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4章支持

    宋如柏看着云舒愣了一下。

    “你的意思,不会舍不得我去北疆?”

    “怎么会舍不得。去了北疆就意味着刀光血影的。可是如果陛下觉得你是合适的人选的话,我不会哭闹着叫你提理由不要去。咱们听陛下的吧。”云舒对宋如柏说道,“咱们也用不着活动什么。这也没什么好活动的。娇妻弱子……咱们用不着拿这种事卖惨。保哥儿是你的儿子,你能在北疆生活,他也能。我是你的妻子,当然我也能。”她觉得这么说完以后,宋如柏的眼角泛起了一丝晶莹,可是她却觉得自己的心里更踏实轻松。

    没有一个女子会舍得叫丈夫上沙场。

    可如果这是朝廷的需要,是觉得宋如柏是最合适的那一个人,云舒不会拒绝,也不会哭闹。

    大不了她带着儿子跟宋如柏一起去。

    “其实也未必不好。我早就想看看,你生活了那么多年的北疆是什么样子。”云舒笑着说道。

    “可是咱们儿子还小。你也还有身孕。北疆那么冷,我怎么舍得。”宋如柏看着云舒轻声说道。

    “冷的话,就穿得多多的,把屋子烧得暖暖的。”云舒干脆地说道,“而且虽然那头冷,可是我和孩子都是在屋子里生活,没有你们这些在军营里的男人那么艰苦。”她笑着逗宋如柏说道。“到时候咱们多带火锅底料去,天天涮锅子,天天冒汗。”她完全没有什么负担,宋如柏便笑着点了头对她说道,“那咱们就什么都不活动。一切都听陛下定夺。”他虽然这么说,云舒却对宋如柏问道,“刚刚都是我的心思。那你呢?你想回北疆去吗?”

    宋如柏握住云舒的手很久都没有说话。

    “早些年在北疆的时候,我过得苦,不是不后悔跟着陛下来了北疆。从北疆回京城以后,我也跟自己一万遍地说,再也不回北疆那鬼地方。”宋如柏垂着头,一只手轻轻摩挲云舒的手背缓缓地说道,“可是当我知道北疆不稳,兵败,百姓过的艰难,可能同僚也有战死,我的心里无法平静。小云,我不瞒着你,如果没有成亲,或许我会主动对陛下请战去北疆。我曾经那么痛恨那个艰苦的地方,可是我在那里生活,付出了很多的鲜血,那里是我无法割舍的地方。”

    他以为自己是最自私的一个人。

    曾经跟随皇帝在北疆,也只不过是为了押注皇帝,也是因为自己身上贴上皇帝的标签,没有其他的路可走的无奈。

    他以为自己会远离北疆,在京城里过功成名就的好生活。

    娇妻弱子,他得到了一个男人期盼的一切,北疆那种地方,本来就不是他喜欢的地方。

    他是这么以为的。

    可是当听到北疆的事,他才发现,对于北疆,他的血依旧是热的。

    他没有自己想的那么自私还有无情。

    “就算你成亲了,你如果要请战的话,我也很高兴。”

    “可是那样的话,对你太不公平了。”宋如柏摇头说道。

    云舒想过什么生活,他当初承诺过云舒什么,他都记得。

    北疆却肯定不是云舒会喜欢的地方。

    “这有什么不公平。你愿意去北疆,是因为你热血尤未冷,这是好事。而且谁说在北疆不能过小地主的生活了?我到时候就住一个大院子,天天种菜,天天涮火锅,烤肉吃,那日子跟在京城,咱们现在的生活有什么不一样啊?”云舒知道宋如柏心里是有些顾念北疆,那里不仅有熟悉的生活,熟悉的百姓同僚,还有他的一些兄弟在。她这样支持宋如柏,是宋如柏觉得十分过意不去的地方。不过既然云舒是这样的话,他想来想去,还是把自己跟云舒的意思跟皇帝透露了一下。

    皇帝听了,顾不得云舒刚刚有身孕,把云舒给叫进来问道,“你傻啊?”

    云舒进了皇帝的宫里,迎面却来了这么一句,顿时真的有点傻了。

    “陛下的意思是?我怎么不明白。”

    皇帝看见她这两天在家里已经吃胖了一点,十分无语,叫云舒先坐了别累着,又在她的面前走了两圈才问道,“老宋跟朕请战这件事,你知道吗?”

    “知道啊?”云舒一头雾水地说道,“这样的大事,他当然会叫我知道。”

    “听老宋说,你还顾虑他这么做?”皇帝便冷笑着问道。

    云舒还是有些疑惑地点头问道,“陛下,这样有什么不对吗?”

