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7章同是天涯沦落人

    皇帝这话倒像是在抱怨后宫的妃嫔了。

    云舒一声不吭,一点问皇帝后宫娘娘们的兴趣都没有。

    她对后宫里谁得宠,谁失宠,谁有野心了更是一点兴趣都没有。

    管是谁呢。

    反正都是皇帝要头疼的事。

    她没有问后宫那些动了一些别的心思的嫔妃,皇帝看着云舒都笑了。

    云舒小心翼翼,一点都不愿意参合别人家的事的样子,叫他觉得十分有趣。

    换了旁人,谁不愿意成为皇帝的心腹,听皇帝抱怨呢?

    可是云舒却跑得特别快。

    就像是如果知道得多了,她就要倒霉似的。

    “算了。不说你不爱听的了。”皇帝对云舒宽容地说道。

    云舒便问太子和太后身体可好。

    皇帝也都笑着回答了,叫云舒去太后的宫里请了安,好好招待了这一次给自己立了一功的云舒两口子,放了他们出宫。

    没过两天,几个被皇帝遣回北疆的武将已经十分感激地跟皇帝告别回去了北疆。

    他们看起来走得很高兴,一点都没有被赶回北疆的沮丧还有抱怨,这叫京城里的人都大吃一惊。

    本以为皇帝将他们赶回北疆,北疆武将会心里不满,或者觉得被皇帝辜负了,可是谁知道竟然他们走的时候对皇帝十分愧疚,就跟被赶走了是他们对不起皇帝似的。

    云舒倒是也送了那些北疆女眷一程。

    “小云,现在我才知道你说的话都是对的。”一个女眷便对云舒说道,“嫂子得在这儿谢谢你。”她家的男人要回北疆的消息一出来,那些后院里之前很得宠,很骄傲的小妾们就变了脸,哭闹着叫她们男人赶紧去求情,去跟皇帝央求一定要留在京城,不要去那兔子都不拉屎的北疆。知道这件事不能解决,北疆是肯定要回去的了,她们大哭大闹,很多人脑得厉害,根本就不想跟着回去北疆吃苦受累。

    正是因为她们哭闹得叫人伤心了,这些北疆武将才发现,原来愿意跟着自己去吃苦的,竟然还只有跟着自己这么多年的妻子。

    她们老了,不好看了,也俗气,没有京城女人的美丽还有优雅。

    可是她们却什么苦都愿意陪着他们一起吃。

    因为见到了这些妾们的样子,许多北疆武将都回了头,这次回北疆,把那些哭闹的小妾们都留在了京城,只带着她们一起回去。

    丈夫回来了,这些女眷觉得心里很高兴了。

    云舒很久没说话。

    她觉得此刻这些北疆女眷脸上苦尽甘来的表情叫自己心里难受。

    妻子等在那里,要等着丈夫回心转意,等着丈夫回头还要欢天喜地地感谢,她心里不是滋味。

    如果是她,这样纳妾了的男人,她才不会陪他们什么同甘共苦呢。

    早就叫他们滚了。

    天底下三条腿的田鸡不好找,两条腿的男人遍地都是,为什么反咬觉得感恩,觉得丈夫回头就那么高兴?

    不过每个女人都有各自的选择,云舒不会对北疆女眷现在觉得幸福的事冷嘲热讽,只是对她们说道,“嫂子们这回回北疆去,北疆那么冷,我就想着送嫂子们一些皮毛料子,等回了北疆,嫂子们自己做衣裳也暖和。”她从前在国公府里的时候时常得老太太偷偷给塞的好东西,而且陈平奔波在边城和京城之间做生意那会儿,也带回来了不少的好皮毛料子,她自己和宋如柏是穿不下那么多的,现在收拾出了不少,还配着一些人参之类的,当做是送这些嫂子们的程仪。

    只是送女人们的。

    至于那些男人,对不起,出轨过的男人,就算是浪子回头了,在云舒的眼里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她是不会给那些北疆武将送什么东西的。

    她对这些北疆女眷还算友好,是女人之间的情谊,又不是冲着那些幡然悔悟的北疆武将的。

    没见今天宋如柏都没出现嘛。

    就是宋如柏也不稀罕这几个兄弟了。

    “这么多啊。”一个女眷见云舒叫人送了许多的程仪,不由惊呼说道,“可是咱们,咱们却没有……”

    “这有什么。什么时候嫂子们回来,到时候咱们再说别的吧。”见快要是启程的时候了,云舒又送了一些自家做的糕点给她们路上吃,再加上高大嫂跟王家嫂子也来了,又是一番话别,看着她们跟着自己的丈夫们依依不舍地离开了京城,高大嫂才叹了一口气说道,“何苦呢。还不如叫他们当初就留在北疆。”早知道在京城会做这么多糊涂的事,被赶回北疆回到原点,又何苦来了京城这一场,闹得夫妻之间其实也不如从前那么和睦了。

