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1章串门

    好歹全了赵夫人的这些年对她的照顾。

    云舒是个别人给她善意,她就加倍回报的人。

    不过等赵家两位小姐定亲以后,云舒送到的首饰叫赵夫人十分不安地找上门来。

    “我瞧着你给的首饰十分精致,也太贵重了一些。”

    “不过是当初陛下赏给我的。我想着两位小姐如果成亲嫁出去了,那还是有能撑起自己身份的头面才好。”云舒见赵夫人唉声叹气的,便给赵夫人预备了热茶,请她吃着糕点喝着热茶,这样的话,吃着甜的东西心情也会好一点。她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里,赵夫人看着她,便对云舒说道,“我现在是真后悔。当初,由着她们俩听她们父亲的那一套。其实叫我说,如果早几年叫她们别总是用白眼看人,那现在她们也能嫁到北疆武将家里去了。”

    看着云舒送来的首饰,赵夫人就知道自己的女儿错过了。

    皇帝对北疆出身的武将十分照顾。

    甚至云舒也只不过是因为从前和皇帝走得近了一些,那手上的首饰都是精致华贵的,在京城外面的地方都买不到。

    云舒给她两个女儿送的首饰不仅镶嵌宝石,那金首饰的做工也叫人没见过。

    赵夫人拿着出去问过,听说只是宫里才做得出来的。

    如果嫁到北疆武将家里去,赵夫人倒不是一心巴结人家富贵的没见识的人,只是想着女儿的生活能过得更舒服一些。

    不像她这样,嫁给一个酸腐的书生,这几十年过来,还得精打细算。

    她提了这件事,云舒也不好说什么。

    其实北疆武将有北疆武将的优点缺点,门当户对又有门当户对的好处坏处。

    赵夫人大概是觉得没有嫁到北疆武将那样的家里去十分遗憾,可是没准真的嫁过去,又会后悔也说不定。

    她便只劝着赵夫人吃了两款香甜的糕点,赵夫人吃了糕点心情好多了,脸上笑容也多了起来。

    “她们俩的嫁妆倒是比从前咱们家里的多多了。她们哥哥们都是大方的人,给她们压箱钱了。”不说别人,只说现在已经前途光明的赵二哥就没有吝啬,给两个妹妹准备了不少的压箱钱。说起这个,赵夫人的脸色突然有些僵硬,垂头喝了一口茶就没再说什么了。云舒瞧着她的脸色不对,也不能多问,倒是把保哥儿送到了赵夫人的怀里去。如今她儿子已经是大家都喜欢的小宝贝了,她这些天真的进了几次宫里,太后抱着更加健康精神的保哥儿不松手不说,还时常要把云舒“赶走”。

    云舒只能把保哥儿留在太后的身边,自己去给皇帝或者太子请安。

    太子还时常多问她一句保哥儿在哪呢。

    大概是在宫里时间久了,见的人也多了,保哥儿养成了一个天不怕地不怕的脾气,不人生,自来熟。

    看见赵夫人抱他,保哥儿熟练地伸出小胳膊来叫赵夫人抱他。

    “保哥儿真是机灵。”赵夫人惊喜地说道。

    “他就是自来熟,觉得大家都喜欢他。”云舒觉得自己儿子性子不错,却还是叮嘱赵夫人笑着说道,“他平常贪吃,现在已经沉了许多了。”保哥儿是个能吃的孩子,还不挑食,云舒也时常拿一些莺儿能吃的各种蔬菜泥鱼肉泥地喂给他,他来者不拒,竟然没有不爱吃的。也用不着云舒操心,比如还得哄着,只要把持的送到保哥儿的嘴边,他都能吃掉。因为能吃,孩子的身体很健康不说,也沉了,看起来很结实的样子。

    赵夫人有感而发地说道,“他这么么机灵,谁会不喜欢他。不过这样也好。现在有的人家里的男孩子风吹了就病了,遇到了天冷一点就打哆嗦,叫我说,还不如咱们保哥儿结实。”

    这倒是真的。

    大概是孩子吃得多,保哥儿也没有小孩子十分频繁的一些疾病。

    倒是云舒怀疑自己是不是把保哥儿养得粗糙了一点。

    她见赵夫人喜欢孩子,恰巧赵大奶奶也生了,便和赵夫人说起孩子的话题,消磨了时间。

    等赵夫人走的时候,云舒记得赵夫人上门拿了很多大包小裹的给自己,都是心意,便也忙着叫人给预备了一些家里出来的吃的,见赵夫人不要,她便对赵夫人无奈地说道,“又不是什么金银之类的,不过是一些秋天下来的水果,还有一些吃的。您也尝尝。”前些时候庄子上送来了好些专门养的兔子,都是专门养的,肉质也极好,云舒本就是想叫庄子上养着看看,如果养兔子方便,她就要与时俱进,给自家铺子里多几样新品了。

    总不能总是做烤鸭,没有创新精神是不是?

