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3章过年

    云舒不免想起赵夫人上一次和自己说话时候脸色有些怪异的样子。

    “怎么了?”

    方柔性子和顺,也不是跟赵夫人闹脾气的性子。

    能叫赵夫人跟方柔生气,真是很难得。

    “还不是我那两个小姑子的事。”

    翠柳对云舒说道,“之前二哥不是给她们每人一份嫁妆嘛,因为二哥现在前途不错,手上也有了银子,就想着亏了谁也不能亏了嫁出门去的妹妹。”这么想倒是能让人理解。

    女孩子是出嫁的,自己手上有银子,也不慌乱,在夫家也会过得好一些。

    娘家也不用为她们担心了。

    云舒觉得这件事没什么问题。

    赵二哥现在混得不错,赚得也多了,能给妹妹一些也没什么。

    “这有什么。”只要别苦了自己的老婆孩子,不是从妻子的嘴里节省着去补贴妹妹,云舒都觉得没什么。

    翠柳忍不住无奈地对云舒说道,“二嫂其实也没觉得什么。只是方夫人那儿有点不愿意,还来赵家偷偷跟二嫂说了这件事。二嫂也没有被她说得有什么抱怨,可是母亲知道了,难免觉得方家总是插手赵家的事,往赵家的家事里搅和不高兴。她的脾气不好,方姐姐虽然顺着她,可是母亲却还是生气了。”方柔做了赵夫人的儿媳妇,这些年一直 都很孝顺听话。只是她脾气太好了,不知道反驳赵夫人,当然也不知道反驳自己的亲娘方夫人。

    方家跟赵家住得这么近,赵家有什么风吹草动,第一时间方家就能知道。

    方夫人有的时候担心女儿吃亏,就时常过来提点提点女儿。

    对于这种事,赵夫人从前脾气再不好也忍了,可是方家却一直都这么插手赵家的事,她忍不了也是有的。

    毕竟方夫人总是过来,虽然是关心女儿,担心女儿吃亏,也又何尝不是说了一些话影响了赵家的和睦,还有兄妹之间的感情呢?

    方夫人这一次觉得赵二哥给妹妹们的嫁妆太多了,担心女儿脾气和顺,没主意,叫赵二哥把自己的小家都搬空了,都补贴赵家全家去了。

    如果是那样,那方柔的日子不是就过得不好了嘛。

    这从云舒来看,方家担心方柔,提醒她别心眼太实惠了,把赵二哥赚的银子都孝敬公婆还补贴小姑子大伯子小叔子的,其实也没错。

    毕竟小家是很重要的。

    而且方柔以后会有赵二哥的孩子,养孩子也花费不少。

    不过方家总是在赵家的家事里搅和,云舒也觉得不太妥当。

    “方夫人是不是信不过赵二哥?”云舒机敏地问道。

    如果相信赵二哥不会亏了自己的妻子方柔,方家就不会总是担心赵二哥把银子都给了家里,亏了方柔了。

    她觉得这滋味儿有点不对。

    “我倒是没想到这一点,只是觉得母亲是在生气方夫人在二嫂的面前挑拨。”翠柳一愣,设身处地地想了想,便对云舒说道,“不过有什么好不相信二哥的。二哥对二嫂的感情难道还用怀疑吗?如果不是真心喜欢二嫂,当初受了那么大的羞辱,二哥怎么还愿意娶二嫂回来。”赵二哥虽然当年家里兄弟姐妹多了一点,家境不那么富庶,可是人长得英俊,又在五城兵马司里做事,普通的生活还是过得的,想娶什么样的门当户对的小姐不行。

    方家当初看不上赵二哥,又是撺掇方柔去和宋如柏交往,又是翻脸不认两家的婚事的,这对于赵二哥的羞辱,赵二哥都容忍了。

    能不在意那些,娶了方柔,这些年对方柔一直都很珍惜宠疼,翠柳觉得方家如果还不信任赵二哥,撺掇方柔多长心眼,或者多往自己的小家里划拉银子,就不太可以了。

    云舒摇头说道,“我只是随便一说。你也知道,我本来就是一个爱多心的人。”

    翠柳噗嗤一声笑了。

    云舒也笑着对翠柳说道,“更何况夫人的脾气来得快,去得也快,虽然现在生方姐姐的气,没两天这气就散了。而且在外面的时候,夫人也一定最维护方姐姐。只不过……”她思考了片刻,却没有再说什么了,总是觉得这件事如果方家还不知道收敛,方夫人总是插手女儿女婿的家事,赵夫人也就算了,赵二哥只怕也会觉得不高兴。如果赵二哥真的多了心,觉得方家是不相信自己,方柔也对自己有了怀疑,那夫妻之间的感情就要生疏了。

    方夫人是做母亲的,一直都想对方柔好。

    可是云舒觉得她一直都没有找对办法。

    无论是从前叫方柔去和宋如柏交往,还是现在的事。

    叫人家小两口自己过日子不好吗?

