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1章生子

    “为什么要闹?”

    云舒好奇地问道。

    “段家老太太这请来的送子观音,给了高家大嫂子一尊,却没有给她。”

    唐二奶奶对云舒说道,“她自然是不高兴了,能不和段家老太太闹嘛。”

    她,说的应该是唐六小姐吧。

    段婶子把送子观音给了王家嫂子,却没有给唐六小姐,以唐六小姐那小心眼的性子,肯定是不能忍受的。

    这么一向,云舒了解了。

    她便对唐二奶奶说道,“段家婶子是有原则的人,说不给肯定就不给。而且,给了王家嫂子,也是因为威武侯府欠了人家的,有什么不乐意的。”

    唐六小姐抢了人家的男人,还不许段婶子补偿啊?

    “威武侯听说也不高兴。”

    老段不高兴也是云舒能想到的。

    老娘给再婚的前妻送送子观音,这不就是希望前妻给高大人生孩子吗?

    是个男人能受得了吗?

    受不了也是他自己做下的这些丑事。

    云舒一点都不同情老段和唐六小姐,珍惜地把老太太给自己的送子观音收好了,这才对唐二奶奶十分感谢地说道,“多谢二奶奶亲自过来一趟。”她和唐二奶奶的关系很好了,唐二奶奶在她的面前也并不客气,只是笑着说道,“不过是过来吃吃喝喝,有什么辛苦的。”她对云舒说道,“没准多来看看你,沾沾你的喜气,我也能赶紧怀孕。”她跟云舒就孩子的事说了好一会,这才和云舒告辞,回去了。

    云舒安安静静地在家里,这一晃眼就到了过年的时候。

    因为她有孕在身,也不耐烦总是张罗好大一桌子,不过是 与宋如柏吃了火锅,又吃了饺子罢了。

    宋如柏也不叫云舒跟着忙。

    待到云舒生产的时候,唐二奶奶亲自过来张罗,叫云舒没想到的是合乡郡主也过来了。

    她还没有打什么招呼,就被产婆还有医女送到了产房里,挣扎着听到了一声婴啼以后便疲惫地睡了过去。

    等醒过来的时候,她的枕头边上已经放了一个小小的襁褓,里头睡着一个叫云舒心里都软了的婴孩儿。

    “是个儿子。”合乡郡主没走,笑容满面地坐在她的床边正逗弄那个闭着眼睛睡着的孩子,见云舒起来了,她便笑着压住她不叫她起来,喜气洋洋地说道,“母子平安,产婆看过来,这孩子很健康,以后忠义伯算是后继有人了。”显然云舒生了儿子叫合乡郡主很高兴,毕竟在她的眼里,怎么也得生下儿子才算是在丈夫的面前站稳脚跟。云舒其实心里也很喜欢女儿,不过她并没有男女偏见,只要是自己的孩子,男女都很高兴,因此便笑着说道,“我这也就放心了。”

    “忠义伯在外头呢。我也得跟侄媳妇回去了。老太太还在家里等着呢。”

    合乡郡主便对云舒说道。

    “叫老太太都关心我,我真是愧疚得很。”云舒撑起身体说道。

    “老太太是看着你长大的,其实,我也是看着你长大的。”合乡郡主便对云舒笑着说道,“你生孩子,咱们怎么能不担心?可是越是担心,现在越是高兴。你好好歇着,等出了月子,带着哥儿去老太太的面前给老太太看着,那就是你的孝心。”她也知道云舒刚刚醒了,只怕是还累着,也不折腾她,站起来跟唐二奶奶一同走了。等她们走了,云舒才收回目光,笑着也把手放在孩子的脸上。

    小小的脸嫩嫩的,温温的,云舒的眼神柔和很多。

    她正笑着看着孩子的时候,宋如柏进来,见她起来了,便大步走过来问道,“还好吧?”

    云舒见自己的床铺都很干净,身上也没有难闻的气味,放心地叫宋如柏过来,给他自己身边的孩子。

    “这孩子像你。”宋如柏便对云舒说道。

    “他这么小你都能看得出来?”云舒横看竖看没看从这么一个小孩子的脸上看出像谁,很无语地看着宋如柏。

    “我希望像你。”宋如柏坐在云舒的身边,轻轻地把云舒头上散开在脸上的头发抚开,见云舒嘴唇都是白的,对她说道,“都是你在辛苦,我却什么都不能为你做。我希望这孩子像你,因为你才是最辛苦地生下他的。”他这话叫云舒想笑,只是饥肠辘辘的,云舒便对他说道,“好听的话再多说点,没准我听着听着都不饿了。”她笑得揶揄,宋如柏本来也不是善于言辞的人,被她笑得也无语了。

    “饿了吧?快吃点吃的。”他们夫妻正对视着笑着的时候,陈白家的已经进来了。

    她手里捧着碗,见云舒起来了,把热乎乎的碗端过来对云舒说道,“这是鸡汤面,你先喝着补补身体。”她见宋如柏接过鸡汤面吹了吹才递到云舒的手里,心里感叹宋如柏的细心,又觉得云舒有福气。云舒接过了鸡汤面吃了几口,虽然也很香,可是却没有放盐,云舒吃得没滋没味的。不过听说坐月子的女子都得吃得清淡一点,云舒一边吃一边对陈白家的问道,“婶子给我做的吗?”