    所以这一批兔子送到云舒家里,云舒先叫人自己试着做了冷吃兔,还做了一些麻辣兔腿。

    宋如柏当天多吃了三碗饭。

    云舒都担心他会不会撑到了。

    不过现在这冷吃兔十分受欢迎的,宋如柏这么喜欢,云舒每天都叫人做新鲜的,今天厨房正好还有两份,云舒就叫婆子给装了,又叫人拿了一些自家做的腊肠给赵夫人笑着说道,“夫人也帮我尝尝看。如果这味儿夫人觉得也好,回头给我一个试吃的点评,我就能在铺子里上货卖了。”谁也不嫌银钱挣得多,云舒现在出了国公府,自由自在的,已经能自己打理铺子,当然也想着多做一些新鲜花样,维持顾客了。

    赵夫人见云舒说得有趣又恳切,两家又不是外人,没有再推辞,带着云舒给预备的回礼回去了。

    她把家里做的冷吃兔带走了,云舒又忙着叫人去收拾兔子,做了冷吃兔来,等宋如柏回来了,云舒还给他端上来一旁麻辣兔头。

    宋如柏看着一个个圆溜溜的兔头,僵硬了很久,看云舒已经拿起来津津有味地啃,方才拿了吃了。

    之后,剩下的兔头都进了宋如柏的嘴。

    “这个下酒不错。”宋如柏点评说道。

    云舒见他的嘴都辣得红彤彤的,一脸无语地拿手帕给他擦了擦。

    “这个没孝敬国公府里的老太太?”宋如柏便问道。

    “没有。现在已经不敢给老太太吃这么辣的东西了。老人家还是得保养着才好。”

    “所以国公府里的人都不吃?”

    “难道叫他们吃着却叫老太太在一旁流口水?既然老太太吃不得,那大家就都别吃了。”云舒见宋如柏笑了,还拿筷子蘸了一点酒喂给保哥儿,翻着白眼拍开他的手,方才关心地问道,“前阵子琥珀姐姐跟我说的事,你留心了没有?”云舒当然还记得琥珀之前说老段在军营里和唐二公子之间的隐隐的纷争的问题,宋如柏听了点头说道,“我现在已经在禁军之中,不好插手军营里的事,这件事我已经禀告了沈将军。他会留心。”

    沈将军是所有军营里的主将,当然是最合适留心这件事的人选。

    云舒见宋如柏说沈将军已经知道了,便放心了下来。

    沈将军还是很精明厉害的。

    不过她也觉得老段真的得好好适应适应在京城里的工作了。

    不是说娶了一个京城的名门淑女就能在京城里站住脚的。

    老段做事有偏向,这本来就很不好。

    不过这件事既然沈将军知道了,云舒一个小女人也没有忧虑家国的情操,就把这件事给放下了。

    她倒是放下了,唐二公子一天晚上带着唐二奶奶大概是遛弯儿,直接来了忠义伯府。

    进了云舒家里,闻到了香味儿,唐二公子对云舒关心地问道,“你又做什么好吃的了?”

    唐二奶奶无语地看着他。

    云舒也想捂脸。

    “冷吃兔。”最近宋如柏爱极了这吃的,云舒也天天做。

    既然宋如柏都没觉得吃到吐,她有什么好怕的。

    虽然兔兔可爱,可是还是吃起来更美味。

    “我记得以前你做过一次。”唐二公子怀念地说道。

    云舒在国公府里做教厨房做过那么多的吃的,哪还记得住自己都做过什么,闻言倒是邀请说道,“两位都在这吃饭吧。”

    “好啊。”唐二公子飞快地坐下了。

    他蹭吃蹭喝的样子真不像是一个国公府出来的公子,不过唐二奶奶大概都已经习惯了,对云舒笑着道谢,待宋如柏回了家,云舒又叫人多做了几样可口的小菜,一同吃起饭来,唐二公子才对宋如柏说道,“你和沈将军说了我和威武侯在军营里的事了吧?”

    宋如柏点头。

    “说了就好了。我看威武侯最近倒是公正了很多,大概沈将军已经提点过他了。”唐二公子轻松地对宋如柏说道,“上峰不和,对下头的影响不小。威武侯能公正一些,我不至于和他唱对台戏,这军营也稳当,不至于闹出什么。”他显然是希望跟老段和睦相处的,宋如柏听了也对唐二公子说道,“我知道你不想和老段冲突。不过他是个糊涂虫,如果以后犯了糊涂,你也别让着他,免得他更不知道深浅,做更多的错事。”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