    “只不过什么?”翠柳好奇地问道。

    “没什么。只不过是一些胡思乱想而已。”云舒摇了摇头没有再说什么,见翠柳似乎在自己的家里一样很放松,笑着问道,“那你给你的两个小姑子嫁妆了吗?”

    “除了我跟你说过的首饰以外,我还每个人送了一百两银子。大方些有什么不好的,只要别压过了两位嫂子的风头,其实我是愿意叫家里人知道我对她们俩大方的。到底是母亲的女儿,我对她们大方了,那母亲不也会更喜欢我的吗?”翠柳现在也很聪明,知道很多和夫家如何相处的办法,一边笑着对云舒说道,“她们俩虽然清高,可是也没清高到不要我这个丫鬟出身的嫂子送她们银子的地步。清高也清高不到哪里去。”

    如果有骨气不要她的银子,那还算是真清高。

    可是现在,翠柳才发现原来清高也是有选择条件的。

    “还是你当初说的对。”她对云舒说道。

    “我说什么了?”

    “银子不是万能的,可是没银子是万万不能的。”翠柳诙谐地说道。

    云舒听着笑了起来。

    “当初我跟着你做生意,占了你许多好处,现在这点家底都是当初跟你赚的。”

    “说这些干什么。难道你没有帮我吗?”云舒不爱听翠柳这些,打断了她的话,翠柳见云舒不愿意听,也不再说。

    不过她跟云舒说了一会话,放松以后回了赵家。

    果然没过两天,翠柳高兴地又来看望云舒的时候就告诉云舒,赵夫人跟方柔和好了。

    其实也只不过是赵夫人单方面的生闷气罢了。

    方柔孝顺和顺,见婆婆生气只会更加孝顺婆婆,不可能和赵夫人闹别扭的。

    云舒见赵家这风波很快过去,也为赵家高兴。

    现在已经到了快过年的时候,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云舒都快对过年有心理阴影了。

    京城里两次闹得这么激烈都是在过年的时候,云舒一听到宋如柏跟自己说皇帝邀请他们一家去宫里过年,顿时觉得头皮发麻。

    见云舒心理阴影这么重,宋如柏也不知是为了安她的心,还是想要逗她,对她说道,“别怕。唐国公也进宫。”

    云舒觉得更害怕了。

    唐国公那么倒霉,两次都在宫里被人宫变,他也在宫里,云舒更没有安全感了。

    见云舒一副唐国公不太吉利的样子,宋如柏露出笑容,对她说道,“现在我统领宫中禁卫,宫里宫外的事,都在我的眼皮子底下。”

    “我就是随意吐了槽。”云舒也不是真的怕了,就是觉得唐国公叫人压力很大。

    不过皇帝为什么会叫他们也进宫去过年,云舒十分疑惑。

    宋如柏跟她解释说道,“陛下登基以后有名号爵位的只有我和老段,陛下当然会叫咱们都进宫,作为北疆武将的代表。”

    威武侯与忠义伯,这是皇帝唯二封赏的爵位。

    其他赏赐下来的爵位都不及他们两个显赫,所以,老段和宋如柏一直都被当做是北疆武将之中地位很高的代表人物。

    皇帝会叫宋如柏进宫云舒明白了,倒是想想皇帝的苦心,云舒也知道自己为什么能进宫了。

    今年宫里有了太后,皇帝为了要在大家的面前做一个孝子,怎么也得叫几个信得过有身份地位的女眷陪着太后过年吧。

    而且如果宋如柏进宫,忠义伯府就剩了她和保哥儿,也怪孤单冷清的。

    云舒便对宋如柏无奈地说道,“我本来就想如果陛下叫你一个人进宫过年,我就带着保哥儿回陈家,或者国公府去过年。不会寂寞。没想到还要在宫里过年了。”不过宋如柏提到老段,云舒便问道,“六小姐不会也进宫吧?”

    “谁知道。这得看段家老婶子乐不乐意放她进宫。”宋如柏说道。

    云舒点了点头。

    她觉得以太后不爱得罪人的性子,而且还要顾虑老段在皇帝面前的地位,应该也会叫唐六小姐进宫的。

    过年虽然快到了,不过还有时间准备,云舒拍了拍趴在自己的腿边睡着了的保哥儿,把他手边的一个小木狗放在一旁免得膈到了儿子,一边也张罗着到处送年货给自己认识的各家。

    她送出去了,各家又送回礼回来,云舒还要整理,收拾入库,还要年终的时候结账清账,带着几个能干的下人忙得脚不沾地。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