    “是啊。你们府里没有长辈,我陪你做完月子再回去。”

    “那怎么行,那婶子多累啊。”云舒不由说道。

    陈白家的如果留在忠义伯府里,那得多受累。

    侍候月子也不是轻松的活。

    哪怕有很多丫鬟婆子帮着,也其实很累的。

    更何况陈白家的家里还有许多事,都撇下不管,云舒会觉得很不安。

    “累什么累,这么多的丫鬟呢。我就是看着一些,免得这府里都是年纪轻的人,不知道怎么给你坐月子。”陈白家的便对云舒笑着说道,“更何况家里能有什么事。你陈叔平常在国公爷面前当差不怎么回家,阿平他们两口子跟着二公子忙着,家里也没有人叫我操心。”她是看着云舒长大的,在她的心里,云舒跟自己的女儿区别不大,云舒现在生了孩子坐月子,她也愿意做娘家的长辈照顾云舒。

    宋如柏已经站起来给陈白家的郑重道谢。

    “你看看你,怎么这么见外呢。”见宋如柏对自己十分感激,陈白家的便无奈地说道。

    “不管怎么样,都是婶子疼爱我。”云舒便将鸡汤面全都吃了,给陈白家的看自己的孩子。

    “这孩子出娘胎的时候哭得响亮,有劲儿,连产婆都说是个健康有力气的孩子。”陈白家的垂头摸着孩子的脸,轻声说道,“说起来,这孩子也是我的第一个孙子辈儿的孩子。”碧柳成亲多年都没有孩子,以后只怕也不可能有孩子了。翠柳跟赵小三成亲了,小两口还像是孩子,应该也不急着要孩子。至于陈平和春华夫妻俩,陈白家的就算是急破了头也没有办法催着要孙子,云舒生的这个是小辈里的第一个,陈白家的当然十分放在心里。

    她比云舒还喜欢这个孩子。

    因为孩子还小,云舒和宋如柏只起了一个小名叫保哥儿,也是希望能叫上天庇佑孩子,保他一辈子太太平平。

    老太太觉得这个命起得不错。

    等云舒出了月子,保哥儿洗三的时候,老太太还叫合乡郡主过来,给孩子了一副赤金的长命锁。

    合乡郡主和唐二奶奶都亲自过来了,也都各有馈赠,再加上和云舒要好的几家女眷全都来了,顿时保哥儿的身上堆满了金灿灿的各种吉祥的小玩意儿。

    云舒都道了谢,帮自己儿子给收起来了。

    等到了快洗三的时候,又有一桩体面的事,就是宫里太后也赏了长命锁下来给保哥儿。

    太后被荣养在宫里,虽然人很好,可是会赏赐臣下一个孩子洗三却也是很难得的,忠义伯府的脸上有光,也叫京城里的人都看见了忠义伯府得到皇帝和太后的这份看重和荣耀。

    “等明天,我与保哥儿就进宫给太后娘娘谢恩。”云舒谢了送赏赐过来的人,又塞了红包,见宫里的人满意地走了,这才回来。

    “没想到太后娘娘怎么赏脸。”

    “还不是因为宋大哥是北疆武将,跟着陛下的。太后娘娘也是看在陛下的面子上。”

    云舒便对合乡郡主说道。

    “这可未必。北疆武将在京城里的也不少,可是谁得太后娘娘赏赐了?太后娘很是跟着陛下的心思走的,绝对不会出错,可见在陛下的心里,忠义伯跟其他北疆武将也是不一样的。”合乡郡主便摇头对云舒说道,“你是得在太后娘娘面前好好走动走动。娘娘既然给你赏赐,说明是愿意给你这份体面。时常在太后娘娘的面前说说话,以后对你在京城女眷里的面子也是有好处。”

    她便叮嘱云舒几分。

    “多谢郡主提点。”云舒谢了合乡郡主,又回头看了看自己那懵懂的儿子,也笑了。

    她没有想到宫里对保哥儿会这么看重。

    不过这的确是好事。

    她感受到太后对忠义伯府的善意,等保哥儿洗三的第二天,就带着儿子去给太后谢恩去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