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2章儿孙满堂

    宋如柏不在乎老段做错事。

    可是他不愿老段做错事以后,叫皇帝给他擦屁股。

    唐二公子也不是非要跟老段为了那点谁上谁下争得你死我活的。

    都是为皇帝打工而已,有必要变成乌眼鸡吗?

    唐二公子就想好好地在军营里混,然后好好地升职就好了。

    如果老段跟他生出争端,只怕老段没有好处,唐二公子这回跟同僚频频争执的也不会有什么好处。

    他希望大家都和和气气的,别管心里怎么想,面子上过得去就好了。

    现在沈将军出面,应该给老段说过什么,唐二公子很感谢宋如柏替他在沈将军的面前提到老段的不妥。

    不然,他自己跑去跟沈将军说自己担心这个担心那个的,像是在背后说人小话似的。

    “这事还是王偏将察觉的。”宋如柏不能冒领功劳,便将王偏将的功劳说了出来。

    “他是个有眼光的,你放心,不说他这么聪明,只看在琥珀的情分,以后我也是和他走得更好的。”唐二公子说完了公事,开始吃吃喝喝起来。

    他在边城的时候养成了风卷残云,云舒看他跟宋如柏两个人你争我抢的,很快好吃的就都没了,麻木地看了十分无奈的唐二奶奶。

    好在这两个男人还知道给女人留一些她们爱吃的,不然,云舒只能啃桌子了。

    “还是你们家的饭好吃。”唐二公子吃了饭,瘫在了椅子里,十分享受的样子对宋如柏抱怨说道,“老太太现在要保养着,父亲就叫咱们跟着吃得没滋味,你说像话吗?”其实他有点夸张了,唐国公虽然叫他不许在跟老太太一起吃饭的时候吃会勾出老太太馋虫的好吃的,可是也没禁止他和唐二奶奶关了自己的小院子偷吃啊。只不过唐二公子是卖惨而已,还对云舒不客气地说道,“再叫厨房给我做几分那个兔腿,我带走。”

    “连吃带拿的,你也不怕人家笑话。”唐二奶奶无语地说道。

    “这有什么。小云在老太太跟前长大的,我什么样她没见过,要笑话,早就笑话了。”唐二公子对云舒怀疑地问道,“你没笑话我吧?”

    “早就笑话完了。”云舒说了一句叫唐二公子无语了的话,笑着叫人去拿好吃的去了。

    她的家里一直都有各种好吃好喝的,正好还做了一锅蒸蛋糕,松松软软,香甜可口,正合适老年人吃,云舒也叫人装了叫唐二公子拿回去孝敬老太太。

    “这里头还放了什么?”唐二公子不客气地先拿了一块蒸蛋糕吃了。

    “加了之前你从边城带回来的果干,有些酸甜的味儿,正好解腻。”云舒对唐二公子继续说道,“别叫老太太多吃,也别叫晚上睡觉之前吃。”

    “知道了。你嫁人以后真是更啰嗦了。”唐二公子摆了摆手,大摇大摆地带着笑着对云舒告辞的唐二奶奶满载而归。

    云舒见他走了,这才跟宋如柏笑着说道,“他这是来安我们的心吧。”

    因为知道他们夫妻担心他和老段的争端,所以唐二公子现在事情解决,就赶过来告诉他们一声,免得他们继续担心。

    其实说起来,唐二公子虽然看起来跟从前没什么不一样,还是风风火火的,可是却更细心,更多照顾别人的心情了。

    宋如柏倒是很愿意唐二公子经常过来一起吃个饭什么的。

    因为好歹还算是能一起喝个酒,吹吹牛,而且云舒跟唐二奶奶的关系不错,也是能说得上话的。

    他还跟云舒说道,“二公子是个可交之人,日后咱们往来也更多,会更好。”

    他和现在远在南边做巡盐御史的唐国公世子没什么交集,虽然那位唐国公世子也是不错的人,不过宋如柏算了算,唐国公世子还得在南边好几年,自己还是跟唐二公子往来更频繁。

    唐二公子的性子不难相处,跟宋如柏很投脾气。

    云舒想了想,觉得跟宋如柏有一样的感觉。

    所以,她和唐二奶奶的关系就更好了。

    不是彼此在一起去京城各处的庙里走走,就是在外面看看大家各自的生意,或者做个针线,互相出个主意,还有在外面交际的时候也共进退。

    时间久了,她和唐二公子夫妻的关系更近了一步。

    唐二公子索性就经常来云舒这蹭饭吃。

    他也不空手而来,时不时地不是给带点各地商路上送过来的稀奇的东西,就是拿一些给保哥儿的玩具,总之还是很有心的。

    看着保哥儿抱着自己送给他的小木剑坐在垫子里笑,唐二公子渴望地说道,“以后我也有这么个大儿子就好了。”

    唐二奶奶红着脸拍了他一下。

    不过因为云舒是熟人,她也没什么不好意思的,云舒却瞧出几分,关心地问道,“你这是有了吗?”

