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0章联姻

    如果没有人挑拨,老段怎么会想到纳妾呢?

    这个挑拨的人,听说老段最近时常去见宋如柏。

    唐六小姐找了一天就冲到了云舒家里,在忠义伯府外大喊大叫,要云舒出来。

    她觉得这一切一定都是云舒干的好事。

    她把宋如柏给照顾得那么好,老段看着能不眼热吗?

    因为觉得比不上宋如柏了,老段才会多出那么多的花花肠子。

    她生气地来找云舒,云舒莫名其妙。

    身边的丫鬟见云舒不想搭理唐六小姐,担心地说道,“威武侯夫人在门外大喊大叫,这样是不是叫夫人为难?”

    云舒却不在乎。

    “她自己愿意闹得人尽皆知,反正丢脸的又不是我。”

    唐六小姐大喊大叫,说是云舒跟宋如柏撺掇老段纳妾。

    她爱叫就叫好了。

    反正云舒不在乎。

    难道闹得京城都知道老段纳妾,丢脸的是云舒吗?

    不还是唐六小姐自己?

    云舒完全不管这疯婆子的,还是宋如柏回家的时候,看见唐六小姐在自己家门吵闹,很生气地要把唐六小姐赶走。

    “我为什么要走?你心虚了吗?纵容妻子,撺掇老段纳妾,纳了那么一个厨房里烧火的老女人,那女人都三十多了!听说还是个望门寡!”唐六小姐见宋如柏眉宇皱起很讨厌地看着自己,便更大声地叫嚷起来,叫着说道,“丢人现眼!纳了这么一个姨娘,我都跟着丢脸!你们宋家不就是来膈应我的吗?我不好过,你们也别想好过!”她却畏惧宋如柏高大的身材,不敢过去。

    宋如柏当初跟老段打成那样,在唐六小姐的心里留下很深的阴影。

    她总是觉得这忠义伯是会打女人的人。

    说不定那小云别看在外面风光,在家里也是挨过打的。

    她离得远远的尖叫,大声叫嚷威武侯府的家事,宋如柏并不在乎。

    可是见她言辞之中恨着云舒,还说这是云舒挑拨,宋如柏不能忍受,开口就说道,“你自己管不住男人,赖别人的妻子做什么。老段那种狗东西,我家夫人不屑一顾,从不跟他说半句话,不然都觉得丢脸。老段纳妾用不着谁撺掇,也用不着谁进谗言,他就是喜欢那样的。你管不住他,来拿别人撒气有什么用。我也实话告诉你,就你这种泼妇,老段以后不爱见你,还会纳妾。”

    他一口一个管不住男人。

    唐六小姐要晕过去了的样子。

    她尖叫不出来了。

    因为在宋如柏这很直接的话里,她听出了几分意思,急忙想左右看。

    左右,正有很多人在观望,议论纷纷。

    不过议论的不是忠义伯府,反而是威武侯府。

    “管好你的女人。”宋如柏对满头是汗地过来接唐六小姐回去的老段说道。

    老段一张脸已经通红。

    他迎着那些听说他纳了一个仆妇做妾,怀疑他审美的京城的人们的目光,拉起唐六小姐就走。

    唐六小姐奋力挣扎,却还是被他拉走了。

    看见唐六小姐被拉走了,宋如柏才叫人把家门口,唐六小姐站着过的那片地给扫了,又叫人用干净的水泼了好几次,觉得干净了,这才抬脚回了家里。

    见云舒纹丝不动,没有把唐六小姐当回事,宋如柏笑了笑。

    外面的动静没有了,云舒便笑着问道,“她走了?”忠义伯府很大很宽阔,她都能听到唐六小姐在家门外的嚷嚷,可见唐六小姐是多么的可怕。

    “走了。老段这回真是丢人。纳个妾被她给嚷嚷得全城都知道。”宋如柏把唐六小姐说的都跟云舒说了,云舒听说老段纳了一个仆妇做妾,倒是没觉得老段这样有什么不堪。

    仆妇也是人,她自己也是丫鬟出身,不会觉得老段一个威武侯却纳了仆妇做妾就是玷污了老段高贵的身份,觉得仆妇就不能给老段做妾。

    唯一叫云舒疑惑的是,老段不是喜欢出身高贵,年轻的小姐吗?

