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8章串门

    不过出人意料,宋如柏做得还不错。

    云舒怀疑地看着宋如柏。

    既然这么会做饭,当初为什么在她家里骗吃骗喝。

    宋如柏在云舒怀疑的目光里无奈地说道,“不然你也不让我进家门。”

    云舒那时候多知道避嫌啊。

    如果他不装得可怜一些,那跟云舒之间还能有现在嘛。

    云舒听着都很想掐他了。

    “原来你是装的。”她掐了宋如柏的手背一下,对他说道,“以后要经常做给我吃。”

    “给你天天做都行。”宋如柏拿了奶瓶主动喂儿子,见云舒似乎有些累了,叫她去休息,自己忙家里的事。

    云舒也觉得自己应该是真的要好好歇歇了。

    好在最近没什么事,她在家里歇着也就罢了。

    唐二奶奶生了孩子以后抱着儿子找上门来和云舒说话。

    她是和唐二公子一起来的,唐二公子是个心思依旧很纯粹的人,抱着保哥儿和自己的儿子就出去了。

    云舒看见唐二公子在外面阳光极好的大院子里带着孩子们玩,因为唐二公子是个有轻重的人,她也放心,全部的注意力都放在唐二奶奶的身上,听唐二奶奶跟自己连声问道,“你是怎么恢复的?我怎么还有些肚子收不回来?”她见云舒的腰身依旧苗条,再看看自己加了两寸的腰肢对云舒很无奈地说道,“太医说是孩子太大了,所以撑出来的。得慢慢恢复。可是我就是担心,如果恢复不了又该怎么办。”

    “怎么会。咱们都还年轻,很快就恢复了。”云舒说道。

    “还有一些纹路……幸亏表哥不嫌弃。”唐二奶奶对云舒低声说道。

    女子生产之后,是会留下一些痕迹的。

    云舒突然发现,宋如柏似乎也没有嫌弃过自己。

    不过那些纹路太医那里也是有办法消除的,云舒就是得了方子用了一段时间,纹路都不见了。

    她把太医有这个方子跟唐二奶奶说了,叫她请太医给她诊断,方子上的一些药材添减着对应唐二奶奶的身体状况。

    唐二奶奶谢了她,这才对云舒说道,“最近好几个夫人来拜见祖母的时候,都跟祖母夸你呢。”

    “是吗?”云舒便笑着问道,“都夸我什么了?”

    “夸你人识大体,心善又和气之类的。”唐二奶奶便跟云舒低声说道,“就是因为你年后开粥棚的那件事。几位夫人都觉得你行事得体,当然得在祖母的面前夸你了。你可是老太太带出来的人。不夸你,难道去夸别人吗?”这话颇有一些深意,云舒好奇地问道,“别人还有谁?”她十分疑惑,唐二奶奶干脆地说道,“就是威武侯府的那个。”她一提唐六小姐,云舒笑了笑不爱讨论了。

    唐六小姐的名字最近都快要叫她听吐了。

    她最近在京城里交际,当然也知道京城里的一些女眷对唐六小姐印象不好。

    因冬天的雪患,京城里许多大户都开了粥棚。

    威武侯府也开了粥棚,听说是段婶子愿意把庄子上新得的粮食分给普通的百姓。

    段婶子在北疆过过辛苦的日子,当然知道寒冷的天气对百姓来说意味着苦难,因为亲身经历过,更加知道食物的可贵,段婶子没迟疑,就决定开粥棚。

    因为她领头,北疆出身的女眷大多也经历过北疆的寒冷与艰苦,感同身受,又有段婶子响应,就算是当初功劳低一些,家里没有威武侯府得到皇帝那么多赏赐的,也愿意几家合在一起开一个粥棚,尽自己的一份力量。因为这件事,云舒还知道京城女眷对北疆出身的女眷的印象更好,也更加认同,前一阵子不仅是她交际得多,另外一些北疆女眷也得到了很多之前没有得到过的邀请。

