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4章嫌隙

    被推到地上的时候,唐六小姐表情十分惊讶。

    一个下人,竟然敢对主子动手。

    这是谁给他们的胆子?

    简直无法无天了。

    “你们给我站住!”她疯了一样想追上去,可是人家马车早就离开了。

    “你们……”唐六小姐见二夫人被这么送走了,转头看向自己的哥哥嫂子。

    唐三公子和唐四公子没有对她说什么,转身走进了家里,把她拒之门外。

    “你们竟然这么无情无义,你们还是人吗?”唐六小姐拍打着二房的大门,可是里面却传来唐四公子平静的回复说道,“问我们是不是人之前,先问问看你自己是不是人。如果不是为了你,母亲不会被送走。是你害了母亲,现在还敢来质问我们吗?如果你真的那么心疼母亲要去北疆吃苦,不如追到北疆去,好好照顾母亲。你们不是母女情深吗?”二夫人本来在家里过得好好的,虽然跟儿媳们,还有庶子有一些计较,可是也没有人会把她给赶走。

    如果不是唐六小姐心怀叵测,回了娘家闹腾,在二夫人的耳边拱火,进而叫国公府里知道了二夫人做了什么,二夫人会落到这样的地步吗?

    都是唐六小姐干的好事。

    现在,她怎么有脸过来质问他们。

    唐四公子已经对唐六小姐彻底失望了。

    他不想再和这个妹妹走动下去了。

    以后,二房自己过日子,免得再被唐六小姐连累伤害。

    “母亲养大了你,你竟然这么说!”唐六小姐眼睛都赤红了。

    唐四公子却没有再和她说话了。

    “我要去京城里告你们不孝。你们给我等着。”

    唐六小姐威胁说道。

    唐三公子兄弟都是读书人。

    如果被告不孝,他们的官职都会被影响。

    可是唐四公子却不在乎。

    这些话威胁威胁别人也就算了。

    唐六小姐还敢来威胁唐家的公子。

    就算二房已经分出来单过,可唐国公却也是一位维护家人的长辈,唐六小姐敢告,京城里的人看在唐国公,谁会把这种事当做罪名来消遣他们兄弟。

    “你愿意告就告去吧。可是我只告诉你一句话。如果你无情,那以后我们唐家对你也会无情。”如果唐六小姐断他们的官职,那跟仇人没有区别,唐四公子日后对待唐六小姐也只会当做仇人。他的声音很平静,半点没有惊慌,唐六小姐对他竟然没有办法,大声叫嚷了很久,她突然转头,赤红着眼睛直奔唐国公府。等到了唐国公府,她一心往里面闯进去,却被门口的看门的下人拦住,更加大喊大叫起来。

    这样吵闹当然惊动了老太太。

    “她在外面吵闹?”老太太听丫鬟禀告,便皱眉问道。

    唐六小姐怎么从嫁了人以后,就更加不像话了。

    云舒垂头摸了摸自己的眼角。

    唐六小姐现在天天跟段婶子婆媳斗争,想必也训练得比从前泼辣了吧。

    “赶走吧。”老太太对丫鬟吩咐说道。

    “想必是为了二夫人来的。”云舒便对老太太轻声说道。

    “就算是为了她母亲来的,那也是怕少了一个靠山而已。”老太太摇头说道,“她现在还大声嚷嚷,真是不像话了。从前总是说自己出身好,是个名门淑女。可是你看看她现在,像什么话?还不如外头寻常小户门第的小姐懂事知道礼数。”她心里不大满意,云舒却只是笑着说道,“都已经是嫁出去的人了,叫威武侯为她操心吧。”老太太听了这话便微微笑着点头说道,“你说的对。说起来,她本来也不是咱们唐家的小姐了。当初不是都已经把她报了病故了吗?她现在只是威武侯夫人,叫威武侯头疼她去吧。”

    唐六小姐在唐国公府已经死了。

    既然这样,老太太想一想,也不再为她生气了。

    云舒便笑着抱着保哥儿回了自己家里。

    回了家里,她便看见宋如柏带了老高一起回来。

    老高看样子很高兴,见了云舒还笑得连牙都露出来了。

    “高大哥怎么这么高兴?”云舒放下保哥儿笑着问道。

    “没什么。就是过来报个喜。”老高便对云舒直率地说道,“你嫂子还有大嫂都有了身孕了,这真是叫人没想到的大喜事。所以我过来给你们报个喜。”

    “两位嫂子都有身孕了?”王家嫂子和高大嫂都怀孕了?

    云舒真是没想到。

    王家嫂子和高大嫂的年纪都挺大的了,所以她们自己都觉得以后不会怀孕了。

    而且王家嫂子的儿子都已经去军营做事了,现在才嫁给高大人就又有了身孕,这叫云舒怎么能不惊喜呢?

