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6章生意

    唐六小姐气得眼珠子都红了。

    她看起来更生气了,云舒和高大嫂觉得她莫名其妙。

    “我还知道有一样菜叫群英荟萃。”云舒说道。

    “什么群英荟萃?”

    “就是萝卜开会。”云舒把菜色跟高大嫂说了,高大嫂忍不住大笑。

    她这一笑,两旁都看她。

    太后也好奇地从最上面看下来。

    见高大嫂笑得憋不住,太后便笑着问道,“这是听到什么笑话了,笑成这样?”

    云舒粉面泛红,做小媳妇状,推了推高大嫂。

    高大嫂也知道云舒是给她在京城女眷的面前露脸的机会,笑着把刚刚跟云舒的对话跟太后轻快地说了。

    太后听了,也忍不住笑了起来说道,“那还真是群英荟萃了。”她似乎很少听到这样的笑话,所以觉得很有趣,两旁的嫔妃还有女眷听着也有趣,不时把兴趣盎然的目光看向下方的高大嫂还有云舒。合乡郡主坐在几个嫔妃下首的位置,见云舒这么出彩,又不过于踊跃跳脱,脸上也露出了笑容。只是她看云舒的时候也看见了唐六小姐的脸色,皱了皱眉,因为顾虑在宫里,。所以没说什么。

    不过等都在宫里过了这个年,大家都告辞出去的时候,合乡郡主拉着云舒问道,“你又怎么得罪她了?”

    “郡主说的是……”

    “就是那丫头。”合乡郡主点了点正气冲冲地冲出了宫门的唐六小姐。

    “我今日话都没有和她说一句。这是在宫里,我又不是不知分寸的人,怎么会去得罪她呢。”云舒摇头说道。

    “既然这样,那只怕是她自己心里又不知道想到什么了吧。没关系,她最多也就是在家里气一气而已。”合乡郡主也不再在意唐六小姐。

    今天唐六小姐在宫里,左右都是北疆女眷,却没有人跟她说话,可见她最近在京城里人缘更坏了。

    合乡郡主更加不把唐六小姐的事给记着了。

    “不过今日你说的笑话,倒是叫我想起来当初你在老太太身边的时候。”合乡郡主笑着说道,“那时候你时常给老太太也说两句笑话故事的,老太太心情更好。”她就问道,“你什么时候来府里拜年?”

    云舒算了算,本想大年初二就登门,只是大年初二大多都是出嫁之女回娘家的时候,唐家能回娘家的小姐都会住一天回来,云舒去了岂不是添乱?

    她便说道,“初三我去给老太太拜年。”

    “那也行。”合乡郡主本想劝云舒大年初二就过来,只是她也知道云舒不会跟别人抢风头,答应了下来。

    “到时候,你叫上琥珀。”她叮嘱云舒一声。

    云舒也应下来了。

    她等和宋如柏带着孩子出宫以后,大年初一自然在家里困觉,大年初二跟翠柳一起回了陈家过年。

    今年过年云舒跟翠柳都回来了,瞧着还都喜气洋洋的,陈白家的看着也高兴得不得了,张罗着叫下人备了很多的好吃的,又忙着给穿着很喜庆的保哥儿压岁钱。

    见她高兴,云舒也叫保哥儿给她拜拜。

    “嫂子快坐吧。”见春华忙得脚不沾地,翠柳拉着她坐下飞快地说道,“咱们又不是外人,都是一块长大的,用得着这么客气吗?花生瓜子的抓上,咱们一起唠嗑就行了。”至于什么小姑子们要回娘家,得怎么怎么张罗,别叫小姑子挑出理来,那都是用不着的事。春华成亲以后,因为又过了一年,脸上的婴儿肥都消了很多,看起来更漂亮了几分。不过她依然是爱笑,贪吃的性子,见翠柳这么说,便忙说道,“厨房里还靠着红薯和板栗呢,今天小云带回来很多桂花酱玫瑰花酱,沾着烤红薯好吃着呢。”

    吃货。

    云舒还提醒她说道,“还有很多的松子,炒得特别香,你也抓两盘子过来。”

    陈白家的现在见了保哥儿,眼里就没有云舒和翠柳了,笑着只把保哥儿抱在怀里。

    陈白坐在一旁跟宋如柏说话,见了这么和睦的一幕,也是十分满意的。

    他发现了。

    只要不叫长女回娘家,不叫妻子想到长女,这年过得特别好。

    “你今年拿回来不少的酒,我喝着倒是有宫里的酒的味道。”

    陈白也是在宫里见过两次宫变大世面的人,今天喝了宋如柏给送来的酒,觉得似乎是宫里的。

    “是宫里的酒方子在外头酿造的。”宋如柏对陈白说道,“就是沈家的产业。今年第一次开始做酒,好了以后沈将军叫人送过来二十坛,我喝着倒是还好,所以孝敬给陈叔。”