    王家嫂子倒是对云舒并不与这些曾经跟她大声嚷嚷的女眷计较十分感慨。

    “你心软,对她们这么好,她们以后也会念着你。”

    “我不是冲着嫂子们会念着我才这样。只是觉得女人在这世上本就弱势,能帮一把就还是帮一把吧。”云舒说道。

    “你说的这倒是。倒是你瞧瞧,今天咱们来了,从前她们十分奉承巴结的那个唐家小姐怎么没来?”高大嫂今天过来没见到唐六小姐,冷笑三声。

    老段当初一副跟着几个北疆武将关系多好的样子啊,还在朝上为他们求情呢,一副患难兄弟的样子。

    那几个北疆女眷也是平常都很巴结讨好唐六小姐,随便唐六小姐使唤的。

    可是谁知道这些北疆武将离开京城,老段人影都没看见不说,唐六小姐也没有出现。

    真是叫人太寒心了。

    云舒见王家嫂子没说话,便劝高大嫂说道,“大概是有事没来吧。不来更好,不然咱们哪会现在这么清静。她如果闹得欢了,咱们固然是不怕,不过何必呢。”她还忙着回家照顾儿子呢,高大嫂也知道她是忙着的,自己也得跟王家嫂子回去了,好歹是孕妇嘛,就算已经生养惯了,可是也得 小心谨慎一些。她不说什么了,跟云舒道别,跟王家嫂子一起回去了。

    云舒也回了忠义伯府。

    保哥儿正叫今天没出门的宋如柏给照顾着。

    云舒一进门,看见宋如柏已经把保哥儿架到了肩膀上。

    保哥儿还小呢,可是胆子倒是不小,趴在宋如柏的肩膀上四处好奇地看着,小手挥舞着一点都不害怕。

    看见云舒进来,他还冲着云舒叫了两声。

    “是个胆子大的孩子。以后没准又是个武将。”宋如柏见云舒回来了,便先将保哥儿放在一旁的小床上,走过来给云舒脱外出穿的衣裳问道,“没有人闹吧?”

    “没有。”云舒笑着说道,“不过你那几个兄弟还是有点垂头丧气的。”

    就算是想明白了自己不适合留在京城,可是被送回北疆还是会心里郁闷。

    宋如柏一点都不同情。

    “管不住自己,跟陛下走到两条道上了怪谁。”

    “不过你别说,他们还舍得把小妾留在京城了。如果是我,就算是那些小妾不愿意跟我走,捆着也把她们捆上车。”云舒笑着坐在了保哥儿的小床边上逗儿子,一边说道,“老段跟六小姐都没过来。按说不应该。六小姐的性子势利眼得很,不会来送已经没有利用价值的人我能想到。可是老段,好歹跟他们都是兄弟,之前关系还不错,怎么也没过来送一送呢?”

    “他之前跟着几个闹翻了。”

    宋如柏坐在她的身边,一手撑着她的身边的位置,一边靠近了她说道。

    “闹翻了?什么时候的事?我怎么不知道?”

    “我也才知道。刚刚老段过来了。跟我诉苦,说那几个翻过来埋怨他多管闲事,坏了他们跟陛下之间的情谊,还误解了陛下。”

    “老段来过了?”

    “就刚才的事。看起来精神不好。我没叫他进门。”宋如柏不在意地说道。

    “这么说,他是想在兄弟们面前卖好儿,才在朝上求陛下开恩,没想到这几个兄弟不领情,还觉得他多管闲事了?”云舒想了想,便能想象得到老段的那种垂头丧气,笑着说道,“本来就是。又不是叫他回北疆,用得着他在朝上求陛下,为别人抱不平吗?不过他怎么总是过来找你啊?”老段一有个不顺心的就来找宋如柏诉苦,云舒真是无语了。难道还觉得宋如柏像是个知心哥哥吗?

    她上上下下打量了宋如柏好久,也没看出来宋如柏是个知心哥哥。

    宋如柏无奈地看着她逗自己玩笑。

    “他觉得跟我能说到一起去吧。”

    “你们还有什么共同话题吗?”

    “不都娶了国公府里出来的女人。”宋如柏笑着说道。

    云舒笑得停不住了,觉得这是自己听到的格外新奇的话,凑近了宋如柏问道,“真的假的?他真的是这么想的?觉得跟你都娶了国公府里出来的女人,同是天涯沦落人,就能说到一起去了?”

    “当然还有别的。”宋如柏一本正经地说道。

    “还有什么?”云舒好奇地问道。

    “还有……大概觉得我最老实憨厚,比其他跟他翻了脸的兄弟更能同情他吧。”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