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8章北疆

    更叫老段难堪的是,这件事他都已经传出去了。

    为了能得到宋如柏留下的位置,老段最近找了好多人在皇帝的耳边敲边鼓。

    他还去了宫里说愿意为了皇帝鞠躬尽瘁。

    皇帝似乎也没什么不悦的样子。

    可怎么皇帝任命下来,却并没有选择他呢?

    这叫老段脸上挂不住。

    可是唐六小姐却觉得很是开心。

    知道云舒要去北疆那种地方去吃苦受罪,她当然拍手称快,觉得这是云舒的报应。

    得意洋洋地以为自己做了伯夫人,其实还不是去吃苦受罪。

    去北疆受冻吃苦,还不如在京城里做个丫鬟舒服呢。

    如果不是忠义伯府把守森严,唐六小姐都很想去云舒的面前炫耀一番了。

    不过她现在也没闲着,到处都去说云舒有孕就被赶去北疆,这是因为皇帝厌弃了宋如柏夫妻俩。

    不过皇帝接二连三地从宫里赏赐,连太后都跟着皇帝的意思赏赐夸奖云舒,倒是也没有人觉得唐六小姐的说法对。

    云舒自己关起门忙着呢,也不在乎外面的那些风声。

    她心平气和地养好自己的身体,时不时地去国公府陪老太太说说话,又查缺补漏一些自己从前没想到过的东西装进箱笼里去。

    这一转眼的功夫,时间就过得飞快。

    等云舒觉得自己已经没有不舒服了,宫里还给她配了滋补还有安胎的药,她就把伯府一关,带着很多的人去北疆的路上了。

    因为皇帝派了人护送她,云舒也不担心危险,所以一路上也不紧赶慢赶,觉得累了就歇着,反正官路上就有官中的驿站,里头住的也都是各处行走路过的朝廷命官,不会担心安全的问题。段家大郎二郎本来还有些紧张,不过过了两天,也慢慢地放松了下来。他们俩虽然跟云舒年纪差不多,可是因为云舒是长辈,他们对云舒平日里十分尊重,还有些诚惶诚恐的。云舒也不逗他们,只是平常吃饭的时候招呼着大家一起吃。

    她一路上带了不少的肉干卤味的,也分给一路上护送自己的人,所以时间久了,人缘倒是不错。

    等悠闲地一路到了北疆,云舒早就在刚刚感觉到温度下降的地方就换了厚厚的衣裳,裹上了最暖和的斗篷。

    保哥儿被裹在专门做出来的不露手脚的皮毛衣裳里,宋如柏来接云舒的时候,半天没找着自己的儿子。

    直到云舒忍着笑叫人把车赶紧了他现在住着的地方,进了已经被烧得极暖的屋子,段大郎才抱着一个小熊进来。

    小熊一抬脸,宋如柏揉了揉自己的眼睛。

    皮毛之下露出保哥儿白白净净的一张小脸。

    “又是你干的吧?”见保哥儿穿着这一身小熊似的皮毛衣裳,屁股那还有一颗团团的小尾巴,包裹着小脑袋的帽兜上还有短短厚厚的两只小耳朵,宋如柏十分无语地对云舒问道。

    “好不好看?”云舒笑着对宋如柏说道,“咱们儿子还有小老虎的衣裳。”

    反正为了给保哥儿保暖都要做这样裹着孩子的衣裳,为什么不做得有趣一点呢?

    宋如柏想要否认,可是垂头看见儿子已经生龙活虎地在床上爬了,摇头晃脑,想个小熊,他又忍不住笑了。

    “这段时间你就住在这吗?”云舒和宋如柏团聚以后才仔细地看现在的房子。

    因为起码要在这里住两年,云舒当然十分好奇自己的家现在是什么样子的。

    屋子里面很简单,没有在京城里那么金玉富丽的摆设装饰,不过倒是简简单单干干净净,屋子里也暖得很,虽然外面的确还大雪纷飞,不过在屋子里大概烧得暖,云舒也不觉得冷,只要在屋子里的时候,就用不着穿很多,和在京城里差不多。倒是外面的确非常冷,还下着大雪,还呼啸着很大的风声。云舒小心地打开了一点窗户,冷风吹进来,倒不是不能接受的寒冷,可是却也是很冷的天气了。

    她看了外面的院子,见院落倒是很大,屋子也有不少,能安置自己带来的这些人,还有安置箱笼的地方,虽然简单,不过却敞亮。

    “和京城里是没法比。”宋如柏见云舒在屋子里有些热了,便给她把外面的披风解下来说道,“我出去招呼一下。”

