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2章怎么了

    这又不是天上的鸟生了翅膀能飞的。

    云舒这么疑惑,翠柳对云舒说道,“还用得着出去?就是跟王家看管她的一个下人的。听人说瞧着浓眉大眼的,面相比王秀才好些,碧柳会动心也不奇怪。”不过到底这种事更丢脸,翠柳捂着脸好一会才对云舒说道,“王秀才这都多久没跟她在一起了,她突然肚子大了起来,王秀才能不知道自己给她给做了什么吗?那下人早就跑了,王秀才跟碧柳闹起来,一时争执,所以才……”

    “那下人还跑了?怎么这么无情无义?”云舒皱眉说道。

    既然跟碧柳有了肌肤之亲,那做男人的是不是应该有点承担。

    也不能把女人丢在那里自己跑了啊。

    翠柳摊手说道,“也是个没良心的。不过碧柳是死在王家,我可不相信王秀才敢叫人知道那孩子不是他的。他以后还得做人呢。娘心里的确伤心,可是也是要先声夺人,别叫王家找咱们算账。现在大哭大闹,王家就投鼠忌器,不敢跟咱们大肆吵嚷,免得露出他们家的不好的事来。”翠柳有些疲倦地说道,“她一辈子都做这种不聪明的事,到底都是个糊涂蛋,还连累了孩子。”

    云舒觉得翠柳说的没有毛病。

    又不是不能改嫁。

    如果跟王秀才真的过不下去了,那既然有胆子私通,为什么没胆子闹离婚,改嫁呢?

    离开王秀才又有什么难的。

    就算娘家对她已经没有多少疼爱,可好歹娘还是亲娘,靠着陈白家的,翠柳想再嫁一个男人也不难。

    到时候好好挑选一个老实憨厚,会爱护妻子的男人,过平常的小日子,这有什么不行的。

    就像是现在,私通的那个也不是什么有良心的,不是又被伤害了吗。

    云舒没想到碧柳是因为这种事过世,很久之后才对翠柳问道,“那陈叔跟陈平哥是什么意思?”

    “爹的意思是,虽然碧柳做的不对,可是王家一家子吃软饭,吃着咱们陈家的饭还把陈家的女儿给害死了,这肯定不行。碧柳既然过世了,那爹要讨还当初她嫁过去的时候的那些嫁妆。”

    “嫁妆?不是早就卖了吗?”云舒记得碧柳把嫁妆田都给卖了。

    “就算是卖了,那也进的是王家的腰包,这总没错吧?”翠柳噼里啪啦给云舒算账说道,“还有碧柳陪嫁过去的压箱底的银子,还有好些瓷器布料。哼!这些年他们吃的用的咱们就当打发了要饭花子了,可是当初碧柳的嫁妆却不能便宜了他们。就算是被卖了,那就拿银子补偿。没有便宜了王家的理由。”她冷笑了两声对云舒说道,“碧柳死了,爹的意思是她的确咎由自取,死了也是自己作死。可是爹也很讨厌王家这几年在他的面前的做派,当然也不能放了王家好过。”

    云舒摸了摸自己的嘴角。

    陈白的态度看起来似乎对碧柳死了也就死了的意思。

    想必陈白的真的对碧柳不怎么待见。

    不过再不待见,最后报复一下王家,陈白也是很顺手的。

    “王家有银子吗?”云舒问了一个现实的问题。

    “他不肯给银子的话,咱们就去请讼师高他。”翠柳飞快地说道,“他这几年吃的用的都是咱们家的,也不是没有人知道。凭什么叫爹娘辛苦做事的血汗钱最后成了他们的囊中之物。”陈白夫妻在国公府这么辛苦给儿女们积攒的嫁妆,不能便宜了狼心狗肺的王家。云舒安静地听着,点头说道,“这事儿只要陈叔要这么做,那咱们都没有反对的。”她也不反对陈白跟王家讨还当初陈家的嫁妆。

    翠柳犹豫了一会,才对云舒轻轻地说道,“其实她这么死了,我心里轻松多了。”

    云舒无语地看着她。

    “是真的。我是真的伤心不起来。她做了那么多伤人的事,现在一了百了,我不再埋怨她,讨厌她,可是也不心疼她。”碧柳苦笑着对云舒说道,“她影响的不仅是我和哥哥。只祸害我们俩也就算了。可是你也知道,她只要活着,娘就一直心里惦记她,为了她跟爹起冲突,爹每每对娘失望,都是因为她的原因。我一直都担心,如果娘心疼她,念叨她,以后怕是还会闹出更多的事,跟爹的感情真的全完了。”

