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0章新人

    可这也不是坏事,更何况又不是叫云舒亲自养鸡鸭鹅,宋如柏叫人去采买去了。

    段二郎在一旁听着,见哥哥连连点头,对云舒急忙说道,“我帮婶子养小鸡小鸭。在家里的时候,家里的鸡鸭都是我养的。”

    当初段家在北疆的时候,段家自家也是养鸡鸭的,都是他在养。

    段二郎自觉自己在养小鸡小鸭上是熟练工种。

    云舒毫不客气地点了头说道,“那就交给你。”

    “保哥儿也行!”保哥儿在一旁抢话说道。

    “你行吗你?”段二郎掐了掐保哥儿的小脸。

    保哥儿也不生气,与段家两个哥哥都是在路上很熟悉亲昵的了,扑上去和段二郎打闹起来。

    说是打闹,实则段二郎让着保哥儿,叫他在自己的身边打滚。

    云舒抱着一个暖手的暖炉在一旁看着,觉得屋子里是十分快乐的。

    这家里最近也用不着她操心,倒是等过了几天,她已经休息好了,这才叫人把自己已经准备好的请帖还有一些带过来的礼物一同送到军营里各家女眷处,清她们过来做客,一起吃个饭也互相认识一下。对于她的邀请,很快就有了回应,先回应云舒的当然就是当初在京城之后被赶回北疆的那几家女眷。因为和云舒在京城里相处过,知道云舒的人品,当然回应得很快,其他的虽然略有迟疑,不过宋如柏现在是军营中的主将,旁人冲着宋如柏,当然也不会怠慢了云舒。

    云舒叫人预备了精致的茶点,到了那一天,就应邀过来了好些女眷。

    虽然女眷人不少,可是因为有当初在京城里的交情,云舒倒是跟北疆的女眷熟悉得很快。

    倒是另一些女眷,瞧着更斯文矜持一些,云舒就知道,这些就应该是皇帝从各处调过来的那些军营里的人家的女眷了。

    不过对于她们,云舒和对待北疆的女眷并没有不一样,不偏不倚,倒是叫人对她有了几分好感。

    虽然也有几个对云舒的态度淡淡的,看起来并没有格外亲昵的样子,不过云舒也不在意。

    她不是银子,做不到人见人爱,更何况这只不过是第一次见面,何必大家都混得跟老友似的。

    “妹子,你来得倒是快。不过幸亏来得快,不然,还有的人痴心妄想呢。”因为跟云舒在京城里虽然吵架,可是最后却和解了的一个女眷,云舒叫她李嫂子的,突然在一旁说道。

    云舒一愣,有点没明白。

    然而另一侧,一个脸色淡淡的坐在云舒很近的位置,显然身份比别的女眷高一点的三旬妇人脸色微微一变。

    她皱眉看了李嫂子一眼,又忌惮地扫过云舒,目光落在云舒头上的一只微微摇晃着的累丝赤金凤凰上很久,这才拿帕子擦了擦嘴角,手里的茶杯放在了桌上不再说话了。

    见她没有说话,李嫂子大大地哼了一声,似乎是在为云舒抱不平的样子。

    云舒并不是一个蠢笨的人,见了这样子还有什么不知道的,笑了笑,这才对李嫂子柔和地问道,“嫂子这话是什么意思呢?不如说来给我听听。”李嫂子既然当着大家的面这么说,而且看另一旁的那个妇人的脸色,云舒就不准备把这件事给遮掩过去。这种戏码她当初在国公府,在京城里有什么没见过的,不外就是看宋如柏孤身一个在北疆,就想要给他赠个妾,联络一下互相的感情。

    这在京城赠妾还是风雅的事呢。

    虽然云舒嗤之以鼻,可就是有人乐此不疲。

    见她对自己和颜悦色,李嫂子顿时眼睛亮了。

    她当初在京城的时候其实和云舒的关系不怎么样。

    她家里更和威武侯府走得近。

    只不过在皇帝命这几家回到北疆以后,威武侯府除了老段当初乱嚷嚷了一句,之后就再也没有了别的动静,叫人心寒。那时候她们哭着找了高大嫂,却挨了云舒的好些大道理小道理的,离开京城的时候云舒又亲自送她们,才叫她们感念起了云舒,觉得云舒是很好的。现如今云舒也来了北疆,在李嫂子几个人的眼里,云舒是她们的自己人,当然要护着,闻言便大声从鼻子里哼了一声说道,“我可跟你说,可得看好了自家的宅子!不然一不小心,就叫那些不要脸的女人钻进去,不仅要烧你家的厨房,还要烧你家的炕头呢。”

