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2章 遣返

    太后还真是很高兴。

    她看见云舒生的儿子,便问道,“给孩子取名字了没有?”

    “他年岁小,我和伯爷都想等他长大一些,再请长辈给他取名字。如今只起了一个小名叫保哥儿。”云舒便恭敬地说道。

    太后笑着点头说道,“这个名儿好。能保佑孩子长大。这孩子真是可爱啊。”

    大概是想到了自己没有儿女,太后的眼里黯淡了几分,只是看着虎头虎脑的保哥儿,她又笑了起来。

    “你的身体恢复得怎么样?”她叫宫女把保哥儿抱到自己的面前,对云舒关心地问道。

    这么和气,比从前在宫中请安的时候还要和气几分,云舒心里有了谱,便笑着也多了几分仰慕的样子对太后说道,“恢复得还好。家里的长辈照顾我,我虽然年轻,却也没出什么差错。”都说生了孩子的女子会变胖,或者肚子大了难以恢复到从前的窈窕。可是云舒却腰身依旧瘦瘦的,恢复得很不错。太后便点头说道,“有长辈照顾,也少几分任性。这孩子也长得健康。你们国公府的老太太前阵子跟我请安,说保哥儿如何如何好,我还不信。”

    “其实我们老太太也没见过保哥儿呢。大概是郡主和二奶奶回去给她学,她又来跟您炫耀了。”云舒不由笑着说道。

    太后笑了。

    “可见她也是想看看这孩子的。”她便叫人又赏赐了云舒几样首饰,都是宫制的,十分精致漂亮,在外头十分难得。

    “你还年轻,得好好打扮起来才好。”

    太后一边说,一边又叫人去准备了保哥儿的赏赐,一整套的给孩子的金器之外,还有很多孩子能用的东西。

    云舒觉得太后是真的很喜欢保哥儿似的。

    等她不敢打搅太后太过,准备抱着保哥儿去给皇帝请安的时候,太后还有些不舍地说道,“时常带保哥儿进来陪我说话。”她在宫里也是寂寞的。

    为了避嫌,也为了不叫宫里动荡,太后作为皇帝的嫡母,虽然得到皇帝的奉养,却更加小心,平常连自己娘家人都不好多见,免得叫人觉得自己是不是有什么想法。

    这宫里的嫔妃她也都是和和气气,却并不真正地喜欢谁。

    如今,因为皇帝跟她说大概日后不会再封后了,宫里的事都请她帮着管束,太后就越发地小心谨慎起来。

    她好不容易才熬得先帝驾崩,皇贵妃跟着也死了,好不容易才有了现在的平安的日子,所以十分珍惜,行事从来不敢过于放肆。

    所以,她能见的人,能接触的小辈不多。

    忠义伯府是难得得皇帝信任,皇帝也惦记在心里的,特别是云舒跟太子的关系很好,忠义伯府又不及唐国公府那么显赫,落人话柄,太后就想叫云舒多来宫里。

    她对云舒倒是没有多大兴趣,反而还是更喜欢保哥儿。

    她不能去喜欢疼爱除了太子之外的其他宫里的孩子,而且宫里现在也没有皇子公主,宠爱一个跟皇位没有关系的臣子家的孩子才叫人放心。

    太后这话是真心实意。

    云舒觉得把孩子时常带到宫里来,倒不怕别的,就怕招人烦,便犹豫着说道,“他还小,怕叫娘娘的宫里……”

    “没关系。正好,我还能看着他长大。”太后便笑着打断了云舒。

    她既然都这么说了,云舒便忙谢了太后的恩典。

    太后脸上更加露出笑容,还叫人拿了更多的东西,专门赏赐给保哥儿。

    云舒觉得仿佛儿子比自己在太后的面前讨人喜欢。

    这种感觉叫她心里很是嫉妒,出了太后的住所,便点了点儿子的小鼻子小声说道,“你倒是比我得宠。”

    保哥儿尚且懵懂,以为云舒是在和他游戏,抱着云舒的手指往嘴里塞。

    云舒忙把手指拿出来,保哥儿觉得手里空荡荡的,咧嘴就要哭。

    云舒又手忙脚乱地哄他。

    忙了一圈儿,她才听到后面传来强忍着的笑声。

    她急忙转头,便看见皇帝牵着太子正看着自己笑,后头沈将军和宋如柏都跟着。

    见云舒现在才察觉到后面有人,宋如柏这才走过来,把保哥儿放在自己的怀里低声说道,“别把你累坏了。”

    云舒抱着保哥儿这么长时间,宋如柏担心云舒累了。

    云舒却顾不得别的,先给皇帝请安。

    “没事。就是觉得你眼里只有你儿子,伶俐劲儿都没了。从前你虽然不至于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可是身后有人跟着难道还听不出来?到底是做了母亲,心里只有你儿子了。叫朕看看这孩子。”皇帝心情不错,走到宋如柏的身边把保哥儿抱过来,颠了颠,在云舒无语的目光里还给了宋如柏说道,“没有当初京哥儿沉。”他说得轻轻松松,太子露出几分好奇地踮脚去看保哥儿,好奇地转头对云舒问道,“他怎么这么小?”

