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5章 请战

    皇帝很久没有言语。

    他的确只把宋如柏当做最适合的人选。

    如果宋如柏不是妻子还有身孕,儿子又小,他都用不着纠结,直接就把宋如柏给派遣去北疆去了。

    可正是因为宋如柏现在的情况,他一家都在请战,皇帝的心里才格外复杂。

    “老宋是朕最信任的人。北疆那个地方,朕派能力不行的去,那是送菜。可是能力行的,朕也不怕跟你说实话。”皇帝便对云舒说道,“这能力够用的,现在在京城里朕都另有任用。如果不是迫不得已,朕的确不想把大哥派遣过去。老宋的的确确是最适合的人选。可是朕怎么说得出口呢?你这月份,如果万里迢迢去北疆,那能受得了吗?”云舒还有身孕呢,怎么过去啊?

    云舒却笑着说道,“可以叫宋大哥先过去。等我过了三四个月,已经能坐车去了,到时候再去。”

    “那不是很辛苦吗?要不然,你们母子留在京城,朕好好照顾你们。老宋那里,朕保证他两三年就回来,什么都不耽误。”

    “我在京城,宋大哥只怕还牵挂我们母子。而且去北疆,也能叫我开拓见识。陛下,宋大哥跟我说了很多北疆的风景,北疆的民俗,我一直都很好奇,北疆是不是有他说的那样。”云舒不愿意叫皇帝觉得对不起她似的,只不过是一次派遣,皇帝也是把他们当做自己要维护的人,所以才这么多的想法。不然,军令如山,谁管你家里有没有怀孕的妻子年幼的孩子呢?正是因为皇帝这份情意,云舒才更觉得感动。

    可正是因为皇帝这份情意,他们夫妻才应该全力回报。

    一家人其实只要在一起,有什么困难的。

    “不过北疆既然冷得很,陛下多赏赐我们一些好皮毛吧。”云舒不愿皇帝愧疚,便不客气地说道。

    她这样不客气,皇帝却笑了起来。

    “朕知道了。朕会把去年进贡到宫里的所有最好的皮毛料子都赏给你,还有人参之类的,都赏给你们。”他沉吟片刻,这才对云舒说道,“老宋现在的差事,朕给老宋留着,叫大哥监管。等老宋从北疆回来,他还是禁卫统领。”本来,宋如柏既然去北疆领兵,那宫中禁卫大统领这个最叫人眼热的职位就空出来的,应该叫别人拿去。可如果宋如柏从北疆回来,难道还能把人家再从位置上给踢下去?

    那只怕是会惹来众怒的。

    宋如柏如果要离开京城,云舒都以为他从此要跟禁卫大统领的职位无缘了。

    没想到皇帝叫沈将军监管。

    沈将军手里那么多的差事,等宋如柏回来,这职位直接就能还给宋如柏。

    云舒为皇帝竟然能想到他们夫妻回到京城的时候的位置感动。

    既然皇帝都已经连他们夫妻日后都安排好了,她更加安心了下来。

    所以,她见皇帝已经下定决心准备派遣宋如柏回北疆,便想着回家慢慢地也张罗着。

    虽然宋如柏先过去,她等这个孩子安稳一些才跟过去,可是宋如柏怎么也得多预备一些临行前的准备,当然也要忙碌。

    云舒在心里算着宋如柏要去北疆带走什么,还要有什么需要的,皇帝忙着将这份认命公布朝中上下,这京城里当然是一片哗然,没有想到皇帝会将自己最信任的人之一的宋如柏给送到北疆去。毕竟,宋如柏是最早跟随皇帝的人,在皇帝还是八皇子的时候,在皇帝被先帝流放到北疆的时候,宋如柏就已经忠心耿耿地跟随,无论是资历还是能力,甚至现在宋如柏掌握的宫中的禁卫,宋如柏都是不能或缺的一个。

    可见皇帝对北疆真的是决心要好好整顿了。

    只是宋如柏既然要离开京城,那就涉及到了很多的事。

    不仅是女眷们在意的妻子儿女的事,还有他手里的禁卫。

    皇帝还没有提会将禁卫交给谁,京城又是一阵阵的蠢蠢欲动。

    老太太知道这件事,忙叫人把云舒叫过去,直接问她,“忠义伯去北疆这件事,你知道不知道?”

    怎么都问她这句话呢?