    “嫂子这话可不中听!”那个本来不说话的妇人听到这种话,顿时脸色一沉。

    她打扮得跟北疆的女眷完全不同,倒是有些京城里的样式,不仅妆容精致很多,连身上的衣裳也都是绫罗绸缎,颇为富贵。

    甚至她还能认得出云舒头上的那一只金凤不是凡品,可见是有些见识的。

    云舒知道她,还是宋如柏提了一句她的夫君是从别处调来,在北疆军营里很有势力的一位游击将军,在那些别处来了北疆一同抱团的武将之中能说得上几句话。

    宋如柏在云舒邀请这些女眷之前,已经把各家的情况说给云舒听。

    不过宋如柏也说,再怎么有势力也得听宋如柏的,叫云舒用不着对她们过于退让妥协。

    如果有人对她不敬,也没什么好顾忌的。

    因为有了宋如柏的这句话,云舒就不会顾忌别人的脸色,听到这妇人开口,笑了笑说道,“什么中听不中听的,嫂子不过是说句闲话给我听而已。于家嫂子何必这样急赤白脸的。”这妇人姓于,云舒就叫了一声于嫂子,并没有露出什么偏袒。见她并没有因为自己及变了脸色就顾忌到自己的身份退缩,这于氏脸色变了变,对云舒更有了几分忌惮的意思,却终于不说话了。

    李嫂子见云舒没有对于氏妥协,不由露出一些笑容。

    这些别处来的武将女眷其他人还好,只有这于氏,仗着自己的夫君职位高,便把自己看得天高。

    不仅自己要在女眷之中处处要占上风,还指手画脚的,看不起这个人看不起那个人的。

    她们看在眼里当然觉得可气了。

    “其实不过是几句玩笑话而已。”于氏对云舒勉强说道。

    “什么玩笑话,有口口声声把妹妹说给别人做二房的吗?!”李嫂子更大声地反驳说道,“瞧着人家媳妇没过来,就巴结着要把妹妹给人做二房,要给人家当大舅子,这还能叫玩笑话啊?我没读过书都知道,没有把女人的清白名声挂在嘴边胡说的!”她见云舒脸上的笑容都没有了,看着于氏自己是在询问,便急忙对云舒说道,“妹子别生气,别着急。只不过是有人知心妄想而已!咱们老宋可不是那样的人,怕是连那家里的妹子长什么样都没忘心里去!”

    这不是在骂人自己找上门吗?

    于氏顿时生气了。

    “这有你什么事?”

    “怎么没有我的事?只要跟我们妹子有关的事,那就有我的事!怎么地?以为我家妹子腼腆,你们就能不要脸了?”李嫂子翻白眼说道。

    于氏是一个很文雅的人,应该是平常也不是李嫂子这样大嗓门的对手,气得半死。

    云舒早就听明白了。

    原来还不是送了小妾这么简单。

    还是想要把妹妹给宋如柏,招了宋如柏当妹夫啊。

    她对于氏当然做不出和颜悦色,淡淡地说奥,“嫂子这话就很不对。就算是玩笑,也没有拿自家妹子的名声当玩笑的。这样的玩笑一出来,咱们这地方军营里还能瞒得过谁?到处一传,就是你们家的不好听的事情了。这叫令妹怎么做人呢?而且有了这样的名声,那以后谁还敢娶她呢?这不是坏了令妹的一辈子的姻缘吗?而且还开的是我家伯爷的玩笑,我家伯爷才回了北疆,就沾染上这样的风流之事。一句玩笑,却叫我家伯爷成了一个闻名军营的好色之徒,叫你家将军成了扬名军营以妹谄媚上峰的小人,这都是好事吗?我如果是嫂子,还是得回家劝谏将军,别开这种玩笑,贻笑大方。”

    她并不拈酸吃醋。

    可是这几句话太厉害了。

    简直就是指着于氏的鼻子骂他们一家子不要脸,为了讨好上峰连妹妹都贡献出来了。

    于氏早就听一些北疆女眷提起过云舒,可听到的都是云舒温柔和气的传闻。

    没想到骂人都不吐脏字,还句句都有她的道理。

    她看着云舒似笑非笑的样子,又急忙看向四周的女眷,见这些北疆女眷似乎并没有对云舒这么说话很奇怪的样子,隐约就猜到,云舒只怕不是她想象中的软柿子。

    李嫂子见于氏刚刚还十分矜持,此刻脸都气红了,变得不那么矜持,在心里暗道了一声。

    她们可是当初在京城被云舒骂过的,所以,早就习惯了,一点都不慌张。

    可显然于氏却是头一回,所以被云舒骂得都不知道怎么回应了。

    于氏果然没有回应,可是一旁的几家别处而来的女眷都纷纷露出诧异。

    传闻里,宋将军的这位夫人不是个温柔贤惠,被人交口称赞的性格吗?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