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3章再孕

    “我没事。”云舒便虚弱地说道。

    只是她并不像是没事的样子。

    宋如柏顾不得在这里还有很多人,把云舒抱起来。

    “去里屋吧。”陈白家的便引着宋如柏把云舒放在了休息的屋子里,看见云舒虚弱地靠在床边,宋如柏已经打发人去请大夫过来,陈白家的不由十分歉意地说道,“都是咱们家的事连累小云了。”如果不是为了忙着碧柳的事,云舒也不会累到这样的程度。云舒已经叫翠柳喂了两口水,好受了一些,听到这便对陈白家的笑着说道,“这也不是因为婶子的原因。可能是我最近休息不好。”

    她身体看起来不好,陈白家的便更加自责。

    宋如柏走过来,坐在云舒的身边,拿了翠柳递过来的帕子给云舒擦拭额头。

    才一会的功夫,大夫就被宋如柏派去的下人给请过来了。

    给云舒诊了脉,这大夫看起来不那么紧张了。

    当被急三火四地请过来的时候,还以为是什么天塌下来的大事。

    “我夫人她……”宋如柏忍不住开口问道。

    “这位老爷不必惊慌。这位夫人的是喜脉。”

    大夫笑着说道。

    喜脉?

    云舒下意识地张嘴问道,“是喜脉?”她这是又有身孕了?

    这话叫宋如柏都愣住了。

    倒是陈白家的听了,哪怕还因为碧柳的过世心里难受,可是却也忍不住露出了欣喜的笑容说道,“这真是好事!”她急忙打点这位大夫,又关心云舒,叫人给云舒炖燕窝去,看着她这样紧张高兴的样子,云舒怪不好意思的,也有些后怕。她之前并没有感觉身体有什么特别的反应,甚至信期也没有改变,所以也不知道自己是再一次有身孕了。不过有身孕又不是第一次,她也没有紧张,倒是陈白家的兴冲冲地回来,对云舒说道,”如果再生一个大胖小子就好了。“

    “娘,小云都生了保哥儿了。”

    “谁还嫌儿子多吗?多子多福。”陈白家的便嗔怪地对翠柳说道。

    翠柳不以为然。

    她觉得其实云舒生一个女儿,那不就儿女双全了吗?

    云舒倒是没想到这么多,反而见宋如柏一脸放心,似乎知道自己没有什么大毛病放心了,便笑着对宋如柏说道,“看把你给吓的。”

    “能不叫我担心吗?”宋如柏扶起了云舒就跟陈家人告辞,小心地护送云舒回了忠义伯府。

    因为云舒又有了身孕,好歹是一件喜事,自然也要叫亲近的人家知道。

    宋如柏为了想要确定一下只是云舒有了身孕,而不是云舒有其他的问题,回了伯爵府以后又请了一位宫中的老太医给云舒看过,知道云舒的确没有别的问题,宋如柏这才放心。不过既然请了太医,宫里当然就知道了信,皇帝和太子有赏赐下来,云舒又谢了恩,又叫人去唐国公府给老太太禀告,忙碌了好大一圈,云舒才歇下了。她因为已经有过身孕,所以不会觉得紧张,宋如柏却紧张问这问那说道,“有没有觉得头晕?还是歇着吧。”

    他这么紧张,云舒都想嘲笑他了。

    不过她月份还短,又的确在陈家忙了两天。为了稳妥,她就好好地留在家里歇着。

    歇了大概十几天的功夫,琥珀正巧这一天上门拜访。

    见到云舒悠闲地在家里,琥珀过来看保哥儿抱着云舒的手臂睡着,便伸手抚摸保哥儿的脸颊。

    保哥儿跟谁都亲热,感觉到被摸了两下,惊醒过来,看到是琥珀,小小打了一个哈欠,爬到琥珀的怀里睡了。

    琥珀一边抱着保哥儿,一边问她说道,“有没有想吃什么,想喝什么?”

    “还是和以前一样。”听说什么酸儿辣女的,云舒听琥珀这么问,想了一会说道,“我什么都不挑。”

    “怪不得胖了。”琥珀对云舒说道,“我之前去给老太太请安,老太太跟我说你又有身孕了,叫我过来看看你,等下一次我再去国公府,就把你现在什么样跟老太太说说。”她抱着保哥儿很小心的样子,云舒知道琥珀一直都是面冷心热的人,厚着脸皮看着琥珀照顾保哥儿,自己短暂地当甩手掌柜,等问了问老太太最近好不好,云舒又问了一些外面的事,琥珀倒是想到一件事对云舒说道,“别处也就罢了。只是听说最近陛下正有些生气。”

    “陛下为什么生气?”

