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9章丫鬟

    唐二公子抓了抓头。

    “也没说什么。就是她既然也愿意嫁给我,我心里不是就很高兴嘛,就想叫她知道我不是个孬种,就把我在边城的时候作战的事给她说了。”唐二公子本想叫表妹知道自己已经是个战斗英雄,谁知道刀头舔血的事说了很多,说着说着他表妹的脸就变了,唐二公子对云舒唉声叹气地说道,“她就觉得,我在军营里本来就这么危险,如果再娶了她这个不祥人,会不会真的被她的命给害了之类的。所以就不答应了。”

    云舒看着唐二公子,无语了。

    这都是什么事啊。

    “然后你怎么说啊?”

    “我就是想解开她的心结,就跟她说,我不信那一套。我的命由我不由天之类的。”唐二公子对云舒说道。

    云舒觉得这话更叫人无语了。

    “现在既然已经成了这样,你可别再跟表小姐说什么为了你不怕命,就算是死了也心甘情愿这种话。”这不是开解,这是要老婆飞了的话。

    唐二公子期待地看着云舒,希望她能给自己出了主意。

    “那你说怎么办?”

    “公子都这么说了,还能怎么办啊。”云舒看着唐二公子对自己十分期待,仿佛自己就能帮他把老婆给追回来似的,便对他无语地说道,“你什么都不用跟她表白,也不用跟表小姐说什么你不信命那一套。你只要告诉他,从前在边城的时候危险,危机四伏,表小姐担心克了你也就算了。可是你忘了吗?你现在已经不在边城了,而是在京城。这是京城,天下最安稳的地方,你用不着上战场了,表小姐还担心什么?你说对吧?”

    唐二公子眼睛一亮。

    “我就说你聪明,真的是这样。其实就是一句话的事,我怎么想不到呢。”

    没错啊。

    他以前守卫边城,刀头舔血,他表妹担心她的命克了他害他战死沙场。

    可是现在他已经回到京城,京城这么安稳的地方,不可能有战事,他也用不着再上沙场了,所以,他表妹担心他战死这样的担心完全没有必要了。

    唐二公子把云舒的话给记住了,心里大事落定,媳妇有了指望,便心情很好地对云舒问了几句她的身体。

    云舒自然也笑着回了他的话,又 邀请他留在家里等宋如柏回来一起吃个饭。

    唐二公子自认自己不是外人,答应了,还单独点了几样自己喜欢的菜来吃。

    云舒也笑着答应了。

    正跟唐二公子说笑的时候,外面小顺的声音说道,“夫人,伯爷回来了。”

    他话音未落,外面传来人声,云舒自从怀孕以后就不做出门迎接宋如柏这样的活动了,等着宋如柏进来。

    等着他进来的时候,外面传来了一声铜盆掉在地上的咣当一声。

    铜盆撞击在砖石上的声音十分清晰,云舒一愣的时候,便听到外面突然传来了诚惶诚恐的声音说道,“求伯爷恕罪,奴婢不是有意的!”这声音像是都快要吓哭了似的,云舒心里疑惑,便扶着桌子起来往外面走去。唐二公子侧耳听了听,微微皱眉,便跟着云舒一同出了屋子,却见屋子外面宽敞的院落里,宋如柏的身上滴滴答答地全都是水,衣裳都被打湿了,他的面前跪着一个穿着丫鬟衣裳正磕头的丫鬟。

    云舒看见宋如柏这一身狼狈,便笑了笑。

    宋如柏垂头正打理自己的衣裳,见云舒出来了,便越过了那个十分不安的丫鬟走向云舒。

    那丫鬟也急急忙忙地爬着过来了,小脸惨白,见云舒正看着自己笑,忙磕头说道,“夫人,奴婢真的不是有意撞到伯爷的。奴婢只是不小心,没有看到伯爷才……”

    “院子这么大,老宋这么大一个人你都看不见,是眼里没有主子,还是眼睛真的这么不好使啊?”唐二公子挑眉问道,“俺么大的院子不够你端水的,还能准确地撞上老宋?你这不小心也太不小心。”他可是豪门后宅长大的公子哥儿,丫鬟们的小心思还能看不出来?早些年的时候,这样的事经常出现在他父亲唐国公的身上,因为见多了,都见怪不怪了,唐二公子觉得无所谓,倒是担心宋如柏没见识过这样的事,真的以为这丫鬟是不小心或者怎样。

    他还看了看那急忙抬头看自己的丫鬟说道,“身上什么味儿?”

