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0章家常

    正是感觉到了自己的偏见误事,赵大奶奶对云舒更加和气了。

    翠柳偷偷对云舒眨眼。

    恐赵大奶奶尴尬,云舒装作没有发觉,不过等翠柳要走的时候,她专门给翠柳准备了她喜欢的一些小菜,拉着她的手问道,“你在赵家的日子现在可轻松了?”

    “公公对我现在不错了,我当然轻松多了。不过现在是我那两个小姑子要说亲,母亲又为难了。”

    因为知道云舒跟翠柳要好,方柔跟赵大奶奶都先回去了,留翠柳一个人跟云舒站在外面说话。

    云舒听说赵家两位小姐要说亲了,忙问道,“是谁家的公子呢?这有什么好为难的。”赵家两位小姐虽然不是高门大户的小姐出身,不过好歹也是读书人家的小姐,这样的出身其实好嫁着呢。赵大人那么多的同僚,谁家还没有个同龄的公子呢?就跟赵二哥跟方柔似的,年貌相当,出身差不多,这不就行了吗?正是因为这句话,翠柳才左右看了看对云舒说道,“公公倒是想给她们说一个门当户对的人家。他的同僚那么多,想找两家根底差不多的还不容易啊。”

    “那夫人为难什么。”云舒纳闷地问道。

    “母亲……想给她们说北疆武将出身的年轻人。”翠柳偷偷对云舒说道。

    云舒被吓了一跳。

    “怎么会看中了北疆武将的出身……赵大人不能答应吧?”赵大人那样的人最重视身份了,跟自己的身份有差别,赵大人都不同意婚事的。想当初赵雨想娶翠柳这个丫鬟出身的,那把赵大人给气的,差点儿子都不想要了。因为知道赵大人最在乎出身,云舒就觉得赵夫人这有点异想天开了。不是北疆武将出身的不好,配不上赵家,而是赵家自诩是读书人的门第,只怕会觉得北疆来的武将之家入不得他们的眼。

    如果是这样,那成亲只怕也是怨侣,又何必呢?

    反正云舒没看出来赵家两位小姐是愿意嫁给武将人家的人。

    她们那么清高,肯定是想嫁给跟自家门第差不多的读书人的人家的。

    “所以公公不同意,母亲就为难了。她说不通父亲,可是又觉得北疆武将出身也很好。到底是跟随陛下的人,从龙之功,陛下会一定记得的。而且那些年轻人也出色。”

    “我觉得赵大人未必只是因为他们的出身。”云舒沉吟了一会儿,便对翠柳说道,“赵大人如果只是在乎他们的出身,那当初就不会同意叫你进门了。如果不是还愿意接纳你,就算赵小三在雪地里跪到死又怎样呢?大不了,他说一句如果赵小三要娶你就永远别回赵家,不过是一个庶子,他又有什么舍不得的。既然是接纳了你,那说明赵大人虽然看重门第出身,却也不是迂腐的人。而且你说他现在已经对你很和气了,也说明赵大人不是那种一根筋,钻牛角尖的。”

    “你的意思是说,公公未必是嫌弃北疆武将的出身才不同意婚事?”翠柳便问道。

    “我觉得肯定还有别的原因。”云舒缓缓地说道。

    “你说的也很有道理。那我回去跟母亲提一句,叫母亲问问公公,到底为什么不答应这样的婚事。不是挺好的嘛。”翠柳对云舒说道,“因为二哥在五城兵马司,跟北疆武将都揍得很近,你也知道,这些北疆武将本身年纪都大了,有家有业的,可是他们还有儿子呢,儿子大多也很出色。比如你跟我说的段家的那两个小子,不是很出息,跟着沈大将军的吗?而且还很有骨气,为了自己的娘,做着侯爷的爹不要了,爵位也不要了。我觉得这样的年轻人……”她又左右看了看,小心地对云舒说道,“配我那两个小姑子都可惜了。”

    她带着几分哀怨,显然对两个赵家小姐并不感冒。

    云舒噗嗤笑了一声。

    她其实跟赵家两位小姐也道不同不相为谋。

    不至于非要看人家出丑,不过赵家小姐的事她也是不想管的。

    “这事儿你也别太参合了。不然,婚姻是一辈子的事,好了坏了的,你岂不是落埋怨。”云舒便对翠柳说道,“不过我想了想,她们嫁到北疆武将家去只怕也不习惯。你想啊,两位读书人家出身的小姐,会不会觉得夫家粗鲁,或者过得不精细,嫁的人跟自己不能一同吟诗作对,说不到一起去呢?这都是要好好想的。只有志同道合,才能做一辈子的夫妻。”如果真的说不到一起去,鸡同鸭讲,那日子过得也不好。