    “太医给看过,说她有了。”唐二公子得意地说道。

    其实说起来,因为一直都在边城,唐二公子成亲比别人家的同龄人是晚了的。

    看着其他人家的公子们都有了孩子,唐二公子虽然不着急,却也不是不期盼。

    现在妻子有了孩子,他当然忍耐不住地高兴。

    云舒忙着跟唐二奶奶贺喜,唐二奶奶便对她道谢,又说道,“所以今天我来,是想请你帮忙,给我做一床小被子。”见云舒疑惑地看着自己,便笑着说道,“是我从民间听到的,说是请已经生了好孩子的亲朋好友给自己做一床小被子预备着,那以后我也能生这样的健康聪明的孩子。”她不是不喜欢别人家的孩子,而是比起来,还是更喜欢保哥儿的精神劲儿。别人家的小公子生下来精心养着,却不如保哥儿这么精神,唐二奶奶就过来求云舒了。

    云舒觉得这也不算事。

    虽然这像是民间的说法,不过既然唐二奶奶信这个,来找她,云舒还很高兴。

    这不是肯定了她的儿子嘛。

    她做小被子又不费事,一口答应了下来,忙了两三天,给唐二奶奶做了一床极为精致的小被子。

    唐二奶奶还提醒云舒,叫保哥儿在小被子上滚了两圈。

    云舒忍着笑把小被子送去国公府给唐二奶奶,顺便还跟老太太道喜。

    “四世同堂,这可是积福的长者啊。”云舒对老太太贺喜的时候说道。

    老太太自然更高兴。

    作为老人,当然希望看见自己子孙满堂才好。

    “我听小二的媳妇说了,说求你给做小被子。没有耽误你的事吧?”老太太关心地问道。

    “您忘了我是做什么的了?针线上的事,那都是最简单的。”云舒把自己做给老太太的衣裳鞋袜捧到一旁,见老太太摸着自己做的衣裳十分高兴,也乐得跟老太太说一些悠闲的家事。因为她好几天都没来见看望老太太了,老太太也舍不得叫她直接回家,留了她在国公府里吃了一顿饭,对云舒偷偷地说道,“小二两口子最近还偷吃。以为我不知道。”

    云舒心说她倒是知道。

    不仅知道,还是供货给这两口子偷吃的同伙。

    “最近给您送的蔬菜不可口了吗?”云舒一直给老太太送拿山泉水浇种的蔬菜,最新鲜水嫩清甜,极为可口。

    不过她担心老太太吃腻了。

    “倒是可口得很。可是整天过于清淡了。”老太太无奈地说道。

    云舒爱莫能助。

    老太太也知道太医叫自己保养,叹了一口气说道,“我还是忍着吧。”她还想多活几年,看着自己的重孙们长大成人呢。

    见老太太忍得住,云舒也笑着点头。

    她看老太太的气色精神都不错,心里也放心了,等到了晚上宋如柏来接她回家,她跟着宋如柏回了家里。

    又过了一段时候,就是快冬天的时候了,云舒就把冷吃兔摆了货在烤鸭铺子里。

    果然因为是新货,没过多久,吃过的都说好,生意就火爆了起来。

    翠柳高兴地上门的时候,云舒倒是并没有多在乎铺子里的生意了,相反在看着外面的大雪若有所思。

    “怎么了?”翠柳过来问道。

    “没怎么。只是今年的雪这么大,叫人有点担心。”

    云舒之前也经历过一次雪特别大,有很多流民吃不上饭的事。

    那时候她还在国公府里做事,也无能为力,只不过是减免了租赁自己田产的农户们的租子而已。

    因为那一次的事,所以云舒觉得每逢雪特别大,天特别冷的时候,都叫她怪担心的。

    “可不是。这可才入冬,怎么今年特别冷呢。”翠柳也说了一句,跟云舒坐在暖和的屋子里,解开了身上的斗篷说道,“母亲叫我过来看看你。铺子最近火爆得不得了,母亲说你会做生意。”

    “这算什么会做生意。走南闯北的大商户才叫会做生意。”只不过是卖点熟食,算什么会做生意啊。

    云舒见翠柳凑到自己的身边暖着,扬声叫丫鬟给拿几个刚刚烤好的红薯给翠柳吃,自己也拿了一个吃着问道,“你突然来了我家,难道只是为了报喜?”

    “不是。母亲正跟二嫂闹别扭呢,我来你这躲躲。”翠柳没瞒着云舒说道。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