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9章乐观

    好在来的时候她已经有了准备,什么都准备得十分充分。

    把段家两个孩子送出门,宋如柏回来的时候就看见云舒撑着额头,一手拍着笑呵呵的保哥儿,一边在想些什么的样子。

    他无声地走过去,给云舒脱了鞋子。

    云舒被惊扰起来,见宋如柏送孩子们出门回来了,笑着问道,“他们回去了?”

    “也没有几步路,我叫他们自己回去。”宋如柏见云舒点头,坐在她的身边拥着她跟儿子,感受着这温暖的房间的温度说道,“你可算是来了。”他就像是离不开云舒似的,云舒忍俊不禁,一边把保哥儿塞进他的怀里,一边笑着问道,“明天我要不要请你军中的那些同僚家的女眷过来吃饭?”宋如柏现在在军中是北疆武将之首,整个军营都听他的号令,云舒是他的妻子,不管怎么样,也得跟女眷们大好关系。

    不然女眷不和睦,也会影响军营里的事。

    云舒这趟跟着宋如柏过来,也想为宋如柏分担一些。

    宋如柏见云舒还有精神,便说道,“过两天再说。他们本想给你今天接风洗尘,是叫我拦住了。你一路上过来这么累,还怀着身孕,得好好休息几天,什么都安顿好了再说别的事。”他当然是以云舒为重,云舒自然也更看重自己的身体健康,虽然一路上慢慢地走着,并不劳累,也并没有颠簸,可到底是怀着身孕走了这一趟,并不是那么轻松的。既然宋如柏已经发话下去,叫自己可以好好休息不会受到别人的叨扰,云舒也念着他对自己这份维护,靠在他的肩膀上说道,“都听你的。”

    她像是格外顺从。

    宋如柏忍不住也笑了。

    “没有你在这里,我很孤单。”他轻声说道。

    云舒听着便笑着说道,“我也是。”

    大概是做夫妻久了,所以她开始依靠宋如柏。

    当宋如柏不在身边的时候,她的心里是想念他的。

    不仅仅是习惯,而是开始念着宋如柏在自己心里的分量了。

    保哥儿把大头挤在他爹娘之间,也叫道,“保哥儿也是!”他很精神,半点都没有困倦,宋如柏笑着拍着儿子的小屁股对云舒说道,“等保哥儿长大一点,就叫他跟着我去军营感受感受。”他这么说,云舒自然并无不可,不过今天到了北疆,宅子也是温暖的,云舒很快就和宋如柏一同歇下了。等到了第二日,她早上起来的时候已经天色大亮了,宋如柏已经带着裹得严严实实的保哥儿在院子里玩。虽然院子里还是很冷,可是保哥儿穿得多,倒也不是很在意,院子里传来孩子的笑声。

    云舒听着听着心里多了几分温柔。

    北疆的条件肯定是比不上京城的。

    无论是繁华程度还是气候,都跟京城差得远了。

    可云舒倒是觉得,京城的繁华是繁华了,可是却累人。

    她从小在京城长大,在国公府里长大,遇到了多少事,哪怕再悠闲,也没有那么省心悠然。

    可是到了远离人烟天寒地冻的北疆,条件恶劣了一些,却难得的安静了下来。

    整个人都用不着提着心似的了,也少了几分精致繁荣,而是多了更多的轻松惬意。

    用不着每天都去思考怎么往来京城的女眷,一句话都不敢说错那么累人了。

    在这北疆,就算说错了一两句话,或者怠慢了一些,其实也不会有人觉得不应该。

    因为大家都不是那样多心的性格。

    她揉了揉自己的脸,小心地从床上穿好了衣裳下了床,扶着肚子走到了门口打开门。

    一股冰冷的风吹进来,云舒的睡意一下子全都醒了。

    保哥儿正穿得厚厚的,就像是一只小熊,跟宋如柏在院子里撒欢。

    见到云舒站在门口,宋如柏把保哥儿抗在肩膀上,听儿子快乐地大叫,他笑着走过来,一手把云舒拦着送回屋子里,一边对云舒笑着说道,“这小子皮实得很。”保哥儿还不大的一个小人儿,却能扛得住这样的冷风,皮实得很,宋如柏当然很高兴。他这么说,云舒无奈地笑着说道,“他能吃又能睡,还爱玩,当然皮实。”而且儿子每天那么能吃,怎么可能身体不好。云舒也不准备把保哥儿养得太精细了。