    云舒明白赵夫人为什么想给女儿说北疆武将的婚事。

    北疆武将虽然之前出了一些岔子,不过却依旧是皇帝信任的一群人。

    他们在皇帝的心里位置不一样,没见犯了错皇帝也没舍得拿他们怎么办,只不过是送回北疆去了嘛。

    他们日后如果依旧忠心陛下,陛下一定不会忘记他们,以后升官发财是肯定的事。

    没准他们家里的年轻人以后也会得到捎带,一样加官进爵。

    如果嫁到这样的人家,荣华富贵的能够保证的不说,而且比嫁一个普通的官宦子弟,还得熬着等丈夫读书出头轻松多了

    没见赵夫人熬了一辈子,赵大人还是……五品官。

    嫁给北疆武将,意味着有好的生活,嫁的人以后也会有更好的前途,赵夫人也是一番慈心。

    这就跟当初赵夫人还想给翠柳说给赵二哥一样,虽然功利,可是却未必不是对儿女有益的。

    云舒从不鄙夷赵夫人千方百计希望儿女们过得更好,通过姻缘来得到更好的生活这样的做法。

    不然,如果都很迂腐,那虽然很有骨气,可是孩子们的生活也不好不是吗?

    她只是叮嘱翠柳别搅和到赵家两位小姐说亲这件事里,免得里外不是人,以后还落埋怨。

    婚姻的事,怎么可能会一帆风顺,如果翠柳参合了,那赵家两位小姐以后成亲一旦有不顺心的地方,岂不是还要来找翠柳抱怨?

    翠柳见云舒叮嘱自己多了,也十分重视,认真地答应了,这才回了赵家。

    没过两天,翠柳就重新来了忠义伯府。

    “你说对了。”翠柳便对云舒十分兴奋地说道,“我劝母亲和公公交心,问问公公到底顾虑什么不愿意和北疆武将结亲,公公才跟母亲说,母亲的眼光是很好,知道嫁到什么人家去能叫女儿们过好生活。可是他却还是说北疆武将的生活方式跟他们不一样,我那两个小姑子做事一副清高的读书人家的小姐一样,还不知道脑子拐弯儿,看起来机灵,其实蠢笨,嫁到了北疆武将家去,可别好生活没过上,先把婆家上下给得罪一圈儿。”

    云舒失笑说道,“赵大人怎么这么说自己的女儿。何至于此。”

    翠柳摇头说道,“母亲当然不爱听这话。可公公就是这么说的。说我那两个小姑子在家里对嫂子还敢翻白眼,一言不合就起身出去,不给人面子。那嫁到北疆武将家去,那眼睛还不翻到天上去?又不是自家人,谁会忍着她们。”从前赵大人对自己的女儿多欣赏啊,深深地觉得女儿对丫鬟出身的云舒翠柳不假辞色是很有读书人骨气的。不过赵大人现在不怎么想了,这转变太快,云舒都被吓住了。

    “赵大人这么顾虑得也有道理。”她想了想便说道。

    其实也没说错。

    赵家两位小姐那样的性格,一旦觉得北疆武将家眷粗俗,给人家摆脸色,或者不跟人家一起吃饭,仿佛一起吃饭就很丢脸似的,那的确不会有人忍着的。

    北疆武将的女眷可不是好声好气的性子。

    “那现在怎样了?”她好奇地问道。

    “还能怎么样。母亲难得被公公给说服了。已经答应不把我那两个小姑子说给北疆武将家了。”翠柳抱着保哥儿,笑着咬了咬他对自己挥舞的小手,对云舒笑着说道,“大哥现在不是在做官嘛,也有几个不错的朋友,家里跟赵家的门第差不多,人品也能有保障。虽然肯定不如北疆武将家里那么富贵了,不过却都是清清白白的读书人家,家里也有年纪跟她们差不多的。母亲说叫大哥多去看看,问问,如果觉得真的为人没问题,那就考虑给两个妹妹说亲。”

    “这样也好。”云舒笑着点头说道。

    翠柳巴望着说道,“其实叫她们嫁出去,我的日子就更好过了。”她不是容不下小姑子的人。

    只是这两个小姑子总是一副看不起她又勉强要对她示好的样子,叫翠柳觉得别扭。

    还不如当初赵大人直接对她不假辞色呢。

    她念了几句佛,还跟云舒说道,“不过我也不是小气的人。等她们要出嫁的时候,我一定送她们最好的头面首饰。”

    翠柳的手里也有不少的好东西,都是当初从国公府里带出来的。

    云舒听她的话的意思是赵家两位小姐应该是快要成亲了,看在赵夫人的份上,也预备了首饰,准备等到时候有了喜信就送过去。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