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7章失望

    不过似乎是段婶子来了以后,云舒的心情更好了一点。

    她忙着给宋如柏收拾行囊。

    对于这个,她可太有经验了。

    多年之前宋如柏去北疆的行囊就是她给准备的。

    不过现在给宋如柏收拾的不比当初那么仓促,云舒显然现在不自己做针线了,免得有身孕的时候伤了眼睛,可是却还是给宋如柏很快预备了保暖的衣裳还有吃的用的。她忙着吩咐下人做事的时候,宋如柏靠在床边抱着保哥儿静静地看着她,目光里都是柔和。当看见云舒好不容易收拾好了回来了,他一边抱着笑着揪着自己的头发的保哥儿坐过来,给云舒捏了捏肩膀说道,“辛苦你了。”

    “何必说这样的和气话呢。”云舒见保哥儿不知分别在即,还笑着抓他爹的头发呢,点了点保哥儿的额头。

    “娘。”保哥儿叫了一声。

    他已经会说话了。

    虽然一个字一个字地往外蹦,不过云舒却觉得很高兴。

    “爹!”保哥儿又叫了宋如柏一声。

    宋如柏笑着应了一声。

    “你要去北疆的时候,要好好地照顾自己,觉得自己安稳了再过来。”宋如柏抱着儿子对云舒叮嘱说道。

    他十分不放心的样子。

    云舒却觉得没什么不放心的。

    她虽然是弱女子,可是也没有弱到动一动就怎么样的地步。

    等把宋如柏送走了,陈白家的还过来探望她,一边埋怨云舒说道,“怎么你也要过去?又是孩子又是双身子的,而且孩子们还小,在北疆几年,还不如养在京城呢。”云舒从没有离开过京城,陈白家的当然也很关心,担心她扛不住北疆的寒冷,云舒却安慰她说道,“如果战事平息得快,两三年就回来了。就当我过去走走,瞧瞧宋大哥这些年是生活在什么地方。”

    她都这么说了,陈白家的也不能说什么了。

    她犹豫了一下,还是对云舒说道,“如果只是两三年,那你何必这两地奔波?不如你留在京城养孩子 ,阿柏那儿……就挑一个老实的丫头送过去服侍阿柏两年,等他回来了就打发了罢了。”这倒是一般京城里的武将之家会做的事。比如男人在外面打仗,妻子要留在京城里照顾一家子上下,不能跟着过去,又不能只留一个男人在外面没有人管着没有人照顾,就挑个家里出身的丫鬟送过去当个随行的暖床丫鬟,还能照顾起居。等打仗回来了,这么一个身契在女主人手里的丫鬟,直接卖了或者送到庄子上去,也不妨碍什么。

    而且都是在外头,眼不见心不烦,就当做不知道就是。

    还用不着做妻子的去艰苦的地方吃苦。

    陈白家的也是心疼云舒才这么说。

    云舒却愣住了一下。

    她虽然知道陈白家的是关心自己,不过听起来难免觉得刺耳。

    不过对陈白家的,她一向尊重,闻言便笑着说道,“宋大哥不可能答应。我也不可能答应。”

    “你又看不见。就当眼不见心不烦。”

    “那不可能。眼睛看不见,可是心里却知道她是做什么的。我宁愿跟着他,也不可能会把别的女人送到他身边去。而且宋大哥也不可能会做这种事。”在云舒的想法里,没有眼不见心不烦这种可笑的话,有的只是存在。只要这样的一个人存在,那夫妻就不是夫妻了。她要的是夫妻彼此都不背叛,而不是拿自取其辱给卖了就当做从前的事不存在。更何况,如果宋如柏真的觉得这样的正常的,那当初他在北疆也不会固执地单身。

    不然,也跟女人消遣,等回来的时候都丢掉,不也照样能叫云舒不知道,娶云舒回家吗?

    可宋如柏没有这么做,就是固执地没有和别的女人有什么牵扯,云舒知道宋如柏的心意。

    所以,她觉得陈白家的这句为自己打算的话实在有点心里不舒服。

    不过这话她没有跟陈白家的说。

    陈白家的便无奈地说道,“就怕阿柏在那头再找一个淘气的。”

    “陛下叫他去打仗,又不是叫他纳妾去的。而且如果这样都守不住的话,那当初我有保哥儿的时候,他空了一整年呢,要纳妾早就纳妾去了。”云舒笑着哄着陈白家的不提这件事了,也没有跟别人提起这件事。只是没想到翠柳过几天气呼呼地过来跟云舒抱怨说道,“碧柳没了以后,我觉得娘怎么有点跟以前不一样了?昨天过来看我,还念叨我说成亲这么久了,你都要生两个了,我却生不出来,只怕公婆心里不得劲儿。还劝我如果我生不出来,那就给我们小三纳个丫鬟……我就想说,当初碧柳生不出来的时候,她怎么不说这种话呢?”

