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1章过世

    被老太太提醒,云舒回家跟宋如柏商量。

    “没关系,太后喜欢咱们保哥儿,咱们自己有一定之规就是。”宋如柏安慰云舒。

    云舒便跟宋如柏说道,“我也明白太后娘娘为什么能看中了咱们保哥儿。只是以后的事谁谁得准呢?我还是看重儿子以后的心愿。”

    她理解太后为什么跳中了保哥儿。

    太子的妻子,太后是不会考虑的。

    谁都知道皇帝疼爱太子疼爱入骨,太子的婚事,太后如果插手一定会令皇帝不满。

    至于其他的北疆武将,现在看起来不如宋如柏在朝廷里站得稳,又得皇帝和太子的亲近看重。

    反正太后的娘家又不是只有一位小姐,大可以贡献出一个来跟保哥儿联姻,争取日后能得到宋如柏的扶持。

    云舒正是因为知道,所以才格外担心。

    宋如柏安慰了她,她想想倒是也是。

    太后这段时间看她的态度,不是强人所难的人。

    如果宋家或者保哥儿自己不愿意的话,太后也不会勉强。

    又何必庸人自扰,就断了跟宫中的来往呢。

    云舒便笑着对宋如柏说道,“老太太也这么跟我说。说是叫我知道一些太后娘娘心意,不过不用担心,叫我正常跟宫中往来就是。”

    “老太太是把这些事都说给你听,叫你慢慢地学着知道宫里的态度。”宋如柏对老太太一直都很尊敬,见云舒莞尔一笑,便也笑着说道,“都说家有一老如有一宝,这听起来倒是真的像是这个理。”他和云舒相视而笑,抱着保哥儿说说笑笑起来。虽然知道了一些太后的意思,不过太后不说,云舒也乐得不知道,时常抱着保哥儿进宫给太后请安,又去见太子。太子的身边现在伴读很多,唐家两个小公子也在太子的身边,跟太子的关系很是不错。

    因为在国公府也时常见到保哥儿,唐五公子和唐六公子对保哥儿也熟悉,见云舒过来给太子请安,总是十分高兴地围着保哥儿打转。

    顺便有的时候这两个小公子还跟着云舒回家吃吃喝喝,然后云舒再叫人送他们回去。

    合乡郡主抱怨这两个儿子对云舒说道,“家里做一样的菜,这两个孩子就是说在家里做的不好吃。我就奇了怪了,都是一样的味儿,一样的材料,怎么你们家的菜就格外好吃不成?”她抱怨了两句,云舒顿时想到了自家伯爵府里放在了大院子里用木头拼接打磨的小滑梯,跷跷板,心虚地对合乡郡主说道,“大概他们还是喜欢玩儿吧。”她家里有什么,合乡郡主跟唐二奶奶过去的时候也见过,合乡郡主怀疑地问道,“那什么滑梯就这么好玩?叫他们俩天天上你家去?”

    “孩子就喜欢这个。”云舒笑着说道。

    滑梯之类的都是给她儿子长大要玩提前准备的。

    唐家两个小公子看见了,当然先爽了一把。

    然后他们就不愿意回家了。

    合乡郡主无语很久。

    她生的可是两个名门公子。

    本以为是跟唐三爷一样优雅的贵公子。

    可是怎么现在看看更顽皮?

    老太太听儿媳抱怨,便笑着说道,“老三小时候也淘气。这男孩儿就得放出去玩儿才行。”她倒是觉得云舒想出来的法子一定好玩,唐二奶奶抱着自家的大胖小子对云舒好奇地问道,“那么好玩吗?”她也十分好奇,云舒便对她说道,“家里正做秋千呢。想来秋千你们也玩过,不过我家的不太一样。”她这么说,连老太太都好奇地问道,“怎么不一样了?不就是个秋千吗?”

    “是编了大大的篮子,里头放了软垫子,整个人都窝在里面,晒着太阳打瞌睡很舒服。”云舒笑着说道。

    合乡郡主眼睛亮了。

    “咱们家也做两个。”她便说道。

    云舒点头把谁家能做那样精致漂亮的大竹篮子给介绍了合乡郡主,等回去的时候,唐二奶奶拉着她的手小声说道,“我哪天过去试试。”

    “行啊。”云舒一口答应。

    如果说要享受玩乐,云舒有的是好主意。

    她跟唐二奶奶约定好了,这才抱着保哥儿回了家里,只是才进了门,就见陈白家的正哭红了眼睛坐在家里等着自己。

    见到陈白家的眼睛都哭得红肿了,看起来整个人都衰老了,云舒被吓了一跳,急忙把保哥儿给了身边的丫鬟急步走到了陈白家的的面前问道,“婶子怎么哭了?是有什么不顺心的事吗?”这就是有点废话了,没有不顺心的事,也不能哭在云舒的家里。不过云舒关心则乱,陈白家的也在伤心,并没有觉得云舒这话有什么不对,忙拉着云舒的手哭着说道,“小云,你大姐姐没了。”

    谁?