    陈白见宋如柏挂念自己,心里自然也很高兴。

    “酿酒可是赚钱的买卖。”

    要不然沈家能做酿酒的买卖嘛,那当然是因为赚钱啊。

    宋如柏点头说道,“这酒在京城今年就卖得不错,沈公子现在在边城,这条商路也在。边城那头最喜欢的就是美酒,如果这一路卖到那头去,一路上到处买过去赚得更大。”沈家当然也是很懂得赚钱的,别以为沈将军一副军营里的人就不食人间烟火,沈将军当初被先帝逼得逃跑,还得带着自己的心腹还有弟弟奔波的时候,经历这么多,怎么可能不会赚银子。陈白想了想说道,“酒水这样的大头,也只有沈家才镇得住了。”

    赚得太多难免会叫人眼红。

    京城里的那些大酒商背后都是有京城的贵族的。

    他跟宋如柏念叨了一回沈家的生意经,一起吃了饭。

    云舒又跟春华翠柳热闹了一天,直到担心儿子会累,她才回了家。

    “我怎么觉得今年过得特别轻松呢。”

    云舒跟宋如柏一起早早休息的时候便说道。

    宋如柏看着她说道,“大概是因为碧柳没回来,也没有宫变吧。”他难得逗趣,云舒听得笑了,又觉得这的确是原因。

    “你说的对。或许是因为没有闹心的事吧。”她第二天约了琥珀一起去给老太太拜年,因为今天难得的冷,云舒犹豫很久,还是把保哥儿留在家里。虽然老太太很喜欢保哥儿,国公府里也暖和,可是今天天冷,云舒觉得孩子出去了也有些受不住。又不是一年只见一面,以后再去给老太太看看孩子也就是了。她把保哥儿放在家里了,小顺自告奋勇,带着几个忠心的丫鬟给她看着保哥儿,保哥儿倒是也很喜欢小顺,小顺坐在炕边守着他,他也不排斥。

    见小顺在这里守着孩子,还有自己身边几个丫鬟在,云舒放心地去了国公府。

    “我还想着叫你别逞强,别把孩子带来,免得冻坏了。”唐二奶奶坐在老太太的身边对云舒说道,“保哥儿没来虽然遗憾,不过压岁钱是不能少的。”

    她这话叫老太太笑了。

    她叫人把自己准备的给孩子的红包拿给云舒。

    云舒也不客气,替儿子给老太太磕了头,又接了唐国公夫人与合乡郡主的红包。

    唐二奶奶也拿给云舒一个大大的红包。

    “奶奶最近觉得还好吗?”唐二奶奶有了身孕以后,云舒当然关心几分。

    “最近也还好。只是觉得自己胖了,太医劝我多走动走动。”

    “太医说的也没有错。虽然养着是应该的,可是也得缓缓走动走动。”云舒一边说,一边跟唐二奶奶说道,“之前你喜欢的吃的,我又给你带来了一些。只是别吃得太多了,就当解馋吧。”唐二奶奶喜欢吃她家做的一些小零食,又不是麻烦的事,云舒总给她带一点。因为最近跟她关系很好,云舒跟她说做什么生意的时候便说了自己的计划。提到了奶瓶还有婴儿玩具,唐二奶奶觉得这的确是有一些时常的。

    “那奶瓶也给我留一个。”她急忙对云舒说道。

    云舒笑着说道,“那是当然。”

    反正她身边的怀孕的朋友,她准备都送一个。

    不值得什么银子,不过也算是她的一番心意。

    “那你如果开这样的店铺,想卖到什么价儿?”唐二奶奶好奇地问道。

    云舒想了想,给她说了一个十分低廉的价格。

    “这是不是有些太便宜了?不太赚吧?”唐二奶奶听了云舒给的价格便为云舒担心地说道。

    “赚的是不多,不过都是给孩子们用的,便宜一些,大概寻常人家就会更愿意买给孩子,小孩子也能多得到一些乐趣还有快乐。”云舒也不是圣母,就是她现在是真的不大缺钱,多赚一些少赚一些又有什么区别?更何况在这样的价位上,她也不会亏钱,毕竟就算是奶瓶,一个正常的烧出来的瓷瓶才几文钱呢?不过云舒愿意给寻常百姓的这些东西上便宜一些,可终究还有富贵版本的嘛。

    京城里什么人最多?

    当然是有权有势,不差银子的人。

    云舒准备再开一个豪华版的系列,那瓷瓶都烧出漂亮的图案,争取看起来特别低调奢华有内涵,专门卖给富贵大户。

    当然,这就不便宜了。

    不仅不便宜,云舒还准备多卖一些银子,争取多赚一点。

    那不就是皆大欢喜了嘛。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