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8章坏婆婆

    老段觉得宋如柏憨厚老实。

    云舒都快不认识老实憨厚这四个字了。

    “他是不是忘了是谁差点把他的鼻子给打歪了?”云舒百思不得其解地问道。

    “谁知道。谁管他。”宋如柏不在意地说道。

    不过老段一遇到什么事就跟他诉苦,的确叫宋如柏很不高兴。

    他微微皱眉。

    云舒见他皱着眉头似乎在不悦什么事,便问道,“怎么了?”

    “没怎么。只是陛下这回没有把他送回去,真是可惜了。”宋如柏遗憾地说道。

    皇帝对老段多少还有顾念之情。

    就算是老段在朝上惹怒了他,可是皇帝也没有说把老段也遣回北疆。

    不然,宋如柏不会觉得老段很烦。

    “如果老段回北疆,倒也好。”云舒笑吟吟地说道。

    “我也觉得他碍眼。”

    “不是只碍眼这一件事。而是你忘了?老段的岳父岳母现在可在北疆呢。如果他一家回去了,那不是人团圆,月团圆了吗?”唐二爷夫妻连着小妾都在北疆,老段如果跟唐六小姐回去了,不说别人,一直都格外疼爱唐六小姐的二夫人一定会很欣慰吧。母女团聚,这是多幸福的事不是?云舒这么说,宋如柏便不屑地说道,“那个唐家小姐能愿意跟他回去?我不信。”

    如果唐六小姐是愿意跟丈夫同甘共苦的,又何必只为了一个侯夫人的地位嫁给比自己年纪大了那么多的老段。

    云舒听了深以为然。

    “是我想差了。”她拍着保哥儿,见儿子正扬起小脸对自己笑,不由也忍不住笑着亲了亲儿子。

    宋如柏靠过来,同样亲了亲儿子的脸。

    “你好他现在就是我的命。”他拥着自己的儿子与妻子说道。

    云舒靠在他的肩膀上,听到他这样的话,觉得此刻家里是格外温馨的。

    她嫁的这个男人很好。

    能爱护她,爱护儿女,还给她一份安稳平静的生活,云舒已经很知足了。

    她每天养着儿子,吃吃喝喝的,又开始了时不时串门的时间。

    因为王家嫂子已经年纪很大了,老蚌生珠,高大嫂虽然年轻一些,不过也要注意,云舒把心思更多地放在了这两位嫂子的身上。巧的是段婶子也很担心,时常也过来看望,见云舒时不时地做一些好吃的给亲自送过来,段婶子便对云舒感慨地说道,“你的心我都知道了。小云,你和琥珀都是好的。”因为她的原因,琥珀也跟高家这两位嫂子走得很近,今天也跟着过来了,正跟王家嫂子说话,听到这,她没说什么,扶着段婶子在一旁坐下说道,“侯府里如果闷得慌,就去国公府去打打牌。”

    段婶子现在又住在威武侯府上了,还跟唐六小姐闹呢。

    琥珀觉得这没有必要。

    “这算什么。我现在吃的好睡的好,比以前身体好多了,我一点都不觉得闷得慌。”段婶子大声哼了一声。

    琥珀的目光落在她的身上。

    段婶子慢慢地把头转开,似乎有点怕琥珀似的。

    云舒觉得这像是在什么地方见过。

    不就是之前琥珀服侍老太太的时候,老太太也十分要看琥珀的脸色吗?

    “姐姐瞧着气色比之前好了很多。”云舒对琥珀说道。

    “可不是。我正给她进补呢。大夫说给她好好补一补,就可以要小娃娃了。”段婶子便高兴地说道。

    云舒听说琥珀也会开始准备做母亲了,不由偷笑着问道,“王偏将对姐姐很好吧?”如果不是对琥珀很好,琥珀怎么会安心给王偏将生孩子呢?这样的信任,当然叫云舒想起了之前琥珀对婚姻的畏惧。她笑着里带着几分玩笑,琥珀看了她一眼,却没有回应她的玩笑,总是板着的脸却露出了笑意。这样的琥珀比在国公府里的那个琥珀姐姐更多了十分的鲜活,云舒也觉得现在大家的日子过得不错,琥珀却跟云舒说道,“二公子现在在军营里比威武侯更强势一些。”

    “姐姐这是什么意思?”云舒急忙看了一眼段婶子。

    段婶子没有听到这话,正关心地和两个孕妇说话。

    琥珀便拉着云舒走到一旁,见无人偷听,方才对云舒说道,“听说是最近的事。我家那位现在不是也在军营里做偏将,他就说,外头看不出来,似乎威武侯跟二公子的一样的地位,不过军营里的人现在大多都更听二公子的,说二公子军纪更加严明,做事更公道。”她这话云舒就听不懂了,忍不住问道,“这还有什么更严明更公道的。都是军营里的法度,谁来处置一些军营里的事不是都按着军营里的法度吗?”

