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4章是非

    等都收拾好了,云舒才好叫府里全都轻松下来,一起过个年。

    忠义伯府当初封赏下来的时候,皇帝赏赐给了宋如柏很多的良田店铺还有各种珍贵的东西。

    这些都算是忠义伯府的原始家底了。

    因为发现皇帝赏赐了很多,云舒也不小气,正好伯府各地的庄子店铺都已经送回了年货,她就按着府里的人的身份还有数目都给大家发了年货。

    为了叫自己的年货有特色一点,云舒还叫人在年货里添加了烤鸭烤鹅之类的。

    府里的下人都很感激云舒。

    云舒却觉得这也不是自己独创的。

    唐国公府每年过年的时候,也是这么给下头服侍的人年货的。

    自己一个人富裕了,那叫大家一起过和肥年,这不是最好的嘛。

    她这样大方,宋如柏也没有阻拦,也没有异议。

    他把家里托付给云舒,那云舒做什么他都不会反对。

    而且宋如柏也很愿意云舒这么大方。

    府里的下人们服侍了他们一整年,难道还要刻薄他们吗?

    虽然不至于叫他们跟自己一样的地位,还是主仆有别,可是还给的,宋如柏和云舒夫妻俩都不是小气人。

    因为他们家跟国公府学的,都给下人一份很丰厚的年货可以过年,还有过年的红包,府里的人都很感激,对他们夫妻也更加忠诚了起来。

    倒是小顺忙完了外面的几个铺子回来跟云舒最后交账,因为这一年里小顺一直都在帮云舒忙外面的事,虽然因为年轻没有提拔,可是云舒是把他当做以后家里的大管家的,所以等 小顺来给自己禀告外面铺子已经在过年之前暂时停业以后,云舒还另外给小顺塞了一份红包。她塞给这小伙子,把小顺吓得连连推辞不敢要,云舒笑着把红包塞进他的手里说道,“你在外面忙,也是为我与伯爷分忧,这是你应得的。”

    “为主子分忧是咱们应该做的事。怎么还能要夫人的赏赐。”小顺攥着红包不安地说道。

    “不是你跟我要的,是我给你过年的。”云舒见小顺攥着红包很不安的样子,叫他坐下来问道,“铺子都已经整理好了吗?”

    “是。都是按照旧日的章程,现在停业,等过了年,初五以后继续营业。到时候走亲戚的大概也出来了,提着咱们铺子里的各种卤味去串门,也是正好的事。”小顺拿着红包犹豫很久,才把红包收到了袖子里,这才对云舒说道,“夫人这样善待咱们,那些背叛了夫人的知道了一定会很后悔。”他这说的肯定是之前被宋如柏送回官奴坊的那些人了,云舒没有追究那些人的想法,点了点头问道,“他们还好吗?”

    “在官奴坊里能有什么好。”小顺轻声说道,“那里头管咱们的官可不把咱们当人看。”

    云舒听着心里虽然感慨,可是也没有心疼被送回去的那些人。

    小顺也不是为了说这些在云舒的面前帮那些人卖惨的,随口说了一句,觉得不妥,便不再说这个了,只对云舒笑着说道,“还好咱们都是服侍夫人的。如果是在威武侯府,现在只怕是正在骂娘。”威武侯府也是刚刚被皇帝赏赐的爵位,当然也没有很多服侍的下人,皇帝赏赐了忠义伯府,当然不可能会忘了威武侯府。他给老段也赏赐了好几家的官奴。因为都是在官奴坊里生活过很久的,彼此其实都认识,小顺也从之前认识的服侍威武侯府的旧识里听到了一些。

    云舒一边把今年的一些账册都收起来,一边问道,“为什么要骂人?难道是威武侯惩罚他们了?”

    “差不多吧。听说最近威武侯夫人在府里挑三拣四,挑刺,谁做得不好都要责罚,大过年的也不叫人放松。”小顺也知道云舒跟唐六小姐都出身唐国公府,便对云舒说道,“这也就罢了。做奴婢的,有几个不被主子打骂的,做错了事被惩罚,本来就是天经地义,以后不敢再犯也就是了。只是威武侯夫人最近时常盯着府里的几个漂亮的丫鬟。她们只要在威武侯的面前站一站,她就骂人家要勾引人,是发……”他不好意思在云舒的面前说这些粗俗的话,唯恐脏了云舒的耳朵,岔开了这话继续说道,“还把两个最漂亮的丫鬟的脸给打坏了。咱们这些官奴都是成家在主人家里做事的,那两个丫鬟的家人也在府里,怎么能不骂人。”

    “她们是不是真的勾引威武侯?”云舒却没有问别的,只问了这件事。

    如果那两个丫鬟真的跟当初自家那个丫鬟似的,别有用心,那云舒觉得唐六小姐虽然做事歹毒了一些,可是那两个丫鬟也不是全然冤枉。

    有胆子勾引男主子,那被夫人发现了,被打坏了脸,怎么还有脸骂人呢?

