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5章 奶瓶

    唐国公夫人要在家里陪着老太太。

    唐国公府还得出一个女眷在太后的面前。

    所以云舒对于合乡郡主会进宫并不意外。

    合乡郡主是一位郡主,本身十分就足够高贵,又能代表唐国公府,当然会进宫了。

    云舒笑着答应了。

    她果然到了过年的时候抱着保哥儿与合乡郡主一起进了宫。

    不过进了宫以后就是各找各的同伴了。

    云舒跟高大嫂等几个北疆女眷混在一起。

    合乡郡主和她打了一个招呼,去了太后面前那些贵族女眷的身边。

    太后面前今日都是京城里最显赫的女眷,云舒这样的在人家面前根本排不上号。

    她也不往跟前凑合,反正有高大嫂这熟人感觉还不错。

    她也不孤单。

    太后在这么多人面前也不会对她格外与众不同,叫人都在眼里看着。

    不过当云舒给太后请安的时候,太后还是忍不住摸了摸保哥儿的小手。

    保哥儿和太后是熟悉的,感觉到了太后的触碰,他还笑了起来,对太后叫了两声似乎是在打招呼似的。

    “你家保哥儿胆子就是大。”高大嫂正怀孕,云舒坐在她的身边当然多照顾她几分,她觉得云舒格外体贴,见保哥儿在云舒身边带来的丫鬟的怀里不哭不闹的,便对云舒说道,“这么大的阵仗都不害怕。如果是别人家的孩子,只怕这么多人来人往的,都要哭了。”她见自己的长女欢欢坐在一旁,比从前多了几分娴静,目不斜视,也不到处乱看,不由露出几分骄傲来对云舒继续说道,“欢欢也是好的。”

    她夸奖自家闺女,云舒见欢欢的耳朵都红了,便也笑着说道,“咱们欢欢跟别人家的名门淑女也没有不一样的。”今天进宫来的,也有几家与欢欢年纪差不多的富贵人家的小姐,云舒见欢欢十分渴盼,似乎想要融入其中的样子,便笑着对欢欢说道,“如果想要去与人交往,就大大方方地过去自我介绍一下。如果人家愿意和你交往,那自然是很好的。如果人家不愿意,咱们也尝试过了交朋友,不会觉得遗憾是不是?”虽然那些富贵人家的小姐未必觉得欢欢这样北疆过来的女孩子配得上跟自己交流,可是这些人家的小姐大多都受过家中很重要的教导,就是不要得罪北疆女眷。

    只要她们脸上不露出疏远的样子,那普通说说话,锻炼欢欢在外面交往的胆子还有见识,也没什么不好。

    至于如果被拒绝……

    谁还不受到几次挫折呢?

    被拒绝了,那下次知道这些小姐是什么人,敬而远之也就是了。

    欢欢的眼睛一亮。

    高大嫂想了想,也点头说道,“去吧。”

    她总是担心这些京城里长大的小姐看不起欢欢,可是如果不去尝试,难道就一直自卑着不成?

    就算是欢欢被她们嫌弃嘲笑了,觉得伤心了,还有她这个做娘的会叫她别难过。

    她和云舒都这么说,欢欢便鼓起勇气,起身去了那几个跟自己年纪差不多大的女孩子的面前,动作虽然有些生疏,可是还是很规矩地行了礼。

    云舒跟高大嫂都看着,见那几位京城人家的小姐有些惊讶,不过见欢欢性子活泼却不粗鲁,礼仪虽然生疏,却也是认真地学着的,也笑着都给欢欢还礼,邀请她坐在一起了。

    “这几位小姐倒是性子挺好的。”高大嫂见女儿融入了京城里的人的圈子,便对云舒笑着说道。

    云舒也笑着点头。

    今天能在太后的宫里出席的,都是京城里的最有传承的贵族了。

    这样人家出身的小姐,很少会有差错。

    哪怕会有一些人跟唐六小姐一样,可是大多数的小姐却还是友好的,或者说,看在欢欢出身皇帝最信任的北疆武将之家,也会十分友好的。

    至于女孩子们内部的一些小纷争小心机,云舒觉得自己跟高大嫂这样的长辈用不着插手。

    如果总是护着欢欢,她没有办法自己成为在京城里立足的人。

    眼下还小也就罢了,可欢欢长大了,以后出嫁了,难道还要叫长辈扶着,帮她把所有的为难都给推开吗?

