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7章下厨

    唐二奶奶听说还有“定制款”,顿时觉得云舒是个大大的奸商。

    “只专门买你说的豪华定制版,那就肯定赚得好些了。这么算算,就算普通的你只赚一点,可只卖豪华版,你就赚大了。”

    其实能在这上头赚多少啊。

    云舒也只是觉得开这样的店铺有意思,所以才做了一些。

    反正保哥儿在慢慢长大,她的确会给保哥儿设计一些孩子的玩具。

    既然已经设计一次,就不好浪费,所以她才开了这样的一个铺子。

    她笑着点了点头。

    唐二奶奶对云舒因为时常来她家吃饭,也不避忌什么,跟云舒说了好些话。

    老太太虽然遗憾保哥儿没进国公府,可是她是疼爱孩子的人,也知道这是为什么,反而更关心孩子的身体,叮嘱云舒最近都别把保哥儿带出去了。

    “说起来,前两天还算是好些,今天却又开始冷了。前一阵子的雪患也厉害。”唐二奶奶跟云舒说道,“还有军营里的人去各处打扫大雪呢。”

    唐二公子在军营里做事,当然也是去做事了。

    军营在京城外头的一座山里,大雪封山,唐二公子他们虽然也能进出,可是也总是说最近的山路还有回京城里的路不好走了。

    不仅这样,因为大雪下了好几次,山中的大雪把路都给埋住了不少,而且也唯恐雪太大了,造成一些雪患,这些天军营里一直都在忙着清理山中还有军营四周的积雪。

    唐二公子累了好几天,在过年之前才回来。

    云舒倒是不担心唐二公子。

    唐二公子年轻力壮,而且每天吃得好穿得好,不过是累一些罢了。

    她倒是十分担心其他的事。

    “如果雪患太大,会不会有灾民?”

    “正是这件事呢。前阵子父亲还提过这件事,母亲就说,不如咱们再开几个粥棚吧,再请几个大夫过来,如果真的雪患严重,有了灾民,咱们就还开粥棚熬粥给灾民吃,给大夫还有一些普通的药材给他们看简单的病。”唐国公府是积善的人家,每年都会开粥棚,免费给有些在冬天日子不好过的百姓舍粥,云舒当然也是知道的。听她这么说,云舒就想,自己现在是不是也该开几个粥棚。

    她得到了富贵,虽然幼年的时候过得坎坷了一些,可到底遇到了好人。

    进了国公府,她就没有受过罪了。

    所以,她一直都觉得这都是自己的福气。

    现在她既然有能力做更多的事,做了伯夫人能自己掌握外面的事,那当然也希望更多地去帮助别人。

    想来想去,云舒跟宋如柏商量着说道,“不如咱们家也开几个粥棚吧。今年庄子上的米粮不少,都存着呢。咱们一家子连上下人又能吃多少呢?与其堆在库房里,还不如舍出去多余的这些,好歹叫人也能吃饱饭。”这样的事,宋如柏都是听云舒的,听到云舒这么说,点头说道,“也好。”他也不觉得别人要饿死了,自己家里堆着满满的米粮会是什么叫人高兴的事,对于云舒愿意开粥棚,宋如柏唯一担心的就是担心云舒累着。

    “我能累着什么?不过是动动嘴而已,一不要运米粮,二不去亲自熬粥,三也不是天天站在粥棚里给人家,还不是坐在家里。”云舒摇着头笑着说道,“只是家里的人要受累了。”

    这些事,都是叫下人去做。

    云舒就把小顺叫来问问,看看谁能做这样的活儿。

    小顺想了想,便给云舒说了两个人说道,“最忠厚老实的人,主子说一,他们就做一,不大机灵,不过做这样的慈善的事,不就是得忠厚老实的人做才好嘛。”

    太机灵的,如果看了那么多的米粮就动了什么心思,那就不好了,和云舒的想法违背了。

    这样一心听主子的吩咐,不机灵的木讷人,虽然做生意是不行的,可是听主子的话老老实实做事,还是更好的。

    云舒便叫人把这两个人给叫进来,叫他们自己去找些帮手,又叮嘱他们不用节省米粮,虽然说是熬粥,不过粥水里多一些米,别清汤寡水的糊弄人。

    这两个人本来只不过是在府里扫院子的,因为老实,一直都没有出头的机会,听到云舒吩咐了这件事,再木讷也知道这是自己的一次机会,哪里敢动别的心思,踏踏实实地做事。等云舒又一次去外头,叫人装作路人去讨了一碗忠义伯府粥棚里出来的粥,就见这粥碗干干净净的,里头的米是雪白干净的,稠稠的,虽然不至于筷子竖着放进去不会倒下,不过却还是令人满意的。听说遇到了孩子或者上了年纪的老人,还会给馒头还有一些其他的营养的吃的,云舒算了算,也没有多花多少金银。