    云舒见老太太十分关心,这应该是第一时间就把自己叫进国公府来问,便点头说道,“我知道。前两天进了宫,陛下也问了我这件事。老太太,我不仅知道,而且我是赞同宋大哥去北疆的。”她十分坦然,老太太听了,便叹了一声对云舒说道,“早些年,我就知道你是个实心眼的孩子。我对你好,你就真心处处为我。陛下对你们夫妻这样的隆恩,你怎么可能会不想报答。只是北疆路途遥远,你又是有身孕,孩子也小,这一路可怎么办。”

    她都没问云舒会不会留在京城。

    看着云舒长大,老太太就知道,云舒是一定会去北疆的。

    见老太太十分疲惫担心,云舒不由红了眼眶,急忙走到老太太的面前蹲在她的面前,仰头看着她说道,“是我叫老太太担心了,都是我任性。可是老太太,我不过是丫鬟出身,能走到如今,都是因为陛下的庇护还有扶持。因为有陛下的态度,我在京城里才能过得这么安稳。不仅这样,而且我也知道宋大哥的心。他,”宋如柏总说自己是个自私并且善于伪装的人,可是云舒知道不是这样。

    宋如柏心里是有着热血的。

    比任何人都滚烫的热血。

    或许在平时能连自己都骗过去,可是遇到了这样重要的时候,他就再也瞒不住自己的满腔热血。

    都说夫唱妇随。

    宋如柏既然有这样的心意,云舒愿意跟随他一起。

    她嫁给他,是嫁给他的全部,不仅仅是嫁给他的荣耀还有安逸,也要嫁给他现在的时候的这一切。

    只是云舒唯一感到难过的是,她叫老太太担心了。

    “你是个倔强的,忠义伯也是个倔强的。”老太太拍了云舒两下,却没有用力,见云舒对自己笑了,便抚摸着她的肩膀说道,“既然你要去,那也好。万里迢迢跟随他,他只要是个有良心的人,那这一辈子都不会忘记你为他做出的牺牲。”她没再说什么,却对云舒说道,“你去了北疆,也用不着过于忙碌,招待那些北疆的人。最重要的得顾好你自己和孩子们,这才是最重要的,知道了吗?”

    “知道了。”云舒笑着说道,“只是没想到我也要去北疆了。到时候没准还能见到二夫人吧。”

    “你别见她。”老太太当机立断地说道,“老二还在北疆。知道你跟国公府有这样的渊源,老二一定会闹事。”

    “那我……”云舒试探地问道。

    “叫国公爷过来。”老太太想到唐二爷还在北疆,唯恐唐二爷臭不要脸给云舒找麻烦,便叫唐国公过来说道,“你给小云一个凭证。如果老二敢去找小云的麻烦,仗着自己是国公府出身为难小云,小云出身国公府不好驳斥他,那就你的凭证来收拾他。”唐国公只要写一封书信给云舒拿着,那唐二爷到时候敢来找云舒的麻烦,云舒就把这书信给唐国公府留在北疆看守唐二爷的唐家下人,到时候叫唐家下人出手收拾唐二爷。

    唐国公其实不是管闲事的人。

    不过宋如柏跟云舒在皇帝的面前没掉链子,主动请战,唐国公难得对云舒露出几分温和。

    他真的给云舒写了一封收拾唐二爷的书信,还把自己的一个对牌给了云舒。

    “这是唐家在北疆的商户,如果有什么需要,你就拿这对牌去寻北疆商户总管。”唐国公把商户总管的地址给了云舒。

    这已经是唐国公府对云舒最大的支持。

    云舒忙拿了这两样,又跟唐国公道谢。

    唐国公淡淡地说道,“你今日叫我刮目相看。”

    云舒受宠若惊。

    每次唐国公对人都很冷酷严厉,云舒能得到唐国公的夸奖,她觉得自己像是在做梦一样。

    她便跟唐国公福了福。

    唐国公见老太太没有吩咐,便转身离开,去前院跟宋如柏继续商量北疆的一些事了。

    云舒留在后宅陪着老太太。

    因为老太太觉得云舒这肯定会辛苦,又心疼得唉声叹气,又觉得为云舒感到骄傲,心情当然是万分复杂。

    云舒便哄着老太太,给她说了几个笑话,叫老太太难得露出了笑容。

    “你真的不觉得辛苦吗?”唐二奶奶没想到去北疆的竟然是云舒,因为嫁的是唐二公子,唐二公子就是在军营里做事的,她当然比一般的女眷了解情况,等云舒从老太太处告辞,她便请云舒过来皱眉说道,“我本来以为陛下会叫威武侯回去,怎么反倒是忠义伯和你?女子有孕就颠簸,这能行吗?”云舒这一胎来得不太巧,不过云舒想到现代女性也都是怀着身孕工作的。

    她自己就是习惯了这样女性顶起半边天的,有条件的时候就养着,需要奔波的时候,其实也没怎么觉得天要塌下来。

    不过听到唐二奶奶本以为去北疆的是老段,她好奇地问道,“这话从何说起?”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