    云舒没再说什么,因为今天宫里很热闹,皇帝带着前朝的重臣还有自己信任的武将一起在前殿吃饭,太后便叫后宫里也开动了。

    一时之间,后宫的嫔妃齐聚太后的面前,莺声娇语,在太后的面前都十分讨好,宫殿里都是儿臂粗的蜡烛,点亮了宫殿,就算是天色黑了,宫殿里却依旧亮如白昼。美貌的宫女喜气洋洋地端着很多的美事游走在每一个进宫的女眷的面前,宫殿的中间还有一些歌舞,都是宫里的歌女舞女。云舒坐在高大嫂身边的桌子旁,一边给刚刚喝了羊乳的保哥儿擦了擦脸,一边自己也夹菜吃。

    “你这是什么啊?”高大嫂见云舒拿着一个奶瓶给保哥儿吃奶,很惊讶的样子。

    她从来没见过这样的奶瓶。

    不过倒是十分方便。

    看着保哥儿自己就抱着大大的奶瓶吃着羊乳,高大嫂觉得太方便了。

    不然如果孩子饿了的话,也只能自己告罪去后面给孩子喂奶,或者找宫中或者自己带来的乳娘。

    云舒一个漂亮的瓶子就给孩子喂饱了,高大嫂自然是感觉很新奇。

    她也很感兴趣。

    云舒见她喜欢,见保哥儿也吃饱了,便把奶瓶给她看,又跟她笑着说道,“这就是奶瓶,专门给孩子用的。”这样带着奶瓶进宫当然很方便,也很干净,也不用云舒给孩子喂奶,不过高大嫂看见这个有些晚了。因为保哥儿时不时进宫,太后倒是见过,还称赞云舒奇思妙想。不过对云舒来说,这就是一个有些新鲜的玩意儿而已,倒是看见高大嫂这么喜欢,云舒想了想便对她说道,“这个保哥儿用过了,我觉得倒是很好用。等两位嫂子要用的时候,我也送嫂子们这个。”

    “那我可不客气了。”高大嫂便笑着说道。

    “不过是两个奶瓶,又值得什么了。”云舒无奈地说道。

    这奶瓶也只不过是她在现代的时候见得多了而已。在古代没有人想得到才难得,可是其实一点都不费事,也不麻烦。

    她见高大嫂把玩了一会儿,便接过来收好了。

    保哥儿吃了羊乳,安静得不得了。

    他只要吃饱,就不会闹腾,老老实实地在丫鬟的怀里,等到有些晚了,自己就睡了,根本不用云舒操心。

    云舒觉得保哥儿在外面就是一个特别省心的孩子。

    倒是见高大嫂对奶瓶格外感兴趣的样子,云舒心里一动。

    其实做一个婴儿用品的店铺,或许也会有点时常吧。

    比如奶瓶或者一些婴儿玩具之类的。

    她不准备做婴儿吃的东西,毕竟婴孩年纪小,抵抗力弱,她不愿意招惹这样的麻烦。

    不过做一些奶瓶,一些有趣的玩具,比如婴儿喜欢的玩具,还有各种认字的小图片之类的,不过是简单又安全,或许赚得不够多,可起码暂时云舒是京城里的头一份,不会有人跟自己竞争。当然,这种店铺没有什么技术含量,恐怕一转眼就被别人学了去,可云舒却觉得用不着跟人家在意这种事。她一向信奉自己吃肉也得叫人喝汤,就跟烤鸭似的,大可以百花齐放,只要她的店铺推陈出新,比别人家的更精致,更好,更被人承认就行了。

    云舒想着这做生意的事,难免出神了。

    “那女人怎么一直看着你?”高大嫂却推了推她小声问道。

    “谁啊?”云舒抬眼看去,却见是唐六小姐在对面,隔着正在跳舞的舞女恶狠狠地看着自己。

    看见唐六小姐似乎神色不妙,云舒莫名其妙。

    不过唐六小姐敌视她都是老黄历了,云舒也不怎么在乎,只是觉得唐六小姐这状态是真的不怎么好啊。

    她也不过是年轻的女子,可是脸上却多了老态。

    别是被段婶子给折磨出来的吧。

    云舒心里莫名地想笑。

    段婶子大概是她唯一喜欢的一个坏婆婆了。

    唐六小姐落在段婶子的手里,还真是恶人自有恶人磨啊。

    她不同情唐六小姐,也没有心情和她瞪眼睛,见高大嫂正敌视地看着唐六小姐,笑着给高大嫂夹菜说道,“嫂子还怀孕呢,别因为她劳累了。宫里的菜色难得一见,不多吃两样岂不是遗憾?”她不跟唐六小姐在宫里吵架,免得叫人笑话,高大嫂对云舒说道,“你说的没错。我还不如多吃两口好菜。不过这就是当初老高他们说的宫里的菜吗?是很精致。这是萝卜?”她的面前一样菜上,有一朵萝卜雕花。

    云舒笑着点头说道,“是白萝卜。”

    “就算雕成一朵花,不还是萝卜味嘛。”高大嫂其实还真的很喜欢萝卜,夹了萝卜花,咔擦咔擦吃了,觉得没比普通萝卜好吃。

    还是萝卜味。

    可是这话不过是她们俩在说笑,唐六小姐本来正紧紧地听着,听到这里都要气炸了。

    这是在嘲笑她吗?

    嘲笑她就算做了威武侯夫人,也依旧和从前的那个不被人喜欢的唐家小姐一样?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