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9章傲慢与偏见

    云舒是开玩笑才这么说。

    可唐六小姐大概真的觉得段婶子是个无恶不作的坏婆婆了。

    她和老段哭着抱怨说道,“别人家里的老太太谁不是一心颐养天年,不插手儿子儿媳的事。怎么就你母亲跟我这样闹腾?不就是一个小楼吗?怎么了?你出去问问去,这京城里有点名姓的人家,谁家里没有这样精致的阁楼,漂亮的景物?一个从北疆来的土包子,自己没见识,却还要叫咱们也跟着变成没见识的人。难道你不怕叫人笑话你吗?”她自然是要跟老段抱怨婆婆的,见老段抱着头蹲在地上不吭声,上前摇晃着他说道,“你说话呀!还有,你都把那女人给休了,那女人还给别的男人生孩子,她却跑过去嘘寒问暖的!想当初,我怀孕的时候怎么没见她对我这么体贴?!”

    她哭闹着叫老段去料理段婶子。

    可老段能干什么?

    他难道还能把段婶子给扔到外头不养活了?

    现在在京城时间久了,老段知道了很多事,更知道的是,如果真的敢不养活段婶子,那京城里是有人会看不过去的。

    比如什么御史这样的人,一定会在皇帝的面前参他一本。

    他头疼却无计可施,见妻子还在闹,难免说了一句话。

    “本来就是我负了她。娘这么做,也是为了我。”

    他前妻成亲之后这么快就怀孕,老段心里十分难过,跟被针扎一样。

    段婶子频繁地去看望他前妻,老段并不想阻止,相反,觉得老娘是在为自己弥补对前妻的亏欠。

    毕竟,是他先做错了事的。

    “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你的意思是,当初是我错了,那女人才是应该被补偿的?我一个千金小姐嫁给你,还忍受了这么多的风波还有异样的眼光,你不知道心疼我,却心疼那么一个女人?她配和我比吗?!”唐六小姐见老段竟然还对前妻愧疚上了,顿时更加要跟老段讨一个说法。老段被她摇晃得头都晕了,更受不了每次回家妻子就跟自己抱怨在家里不如意的事,挣扎着挣脱了她,大步走了。

    见他就这么走了,完全不心疼自己,唐六小姐又诅咒起来。

    “也不知是跟谁厮混去了,都不是好人!”她本来就觉得自己是下级,老段是高攀了自己这名门小姐,便越发地不把老段当回事儿了。

    等段婶子回了家,婆媳之间又是一番争吵。

    不过她们争吵的事云舒没听说,她正接待今天过来看望自己的赵家的女眷。

    翠柳和方柔不说了,连才生了孩子的赵大奶奶也过来了。

    看见云舒,赵大奶奶本来还神色寡淡,然而见到了保哥儿,赵大奶奶美貌的脸上慢慢显露出笑容。

    保哥儿虎头虎脑的,当然讨人喜欢。

    云舒也不在意赵大奶奶把儿子抱到了一旁去,反正有忠心的丫鬟眼睛都不错开地盯着呢,便笑着招呼方柔与翠柳说道,“难得你们都过来坐坐,夫人一个人留在家里,你们不用照顾吗?”赵夫人今天没来,方柔摇头笑着说道,“母亲在家里看着咱们的显哥儿呢。”显哥儿就是赵大奶奶生的儿子,现在是赵夫人的命根子,恨不得捧在手上要化了,因为有了这个孙子,赵夫人现在哪里都不去了,只在家里看着孙子。

    她这么喜欢孙子,赵大奶奶倒是这一次没有自得,也没有对妯娌们显摆。

    方柔见赵大奶奶的确跟从前不同了,赵家妯娌之间的日子好过多了,心里也很高兴。

    她觉得生活比从前轻松多了。

    “你在看账本啊?”翠柳见云舒手边是很多的账册,好奇地问道。

    “是啊。这都快冬天了,各处的田地铺子,交租的交租,送各种秋后的粮食的也不少。”云舒手里这些年积攒了不少的良田铺子,每年秋天的时候光是收拢这些就十分忙碌。从前,她大多是把良田里的粮食还有果蔬都给卖了也就算了。可是现在她成亲了,有了属于自己的家,不是有那么一句话嘛,广积粮才好过日子,云舒打算从今年开始,良田里出产的都收起来,当做储存。她还叫人在几个庄子还有自家都挖了好大的地窖,庄子上还有屯粮的地方,做了这么多改变,难免比从前费神。

    不过看着厚厚的册子上那么多的米粮还有吃的,云舒不得不说,这真是很满足的感觉。

    她叫人给方柔她们端了农家给自己送来的新鲜的水果。

    秋天的时候,好吃的水果也成熟了很多,秋梨成筐成筐的,云舒还叫厨房熬了秋梨膏。

    她还叫丫鬟去给她们挑了一些。

    翠柳和云舒一起长大的,吃惯了这些,当然没有在乎。

    方柔也时常能得到云舒的馈赠,吃着熟悉,也没说什么。

    倒是赵大奶奶喝了以后,犹豫了一下。云舒见她想跟自己说什么的样子,便笑着问道,“奶奶是……”