    其实已经不小了。

    保哥儿被云舒养得好,见过的人都说他长得结实。

    不过太子没见过比他还小的孩子,觉得保哥儿小倒是情有可原。

    云舒便对太子耐心地说道,“慢慢地就长大了。”

    “长大以后,能叫他进宫吗?”

    “进宫干什么?”云舒好奇地问道。

    “进宫来和我在一起读书啊。”太子便对云舒十分坦白地说道,“外头的那些人都把自家的孩子送进来跟我读书,为什么不把……”

    “他是保哥儿。”云舒笑着说道。

    “是啊。既然别人都能送来,那些人从前我还不认识呢。为什么不能把保哥儿也叫到我的身边?他是云姨和宋叔的孩子,是我最应该信任亲近的人了,以后长大了,我能信任的人里必然有保哥儿。云姨,等保哥儿再长大点,你就送他来宫里陪着我吧。肥水不流外人田,咱们多偏着自家人。”

    云舒一时不知该感动太子把自己当做自家人,还想惠及保哥儿呢,还是该先吐槽肥水不流外人田。

    话糙理不糙。

    她也很喜欢太子,听了太子这话说道,“如果太子真的喜欢保哥儿,那如果宫中允许,我自然愿意叫保哥儿陪着太子。只是他比太子年纪小,大概会不懂事。”

    “如果保哥儿进宫,他就是我的弟弟一般,我会保护他。”

    皇帝在一旁看着,露出了笑容。

    “既然太子这么喜欢,以后就叫他多进宫,从小就和太子熟悉了,感情也深厚。”皇帝一边说,一边叫宋如柏一家三口跟着自己毁了他自己的住所,把太子抱在自己身边的椅子里,这才对云舒说道,“他说的话也是朕的心思。叫孩子们从小一起成长,以后他们都是太子的臂助。别人家……这京城里的人为了家族利益,立场不定。朕还是更相信你们。”京城里的那些名门大族,枝繁叶茂,有很多的利益关联,皇帝虽然信任,可是自从当年先帝杀了沈大将军,京城里却少有人为沈家发声,他对这些京城里的大族就算是看透了。

    宋如柏夫妻家底简单,又与他不离不弃,就算是现在有了荣华富贵,却没有变化,被荣华迷住了眼,皇帝自然是信任的。

    他也希望保哥儿日后对太子的忠心如同这些年宋如柏对他的忠诚一般。

    云舒便垂头听着皇帝的话,轻轻点头。

    “可巧了。太后娘娘也喜欢保哥儿,说叫我时常带他进宫。”

    “母后是明白人。”皇帝便颔首满意地说道。

    他觉得太后这个嫡母做得不错。

    知道分寸,而且还知道和他共进退,也知道谁更得到他的信任。

    太后能跟皇帝站在同一条船上,这是皇帝很庆幸的事。

    这也省了很多宫里的麻烦事。

    皇帝在宋如柏和云舒的面前不需要什么形象,修长的腿架在对面的椅子里,见太子又跑到宋如柏的跟前去看保哥儿了,笑着对云舒说道,“瞧着跟看他亲弟弟似的。”

    云舒忙连连推辞,惶恐不敢受这样的话。

    她总是这么谨慎,皇帝又觉得她过分谨慎,又觉得拿她没有办法。

    这可是当初就叫他没办法,赏赐都赏不出去的小丫鬟。

    只是等说着说着,皇帝对云舒含笑问道,“朕记得之前你们府里把两家人送回官奴坊了?”

    云舒没想到会惊动皇帝,惊讶地点了点头,不安地说道,“辜负了陛下的盛情与心意,我们心里也很惶恐。”

    “有什么好惶恐的。既然奴才做错了事,那就是背主。朕本想给他们一个好地方,好归宿,他们却不知感恩,希求更多。被退回官奴坊也是他们自找的。倒是老宋叫朕刮目相看。是个男人。”皇帝欣赏地说道。

    可云舒却觉得皇帝这话里似乎还有别的意思,叫人心里怪不安的。

    她总是觉得皇帝在称赞宋如柏,觉得宋如柏人品很好之外,还在感慨一些更深层次的东西。

    “陛下是不是话里有话?”她出宫以后对宋如柏说道。

    宋如柏点了点头,对云舒说道,“陛下准备把几个北疆武将遣回北疆驻防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