    “婶子这是怎么了?”

    “不知道。难道是被碧柳的死给吓的?”翠柳便皱眉说道,“不提母亲了。提了叫人头疼。我都担心她什么时候给哥哥也塞一个丫鬟就遭了。”

    “还有陈叔在呢,你别担心。”陈白家的难道更年期还没有过去?

    云舒怀疑了一下,倒是跟翠柳问道,“你过来干什么来了?”

    翠柳突然过来,应该不仅仅是为了跟自己抱怨两句陈白家的的异想天开。

    “过来你这里清净清净。”翠柳跟云舒无奈地说道,“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我烦我娘给我纳妾,二嫂家里却是担心赵二哥纳妾,反正一天乱,我过来还能放松一些。”她既然说是的方家担心赵二哥纳妾,云舒就不多问了,这种事是被人家的家事,她也没多问。她倒是邀请翠柳跟自己想想得带什么过去,因为想到京城里还有不少生意,云舒就把小顺留在京城,又留了两个有能力的下人下来,翠柳见云舒张罗了许多的东西,好些箱笼,便问道,“这么多能带过去吗?”

    “陛下隆恩,说到时候叫一队人沿着官路送我过去,一路住官家的驿站。”云舒对翠柳说道,“走官路的话,还有人护送,住的又是驿站,这就很安全了。而且还有段家的大狼和二郎呢。”她这一次过去倒是把自己身边做饭好吃的婆子都给带上了,这去任何地方都不能委屈了自己的嘴。而且虽然北疆极为遥远,可小顺也跟她说会按着时间往北疆送吃的用的,其实也没有什么不好的。

    她一边说,一边把一些整理出来的漂亮织锦给翠柳说道,“陛下之前赏了我许多的织锦,都是宫里最好的,我也用不完,这两三年过去了,织锦还不褪色了?给你带回去做衣裳,也分给你那几个妯娌一些,好歹得个好人缘。”她不是喜欢浪费的人,皇帝这一次感念他们夫妻,所以特别大方,接二连三地赏赐,像什么织锦绫罗的,云舒自己就算一天换一套也穿不过来,所以已经挑了最好的一些送到国公府里去,又分了自己交好的一些北疆女眷的女眷,这些是单独给翠柳还有琥珀留的。

    琥珀的那一份,她已经叫人送过去了。

    翠柳的还没送,她自己就找上了门。

    “你现在这样,叫我想起从前你在国公府里的时候也这样大方。”翠柳跟云舒一起长大,知道她是真心,也不客气,接过来摸了摸说道,“比从前主子们赏的还好。”

    “可不是。所以别浪费了。”云舒笑眯眯地说道。

    她喜欢看到漂亮的织锦和衣裳,大概是因为职业病吧。

    做针线久了,她对这些锦缎之类的都十分喜爱。

    至于皇帝赏赐的那些皮毛料子,京城里也不缺,云舒就都自己留下了。

    翠柳一边摸着织锦,一边对云舒说道,“还有冻伤膏之类的,医馆里也有,你也准备一些吧。”

    “准备了。不仅有冻伤膏,还有别的膏药,我也都整理出来了。”云舒把自己想到的一大串的东西的单子给翠柳看。

    翠柳看过,对云舒说道,“你一向比谁都细心,我也是白操心。”她虽然这么说,可是从这一天开始,每天都过来陪着云舒,想来是因为宋如柏不在京城了,担心云舒这里没有人支应,或者孤单。云舒知道翠柳对自己的这份关心,欣然接受。又有因为宋如柏离开,段婶子也时常来看望云舒,能照顾一把的也照顾一把,又有其他人,云舒觉得自己在京城里依然很热闹似的。

    等过了没两天,皇帝就任命沈将军暂时接管宋如柏的职位。

    云舒知道了,知道事情没有变化,也就算了。

    至于京城里,因为沈将军本来就得到皇帝的信任,这任命似乎也没什么不对,也没有人提出什么异议。

    可是这对于老段来说却有些叫他失望。

    他似乎没有想到皇帝会把宋如柏的职位没有考虑别人,直接给了沈将军。

    这样的失落,令老段的心里不免有一些被皇帝冷淡了的感觉。

    明明他也是皇帝的心腹,当初还是功臣之首,可为什么皇帝却不肯叫他接管禁中呢?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