    “都是多年的邻居,你叫我大嫂就是。”赵大奶奶说道。

    云舒笑着叫了,见她格外温柔和气,赵大奶奶想到从前对云舒的那些冷眼,便觉得格外惭愧。

    当初她看不起云舒这么一个小丫鬟,怠慢了她,看不起她,虽然她做了伯夫人,依旧把她当做小丫鬟。

    可是云舒这样没有在意,这样的宽和,赵大奶奶觉得自己从前很小家子气。

    她自从被翠柳当头棒喝,其实已经想通了很多,也在慢慢地改变。

    不过她觉得改变的感觉也不差。

    她见云舒看着自己耐心地等待,便说道,“这秋梨膏能不能给我带回去些?我娘家嫂子总是爱咳嗽,大夫给看过,说是吃秋梨膏最好。只是外头的秋梨膏都不如你的味儿好。”她第一次要东西,当然觉得很不好,云舒却觉得这不算什么。秋梨膏才值得什么呢?难得的是赵大奶奶慢慢地改变,翠柳和方柔的日子也能过得好。她便一口答应了下来,还叫丫鬟去取了一小坛的秋梨膏对赵大奶奶说道,“嫂子也别客气。这么多年,咱们都是常来往的,如果吃着好,吃完了再来跟我要便是。”

    “我知道了。”赵大奶奶跟赵夫人不亏是姑侄,都不是占便宜的人,见云舒对自己没有计较从前的事,转头就把一个小长命锁压进了保哥儿的衣襟里。

    这长命锁虽然小,却是赤金的,自然比秋梨膏之前多了。

    云舒却不是只看重价值的,见赵大奶奶真心给保哥儿,她也没推辞,没觉得自己送一点秋梨膏换了金子有什么不合适的。

    她这样大方,赵大奶奶脸上多了几分笑,放下保哥儿坐了过来,看了云舒手边的账册一会儿才说道,“今年的米粮还是留着。我家里那头听说今年怕是有大雪。多存着米粮也能顶很多事。”有很多家里庄子上的人也跟云舒说过,说是今年瞧着天气只怕是有大雪的,云舒听赵大奶奶也这么说,因为这是生活上的重要的事,她也点头跟赵大奶奶说道,“我家里也有庄子上的庄头这么说。”

    她叮嘱翠柳今年庄子上送来的吃的用的可就别卖了。

    翠柳如今吃的用的都在赵家生活,云舒担心她跟从前她们的做法一样不留东西。

    叫她说,什么生活才是稳定的?

    就得粮食堆满了仓库,瞧着才最放心。

    这么想想,云舒发现自己竟然还就是一个小地主的想法。

    翠柳从小就什么都听云舒的,听云舒的她从没吃亏过,见云舒跟赵大奶奶都这么说,她忙着答应了。

    方柔也记下来这件事,才说道,“今年如果有大雪,那咱们都好好屯着米粮吧。”她们说完了这个,云舒就问各自的生意经,因为她在京城里开的铺子都很红火,赵大奶奶当然也愿意跟她说一些生意上的事。她出嫁的时候娘家给陪送了一个铺子,专门卖笔墨纸砚的,虽然生意一般般,不过还是很有赚头的。云舒也知道她开着这么一个铺子,早些年的时候,云舒还因为赵大奶奶开这个铺子有一个奇妙的想法。

    她那时候还异想天开地想,自己没准也能开一个卖书籍的铺子,专卖各种小说。

    她多写几本大家爱看的才子佳人的小说,凭她在现代的时候看了那么多的小说电视剧,那还不成就一代文豪啊?

    不过云舒拿上笔没两天就觉得大概自己不是干文豪的料。

    她还是在吃的上有天赋。

    虽然没做成文豪,不过云舒一想到自己从前的时候的种种奇思妙想,也不禁莞尔。

    她便对赵大奶奶说道,“我听说如今京城里的才子书生都更喜欢南边儿的笔墨,说是比京城的更精致,有风韵。什么薛涛签这样的,连闺阁之中的小姐也都很崇尚。我不过是这么一说,嫂子如果觉得还能做这样的生意,不如去托个商队,去南边的时候给你先带回来一些那头的笔墨纸砚。第一次进货不用进很多,先尝试一下,如果卖得好,那嫂子再自己斟酌。”

    赵大奶奶眼睛一亮,“我早就想过进一些南边的笔墨纸砚了。”

    她看着云舒,觉得十分遗憾。

    叫她从前看云舒不顺眼,现在和云舒这么投缘,她觉得傲慢与偏见误了她。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