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6章能吃

    唐二奶奶就跟云舒说道,“军营里现在威武侯虽然也兢兢业业的,可是说实在的,两个他和威武侯两个主官,其实也没什么必要。威武侯要去北疆的话,表哥一个人也能支应得过来,比不得忠义伯掌握禁军这么重要。现在忠义伯要去北疆,禁军又要嫁给谁?还得选一个陛下信任,又对陛下忠心耿耿,又跟京城里各处都不过于往来的,那不是很难的事吗?这也太麻烦了。”

    云舒听到这里,点头说道,“这说的也是。”

    “而且是咱们女人家自己说。”唐二奶奶对云舒压低了一些声音说道,“威武侯又没有小得要挂念的孩子。他去北疆正合适。”

    忠义伯的儿子那么小,看那样子以后要跟着去北疆,孩子多吃苦?

    威武侯就没有这么烦恼。

    他的儿子们都大了,小的那个又没有生下来,当然没有这方面的顾虑。

    唐二公子本来猜着皇帝会把老段派遣去北疆。

    因为想来想去,老段都是最能挪动的。

    可是没想到宋如柏直接去请战去了。

    “就算没有宋大哥请战,大概也轮不着威武侯。”云舒对唐二奶奶笑着说道,“高家也请战了,不是咱们家,那也是高家。而不是段家。”

    “你们怎么……”唐二奶奶的脸色古怪。

    “北疆武将既受君恩,为陛下肝脑涂地也是应该的,不是吗?”云舒便坦然地说道。

    “可是既然如此,那威武侯没有请战是不是就有点不应该?他不才是最被陛下厚赐的那个吗?”

    “这其实也不算。”云舒摇头说道,“不该用这样的事来压迫勉强一个人自己的选择。”

    唐二奶奶想了想便也笑着说道,“你说的也有几分道理。这请战与否,的确不能作为勉强,也不能非要人应该如何如何。”她也不提这个了,听云舒说至少也要再在京城里停留三个月,把身体养好了再去北疆跟宋如柏会和,说明云舒自己心里也有一定之规,便格外放心。等她放了云舒出门,宋如柏也已经跟唐国公与唐三爷告辞,等在门口。看见云舒出来,他上前扶住云舒。

    云舒扶着他的手臂,对他一笑。

    唐二奶奶看着他们夫妻这般,也有一些羡慕了。

    “你们感情可真好。”

    云舒本想逗逗唐二奶奶当初拒婚唐二公子的事,不过因为是在门口,叫人看见只怕不庄重,她没有揶揄,笑着说道,“你们不也是嘛,”她也就不再说了,去了一趟国公府之后还是好好地歇着。因为她并不觉得宋如柏去北疆是不好的事,所以好吃好睡,没有哭闹着觉得天地塌陷似的,所以气色倒是在皇帝和宫中太后几次赏赐,吃着宫里赐下的各种补品,更加好了。

    她面前几家亲热往来的都过来。

    高大嫂埋怨皇帝没有叫老高去北疆,段婶子也过来了。

    “婶子刚刚说什么?”云舒揉了揉耳朵,听了段婶子的话,差点觉得自己幻听了。

    “我是说,我家那两个小子,等你去北疆会和阿柏的时候,就叫他们护着你们母子过去。好歹他们年轻力壮的,也能护着你们安全是一件事,而且还能鞍前马后地多照顾你们。”段婶子见云舒想要拒绝,便摇头说道,“我也不仅是想叫他们两个孩子送你去北疆,这一路上能照顾保护你这么简单。我是想着,等你们到了北疆,就叫阿柏再把他们编入北疆军营里,叫他们留在北疆了。”

    “婶子,大郎和二郎不是在沈将军麾下很好吗?”

    老段两个儿子都在沈将军的麾下,得沈将军的提携,又是北疆出身,日后在京城也能前程似锦。

    何必回去北疆吃苦呢?

    段婶子却咧嘴笑了起来。

    “京城当然好了,可是没点风浪怎么行?他们年纪这么小,还不到二十岁,就要在京城里过舒服的日子了?那可不行。”她对云舒说道,“还得再外头打磨,得玩儿命才行,知道怎么打仗才行。而且北疆是咱们的根,他们就是北疆出来的孩子,北疆现在情况不好,他们就应该回北疆去。至于以后,等北疆平稳了,你和阿柏不是也回来吗?到时候再把这两个小子带回来就行了。”

    “这……”云舒沉吟起来。

    “你放心,我这个当奶奶的,还有他们的娘都同意,都觉得应该叫他们回北疆。你不用担心。”段婶子对云舒说道。

    “我没担心这个。就是在想,婶子是不是得给他们准备准备。”