    “听说北疆那头吃了两次败仗。”琥珀对北疆并不十分熟悉,知道北疆的一些事还是嫁给王偏将之后。

    不过她出身唐国公府,是老太太教养长大,当初在国公府里因皇帝当初被流放北疆,也知道一些那头的形势,见云舒愣了一下,摇头说道,“那头的军营里大概有些不稳当。倒不是有人生了变故,而是因为连续吃了两次败仗,信心被打击了。”皇帝当初带了不少北疆武将来京城,这些功臣都留在了京城,虽然这两年皇帝也往北疆补充了一些人,可是却并不是日积月累在北疆生活过的,难免对北疆的战事不太熟悉。

    云舒听了,便对琥珀急忙问道,“可是之前不是送回去一批北疆武将了吗?”

    她现在想想,皇帝将一些北疆武将遣回北疆,大概不仅仅是因为这些武将令他恼火。

    大概还有皇帝也觉得新到北疆任上的武将不熟悉北疆军情与物土人情,所以才会把一些熟悉北疆的人送回北疆稳定北疆的情况。

    可是没想到送回去了一些,还是情况不太好。

    “那一批北疆武将……职位不够高。”琥珀对云舒说道。

    皇帝送回去的大多都是中层的武将,可是能够总览全局的却没有一个。

    云舒听了便叹了一口气说道,“虽然胜败乃兵家常事,不过陛下既然对这件事动怒,那只怕这两个败仗不是一般的败仗。我不仅担心北疆的军营,还担心北疆的那些百姓会不会因为这两次败仗生出波折,影响生活。”她性子本来就柔和,当然听到这些事想到的更多的那些生活在北疆的平民的安稳,琥珀便对她说道,“听说陛下最近有意将身边能信任的北疆武将挑出一个能压住北疆军营的人派去北疆稳定形势。”

    能镇得住北疆军营的人。

    云舒皱眉说道,“那得在北疆军营里一向都有威望,自己也有能力武力,这才能压得住啊。”

    可是京城里这样的人选又有几个呢?

    她跟琥珀不过是随口说了一句,不过既然是涉及到了皇帝,云舒当然得问问宋如柏。

    宋如柏从宫里回来,云舒便也问了问他。

    宋如柏皱眉说道,“我最近看着陛下是有这样的意思。”他见云舒十分关心,虽然有点担心她思虑太多,不过却也没瞒着她,对她说道,“陛下震怒,不仅是因为北疆吃了两次败仗,而且还是因为北疆那头没有护住百姓。听说有一个村庄被烧了,好歹百姓机灵,提前都跑到北疆的城里来,可是屋舍却都被烧了。这天寒地冻的。”他见云舒担忧,便对她无奈地说道,“北疆这个时候还在下雪,滴水成冰,屋舍没了,那些村子里的人只带了一些简单的东西,吃的喝的还有铺盖,这都是很大的一桩麻烦事。”

    “怎么会这次这么叫人担心?”云舒不由问道。

    “还是从前北疆的人跟着陛下走得太多,新调遣过来的也不能立刻了解对面的情况。”宋如柏对云舒说道,“陛下只怕会命人再回去总览全局,这话不假。这一去应该是两三年的光景。要把北疆给稳定了,再叫新来的武将们都熟悉北疆的战事。”他既然也这么说,云舒想了想曲便对他问道,“我听琥珀姐姐的意思是得派去一个威望还有武力都镇得住新人旧人,还得了解北疆的情况的。这样的人,你觉得会是谁?”

    “沈将军是一个,老段也有些威望,还有老高……跟我。”宋如柏算了算对云舒说道,“最近京城里人心惶惶,都在猜谁会回去,有几个兄弟也格外担心。不过我自己想了想,只怕还是咱们四个里头挑一个,跟别人没关系。”云舒听了宋如柏的意思,知道皇帝大概是真的会派人去北疆,倒是没有再说什么,只是缓缓地说道,“老高的儿子还小,而且他家的欢欢没两年就能定亲了。虽然都说只去个两三年就回来,不过谁能说得准那头的情况呢?如果真的拖延了两年,那欢欢的婚事……我瞧着高家嫂子的意思,倒是想给她在京城里挑一个安稳的人家。”

    她瞧着高大嫂的样子,不像是愿意把欢欢留在北疆成亲的样子。

    “我的儿子也还小。你又有了身孕,陛下想必也会考虑这件事。”

    宋如柏便对云舒说道,“你放心,我……”

    “食君之禄,担君之忧。你既然得陛下提携,如今功成名就,那如果陛下需要你去稳定北疆,我也不会拦着你。”云舒却摇着头对宋如柏笑着说道,“我没有不放心的。如果你去北疆,那也没关系。”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