    这是一件很好的事。

    说明女眷们正在慢慢地融入京城的生活。

    也更能说明北疆武将正被京城慢慢接受。

    云舒一直觉得这是很好的改变,也有更多的期待,觉得以后在京城的生活会更好,更多人成为朋友。

    只是唯一被人讲究的就是唐六小姐了。

    在粥棚这件事里,北疆女眷大多得到了京城女眷的认同,唯一一个例外就是唐六小姐了。

    她也不知是真的吝啬,还是跟云舒猜的是要跟段婶子这个坏婆婆对着干,就跟从前跟云舒打擂台似的。

    段婶子要从家里运米去粥棚,她在家里大哭大闹,说段婶子不知道体恤儿子在外面的辛苦,拼命败坏老段积攒的家底,说段婶子没把儿子的辛苦做事当回事,一点都不心疼儿子。

    她拦着人不许叫人把米粮运走,段婶子的脾气谁都知道,是厉害的性子,见唐六小姐竟然为了一点米粮跟自己这么哭着叫嚷,顿时也炸锅了,也叫嚷起来。

    她叫嚷得当然人尽皆知。

    京城里的家家户户没过多久都知道了。

    知道唐六小姐舍不得往外送米粮,其实也没有人说什么,舍不得就舍不得,这是做善事,又没有上纲上线非逼着一定要做这件事。

    所以有人劝着段婶子别计较,家和万事兴嘛。

    段婶子气的够呛,还跟云舒抱怨过,觉得唐六小姐自己吃得饱饱的,却不能对外面受难的人感同身受。

    云舒觉得唐六小姐真的没办法感同身受。

    她从小就养尊处优的大户人家的小姐,又没有吃过苦,怎么感同身受呢?

    也为了叫段婶子别生气,云舒也劝了段婶子几句,唐六小姐不愿意舍米那就算了吧,京城里开粥棚的不少,威武侯府少舍一些出去,也没关系。

    这都是心意的事。

    心意到了就行了。

    因为被云舒劝了几句,段婶子好歹这口气咽下去了,努力心平气和地回了威武侯府。

    可唐六小姐却来劲了,听说那一阵子到处巡视京城里的各家的粥棚,很是挑剔了一番,又说是馒头小,又说是粥水只有水没有米,还说自家的粥也不怎么样,怀疑是被人克扣,又说老段没用,比不得别人家有钱有粮才这么能折腾。这其实本来也是自家的婆媳争执,是唐六小姐在给段婶子脸色看,谁知道这些话传出去了,叫京城里的一些女眷听到了,顿时叫人不高兴了。

    因为这件事,京城女眷很多都不和唐六小姐交往了。

    云舒在外面的时候也听说了这些事,很无语。

    唐六小姐爱跟婆婆斗法,在家里斗就好了,闹到外面,她又口无遮拦,现在成了这样怪得了谁?

    唐二奶奶一提到她,云舒便想到了许多京城女眷在自己耳边跟她说的抱怨唐六小姐的话,觉得这是折磨耳朵的事。

    她知道这些事比忙着带孩子的唐二奶奶早,唐二奶奶发现自己听到的都是云舒早就听过的,也没精神了。

    “原来你早就知道了。”她对云舒说道,“那我再跟你说一件好事。二房的三弟要升迁了。”

    她口中的三弟当然就是二房的唐三公子了。

    虽然早就知道唐三公子是个不得了的人物,可是云舒听到也都一愣。

    “这么快?”唐三公子这么年轻,升官也太快了。

    “可不是。都是他能干,上峰的考评极好,而且又出身不错,现在谁不给咱们国公府一些面子。”虽然唐三公子是二房的,二房已经分家搬出了国公府,可在外面人的眼里,唐三公子还是唐国公的侄儿。

    有这层身份在,唐三公子又格外出色,只要能干出众,没有人敢抹杀他的成绩,当然也就能升官了。

    云舒便说道,“这是喜事。”唐三公子比弟弟唐四公子能干多了,叫云舒看,以后二房的兴旺大概还是要落在唐三公子的身上。

    唐四公子虽然中了举,可是还没考上进士呢。

    唐三公子却已经开始升官了。

    所幸这兄弟俩感情和睦,搅事的二夫人与金姨娘被送走了,云舒想了想便笑着说道,“二房如果三公子能起来,就不必时常攀附国公府,长房能轻松得多。”

    如果二房的子弟一事无成,那以后要仰仗的不还是长房?

    长房就要受累。

    现在唐三公子出息了,就能提携弟弟,自己撑起二房了。

    “表哥是这么说的。老太太却是看见儿孙出息真心替三弟高兴。”唐二奶奶觉得当初当机立断,把二夫人还有金姨娘都送走真的太对了。

    不然,如果叫她们在兄弟之间挑拨,那坏了唐三公子和唐四公子的兄弟之情就遭了。

    “那说了会升去哪里了吗?”云舒好奇地问道。

    唐二奶奶才摇着头说没确定,外面有人进来禀告,说老段来找宋如柏。

    宋如柏还没回来呢,云舒烦透了老段没事就来找宋如柏诉苦,叫人不许老段进门,跟他说宋如柏没回来。

    唐二公子见云舒不许老段进门,不由唏嘘了两声说道,“你这脾气也真够大的。”

    “抛弃糟糠之妻的男人都不能脏了我家的门。”云舒对唐二公子说道。

    唐二公子看着云舒那有些可怕的笑容,没吭声,抱着两个小孩子又去园子里玩了。

    等宋如柏回来,陪唐二公子一家吃了饭,送他们回去,云舒才把老段来过的事跟宋如柏说了。

    宋如柏点头说道,“我知道。他后来在宫门口堵我了。”

    “他到底想干什么?”云舒听见老段锲而不舍成这样,无语地说道。

    宋如柏半晌之后才说道,“他纳了个妾。”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