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7章婆媳

    所以,唐六小姐关了铺子,云舒觉得太遗憾了。

    京城里各种烤鸭铺子百花齐放,她从没有在乎过。

    唐六小姐专门为了跟她唱对台戏开的铺子,云舒也觉更像是乐子。

    她没有了唐六小姐给自己送钱,就安心地留在家里慢慢等待着自己孩子的长大。

    宋如柏也开始更多地留在家里陪着她。

    从前,或许宫里有一些突然情况,或者皇帝会在宋如柏出宫的时候多留他一段时间,现在皇帝也不怎么叫宋如柏加班了。

    倒是在云舒刚刚传出怀孕的消息以后,宋如柏跟多的同僚还有下属家的女眷来给她道贺。

    因为这都是宋如柏交往得好的人,云舒也没有摆架子,谢过了她们,也承了她们专门来给自己贺喜的情。

    当然,也有那不开眼的说三道四的,云舒也是一概不在乎的。

    虽然做了忠义伯夫人,而且宋如柏也算是在京城里站稳了脚跟,有很多的应酬,可是云舒却觉得自己成亲以后的生活并没有什么变化。

    她的日子过得很好。

    段婶子听说她怀孕了,便拿了一些陈旧的小衣裳小被子来给云舒说道,“不是叫你拿着它们给孩子用,给孩子穿的。而是叫你放着,能引来健康的孩子。”提到这个段婶子很自豪地对云舒说道,“你看你两个侄儿,那都是五大三粗,从小不生病的。把他们小时候的被子衣裳放在屋子里,引来的你的孩子也健健康康的。”她说的当然就是老段跟王家嫂子生的两个孙子,特别健康的小伙子。

    云舒笑着多谢了段婶子。

    “我就缺这样的吉利的物件呢。”她说道。

    “最重要的是别叫人惹你生气。”段婶子就对云舒说道,“你的心情好,吃的好,那孩子就不可能不好的。”她是过来人,所以就怕云舒年纪小,身边没有长辈看着,年轻气盛不知道保养身体。这么一副很用心地劝着,云舒便认真地听了,段婶子见她对自己这番话没有不耐烦,反而十分认真听着,便对云舒感慨地说道,“一开始,我对你们京城里的女人印象不好。”

    因为唐六小姐的事,段婶子觉得京城里的女人坏透了。

    可是后来见到了唐国公府明事理的女眷,走动得多了,她才发现自己那都是偏见。

    就如同京城里的人觉得北疆女眷粗俗。

    她觉得京城的女人都是坏的,又何尝不是偏见呢?

    “我已经改了。”段婶子对云舒说道。

    云舒忍笑。

    她觉得段婶子真是一个很有趣的人。

    “您怎么没跟老太太玩牌去?”她便问道。

    “我得回威武侯府住两天。这之前先过来看看你,以后怕是你不愿意去威武侯府,我不出门就见不着你了。”段婶子拍着大腿对云舒说道,“虽然她没了这一个孩子,可是以后难保以后不会再生。就算是那两个倔头倔脑的不要爵位,我也不能看着爵位给了那小妖精的儿子。”唐六小姐小产了,段婶子没听说别的,就听说二夫人口口声声说是老段打了唐六小姐。

    她的儿子她还能不知道啊?

    别说打女人,就是一根手指都舍不得动唐六小姐。

    所以,被这么污蔑,虽然段婶子觉得儿子这是活该,娶了这么一个女人,可是又担心这样的传言把儿子的爵位给嚷嚷没了。

    她听说爵位也是可以被皇帝收回的。

    为了不叫爵位不能传给长孙,也为了不叫唐六小姐继续败坏自己孙子的家业,段婶子决定深入虎穴,跟唐六小姐斗争到底。

    “当初她开了那么一个烤鸭铺子,我就叫那家伙过来,问他作为不能这么无耻吧?谁知道他们夫妻狼狈为奸,一点都没觉得这是一件不好的事。”威武侯府开的那烤鸭铺子的事,段婶子听了差点气死,把老段叫过来一顿骂街,叫老段赶紧把铺子给关了,说没有在兄弟背后捅刀子的,谁知道老段支支吾吾的,一直都没答应。现在铺子听说是经营不善给关了,段婶子又是高兴,又是担心。

    高兴老段夫妻俩没捡到便宜。

    可是也担心唐六小姐这么个败家货,那以后把段家的家业都败坏光了,她孙子到时候继承什么?

    凭什么叫唐六小姐这么败坏段家的家业呢?