    “你……你儿子才一岁大,你还又有身孕了,老宋去了北疆,你们娘儿几个想这么在京城里生活?夫妻分离啊?”皇帝恨铁不成钢地看着云舒,云舒却觉得皇帝现在是真心为自己在担心,便笑着安慰皇帝说道,“陛下不用担心。我已经跟宋大哥说好了,他如果去北疆,那我和保哥儿也一起去。虽然天冷,可是多穿就行了。”到时候拿各种皮毛裹起来,而且是坐温暖的车子去,问题就不会很大。

    更何况保哥儿长了一岁,大概因为吃的好喝的好,已经不像是刚刚生下来的时候那样需要小心翼翼地护着了。

    他开始慢慢地长大。

    云舒觉得自己不想把保哥儿养成一个金贵的,吹不得风的公子哥儿。

    不是有一句话叫粗养儿吗?

    儿子养得粗糙一些,女儿养得精细一些。

    她虽然不会放养儿子,不过如果能慢慢地,小心地放开一点对儿子的娇养,保证在保哥儿的健康之内就行了。

    “可是你儿子那么小,怎么去北疆啊?!”皇帝还是问道。

    云舒无奈地对皇帝说道,“保哥儿小小年纪去北疆,我的确很心疼。可是陛下,当年,太子殿下是不是也在北疆长大?”

    皇帝突然没声了。

    云舒便笑了。

    “太子殿下那么金尊玉贵的身份,都能在北疆一直长大,保哥儿为什么不行呢?我心疼孩子,可是陛下,如果宋大哥要回北疆,那保哥儿当然要跟着他爹。”她这番话叫皇帝坐在她的对面,见宋如柏也坐在一旁仿佛对云舒马首是瞻的样子,皇帝才无奈地对云舒说道,“朕是说不过你。不管什么时候,你都是那么有道理。”他的京哥儿的确是在北疆长大,可是那时候他多心疼他儿子,多心疼他表姐啊?

    正是因为太知道心疼妻儿的干瘦,所以,当知道云舒也愿意跟宋如柏回北疆,皇帝才会感同身受,叫云舒进宫想骂骂她。

    骂骂云舒这个傻子。

    就像是在骂当初那个跟着自己吃了苦,却在他得到一切以后转身走了的女人。

    皇帝的大手搓了搓自己的脸。

    “只要陛下需要咱们,咱们就愿意去做任何事。”云舒对皇帝说道,“我们夫妻得到陛下的太多了。”

    “这都是你们夫妻俩应得的。”皇帝放下大手,目光复杂地看了云舒的肚子片刻,这才拿了一旁的水喝了两口对她说道,“老宋跟朕说这件事,朕的心里复杂得厉害。其实当初朕本想叫大哥去北疆。”他提的大哥当然就是沈将军了,云舒沉吟了片刻,见宋如柏并没有拦着自己的态度,便对皇帝说道,“沈将军是陛下最信任的人,虽然陛下已经登基很久,可是如今这京城里没有沈将军守卫陛下与太子,那叫人觉得心里不踏实。”

    “要不然选谁?”皇帝抱怨地对云舒说道,“老高那傻子也跟朕说愿意去北疆。可是他儿子比保哥儿还小呢!还有个半大不小了的闺女。”

    正是因为能选择的人太少,北疆又的确很重要,皇帝才会想叫沈将军过去两年。

    可现在沈家的人里,只有沈将军一人留在京城,手里管着京城所有的将士守护皇帝,守护太子。

    他是对皇帝最忠心,也是最能令京城里的将士们信服的,轻易不能擅动。

    皇帝也是实在没有办法了。

    “高大哥也说要去北疆吗?”云舒笑着问道,“原来咱们还有竞争对手。”

    “你还觉得这是一件很值得你高兴的事吗?”皇帝见云舒这么心宽,横眉立目了一下,却也笑了。

    不过他似乎觉得笑了会叫云舒自鸣得意,所以很快收了笑想要做出严肃的样子。

    云舒却已经把他当成纸老虎了。

    “高大哥虽然请战了,不过他家里的孩子更小。实在不行就叫宋大哥去吧。”云舒对皇帝说道,“高大哥家里不方便,沈将军太重要,还是守护陛下与太子这件事更重要。至于别人……”皇帝没提老段,想必老段没跟皇帝请求回北疆去。不过这是别人的选择,云舒也不会道德绑架,觉得老段必须应该请战。所谓的请战是自己的选择,云舒倒是没有鄙夷老段不愿意回北疆的想法,所以含糊地对皇帝说道,“那么多人,陛下只怕都挑花眼了。想来想去,还是我家宋大哥更合陛下的心意是吗?”

    皇帝既然叫她进宫骂她,大概就是因为宋如柏是最适合的人选,皇帝才会为云舒担心。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