    她虽然不喜欢唐六小姐,可是也不会为了因为和唐六小姐有恩怨,就赞同那些丫鬟做这样的事。

    小顺一愣,这才若有所思起来。

    他是个男子,没想那么多,威武侯府的旧识跟自己抱怨的时候,他就是觉得威武侯夫人手段特别歹毒。

    可是现在想想,那两个丫鬟到底有没有勾引威武侯,他那旧识还真的没说。

    因为自己没有察觉,反而是被云舒给点醒了,小顺便觉得有些羞愧。

    他觉得自己已经在做生意这么久很精明了,却差点也被人糊弄过去。

    “他们这个倒是没说。”

    “如果那两个丫鬟没有勾引威武侯,那这件事是威武侯夫人不对,那两个丫鬟的确无辜可怜,遭了无妄之灾。威武侯夫人过于歹毒了。”云舒在国公府的宅门里长大,从不偏听偏信,见小顺听着自己的话认真地思考着,便提点他说道,“可如果是她们真的动了背叛的心,勾引威武侯,那这只不过是后宅女人的纷争。后宅的纷争一向都是这样,不是你死就是我活。如果威武侯夫人不杀一儆百,收拾了她们,以后怎么拦得住府里其他动了心的丫鬟?”

    “夫人说得是。”

    “只是威武侯府竟然还有下人把这些话说给别的府里听,只怕心存怨愤。都说家丑不可外扬。做下人的,本应该忠心着,不管发生什么都要维护主人家中的名誉,怎么能把这种后宅的事随便说给外人听?”云舒摇了摇头对小顺说道,“可见威武侯夫人没有管束住自家的嘴,今日是传她歹毒打了丫鬟,后日还不一定传她的什么坏话。”这番话小顺听了,举一反三,对云舒说道,“咱们府里的人在外面也应该闭紧嘴,不能把府里的事随便拿出去跟人说。”

    云舒看着他笑着点头说道,“当然是应该这样。以后,你还要在这上面多放一些心思,也多叫下头的人谨言慎行,不要胡乱在外胡说些话。”

    小顺眼睛一亮。

    云舒虽然没有对他承诺什么,可是却是在告诉他,以后 会提拔他,叫他可以做更多的事。

    “是。”他忙点头说道。

    “还有,威武侯府的事,既然你听到了也就听到了,不必再传给别人听。咱们家的人不传别人的这些闲话坏话。威武侯夫人的事是这样,以后如果还有其他的人家里有什么传闻,咱们也关起门来说一说罢了,不要在外面再宣扬这些事。”云舒叮嘱了小顺几句,小顺也都记下来了,见他已经都想通了,云舒笑着叫他回去歇着,最近不用服侍了。不过对于威武侯府的事,云舒觉得威武侯府跟漏斗似的。

    唐六小姐知道自己的这些事都被府里的下人给啰啰出去了吗?

    如果知道了,她只怕很生气。

    她叫小顺约束府里的人,别传威武侯府的闲话,不过这些闲话却很快传遍了京城。

    连云舒赶着过年之前去给老太太请安,合乡郡主跟唐二奶奶都拉着她问。

    云舒无语了。

    威武侯府的事,她一个忠义伯府的能知道什么。

    “听说她真的打烂了两个丫鬟的脸,是不是真的?”合乡郡主用了两个“真的”,可见是真的感兴趣。

    云舒不由莞尔。

    “我知道的也不知是不是有人添油加醋,也知道的不多。”

    “你瞧瞧你,还不愿意说别人的是非。”合乡郡主从前就最喜欢云舒这个脾气,当初云舒当丫鬟的时候就不会随意说人是非,见云舒笑着摇头,合乡郡主便说道,“现在京城里都传遍了。”

    因为不知道真正的详情,云舒当然也不会随便说不负责任的话,只是没想到合乡郡主都知道这件事了。

    “京城里传得很多吗?”她平常的交际圈没有合乡郡主的大,不由疑惑地问道。

    “多得很。不过传得这么厉害,她府里那些下人功不可没。”合乡郡主对云舒说道,“管不住下人的嘴,她也真够无能的。”

    云舒更不好接话了。

    到底唐六小姐是唐家的小姐,她不好随便说。

    合乡郡主见她谨慎,也不在乎。

    云舒不爱说是非,她就跟别人说是非去,反正能乐一乐。

    她也不逼着云舒做她不想做的事,反而对云舒说道,“听说你也要进宫过年?也好,我今年也进宫过年,到时候咱们一起去。”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