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0章驱逐

    宋如柏难得发怒。

    这一发怒,院子里正小心看过来的下人们都不敢作声。

    那丫鬟哭都不敢哭了,拼命磕头。

    宋如柏却叫小顺把她一家退回官奴坊。

    有个似乎与这丫鬟家里关系不错的婆子忙央求说道,“伯爷,她知错了……”

    “她的一家也退回去。”见那婆子怕了,宋如柏冷冷地说道,“在忠义伯府,难道你们倒是成了我们夫妻的主子,叫我们夫妻受你们的胁迫?如果不想做事,就回官奴坊。”做主子的施恩是一回事,驳斥忤逆主子是另一回事。宋如柏当然不会在乎给下人面子,不会过于刻薄,给他们一些平等的权利,可是这不是他们竟然敢反对他们夫妻的理由。特别是明知道这丫鬟背主,竟然还有脸求情,可见这婆子的心里,背叛云舒不算事。

    既然这样,宋如柏就不能留这样把自己的利益高于主子的下人在府里。

    不然,难保下一个不是她背叛云舒,背叛他们忠义伯府。

    小顺虽然脸色更加苍白,看见那婆子也哭着求情起来,却还是听从宋如柏的命令,叫人把这婆子和丫鬟都带走了。

    “看你平常不爱说话,没想到做事这么干脆利落。”唐二公子对宋如柏欣赏地说道。

    宋如柏想到他刚刚维护云舒,便道谢说道,“多谢你刚刚替小云说话。留在家里吃饭吧。”

    这是肯定的。

    唐二公子不客气地在云舒家里吃了饭,还连吃带拿,等走的时候,提着好些辣白菜酸黄瓜对云舒笑着说道,“还是你家里的腌菜好吃。”他手里提着几个精致的青瓷腌菜坛子,云舒亲自送了他出门,见宋如柏正在吩咐回来了的小顺什么,便对唐二公子说道,“不管怎么说,都要感谢公子对我的维护之情。”宋如柏对她的坚定叫云舒感动。可是今天,唐二公子为了她在宋如柏的面前插手忠义伯府的家事,不怕得罪了宋如柏,这也叫云舒感动。

    她看着已经变得更加英俊成熟的唐二公子,忍不住想到小的时候调皮捣蛋,却也一样特别公道,喜欢为人抱不平的少年公子。

    唐二公子听了她道谢,哼笑了一声。

    “我虽然和老宋关系不错,可和你才认识得更久。不向着你说话,难道要等到以后你被人抢了男人,还帮老宋说一句纳妾纳得对吗?”他和宋如柏之间倒是也有交情,可是对于唐二公子来说,宋如柏的交情比不上云舒和他的交情。更何况,如果云舒被宋如柏伤了心,老太太知道了得多难过?就算是为了老太太,唐二公子也不可能叫云舒受委屈。他便对云舒叮嘱说道,“今天这丫鬟的下场能震慑不少人。你也是宅门里出来的女人,那些小丫鬟的心思,你应该都看得出来。整天忙着放着这些女人,还不累死你?你和老宋好好地说,难得您们在一起不容易,别叫外头的女人影响了你们的情分。”

    云舒看着唐二公子笑着点头。

    “也别跟老宋吵闹。吵得多了,男人觉得烦了,就不喜欢你了。”唐二公子看着云舒的眼睛说道,“丈夫是你的,这个家也是你的。小云,你在国公府都能安稳地生活,老宋一个军营里出来的糙汉子,应该也不是你的对手。别把他让给别的女人,夫妻里多了别人,那这感情就散了。”这样的叮嘱,就像是一个娘家哥哥在告诉自己的妹妹一样。云舒大概是怀孕了,多愁善感起来,闻言眼眶一酸,却还是笑着说道,“二公子这么明白的话,以后得对表小姐也这样好。”

    “那当然了。如果表妹愿意嫁给我,我肯定不会纳妾。”唐二公子笑着说道。

    “那你这话也要对表小姐说。”云舒叮嘱说道。

    “你们女人就是这么念念叨叨,烦死了。”唐二公子见云舒还要念叨自己,很没有耐心地提着腌菜走了。

    云舒站在伯爵府的门口看着他的背影走远了,这才转身回了家里,见宋如柏和小顺都看着自己,笑着问道,“刚刚你叮嘱小顺什么呢?”