    不过这是大好事。

    “还得谢你呢。如果不是你在京城住着,知道京城里谁家医馆是真材实料,大夫都是好的,我和大哥都已经死心了。”老高只有欢欢一个女儿,他兄长高大人就更别提了,在北疆做了多年的单身汉,好不容易才跟王家嫂子成了亲,有了个家庭。都已经老大不小,特别是高大人,继子都要成亲,要做祖父的人了,这时候王家嫂子竟然又有了身孕,还有高大嫂也有了,这叫高家兄弟十分惊喜。

    因为这,老高就专程来感谢云舒。

    “我不过是知道些大夫,剩下的都是大夫的功劳。”云舒便问道,“两位嫂子现在需要什么吗?”

    “不用。段家老婶子已经都给咱们预备了。”老高对云舒说道,“不管是男是女的,总是能给欢欢作伴,欢欢也很高兴。”欢欢是他的独女,本以为没有兄弟姐妹作伴,以后会叫人担心,谁知道现在就有了好消息。这样的消息叫老高喜气洋洋的,云舒也真心为高家高兴,便张罗着把自己怀孕的时候喜欢吃的几样小菜之类的都给老高装上,还约定了明天过去看望两位嫂子。

    老高喜气洋洋地谢了云舒,又去别人家去报喜去了。

    “没想到还有这种好事。”云舒笑着对宋如柏说道。

    “听说是同一位老大夫给调理的身体。”宋如柏对云舒说道,“北疆冷,冰天雪地的,老大夫说两位嫂子是体寒。”

    北疆严酷的天气就连男人都未必守得住,更何况是女人。

    云舒便叹了一口气。

    “你越是这么说,我越是觉得老段不是人。”那样的环境里,王家嫂子还把家照顾得那么好,老段却抛弃了他。

    好在高大人现在对王家嫂子好得不得了,而且眼看着王家嫂子有怀孕了,那以后当然过得更好了。

    “你怎么想到老段了?”宋如柏半日没见儿子,把儿子举起来笑着问道。

    “今天那家里又来吵闹了。”云舒对宋如柏说唐六小姐的恶形恶状。

    宋如柏便微微皱眉。

    “他如果再不管管这个女人,只怕在京城里会更叫人讨厌。”他便对云舒说道,“老段本来就不是什么聪明人。今天竟然还在上朝的时候,当着满朝文武的面为那几个陛下要遣回北疆的兄弟求情。”老段在朝中众臣的面前对皇帝慷慨激昂,说了很多当初那几个武将跟着皇帝是如何如何忠心,在什么时候对皇帝有过什么功劳,可是皇帝能爱听这话吗?哪怕知道老段只不过是耿直没心眼,没有别的心思,也不知有意叫人觉得皇帝现在遣北疆武将回北疆是无情寡恩,老段也只是兄弟义气,想为兄弟求情,可是这么做,在这么多人的注视之下,皇帝能怎么决定?

    如果答应老段不再遣北疆武将回去,那以后谁有个头疼脑热的都过来跟他说对他忠心,对他有功劳,然后皇帝就拿北疆武将只能爱护,不能责备?

    不然,就是皇帝没良心?

    可如果不答应老段,执意遣人回去,那皇帝能对得起老段的这份慷慨陈词吗?

    老段太莽撞,莽撞得跟云舒曾经说过的猪队友似的。

    只怕皇帝也会感慨,不怕狼一样的敌人,就怕猪一样的队友。

    云舒听了都摇头。

    “如果是背着人他私底下央求,陛下或许不会生气。到底都是从前的兄弟旧将,陛下还是念旧情的。可是在朝上的时候,这不跟逼宫似的吗?”

    “如果是王家嫂子在他的身边,一定会劝他。”宋如柏对云舒说道,“只是现在这个……大概没有这个脑子。”

    王家嫂子别看是从北疆来的,可是却是很贤惠的,如果她还在老段的身边,知道老段想要在朝上对皇帝这样逼宫,一定知道不应该这样做,劝着老段背着人跟皇帝求情。

    可老段变了心了。

    现在娶回来这个,哪里懂这些。

    如果唐六小姐懂得这些的话,也不会不知分寸地跟自己的娘家亲兄弟嫂子们都闹僵,连国公府的门都进不去了。

    宋如柏跟云舒说起老段这次惹怒了皇帝,不过是夫妻闲话而已。

    也是为皇帝觉得头疼。

    他在朝上说了那么多的旧事,皇帝一旦处置不好,就会叫人觉得他不念旧情,令北疆其他武将也在心中惴惴不安,生出嫌隙。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