    “准备什么?他们就是在北疆长大的,皮糙肉厚,什么都用不着准备。叫他们陪你回北疆,他们的身手也很好。他们的爹虽然的个王八犊子,可是他们爹的身手是很好的,他们也学得差不多了。有他们在,阿柏也放心你这一路上的安全。这可是你的两个大侄子,比别人都信得过。”段婶子这么热情地介绍,就像是推销似的,云舒心里感动,便谢了段婶子,又说道,“那就叫大郎跟二郎跟咱们住得近一些,我也能照顾他们。至少平常吃饭,用不着孩子们自己开火了。”

    “那也行。你是做他们婶子的,愿意照顾他们当然好了。”段婶子直率地说道。

    云舒笑着应下了。

    她没提段家两个孩子去北疆这件事老段同不同意。

    段婶子也没说。

    不过想来段家两个孩子都住在人家高大人的家里了,老段应该也不知道这事儿。

    倒是因为他们夫妻受到皇帝的认命,宋如柏是几日内就要离开京城赶紧去北疆的,这府里人来人往,除了亲热往来的人,云舒担心劳累,也不见别人。

    所以,听说有几个宋如柏的兄弟过来,云舒也没见。

    倒是听说老段又来了一次,把宋如柏拦在家门口说了什么。

    云舒觉得老段这就像是专门拦人似的,每次都把宋如柏拦在家门口。

    “他又跟你说什么了?难道是舍不得自己的儿子们,叫你高抬贵手,别叫大郎跟二郎去北疆?”云舒见宋如柏回来,便靠着床笑问道。

    “什么儿子们?”宋如柏换了衣裳走过来,一边见外面满满地堆着很多的箱笼,便对云舒问道,“今天谁过来了?”

    “是婶子过来了。”云舒换了个舒服点的位置对宋如柏说道,“说是想把大郎二郎再送回北疆去。到时候跟着我的车队走。”外面的箱笼都不是给宋如柏要带去的。因为宋如柏急着要走,云舒只把一些紧要的一路上最需要的东西给宋如柏整理了一个大包裹,能叫他可以轻车出行,一路上没有负担。至于大包小裹的,她预备慢慢地整理收拾,到时候跟着自己的车队慢悠悠地去北疆,见宋如柏露出一些疑惑的样子,她惊讶地问道,“难道老段过来不是因为大郎二郎去北疆的事?”

    “他没说他儿子的事。大概不知道,不关心吧。”宋如柏坐在云舒的身边问道,“是段家老婶子说的?”

    “是啊。而且听说两个孩子已经准备跟沈将军提这事儿了。我以为是老段舍不得孩子,叫你在沈将军面前求情不要叫孩子们过去。”

    “那你是想多了。他说的可不是这件事。”宋如柏挑眉说道。

    “那是什么事?”云舒好奇地问道,“又纳妾了?”

    “他现在顾不上纳妾了。”宋如柏说道,“他想要我帮他在陛下面前提一提,想接替我接手宫中大统领的差事。”

    云舒没想到老段跟宋如柏说的是这个。

    “说起来,之前二奶奶还跟我说老段跟二公子在军营里都是做主官的,两头大就或有或无了。想必看见了你的职位空缺出来,他心里也想离开军营,去禁中吧。”云舒倒是明白老段的想法了。跟唐二公子竞争,这太郁闷了,还不如趁着宋如柏离开京城,取了宋如柏的位置。只是皇帝已经决定把这位置在宋如柏不在京城的时候先给沈将军管着,虽然没有还明确地下旨,却应该差不多定了。

    云舒便问宋如柏,“那你跟老段说清楚了吗?陛下要把你的差事交给沈将军?”

    “我说了。他不信,觉得我是在敷衍他。”宋如柏皱眉说道,“以为我怕他抢了位置。”

    “所以,没问他儿子的事,是吗?”云舒问道。

    “所以才说他现在顾不得他儿子们。”宋如柏思考了一会说道,“大郎二郎是北疆年轻人里出类拔萃的,愿意护送你来北疆,这挺好。咱们答应了吧。”

    “我看婶子那么郑重,也说会告诉你了。”云舒把老段的事没放在心上。

    她既然知道老段不是为自己的儿子们说话,也就不提他了,倒是对宋如柏笑着说道,“我跟婶子说了,到时候叫两个孩子住得离咱们家近一点,也方便照顾他们。”

    “那是当然的。虽然老段跟我不是兄弟,可是这两个孩子还是我看着长大的。”宋如柏突然静了静才对云舒说道,“不过既然你要照顾他们,就得多带几箱火锅底料。这可也是两个能吃的,能吃到叫你怀疑人生。”

    云舒大笑。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