在京城,我还和她吵过架。”

    “可是现在她们却更偏心你了。”宋如柏笑着说道,“我都把这件事给忘了,她还心心念念记得提醒你。”

    “这说明我人好。”云舒炫耀说道。

    “是。你的人十分好。”宋如柏哄着她说道,“至于冯家的事,你别担心。如果冯家敢拿这件事来叫你费神,我不会叫他过得轻松。”

    “我知道。”云舒当然知道。

    宋如柏并不是一个贪恋美色的人。

    不然,当初在京城那么多人想要给他赠妾,哪里还轮得到一个冯将军家的妹子。

    她笑着握了握宋如柏的手说道,“既然嫁给我,我自然就信任你。你放心就是。”她的眼里带着笑意,宋如柏反手用力握了握她的手说道,“你只管放心。”他却把这件事记在了心里,回头就找冯将军的麻烦起了。只是今日不仅是他心里恨上了冯将军,那于氏红着脸顶着许多女眷的嘲笑灰溜溜地从宋家的宅子出来,上了暖轿回了自己的家里,见冯将军在家,顿时露出了怒意,上前把手里的帕子丢在冯将军的面前抱怨说道,“你叫我去看看那宋将军家的夫人是个什么女人,我听你的去了,挨了好大的羞辱!那就是个泼妇!”

    冯将军是个很健壮的人,修着一抹十分整齐的胡子,打理得格外细致,听见妻子这么说,急忙问道,“是个美人?”

    他并不关心自己的妻子有没有受辱,相反,很是关心云舒是不是个美人。

    “当然是个美人,不然能叫忠义伯神魂颠倒,还拒了你,说了那么多难听的话,差点逼得咱们妹子跳了井?”想到冯将军之前提过一次把妹妹给宋如柏后宋如柏回应的那些话,羞辱得冯将军满脸通红不说,还把少女怀春的小姑子给羞辱得差点跳井,于氏愤愤不平地坐在冯将军的身边咬牙说道,“听说只不过是京城哪个国公府里的丫鬟,就因为是个美人,叫忠义伯好生惦念,娶了回来还是正经的夫人,高高地捧着。我还听那些北疆的女人说,京城那种地方,忠义伯竟然被她治得服服帖帖,连个妾都不纳,这一个人来了北疆,竟然都不敢收一个女人在身边,可见不是什么吃素的。当初都说她温柔贤惠,我竟然还信了,现在想想真是愚蠢!”

    “这么说,他们夫妻感情很好啊。”冯将军摸着自己的胡子低声说道。

    “可不是嘛。”于氏便说道,“我看她还有些恃宠而骄。明明忠义伯在军营里得拉拢咱们,可是她就敢指着我的鼻子羞辱我。”

    “她羞辱你什么了?”冯将军便问道。

    于氏把云舒对自己说的那些话说了。

    冯将军听她说什么“谄媚上峰”,脸色也不好看了。

    “这倒是麻烦。”他若有所思地对于氏说道,“忠义伯在陛下的面前很得信任,不然北疆几次败仗,陛下也不会把他给派了来。”想到这几次败仗也是自己的污点,冯将军脸颊抽搐了一下,叹了一声说道,“我本来听说忠义伯夫人是个丫鬟,以为忠义伯是看重了京城里的国公府的权势,要依附国公府才会娶人家府里的丫鬟,心里未必不愿意再娶一个。咱们妹子好歹也是将门出身,如果能和他好,以后咱们也算是有了支持,没准以后还可以一起回到京城。谁知道……”

    “你知道她出身哪个国公府吗?”冯将军问道。

    于氏垂头想了起来。

    “这倒是没留心,不过不管是京城里哪个国公府,都不是好惹的。我看她敢这么恃宠而骄,只怕也是因为背后国公府的靠山。今天我看她头上戴了一只金凤,竟然还是宫里的样式,京城里是没有卖的。就算是有人做,也断断没有她戴的那只精致。”她与冯将军也是在京城里做过事的,当然比一般人更有眼光,冯将军点头说道,“你最近跟那些北疆女眷走动走动,问问她是哪个国公府出来的。”

    “你想干什么?”于氏问道。

    “有备无患吧。我现在可担心捅了她这马蜂窝,回头她修书一封回京城给她主子告状去,那就遭了。”冯将军郁闷地说道,“本是想讨好忠义伯,叫他日后提携我,或是日后叫我回京城,或者掌握北疆军营大权,谁知道却因为这事儿……”他沉着脸又埋怨妻子说道,“还是你打听得不用心。如果不是你轻描淡写说那只是一个丫鬟,没说她不好惹,我怎么会和忠义伯起了嫌隙。”