    “只不过是叮嘱他跟官奴坊的人说,叫那两家人不要嚷嚷咱们府里的事。”宋如柏扶住云舒,扶着她回屋子,一边对她解释说道,“他们回了官奴坊,只怕心里要恨咱们,编排咱们。如果在官奴坊里传出不好的风声,对咱们府里也不好。所以我叮嘱小顺一句而已。”他虽然把那两家人赶走了,不过也没有心狠手辣地要那两家人的命,所以得堵住那两家人的嘴。

    云舒听了便轻轻点头。

    这自然是应该的。

    她也不想叫京城里都把忠义伯府给说得不好了。

    “他跟你说什么了?你的眼圈怎么红了?”小顺去忙了,宋如柏便对云舒关心地问道。

    “怀孕的女人都多愁善感,你又不是不知道。”云舒侧坐在垫子里,想着唐二公子跟自己说的那些话,对宋如柏笑着说道,“只不过是觉得二公子这么多年没见,现在一下子成长了。”唐二公子少年时期还只知道斗气,可是现在却有了成熟的男人的稳重。她把唐二公子说亲的事跟宋如柏说了,宋如柏听了便说道,“郎有情妾有意,这婚事肯定能成。”他倒是觉得唐二公子今天护着云舒的样子有趣。

    云舒也觉得唐二公子现在已经变得比以前更好了。

    唐二公子是这么好的人,当然表小姐也是能感觉到,大概是云舒跟唐二公子说的那些话起了作用,很快唐二公子就能成亲了。

    他是唐国公的儿子,虽然不是世子,可是现在身上也有官职,还被皇帝看重,成亲当然很热闹。

    云舒挺着肚子不方便过去,只送上了贺礼,叫宋如柏去喝了喜酒。

    过了两天,云舒和翠柳去陪老太太说话的时候便见到唐二公子夫妻已经坐在老太太的面前说笑了。

    唐二奶奶还在新婚,穿戴也喜庆,而且和唐二公子时不时互相看一眼都笑起来的甜蜜的样子,叫云舒看了都觉得高兴。

    老太太是很喜欢看见子孙夫妻和睦的,堂二奶奶又是唐国公夫人的外甥女,当然长辈们对她也不会刻薄。唐二奶奶在国公府里如鱼得水,对长辈恭敬,见云舒和翠柳进来,也不在意她们从前不过是国公府里端茶倒水的丫鬟,相反很是亲热,最后,她等云舒出来更衣的时候便出来追上了云舒,请她到了侧间坐。等两个人都坐在一起,唐二奶奶对云舒道谢说道,“还得谢谢你,解开了我的心结。”

    云舒知道她谢自己的是什么,便笑着摇了摇头。

    “我可当不得二奶奶这声谢。说起来,这都是二公子对二奶奶是真心的,所以才会执着,才会有了你们现在的缘分。”见唐二奶奶犹豫了一下看着自己,云舒便问道,“二奶奶想问我什么吗?”

    “我……你真的不觉得我克夫吗?”

    “为什么二奶奶要把不属于自己的罪过背负在自己的身上?什么叫克夫呢?这在我来说是对女子最大的污蔑还有羞辱。一个女子失去了未婚夫,已经很伤心了,可是那些人却还要把这样的罪名推到无辜的弱女子的身上,叫她们背负不应该自己承担的事。”云舒便开解唐二奶奶说道,“亡故了的那位公子,我不知是何人,也觉得他英年早逝未免可惜。可是那不是二奶奶造成的。二奶奶不要想这些事。嫁给二公子,放开心情好好在一起,这不是很好吗?”

    “我当初是真的担心害了他。可是他跑来跟我说什么他现在不上沙场了,我一听就知道是有高人提点。”唐二奶奶的脸上露出笑容,对云舒笑着说道。

    她比云舒大了三四岁的样子,也都是因为前头未婚夫过世所以被耽误了嫁人,虽然从前时常来往国公府,可是现在才算是跟云舒真的亲密了起来。

    云舒当然愿意和国公府的女眷更亲密,闻言无奈地说道,“二公子急三火四地跑来,把我都吓了一跳。他是真的着急,急病乱投医了。”

    “可也对症下药了。”唐二奶奶觉得云舒可亲,为人温和也不刻薄,对云舒更自如了几分。

    虽然云舒是个丫鬟,可英雄莫问出处,唐二公子能去问她私事,可见是很看重她的。

    唐二奶奶当然会和得丈夫看重的云舒亲密。

    她的性格也不坏,也是很好的为人,现在因为开解心结的事,和云舒之间的关系也慢慢地好了起来,慢慢地相处着,也慢慢地说一些京城里的事。

    她有的时候来忠义伯府跟云舒一起喝茶,吃云舒所谓的下午茶聊天,这一天吃了茶点以后就想到了一件事对云舒说道,“说起来,段家老太太跟咱们家老太太关系好,前阵子一起去礼佛去了,老太太还请回几尊送子观音,叫我带给你。”她叫人把一尊白玉观音放在云舒面前的桌子上,这才低声对云舒说道,“因为这件事,威武侯府都闹翻天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