    因为她如今养的鸡鸭鹅都规模很大,供着京城里的烤鸭铺子,所以蛋类也少不了,平常也都卖到京城的各个店铺里。

    现在拿出来一些,叫人分给了受到雪患的孩子与老人,这也没有另外采买。

    云舒见这两个人这么用心做事,放了心。

    她瞧着自家虽然很用心,不过小心地没有越过了京城里其他的几处也开粥棚的人家。

    比如京城里的几处国公府,还有几处王府公主府,也开了粥棚,因为家底厚,舍的粥比云舒的当然更好一些,馒头也大一些。

    云舒是为了自己的心意,也不是跟人别苗头的,当然不想因为要争这个强,就非要做得比别人好得多。

    她的粥棚比别人家的都差不多,不过却比一些偷奸耍滑的强多了,这当然也在京城这些女眷的眼里。

    谁家好,谁家不好,谁家懂事,知道跟大家差不多不当出头鸟,谁家要争风头,非要独占鳌头把别人家都给比下去,她们也都知道。

    因为云舒不爱争风头,又有自己的底线,他们倒是觉得云舒的确不错。

    哪怕出身是个丫鬟,可到底是在唐国公府长大,教养也是很好的。

    因为这样,云舒在春天出来走走的时候,发现京城的各位夫人对自己更亲热了几分,也爱跟自己在一起说话,还得了几家邀请自己去赏春吃酒的邀请。

    云舒忙碌了起来。

    好在保哥儿现在大了一些,陈白家的因为十分喜欢他,时常来帮云舒看孩子,云舒厚着脸皮把孩子塞给陈白家的,自己在外面应酬。

    她忙得不行,也没忘了叫小顺去把自己告诉他做的奶瓶还有几样孩子启蒙或者游戏的小玩具给做出来。

    因为不知道行情怎样,她叫小顺少少地先做了几样,放在一个小铺子里。

    一开始生意是不怎么样。

    大概是因为觉得这太新奇,叫人没见过,谁也不愿意买这种会承担风险的东西。

    云舒也不在意,而是叫小顺专门做了一些漂亮的奶瓶,拿去遵守约定给几个北疆女眷还有唐二奶奶都送了去。

    等到了高家两个嫂子还有唐二奶奶都生了孩子,这奶瓶已经经过了这么久,渐渐地风靡京城了起来。

    又不贵,而且有人买了试用一番,觉得的确方便了些,更何况一些小玩具也很便宜,孩子也觉得有趣,慢慢地,铺子的销量就打开了。

    小顺来跟云舒禀告的时候,云舒也觉得很高兴。

    她笑着听小顺跟自己说了,觉得有些累了,靠在软垫上听着。

    她最近应酬得多了,觉得十分困倦无力,想着也该好好地歇一歇了。

    虽然在京城里交际很重要,可是她的健康更重要。

    “那就再做一批,只是不要冒进,慢慢地看看销量。”云舒叮嘱了小顺一些,见他答应了一声告退出去,便靠在软垫上小睡了一会。

    等她感觉到脸上痒痒的,张开眼睛,看见的就是宋如柏正抱着儿子,拿儿子的手在偷偷地戳自己。

    他这么孩子气,云舒啼笑皆非,撑起身子笑着问道,“你怎么跟保哥儿似的顽皮?”

    “打搅你了?”宋如柏坐在云舒的身边,抱着儿子问道。

    他只是没忍住,想要摸一摸云舒的脸。

    看见她那么柔和地睡在那里,一旁是也在睡的儿子,那温馨的感觉击中了宋如柏的心。

    他生怕自己眼前的是错觉,所以才想碰一碰云舒,想要抱着自己的儿子。

    儿子在他的怀里笑,云舒对他露出笑容,宋如柏才会放心。

    他把自己的心情跟云舒说了,云舒笑着拿了他的大手,放在自己的脸颊上笑着问道,“那我是不是真的?”

    宋如柏还真的认真地摸了摸云舒,也看着云舒露出笑容。

    他抱了抱云舒,突然对云舒说道,“我今天亲自下厨给你做几样拿手菜。”

    “一定好吃。”

    云舒记得宋如柏的家里从小就是不开火的吧,听到宋如柏还要下厨,觉得自己 应该怀疑一下他的厨艺。

    不过男子下厨,得鼓励他来,以后他才会更愿意下厨做给自己。

    云舒铭记要夸奖做饭给自己吃的夫君的道理,决定无论宋如柏做成什么样,自己都要夸上天。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