    他又摇头说道,“真是可惜。”

    他十分可惜。

    如果忠义伯夫人真的温柔贤惠,他还真的有办法叫自己的妹子去给宋如柏做二房。

    哪怕宋如柏不答应,可他只要叫他妹子去宋家门前哭闹,那忠义伯夫人抹不开脸,怕被人说她嫉妒成性,或者逼一个大姑娘去死,不管怎么都能把他妹子给接到府里去。

    只要接近门去,他妹子就能留下来了。

    可是现在看这忠义伯夫人性子不是贤惠的,他倒是有些嘀咕起来。

    其实,想要拉拢军营里的武将,未必非要盯上宋如柏,倒是还可以有别人。

    冯将军在心里盘算着,于氏想到今天宋家的茶点还有那些瓷器摆件,更加嫉妒对他说道,“看起来都不像是个丫鬟出身的了!你是没见她那气派,茶点得如何如何,摆设得如何如何,处处讲究,这哪儿是一般人家能养的出的。”她也算是在京城长大,官宦人家的小姐,可吃的用的也没有云舒那么讲究,连个茶点都得好看,要么做得跟花一样,要么摆着也得像是花一样,这么精细,她都没有这样的闲情雅致。

    因为这样,她难免心里看云舒不顺眼。

    倒是云舒在家里张罗着叫人把自己装蒜的那些瓷器都给收了。

    “婶子怎么拿这么小小的茶杯吃茶?”段大郎坐在一旁喝奶茶,一边对云舒好奇地问道。

    他是男儿,又是天天在外面奔波的,喝奶茶这么高热量的也没关系,云舒见他们兄弟还是孩子呢,心里难免多照顾几分,既然爱喝,她就叫厨房预备了很多。

    见云舒把精致的茶杯摆设都收起来,段大郎探头看了看。

    “这是头一次招待后头的女眷,总不能弱了声势。不过自家过日子用这个就很费事,也没必要。”云舒平常做点心也不是要做成梅花荷花什么的,都是为了第一次宴请女眷,镇住一些人以后轻松而已。见段大郎吃着厨房里多做出的点心很不习惯,便笑着对他说道,“别吃这么多点心,晚上咱们吃豆芽卷饼。”点心都是拇指大,段大郎的大嘴一次得吃好几个,当然觉得不如大口大口咬着吃的习惯,云舒拿了一个精致的奶油小果子吃了,又给保哥儿喂了几口蛋羹。

    保哥儿吃得津津有味。

    他已经学会抱着自己的小碗吃饭,也不要丫鬟照顾自己,坐在云舒的身边吃得很香。

    段家两兄弟眼睛一亮,用力点头。

    见他们喜欢吃家常的,云舒也觉得高兴。

    她又叫人熬了老鸭汤,晚上吃着卷饼热乎乎的,等一起上了桌,云舒才见外面又有人送了一些吃的来,说是李嫂子给自己送过来吃的。

    李嫂子愿意对云舒表现出这么善意的样子,云舒当然不会拒绝,见送过来的是卤牛肉,她便把桌上从京城带过来的熏鹿肉装回去了好些。

    宋如柏也不在意,拿着卷饼吃饭。

    他们男子吃饭吃得很快。

    巴掌大的薄薄的卷饼两口就没了。

    云舒才吃了两个就饱了,听段家兄弟跟宋如柏兴致勃勃地说着军营里的事。

    等说了好一会,段家兄弟才怕耽误云舒休息,抱着一壶奶茶跟几样云舒给做的牛肉馅的小酥饼回去了。

    看他们在北疆比在京城里更自在活跃,现在像是少年人了,云舒笑着对宋如柏说道,“我觉得他们在北疆比在京城开心。”

    “北疆自在。”

    “京城不自在吗?”

    “京城不是不好。只是规矩大,咱们这样军营里出来的人会觉得束缚重。更何况在京城里还得面对老段,他们心里难受。”宋如柏对云舒笑着说道,“你对他们倒是照顾。”这么大的少年,还是在军营里做事,就算是晚饭吃得饱,晚上的时候也会饿得慌。宋如柏经历过那样的时候,就是半大小子吃穷老子的时候,就算吃得再多,也时常会觉得饥饿,不过那时候可没有一个长辈跟云舒一样,还记得给段家兄弟这样准备一些吃的喝的叫他们别饿着。

    宋如柏抱着云舒的手紧了紧。

    云舒感受到他的心情,拍了拍他的手背。

    “他们以后会更好的。”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