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9章纳妾

    “他做了什么?”

    云舒本来今天心情不错。

    听到宋如柏跟自己说这话,有些不愿意相信。

    她坐在一旁,见宋如柏看过来,便疑惑地问道,“你是说老段纳妾了?他不是和六小姐感情很好吗?”

    当初在小树林的时候,宁愿自己挨打也要护着唐六小姐。

    如果这不是出轨,云舒都想说一句老段对唐六小姐是真的。

    而且这段时间以来她看着威武侯府的事,都觉得老段似乎更紧张唐六小姐。

    唐六小姐其实很嫌弃老段似的,总是在他的面前吆五喝六,老段也不敢说什么。

    按理说,就算是夫妻感情不好了,也是唐六小姐变心吧。

    怎么现在成了老段纳妾了?

    “不知道。我没问。听见这种话都恶心。”宋如柏说道。

    他觉得老段敢在休妻之后娶了一个京城的小姐已经很恶劣。

    再来跟他说又纳妾了,宋如柏就更觉得老段很讨厌。

    他根本不想听老段的苦衷。

    “你今天没叫他进家里来就对了。那嘴脸你是没看见,太恶心。”宋如柏对云舒把老段给拦在家门外感到很满意,见云舒看着自己笑了,便也笑着说道,“他家里的事,自己做了什么自己承担,谁还会多管闲事。”这么说也很有道理,不过云舒想来想去,也想不出老段这出轨会出轨一个什么样的女人。毕竟老段是很看重身份的,为了身份娶了出身国公府的唐六小姐,就是因为觉得唐六小姐配得上自己现在的身份。

    那他纳妾应该也不是随随便便的吧。

    还是又拿了一个出身名门的小姐?

    可是谁家的名门淑女会给他这么一个人做妾啊。

    云舒百思不得其解。

    唐六小姐也觉得自己想不通。

    她今天已经把整个威武侯府都闹得不可开交了,见老段回来了,沉默着坐在屋子里,身后还躲着一个目光闪烁,脸色惊恐的女人,她只觉得愤怒从心里冲出来,大声叫了起来冲进了屋子,在老段疲惫的注视之下指着那个穿着一件仆妇才穿的粗布衣裳,看起来已经三十多岁,容貌已经苍老的女人大声质问道,“你还敢带着这个贱人登堂入室?你,你竟敢这样做,你敢这么羞辱我,你还成不成体统了?!”

    她大声尖叫,状若疯癫。

    她没有办法不疯狂。

    老段纳妾已经叫她不能接受。

    更叫她不能接受的是,老段纳一个美貌的女子做妾也还算罢了,可是他纳的这是什么妾?

    从前在侯府的厨房里做事的厨娘,做惯了粗活,年纪也大了,看起来粗粗笨笨,没有半点好的地方,就跟外头的农妇似的。

    老段纳了这么一个妾,这不是叫她被人嘲笑?

    外头的人只会笑她,笑她连一个这样的女人都抵挡不住,老段宁愿宠爱一个仆妇,竟然也不愿意和她在一起夫妻和睦。

    唐六小姐感觉自己受到了羞辱。

    更何况,她可是国公府出身的小姐,老段这样的人娶了她,竟然还敢纳妾?

    他怎么能这样。

    唐六小姐气得喘粗气,那凶恶的样子,令那个仆妇吓得直往老段的身后躲藏。

    她看起来容貌并不格外美丽,也没有养尊处优的感觉,看起来就只不过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仆妇一样。老段见她害怕,犹豫了一下,伸手拍了拍她的手臂叫她不要害怕,这才站起来对怒气冲冲瞪着自己的唐六小姐疲倦地说道,“你已经闹了一天了,够了。不就是纳个妾,外面我的兄弟都纳妾,人家家里就很和睦。更何况你还是侯夫人,还是我的正妻,她只不过是一个妾,姨娘而已。她不敢和你争什么,胆子比你小,手段没有你厉害,你别太欺负人了啊。”

    他警告地对唐六小姐说道。

    这种偏袒的感觉,唐六小姐真真实实地感受到了。

    她瞪着老段很久,才尖锐地问道,“你觉得纳妾很平常吗?这是在打我的脸!我堂堂国公府的小姐嫁给你,已经是下嫁了,你还敢纳妾,你不是叫京城的人都笑话我是什么?凭什么我不能反对这件事?她在这侯府里,那我成什么了?!不过是一身的粗糙的皮肉,你竟然为了她,来警告我?我来看看,这是什么妖精变得,竟然迷得咱们侯爷为了你,敢连我这个当正妻的都要避你的锋芒了!”