    皇帝命人护送云舒,这已经到了地方,人家也要回去复命,宋如柏肯定是要出去招呼感谢一番。

    云舒也由着他去了。

    宋如柏便选了这些护送的人住的驿站,请他们吃了酒,又郑重道谢,送上了一些北疆的小礼物作为心意,双方都很高兴,这才带着段家两个小子回来。

    云舒这时候已经叫人张罗吃的了。

    因为一路奔波过来,虽然是慢慢过来的,不过大家这一路上也累,云舒没叫人做特别繁琐的,只叫人丢了火锅底料,一起吃锅子。

    宋如柏就把自己已经准备好的羊肉切了,切了很多,足够大家吃的了,又叫人送了一些菜过来。

    他坐在云舒的身边,直接叫云舒靠在了床上,一边见保哥儿已经脱了外衣,穿着一件厚厚的小褂子爬过来,笑着把儿子抱起来对云舒说道,“比之前我离开京城的时候大了不少。”不过一想到儿子这段时间路上也辛苦,宋如柏也格外心疼,对云舒说道,“我叫人养了两只奶羊在家里,咱们得给保哥儿补补。”他跟云舒说了几句话,当然不会忘了段家的孩子。对他们俩说道,“已经给你们挑了隔壁的院子。”

    其实段家从前在北疆是有家有屋子的。

    不过想来段家这两个孩子在老段出轨以后是不想再回那个院子了。

    果然,段家两个孩子都露出了对宋如柏的谢意。

    “你怎么也这么能吃?最近没有人照顾,吃得不好吗?”见宋如柏也风卷残云似的吃火锅,使劲吃肉的样子,云舒便关心地问道。

    “这段时间一直都在军营里跟他们一起吃,我没回过这边。”宋如柏一边大口大口吃肉,一边对云舒说道,“更何况这院子除了我没有别人,回来也是冷的。还不如吃住都在军营里。”他一向都不喜欢有人照顾,云舒知道他的脾气,无奈地给他夹菜,一边也关心地问道,“现在那些百姓都安置得好了吗?又打仗了吗?”宋如柏过来就是为了这些事,她当然很关心。

    宋如柏点了点头说道,“安置好了。我带着人打回去两次,那那些人都给打退了。”

    那就说明是胜了。

    云舒就放心了,又问道,“那些被烧了房子还有家里的东西的可怎么办?”

    “我叫军营里的人都去盖房子去了。反正跟在军营里锻炼都一样,不都是花力气流汗吗?”宋如柏对云舒轻松地说道,“至于什么被褥锅碗,我之前跟陛下提过,陛下叫兵部分了一些银子出来,专门给这些百姓买家用的还有粮食,统统都运来了,也没耽误事。只是一些养大的家畜被那些进犯的人给杀了吃了,现在多买回来了一些小的,还没养大呢。”他对云舒说道,“不过家畜这些养一年也就养出来了,不妨碍什么。”

    “那就好。”云舒听宋如柏一定把那些百姓安顿了,便放了心。

    她又问宋如柏说道,“那以后你还在军营里吃住?”

    “你过来了,我还在军营里吃住干什么。那都的没有办法而已。”

    宋如柏眼里多了笑意说道。

    他觉得当云舒和保哥儿现在来了,这院子才像是一个家了。

    不然以前他是真的不爱回来。

    除了他就没有别人了,又冷又安静,那还不如留在军营跟兄弟们吃酒呢。

    至于现在,他觉得屋子里都是暖的。

    他对云舒笑了,又摸了摸儿子的小手。

    这一幕,叫段大郎眼神微微一黯,显然也想到曾经自己家里的一家和睦。

    可是也曾经这么高高兴兴跟妻子挨在一起的那个男人却娶了别人,休了他们的娘。

    “你们俩回去直接睡觉就行。你们的屋子我也给烧暖了。”宋如柏便对两个段家的孩子说道。

    “多谢宋叔。”他们忙道谢说道。

    宋如柏摇了摇头说道,“你们是我看着长大的,说这些见外了。”这一路上段家的孩子护送云舒,虽然路上安全,可是他们也算是有心了。

    宋如柏当然会照看他们。

    见宋如柏这么说,云舒也笑着对他们说道,“平常你们也别动火了。每天早上起来就过来吃饭,正好还跟你们宋叔一起去军营,都很方便。”

    “那多麻烦婶子。”

    “多做两口饭而已,不做给你们,也得做咱们自己的。”云舒想了想北疆的环境,心里就有谱了。

    这么冷,别的好说,只怕新鲜的蔬菜是很难得的,因为天冷,蔬菜不好生长,在外面很容易就冻了。

    她记下这个,想着给京城伯爵府那里去信,叫他们每次过来的时候多送蔬菜,不过又看着外面的寒冷想,如果在屋子里发点豆芽吃,似乎也很不错的样子。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