    难道按着法度还有什么不一样吗?

    琥珀摇了摇头。

    “二公子正按法度,反正他跟现在军营里的人也都没有交情,当然一概按照法度处置,没有偏向。可是威武侯不一样。军营里有很多北疆的将士,谁做错了事,到他的面前求一求,他大多会宽容几分。这倒是有人情味,显得二公子过于严厉,也有些人抱怨二公子油盐不进的。只是你也知道,军营里也不止是北疆的人,还有更多与北疆毫无关系的。他们倒是更拥护二公子。”

    “如果说人情味,那谁没有呢?可也得公私分明才对。私事上人情味再多也是应该的,毕竟都曾经是袍泽兄弟。可在公事上怎么也该不偏不倚吧。”云舒便说道。

    “我家那位也是这样的话。他虽然出身北疆,不过也觉得威武侯不该按人情管理军营,之前闹出的那件事,不也是他因为许多的顾虑刻意隐瞒,想要压下来。”

    不是每一个北疆将士都觉得老段偏袒是一件值得满意的事。

    王偏将就觉得,若是老段总是更偏向北疆武将,只怕军营里会有人不满,进而军营里的人就更要拉帮结派了。

    “不是在军营里的人,只怕是不知道这件事。”云舒说道。

    琥珀看着她说道,“所以我来跟你说说这件事。回去你闻闻忠义伯,叫他也留心着。这件事可大可小。说得大一些……如今这军营里的人都是陛下的兵马,难道要因为威武侯一个,就令军营里的人觉得陛下厚此薄彼,觉得陛下不公?往小里说,那也是叫北疆将士无法与这些军营里的人融入在一起,那军营岂不是一盘散沙?公私分明,你这四个字就是我也想说的。”她跟着老太太那么久,也在国公府见过世面的,王偏将跟她一说,她就感觉到这如果时间久了,怕是会成为动摇军营的大事。

    云舒嫁给宋如柏,同是北疆武将出身,琥珀自然是来跟云舒商量。

    她也和云舒一样,不会拿这种外面的事回国公府叫老太太操心的。

    “那我回去问问他。”

    “虽然陛下在京城的军营不止这一处,不过见微知著,其他的军营也该去问问。”

    琥珀叮嘱了云舒一番,就再也不说这件事,和云舒一同陪着王家嫂子跟高大嫂说生育的妇人之道。

    云舒如果遇到别的怀孕的年轻女子,没准还能说两句经验之谈。

    可王家嫂子跟高大嫂都是生养孩子有经验的了,她那点小常识完全不够看的。

    倒是王家嫂子很喜欢云舒腌制的各种小菜,觉得开胃,吃着爽口。

    云舒这一回又给她带来很多泡菜,见王家嫂子喜欢,便觉得自己好歹也算是帮了忙了。

    段婶子在一旁看着前儿媳的肚子,十分欣慰。

    她却没期待过唐六小姐的肚子。

    虽然唐六小姐小产那件事段婶子听了也觉得心里不得劲儿,可是其实想一想唐六小姐没有生下孩子抢她大孙子的爵位,段婶子就不那么心疼了。

    她可惜地说道,“那小妖精最近在家又闹着,不然,我就回来帮你养孩子了。”

    “她又干什么了?”高大嫂大大咧咧地问道。

    云舒也好奇。

    难道唐六小姐又要跟她商战了?

    “说是要盖个小楼,临着侯府里的大池塘盖,还起了个名叫摘星楼。我寻思着那小楼才两层高,也摘不着星星,还浪费银子。平地她都住不惯,要住到二层去。”段婶子是苦出身,所以觉得就算是家里有钱了,能享受到的就享受,不必要非要花多余的银子。皇帝赏赐给老段的威武侯府已经很享受了,特别漂亮,该有的都有,段婶子住在里面就跟住在天宫里似的,没想到名门淑女见过世面,觉得还不够,还要盖房子。

    不仅盖房子,还是把房子四周从前就很漂亮的一切都给推平了。

    这不是糟践银子吗?

    那不是就糟践她孙子的银子吗?

    段婶子跟唐六小姐因为这又打了一架,吵骂得厉害。

    云舒没吭声。

    老段家的事她可不参合。

    她只是更在意琥珀跟自己说的那件事,想回去跟宋如柏好好说说。

    宋如柏不在军营做事,想必这样的变化还不知道呢。

    这才是更重要的事。

    “那她盖了吗?”高大嫂急忙问道。

    “我不答应,她就别想盖。难道我还怕了她?惯的她。”段婶子一脸邪不胜正的样子。

    活脱脱一个霸道的坏婆婆嘛。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