    云舒握了握翠柳的指尖儿。

    她也知道陈白家的偏心偏到月亮上去了。

    陈白几次对妻子不满,甚至发怒要成了怨侣的原因,也都是因为碧柳。

    如果碧柳还好生生地活着,以后陈白家的觉得家里和平了,又会旧事重提,到时候没完没了。

    她不好说出这些话,只能握着翠柳的手指表达自己的心意。

    “现在娘能安安心心地过日子了。”翠柳便说道。

    云舒轻轻地点了点头。

    “对了,什么时候发丧呢?”云舒见陈家已经开始张罗丧事了,关心地问道,“我回来两天帮忙吧。”

    “那怎么行,你还得带保哥儿呢。”

    “我叫丫鬟婆子看他两天就是。”保哥儿现在也已经大了一点,不过云舒犹豫了一下,还是对正侧坐在她身边的宋如柏说道,“你回家去看着咱们儿子。”

    “你一个人行吗?”宋如柏问道。

    “这有什么。”

    “要不,就把保哥儿送到我母亲那两天吧。”赵雨坐在一旁听见了便说道,“母亲那么喜欢保哥儿,能养他两天一定很高兴。”他提到了赵夫人,云舒一愣,又问道,“不会麻烦夫人吗?”

    “母亲之前总是念着保哥儿的。”赵雨既然这么说,那肯定赵夫人那是没问题的,不然他不敢替嫡母做主,云舒想来想去,还是决定把儿子送到赵家两天。

    她的心里安稳了,宋如柏也能陪在这里照顾她,忙着张罗起了碧柳的丧事。

    碧柳也还没到三十岁就没了,也算是年轻故去,最近来陈家吊唁的人不少,都是国公府的一些管事还有陈白父子在外面交过的一些朋友商户。唐国公知道陈白死了长女,便给陈白放了假叫他可以在家里张罗长女的丧事。倒是为了陈平,唐二公子跟唐二奶奶还亲自过来了一趟。因这是主子,陈白家的虽然这几天嚎啕大哭,哭得眼睛都肿了,可还是急忙亲自把唐二公子夫妻给迎进了门,唐二公子便对陈白家的说道,“用不着这样大张旗鼓的。我是过来瞧瞧陈平。”陈平一直跟着他,唐二公子对陈平不是对待一般小厮下人的态度。

    他很看重陈平。

    唐二奶奶见云舒跟翠柳也在,便跟她们坐在一起,又问道,“你们还好吧?”

    “也还好。就是累了点。”云舒这两天帮着招待女客有些累,腰都有些酸疼了。

    好容易现在能歇着了,她也不把唐二奶奶当外人,歪在了椅子里,轻轻地揉着自己的腰眼。

    “你们也节哀吧。”唐二奶奶说着言不由衷的话。

    她过来的时候唐二公子都跟她说了碧柳跟陈平翠柳之间的恩怨,见这时候翠柳跟云舒都没有过于悲痛,就知道她们跟碧柳之间的怎么回事了。

    不过这样节哀的话,她当然还是要说一句的。

    她也只字不提碧柳的婆家。

    按说碧柳都已经出嫁了,丧事却是在娘家办的,这很奇怪。

    可是唐二奶奶问都不问。

    有什么好问的。

    唐二公子都跟她说过,是那婆家不做人。

    云舒垂头喝了几口热水,觉得好受多了,见外头的女客少了很多,都回去了,这才对唐二奶奶说道,“昨天人才多,陈叔的好些朋友都过来,咱们脚都没沾地似的忙。”她大概养尊处优了一段时间,突然这么累,就像是累了筋骨似的,浑身都觉得难受。唐二奶奶见她这么说,想笑着回应,又觉得在人家办丧事的地方笑出来不好,便收敛着说道,“陈白叔一向得父亲倚重,家里有了丧事,谁都会过来看望他一眼,说一句节哀顺变。”

    陈白是唐国公最看重的人了。

    他的长女过世,当然有的是人要过来对陈白示好。

    唐二奶奶却也没追问碧柳是怎么死的,叫翠柳都松了一口气。

    “都快晌午了,二奶奶和二公子留在这吃午饭吧。”翠柳邀请说道。

    云舒也轻轻点头。

    也不能叫人家两口子饿着肚子回去吧。

    翠柳既然邀请了,唐二奶奶也干脆地答应了下来。

    唐二公子也不是要客气的人,就跟男人们在前头胡乱地吃了,后头女人们开了一桌,吃得倒是还好。

    谁知道才吃了两口,云舒就觉得更难受起来。

    她觉得很不舒服,胸口闷闷的,又有些眩晕,有心喝口水,放下筷子,却脸水杯都拿不起来了。

    “小云,怎么了?”翠柳见她似乎格外难受,捂着胸口趴在了桌子上,急忙叫人说道,“快去请大夫来!”

    她声音很急,声音也大了,那下人急忙往外跑,却跟从外头冲过来奔向云舒的宋如柏撞了个满怀。

    “怎么了?”宋如柏把下人推开,冲到云舒的面前紧张地问道。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