    这仆妇明显不符合老段的标准。

    “他的审美也太奇怪了。”云舒对宋如柏说道。

    “有什么奇怪的。娶了为自己照顾一家辛苦肯干的妻子,就想娶高贵美貌的名门淑女。可娶了名门淑女,当了几天孙子,又觉得名门淑女叫自己觉得不温暖,又怀念身份不那么高贵却爱干活的女人。”宋如柏不屑地说道,“他就是这种人。你看着吧,我可不是危言耸听。纳了这么一个处处关心他,把他照顾好了的姨娘,他烦了以后,又会觉得美貌年轻的女人招人喜欢,还得再纳一个身份不高贵,不敢跟这个六小姐一样对他吆五喝六,不过却年轻漂亮的姨娘。有一有二再有三,他再腻歪了,就会挑妻妾的毛病,争取再纳一个小妾。”

    云舒听着都笑了。

    “你倒是知道他会做什么。”

    “男人的恶劣我怎么会不知道。我就是男人。”

    “那你有没有这恶劣啊?”云舒调笑问道。

    “我可没有。”宋如柏一边说一边靠过来,把云舒跟保哥儿都抱在怀里笑着说道,“我不贪心,有你,有咱们的孩子很够用。知足常乐这才是男人应该有的品德。”

    “品德?”

    “你当初不是还说有男人的三从四德吗?”宋如柏笑着说道。

    云舒忍俊不禁。

    她现在听到三从四德也觉得有趣。

    宋如柏还对男人的三从四德津津乐道。

    不过威武侯府的纳妾风波并没有影响到云舒。

    倒是因为唐六小姐这么一闹,京城就没有人不知道老段纳妾了。

    这可是新鲜事。

    她去了唐国公府看望老太太的时候,老太太都忍不住好奇地问了一句说道,“不是说她和威武侯情比金坚的吗?当初要死要活的,威武侯为了她还来咱们这闹成那样。”

    这云舒怎么能知道啊。

    云舒无语地看着老太太,见老太太倒是很好奇的样子,无奈地说道,“威武侯也没跟咱们家说。”

    “那丫头……如今成了这样,我却不同情。她自己抢了别人的丈夫,现在说什么都是她自己做过的后果而已。”老太太摇头说道。

    云舒见老太太似乎并不同情唐六小姐,便放心了。

    她一开始还担心老太太总是慈爱的人,对唐六小姐现在被老段这么打脸会可怜唐六小姐。

    既然老太太不可怜唐六小姐,云舒心里不在意了,倒是老太太对她笑着说道,“前两天我难得去宫里和太后娘娘走动,太后娘娘三番两次地夸你家的保哥儿,似乎很喜欢。难得保哥儿和太后娘娘还很有缘分。”她这是高兴的,因为在她的心里,云舒和保哥儿都算是国公府的人,是她看护的孩子,得到太后的喜欢自然是好的。云舒也说道,“保哥儿性子不是爱叫爱闹的,所以太后娘娘喜欢他性子安静吧。”

    “或许太后娘娘还有其他的意思。”老太太便对云舒说道。

    云舒露出几分好奇。

    “您的意思是……”

    “太后娘娘也老了。”老太太便叹了一口气,叫云舒吃茶,一边说道,“经历了这么多年的事,太后娘娘也怕了。她也还知道,现在陛下尊重她这个嫡母,还把宫里的事都交给她,信任她,也孝顺她,她自己是得到了这些荣耀,甚至陛下看在她的面子,也对她的娘家很好。可是她到底不是陛下的生母,她在的时候,她的娘家当然风光无限,连沈家都会因陛下的态度退让几分,可是一旦她薨逝,只怕陛下对她的娘家就没有那么上心了。”

    毕竟,皇帝有跟自己一同遭受过艰难困苦的母族沈家。

    现在或许对太后的娘家不错,可一旦太后过世,那皇帝的态度只怕也会改变。

    倒是不会翻脸无情,可是只要冷淡几分,太后就足够担心的了。

    “儿孙自有儿孙福。太后娘娘想得太多了,还不如在宫里颐养天年呢。如果家族还要她扶持,担心牵挂,那只怕也真是无能了。”

    云舒便说道。

    “话是这个话。我只是最近在想,太后娘娘喜欢保哥儿是真的。不过对你示好,又疼爱保哥儿,只怕还有一层意思。”

    “难不成太后娘娘还要招咱们保哥儿做女婿不成?”云舒戏谑地笑着说道。

    她儿子才多大啊,这不过是她的一句玩笑话。

    老太太却看着云舒点了点头说道,“是有这样的可能的。”

    云舒笑不出来了。

    她儿子这么小,还是个小土豆呢,竟然就被惦记上了?

    “我倒不敢嫌弃太后娘娘的娘家,那可是名门大户,我这样的出身又怎么敢嫌弃挑剔呢?”云舒斟酌了一会对老太太说了心里的实话说道,“可是保哥儿年纪还小,还什么都不懂,以后也不知他会长成为什么样的孩子。说这些都太早了。”

    而且她希望以后她的儿女能嫁娶自己喜欢的人,而不是被什么长辈做主的婚事或者一些利益捆绑。宋家本来也不是大户人家,联姻对她和宋如柏这样的出身来说有点可笑了。

    她其实不是反对联姻,而是希望自己的儿女以后成亲,遇到的另一半是他们真心喜欢的人。

    而不是因为一些原因妥协成亲。

    云舒想把婚姻的选择权利交给自己的孩子。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