    段婶子这么跟云舒说道,“她现在小产了,也不能挺着个肚子装可怜了,我难道还不能跟她打仗了吗?”以前,唐六小姐仗着自己有孕在身,一旦跟段婶子争吵几句就说段婶子气得她肚子疼,说段婶子容不得这个孩子,要逼死她,叫他们母子一尸两命。现在,唐六小姐的借口没有了,段婶子可算是能随心所欲地收拾她了,挽起袖子跟云舒说完了,就气势汹汹杀进了威武侯府。

    老段叫苦不迭。

    他从前顾虑着妻子才没把老娘接回来,那好歹是有正经的理由。

    现在没有了理由再不把段婶子接回家,那皇帝都要怀疑他的人品了。

    段婶子就在威武侯府定居了。

    天天吵闹不休,她是个大嗓门,唐六小姐又是个会哭闹的,婆媳俩为了一天花几两银子都要吵闹。

    段婶子觉得自己回家回对了。

    没听说谁家过日子的,一天里的银子花得跟流水似的。

    “一两银子一个鸡蛋?什么鸡蛋那么金贵?你自己来跟我说!还鸽子蛋,这么小,也一两一个?你是不把我们段家的银子当银子,可劲儿祸祸是吧?!”段婶子吃过的鸡蛋多了,可是也没吃过一两银子一个的鸡蛋,听了那些仆妇来跟唐六小姐对账,唐六小姐还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仿佛一两银子一个鸡蛋很正常,这把段婶子气得声音更大了。她为了一两银子都斤斤计较,这哪里有名门侯爵府的气派,唐六小姐看着这个从乡下来的老巫婆,看着她为了几两银子就闹得鸡犬不宁,仆妇们都在看笑话似的,气得直哭。

    她吵是吵不过段婶子的嗓门的。

    她决定以泪洗面,叫老段把段婶子给赶走。

    可是老段怎么可能干把段婶子给赶走。

    段婶子嗓门这么大,可别前脚出了侯爵府,就在京城里大声嚷嚷他不孝顺她。

    因为军营里的事被唐二公子分去了不老少,虽然唐二公子十分尊重他,并没有和他争权,可是老段也觉得军营里的一些人似乎跟唐二公子走得更紧了。

    军营里的事已经叫老段焦头烂额了。

    再加上家里的事,老段求唐六小姐忍忍。

    唐六小姐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委屈,怎么可能忍得住,见老段不敢委屈老娘,就来委屈她这个妻子,哭哭啼啼就回了娘家。

    可娘家现在也不是她能随便回去的了。

    唐三公子和唐四公子在这段时间已经干脆地成了亲,家里头现在是唐三公子的妻子唐三奶奶在做主,唐四奶奶在帮着管家,妯娌们因为都出身文官之家,从前也是熟悉的,所以想出得很不错。本来二房在外头过得很和睦,可是唐六小姐突然回来了,顿时就跟炸了锅了似的。先是唐六小姐发现管家的竟然是唐三奶奶这个庶子媳妇,而不是自己的亲弟妹,就指着唐三奶奶骂了一场,骂他们夫妻狼子野心,谋夺唐家的家业。

    又骂唐四奶奶不知体贴,跟丈夫不是一条心,竟然跟唐三公子夫妻那么要好,是个没心的,还撺掇着二夫人给唐四公子纳妾。

    因为这两件事,唐三公子直接打开了家门,叫唐六小姐这个嫡出的妹妹滚出去。

    因为他这么没有感情,二夫人又骂庶子,说没有把嫡出的赶出去,叫庶子霸占了家里的。

    唐三公子不吭声了,唐四公子闷不吭声地把家门开得更大了,告诉二夫人,不是唐三公子这个庶出的叫唐六小姐滚出去。

    是他这个亲哥哥在对唐六小姐说这句话。

    他没有听唐六小姐的吵闹,叫了家里的下人,把唐六小姐给丢出家门。

    唐六小姐再想回娘家,唐四公子就告诉家里的下人,谁放她进来,他就卖了谁。

    因为他是二夫人的儿子,谁都得听他的话,就连二夫人的话也没有人敢听了。

    因为唐四公子突然连妹妹的死活都不管了,二夫人走投无路,只能哭着来求老太太做主。

    恰巧云舒今天来老太太面前给老太太请安,老太太正看着云舒已经变大了很多的肚子高兴呢,听说二夫人来了,她的心情不太好。

    “她又怎么了?”老太太对云舒抱怨说道,“自从两个儿媳进了门,她就每天都有难受的地方。连儿子两口子感情好,她都说娶了媳妇忘了娘。”

    云舒抿嘴笑。

    其实二夫人这都是做了婆婆,看见儿子亲近妻子以后的不高兴的心态而已。

    不过二夫人总是这样的话,云舒倒是觉得有点不太好。

    “是不是看见儿子儿媳成床承兑的,她觉得寂寞了,想老二了?”老太太便沉吟着对云舒说道,“不行的话,就把她也送到北疆去,叫他们夫妻团聚,她心里就能好受了吧。”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