    云舒一愣神的功夫,看见陈白家的伤心的样子,突然想到“大姐姐”是谁了。

    那不就是碧柳吗?

    陈白家的说碧柳没了?

    云舒愣住了,马上问道,“碧柳姐她……”

    “杀千刀的王家。我好好的闺女,叫他们给害死了啊!”陈白家的哭着拍着大腿,抓着云舒的手哭道,“你大姐姐才多大啊,王家就丧良心把她给害死了!这些年,王家都靠你大姐姐养着,什么不指望你大姐姐!可是他们却干了这样的事,早知道,当初我就不把她说给王家了。”她是真心疼爱长女,当初疼爱长女超过了其他的儿女,甚至因此令儿女生出怨气,还差点夫妻都坏了感情。

    为了碧柳,陈白家的付出太多了。

    可是现在,碧柳竟然悄无声息地就没了。

    云舒都有点反应不过来了。

    碧柳这个人早就不怎么被云舒想到了。

    这突然冒出碧柳的事,叫云舒都觉得有些诧异。

    她本来以为碧柳还能在王家讨生活呢。

    虽然有些惊讶,不过云舒跟碧柳没什么感情,特别是当初碧柳还差点把陈平给害死,云舒更觉得她死了就死了。

    她倒是更担心陈白家的,忙叫人给陈白家的端了水来把脸先给洗干净了,又给她喝了些银耳羹,便对陈白家的关心地问道,“婶子亲自过来告诉我这件事,那家里谁在关照呢?陈叔心里也很难过吧?”陈白家的哭成这样来找云舒,云舒当然也不好露出不在意的样子。陈白家的见她这时候关心自己老两口的身体,含着眼泪吃了银耳羹对云舒说道,“家里人都在,你陈叔也伤心得很。”

    其实陈白伤心得十分有限。

    碧柳这些年在娘家闹腾,陈白早就被她蘑去了大部分的感情。

    现在伤心也只是骤然听闻女儿过世受不住。

    不过陈白未必不是在心里轻松了几分。

    碧柳把娘家给祸害得够够的了,陈白本来也不想再看见碧柳。

    见陈白家的亲自来找自己,云舒等宋如柏回来,夫妻两个一同回了陈家。

    翠柳见云舒扶着陈白家的回来,皱了皱眉,先好言好语地劝着陈白家的先去休息,等看着她娘走了,这才坐下来对云舒说道,“这叫什么事儿。好事没有咱们的,这种事倒是叫咱们回来跟着折腾。”她抱怨了两声,云舒忙压着她的手低声说道,“你别叫婶子听见,那不是给婶子心里插刀子嘛。我知道你心里不难过,不过看在婶子,你装也装出来几分吧。”不然陈白家的看见陈平与翠柳兄妹对碧柳过世无动于衷,那心里怕是更难受了。

    翠柳也知道云舒是好意,虽然露出几分不情愿,可是还是点了点头。

    她现在已经嫁人了,对当初跟碧柳的争吵就像是上辈子的事了。

    甚至碧柳也很久都没有被她提起过了。

    “不过到底是怎么回事?”陈白家的今天在云舒的面前哭了这么久,却只说王家丧良心,没说碧柳是怎么过世的。

    叫云舒说,碧柳虽然身子骨不好,不过也没什么太多的问题,怎么突然就过世了呢?

    翠柳听她一问,脸色忽青忽白,之后才对云舒小声说道,“这事其实娘是先声夺人。这事儿闹的……”

    她一副不知道如何说给云舒的样子。

    云舒见她这样,更好奇了。

    “难道是王秀才杀人越货啊?”

    “不是。是她有了身孕,跟姓王的起了争执,摔了一跤一尸两命。”翠柳见云舒脸色都变了,忙说道,“你别生气。”

    “姓王的到底想干什么?!”云舒不在意碧柳,不过却觉得孩子是无辜的,碧柳一尸两命,那孩子多可怜啊。

    见她这么生气,翠柳用力地叹了两口气,唯恐陈白家的听到,又急忙捂住了嘴,等待了片刻,见陈白家的没有哭闹,显然没听见,这才凑到云舒耳边轻声说道,“姓王的也够倒霉的了。碧柳肚子里的孩子不是他的。”

    “啊?”云舒没想到还有这样的事,都被惊住了。

    “那是谁的啊?”碧柳不是被王秀才给关在家里了吗?

    听说王家畏惧宋如柏,把碧柳给看管得死死的,连陈白家的这做娘的都不让她见碧柳。

    她怎么跑出去跟别人有了孩子的?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