    皮实一点也好。

    至少什么环境都能适应。

    她招呼了一声丫鬟们开饭,又等着段家的两个孩子过来。

    段家大孙子,也就是段大郎没有空着手上门,跟弟弟各自提着两条冻得硬邦邦的鱼进来,不好意思地对云舒说道,“今天早上在那头的冰湖里钓上来的,只是咱们最近的技术不行,只钓上来了两条。”他把鱼给了云舒身边笑着接过的丫鬟才说道,“给婶子和保哥儿熬鱼汤吧。营养得很。”这些东西在京城不算什么,正眼或许都不会被人看,可是在北疆却已经是很新鲜难得的了。

    云舒没有拒绝,也知道两个孩子生怕白吃白喝心里不安,叫丫鬟拿到厨房去晚上熬鱼汤,一边招呼孩子们吃饭。

    “就当是在自家是一样的。我和嫂子在京城都是常来常往的,你们也跟自家子侄一样,如果在咱们这还客客气气的,那可见外了。”云舒也不叫丫鬟过来帮忙,叫他们自己拿东西,想吃什么就吃什么,又笑着说道,“你们天天过来吃饭,如果还拘束着,那受累的可是你们自己。我瞧着你们小心翼翼不敢动筷子,也是吃不好的。”她一边说,一边给保哥儿穿上了一个小兜兜,叫保哥儿自己在一旁挖蛋羹吃,段大郎见云舒这么说,更不好意思了,说道,“我和弟弟都给婶子添麻烦。”

    “如果怕给我添麻烦,那以后修房顶什么的都归你们,如何?”云舒笑着问道。

    见云舒毫不在意地使唤他们,段家两个小子倒是轻松了很多。

    他们担心宋家把他们当做客人似的招呼。

    现在直接使唤他们干活,叫他们觉得果然不是那么见外了。

    “多吃点,吃过饭还得跟你们宋叔去军营呢。”云舒拿了干净的筷子给他们多夹了一些卤牛肉,又给他们每人一碗羊乳。因为宋如柏已经把奶羊给准备下来,云舒当然全家都可以喝羊乳补充营养。段大郎放松了下来,跟弟弟大口大口吃饭,一边对云舒拍着胸膛说道,“等过一阵子婶子休息好了,咱们一起去冰湖那头,不仅可以钓鱼,还能坐冰车。我推着保哥儿走。”显然冰湖上是大家难得的娱乐了,云舒果然感兴趣了很多,多问了几句。

    这冰湖是北疆附近最大的一个湖,常年冰冻三尺,平常大家的娱乐都在冰湖上。

    可以做冰车,还可以砸碎了一个冰窟窿钓鱼,还可以在冰上打闹玩乐。

    云舒想说其实还可以冰雕冰灯。

    “冰雕?冰灯?”

    “比如在家里拿木桶冻上一坨冰,不必冻得硬邦邦的,只冻出个冰壳来,里头的水倒出来,在往里头放一盏小蜡烛,不是亮晶晶的吗?或者冻结实了,再雕琢出来各种有趣的小玩意,也可以掏个洞出来,里头塞个小蜡烛,不过是闲来无事解闷的。”云舒见段家两个小子眼睛十分亮,就知道他们意动了。宋如柏虽然坐在一旁很安静地吃饭,不过舒展的眼神却叫人知道他现在的心情很不错。

    等大家高高兴兴地吃过了饭,宋如柏带着段家两个孩子去了军营,云舒才开始叫人张罗安顿。

    昨天才到了北疆,带来的东西都胡乱地放着,现在就要好好整理。

    各就各位以后,云舒叫人把吃的用的都准备好,自己披了厚厚的衣裳在新家里到处看了看。

    天还是很冷,不过穿得多,倒是不会被这样的寒风打透。

    新的宅子很大,不过却空空的,没什么修缮,不过银装素裹的,看起来也很干净宽敞。

    云舒见宅院的后面有好大的一片地,驻足片刻,叫下人出去打听打听在北疆什么地方有采买小鸡小鸭的地方。

    她也想养一些放在后头的院子里,不会影响到前面住的地方,不过如果守着这些小鸡小鸭下一些蛋不是也很好的嘛。

    虽然她有钱,不过也没有乱花钱的理由。

    北疆这地方很冷,又什么都缺少,能自己养一些鸡鸭吃着,也是一件很节约的事情。

    她觉得自己十分会过日子,还跟从军营里回来的宋如柏说。

    宋如柏听了倒是笑着说道,“你是真想当个小地主。”从云舒小时候他就看出来了,云舒是个很喜欢积攒东西的性格。

    当初买地买鸡鸭鹅地养着,做得风风火火,跟有兴致的样子。

    这倒是叫宋如柏回想起了当初只有一点点银子也要可劲儿买良田的时候了。

    “可不是。我当初的理想就是当个混吃等死的小地主,家里粮堆得高高的,鸡鸭养一院子。”云舒说着说着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谁知道她现在倒是成就了这个理想呢。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