    她转身就去抓那仆妇。

    老段见她这么凶恶的样子,伸手抓住她的手臂叫了一声。

    “够了!”他高声喝道。

    声音很大,唐六小姐从来都是被老段小心翼翼对待的,见他竟然为了那仆妇这么对待自己,她愣住了。

    老段的大手用力地抓着她的手臂,抓得她疼了起来。

    “你在跟我说什么?”

    “我说够了。我是威武侯,是这侯府的主人,我想纳妾就纳妾,用不着你管。堂堂国公府的小姐又怎么了?我知道你身份高贵,可是我也想过人过的日子!”老段想着这些时间里和唐六小姐的夫妻相处,想着前妻生了高大人的儿子,那高家如今那么和睦高兴,再看美貌高贵的妻子,眼泪充满了自己的脸,粗声说道,“我还不够顺着你吗?这侯府里,什么不是你说了算,什么不是我要体贴你?我对你那么好,可是你把我当什么?你把我当个下人似的呼来喝去,你嫌弃我,离我远远的,说我是个粗人,是个泥腿子!”

    这都是唐六小姐说的。

    嫌弃他喝酒喝多了,嫌弃他这个,嫌弃他那个。

    他也都依了她了,都把自己的毛病习惯都改了。

    可是她总是在他的面前摆出高高在上的样子,就像是把他只当做一个下人,没有把他当做丈夫。

    她也不知道体贴,不知道关心他。

    “冬天那会儿,天那么冷,可是你知道跟娘吵架,有没有想过我每天上朝会不会冷?你有想过帮我准备披风,准备棉衣吗?”老段对唐六小姐问道。

    这叫唐六小姐有点心虚。

    冬天那时候她跟段婶子闹得正凶。

    段婶子拿了家里的米粮出去,她心里不乐意,跟婆婆吵得厉害,当然就忘记了丈夫。

    可是她还是觉得有些生气地说道,“这还用我给你准备吗?家里的下人丫鬟干什么吃的,不就是随时给主人准备这些的吗?”

    “所以,你对我的关心又在哪儿?”老段问道。

    唐六小姐没吭声。

    她又觉得老段这是好日子过得多了,就挑剔自己。

    “别扯这些没用的。不过是一件棉衣,一件斗篷,值得你对我心怀抱怨?不就是你想纳妾了,就挑我的毛病。可是你这是什么眼光啊,挑了这么一个又老又丑的。”

    “她不好看,年纪也大了,可是她把我当成天,当成地,当成是她能依靠的男人!我说自己的胃里不舒服,她就紧张地烧火给我熬粥。我说自己喝了酒,她就忙着给我端解酒的酸汤子。我说我累了,她就记得帮我烧洗澡水。她为我忙着,只在乎我一个人。可是你呢?”老段对唐六小姐问道,“我胃里不舒服的时候你在哪儿?我喝了酒,你叫我并许谁在屋子里,会熏了你,是不是?我累了,你问我一句为什么这么累,有没有什么话想跟你一起说解解闷,有吗?”

    唐六小姐看着面容扭曲的老段,眼神闪了闪。

    她的确不是那么重视老段。

    在她的心里,老段其实并不符合她的喜欢。

    只不过是老段是威武侯,她喜欢他的身份而已。

    “如果你能对我做到这些,我还会纳妾吗?我已经休了一个妻子了,不会想做京城里的人看笑话的那个。”

    老段说着说着,格外伤心。

    他想娶一个出身高贵的妻子,和妻子好好相处,就像是宋如柏夫妻一样。

    看着宋如柏身上那看起来没什么特别,其实针脚都很精致的衣裳,知道那是宋如柏的妻子做的,他觉得自己又嫉妒又难受。

    嫉妒宋如柏能夫妻感情那么好,你心里有我,我心里有你。

    又难受……如果是前妻的话,他会比宋如柏的生活还要高兴吧。

    可是现在,他娶了一个高贵的符合自己身份的妻子,却没有了关怀,唯一的关怀,还要从一个老实本分的厨娘那里得到。

    老段蹲在地上捂着脸很久都不说话。

    唐六小姐鄙夷地看着露出了憔悴还有虚弱的老段。

    “说来说去,不就是你还挂念你前头的那个女人嘛。”见老段颤抖了一下,唐六小姐便对那个在一旁十分害怕的仆妇说道,“你看看你,以为侯爷是真的喜欢你呐?你也就是个替身而已。也没有什么了不起的。”她虽然像是在嘲笑,可是却见老段的坚决的样子,那样子和当初为了她要休妻的时候一模一样,就知道,老段这个妾是纳定了。

    因为这样,唐六小姐心里也觉得伤心了起来。

    不管怎么说,她是老段的妻子,老段纳妾,变心,她当然会伤心了。

    可是她却更厌恨另外的人,觉得这是有人挑拨老段。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