    “夫人有孕,你身上熏香?”宋如柏正想扶住云舒,转头看着这个年纪不大的小丫鬟问道。

    云舒闻到淡淡的幽香,应该是什么花香味。

    她没说什么,只看着宋如柏。

    她其实也看出来一些东西。

    她可是国公府里长大的,后院女人做的事,她全都看在眼里,当然也不觉得陌生。

    宋如柏见云舒看着自己,便问道,“你想为她求情?我不能答应你。”

    云舒愣了一下。

    谁想给这丫鬟求情了?

    不过见宋如柏眼里带了笑看着自己,云舒了然。

    这是宋如柏想叫人知道,就算处置了这丫鬟,也不是云舒这个主母狠毒嫉妒,而是宋如柏做的。

    她心里有些感动,看着宋如柏露出了一个真心的笑容。

    “伯爷,奴婢真的不是有意的。”

    “既然你不是有意的,那就是不会干活。一个不会做事,摔盆砸碗的奴婢,我们忠义伯府家底薄,用不起你。”皇帝的确是已经挑了最好掌控的官奴给忠义伯府,只是人心叵测,再老实的人,见到了忠义伯府里的好日子,看到云舒有了身孕宋如柏却没有纳妾都会生出非分之想。宋如柏懒得去告诫府里每一个下人老实点,眼下倒是可以以雷霆手段,叫那些心里长草了的都知道他的厉害,以后再也不敢生出其他的心思。

    他心下定计,便看向这个丫鬟。

    这丫鬟年纪不过十四五岁,长得细眉细眼,也有几分秀色,从前被云舒安排在院子里打扫做事的。

    那丫鬟的脸都吓白了,战战兢兢地看着宋如柏,又急忙看向云舒。

    云舒对她露出爱莫能助的表情。

    她也不会帮一个勾引她丈夫的女人的。

    不过宋如柏要怎么处置?

    是要把这丫鬟送到庄子上去?

    她心里正在猜测的时候,宋如柏已经对一旁脸色格外难看的小顺说道,“连她所有在伯府的家人一起,都打发回去官奴所。”

    这就是要把这丫鬟一家都退回官奴所,叫他们以后都不再在忠义伯府服侍了。

    小顺本来还在生这丫鬟的气,听到宋如柏这么说,顿时吃了一惊。

    对于他们这些官奴来说,能从那十分艰苦,如同畜生一样被使唤的官奴所里出来服侍忠义伯府这样清净的人家,就像是进了天宫一样。

    如果只是被忠义伯打骂,或者送去庄子上,这都不算什么。

    可是如果被退还给官奴所,那谁还把这一家当人?

    被权贵退回,这对于官奴所来说也是十分丢脸的事,而且还会担心这一家子得罪了忠义伯,忠义伯会迁怒他们官奴所的人。

    到了那个时候,这一家子就真的生不如死了。

    小顺就是官奴所出来的,当然知道被退回官奴所的官奴没有一个有好下场的,只是他脸色微微发白,却没有为这丫鬟求情、

    这丫鬟动了不该动的心思,激怒了伯爷,那本就罪该万死。

    “伯爷,不要把奴婢推回官奴所!”“听见宋如柏竟然要退了他们一家,这丫鬟顿时哭了起来。

    忠义伯府的生活其实很好的。

    因为忠义伯夫妻都不是尖酸刻薄的人,也对他们这些下人都很不错,她觉得在伯爵府里当差是很好的事。

    可或许人都不知足的。

    有了在官奴所里不敢想象的好日子,她心里就有了更多的野心,想要得到更多。

    夫人都已经怀孕了,她也只是想试一试,万一伯爷看中了她,宠了她呢?

    可是她没有想到,夫人还没有说话,伯爷却已经要把她给扔会官奴所了。

    而且,还是要退回她的一家子。

    她是不愿离开伯爵府的,心里是真的害怕了,用力地给宋如柏磕头。

    院子里鸦雀无声,都在看着宋如柏。

    宋如柏在府里一直都是个不大爱说话,却并不计较的好人,突然一发作就要人家一家子的性命,都把人给吓傻了。

    云舒却知道宋如柏本来就是这样的人。

    她没有被吓傻,还忍不住笑了笑。

    唐二公子也似乎放心了。

    只要宋如柏还知道分辨这些小伎俩,他也就替云舒放心了。

    “奴婢一时糊涂,以后再也不敢了。求伯爷放过奴婢一家吧。如果回了官奴所,奴婢一家就没命了。就算是活命,也一定生不如死,被百般作践。伯爷开恩吧!”

    这丫鬟没有想到自己的一念之差,会害了自己的家人。

    “所以,不是无意,是有意撞到我的身上?那我就没冤枉了你,没撵错你。你的家人完全不知道你想干什么?我不信。”宋如柏却说道,“伯爵府里不养三心二意的狗奴才。滚回你的官奴所,我这没有恩开给你这狼心狗肺的。”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