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3章送走

    “怎么会这样。”

    云舒被皇帝突然的决定给吓住了。

    皇帝突然要把北疆的一些武将送回北疆,再想想皇帝之前的那些话啊……

    叫人心里很是不安啊。

    “难道是有人做了什么背主的事,被陛下知道了?”云舒猜测说道。

    “有人跟陛下后宫那几位娘娘的娘家走得很近。”宋如柏对捂着嘴看着自己的云舒轻声说道,“你也知道,陛下最在意的就是太子。如果北疆来的武将跟那些娘娘的娘家走得好了,就有可能背叛太子。陛下可以原谅他们到了京城沉溺于荣华富贵,却不能原谅他们可能会背叛太子。”后宫的娘娘们未尝没有野心,想要日后生下皇子取太子代之。这些北疆武将本该是太子身边最忠诚的人,可是却被别人家给笼络了去,皇帝不可能会容忍以后可能会出现的纷争还有问题。

    而且,这也代表着他们对皇帝的背叛。

    难道他们不知道皇帝并不希望他们和京城里这些背后有着宫里娘娘们在宫中的家族有接触吗?

    “听说还有几个收了那些家族送的女婢。”宋如柏对云舒继续说道。

    云舒脸色格外复杂。

    她之后便叹气说道,“从前,我听高家嫂子跟我说有些武将纳了妾,不顾妻子的哭声还有难受的时候,我就知道只怕是要遭了。他们今天能纳妾,明天当然还会受到别的诱惑。如果在女色上都把持不住自己,那还会有更多的把持不住。这几个是跟老段来往得好的吧?”因为宋如柏跟高家都不怎么认同有了荣华富贵就又是纳妾又是开始沉迷享乐的这种方式,所以慢慢地,北疆武将其实也已经有了分别。

    有些认同宋如柏的,觉得就算是在京城为官,也应该跟在北疆一样。

    也有些就觉得老段是他们的指路明灯,原来有了功劳,就可以得到那么多的好处,还可以迎娶名门淑女啊。

    所以皇帝会突然要遣武将回北疆,那想来就是跟老段走得近的人。

    “没错。”宋如柏见云舒猜得到,便点头说道,“而且就算是叫他们回到北疆,也不会叫他们在军营里管要紧的事了。”

    一次不忠,皇帝就不会再信任,也不会再把紧要的位置给他们。

    不过皇帝念着他们跟自己出生入死过,也不会对他们刻薄了,至少会给他们很好的礼遇,也会叫他们在北疆得到很好的生活。

    官职也不会除去,在外面,他们依然是风风光光的将军,在对外,皇帝也只会说北疆重要,所以叫自己信任的人去驻守自己看重的地方。

    面子有了,好生活也有,只是皇帝不想叫他们在京城里罢了。

    “陛下如果是这样的意思,那怕是也是在保全。”云舒想了想,见宋如柏熟练地给保哥儿换尿布,便在一旁笑,也不帮他,笑着说道,“如果是任由他们在京城里走到不能转圜的地步,陛下也不是不可以。可现在是直接打断了他们要做的事,其实也是保全了他们的性命,还有陛下与他们之间的主仆之情。想必陛下是看出他们是糊涂人,才想着最后保全与他们的情分,离得远了,或许这情分还在。可如果留在京城,以后怕是情分都没了。”

    如果换了别人,皇帝早就给罢官了,怎么还会费这么多心。

    云舒倒是觉得皇帝在这件事上是真的很念旧情了。

    “你说对了。就是糊涂人。只是只怕这些糊涂人还会埋怨陛下,不明白陛下的苦心。”

    “谁用他们明白了。埋怨就埋怨,陛下也不稀罕他们对他是抱怨还是感恩。如果不糊涂,怎么会不知轻重高低,去参合后宫的事。”

    这胆子也太大了。

    想当初先帝的时候,唐国公乃是先帝倚重的重臣,都不去参合后宫储位的事。

    这些北疆武将却敢仗着皇帝对他们的情分还有宽容,也想在这里面乱参合。

    云舒摇了摇头对宋如柏说道,“跟着陛下与太子有什么不好。不管怎么说,你这些北疆的兄弟跟陛下与太子才是最有感情的,别人,那些京城里的家族现在是用着他们,才和和气气的。可如果真的到了关键的时候,翻脸不认人也是有的。毕竟人家跟他们又没有什么感情。”她就是觉得有点遗憾,想着这才多久啊,就有人想着要跟别人联手了。因为这样,云舒倒是更担心太子一些。

    “太子那里……”

    “有沈大人在。”宋如柏说道。

    云舒想到沈将军是最可靠值得信任的人,放心地点了点头。

    “再说,还有我呢。”宋如柏把换了干干净净的尿布,笑着抓自己的脸的保哥儿放在云舒的怀里说道。

    “你说的没错。还有咱们呢。”云舒无论是冲着谁,都是倾向于太子的,听了宋如柏的玩笑便抱着儿子说笑起来。

    因为觉得皇帝这样做并不是什么会叫天塌下来的事,云舒就也没有十分在意了,倒是回了国公府的时候听老太太说,唐国公还真的听了老太太的话,叫人去把二夫人送到北疆去跟唐二爷团聚。当然,因为给弟弟送过去了一个二夫人,就也不能忘了弟弟心爱的姨娘,连唐三公子的生母金姨娘也叫唐国公买一送一,顺手一辆车要送去北疆去。听到这儿,云舒觉得唐国公真的大方了,买一送一可真的大方。

    “三公子和四公子不会舍不得吗?”云舒关心地问道。

    她不担心别的,就担心唐三公子兄弟舍不得各自的母亲去北疆吃苦。

    “不说老二家的媳妇,就是那金姨娘也不像话。仗着小三现在在家里当家,闹了许多的风波,还想把金家的一个丫头给小三当二房。”老太太对唐二爷这心爱的表妹兼姨娘真的很无语。难道一家子当姨娘当上瘾了吗?唐二爷的生母就是个姨娘,到了表妹又是姨娘,现在那金家还想再出一个姨娘,一家三代都是姨娘,不丢脸啊?好在唐三公子可不是唐二爷那个傻货,没答应他姨娘的要求,还把都已经送上门的这金家表妹给转手嫁出去了。

    因为这,金姨娘在家里跟二夫人一样,也不是没作祟。

    唐国公也听说了一些风声。

    对他而言,后宅的女人的死活都不是最重要的。

    对唐国公来说,唐家的男人才是最重要的。

    听说有二夫人与金姨娘想拖唐家男人的后腿,唐国公没客气,这不就直接都要送走了嘛。

    唐三公子心志坚定,知道唐国公的苦心,也不愿意因为自己姨娘作祟和妻子坏了感情,不会拦着这件事的。

    金姨娘就算去了北疆也不会吃苦,唐家不会为难女人,他有什么好担心的。

    至于唐四公子心软很多,只怕是会心里很难过,不过只要唐三公子在一旁开解,他也不会心生愤懑。

    唯一会心生愤懑的,大概就是唐六小姐了吧。

    唐六小姐之前被娘家的哥哥们给赶出门,灰溜溜地带着人回了威武侯府,本来气焰就在段婶子的面前弱了一层。

    本以为她可以慢慢地和段婶子斗,可是没想到唐国公竟然要送走二夫人。

    这可是现在唐家唯一站在她这边的了。

    二夫人如果走了,唐六小姐再也没法在段婶子的面前摆自己国公府小姐的架子了。

    她急得不行,听说了唐国公叫人要把二夫人给送走,也顾不上该死的婆婆,带着人就去了唐家二房,果然听到了二夫人绝望的哭声,还有金姨娘的咒骂尖叫。对金姨娘的死活,唐六小姐并不在乎,可是看见装着二夫人的马车已经准备离开了,她拼命地冲上去就要把马车给拦住,大声叫道,“你们谁敢对我动手!我是威武侯夫人,你们敢冒犯我,来日,我叫我们侯爷把你们一个个都给杀了!”

    她急红了眼睛。

    她在和段婶子的婆媳之争里因为是晚辈才吃亏。

    只有二夫人跟段婶子是一个辈分,身份地位旗鼓相当,能跟段婶子争执。

    所以,她不能叫人把二夫人给送走。

    “六丫头救救我!”二夫人听到唐六小姐的声音,尖叫起来。

    她觉得自己的心都被伤透了。

    被押上车的时候,儿子,儿媳都在冷眼旁观,没有一句为她求情的话,对她见死不救。

    儿子也就罢了,娶了媳妇就忘了娘的,她不在乎。

    可是两个女儿里,她都叫人去求救了,她的长女唐三小姐却到现在都没有出现。

    显然,长女竟然也已经对她没有了耐心,默许了愿意把她给送走。

    二夫人觉得太伤心了。

    她知道唐家二房这些年闹出的很多的是非都连累了唐三小姐,可是长女因为被连累,在婆家的日子过得不好了,就埋怨她这个母亲,不愿意再容忍她,二夫人怎么可能不受伤呢?

    看见唐六小姐来了,二夫人心里是安慰的。

    好歹小女儿还知道为她说一句公道话。

    唐六小姐听到二夫人的声音,还想说什么,可是却见押解马车的国公府的下人却完全没有把她的威胁当回事。

    那下人一把把唐六小姐推倒在地,撇下一句话,赶着车走了。

    “什么威武侯夫人!冒犯了就冒犯了,威武侯还敢对我们国公府的人动手?!”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