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6章奶粉钱

    陈白听妻子说这么糊涂的话,便呵斥说道,“少说糊涂话!”

    他训斥自己,陈白家的不敢反驳,可是却有些不服气。

    她难道不是为了云舒好吗?

    因为云舒是她看着长大的孩子,所以就算是她提出这件事会叫云舒不舒服,可是也不能看着云舒吃亏。

    在国公府里这么多年,这丫鬟往主子床上爬的事难道少了吗?

    耳濡目染,陈白家的是真的担心云舒有孕在身的时候,会叫丫鬟们钻了空子。

    与其叫那些不怀好意的丫鬟钻空子,以后在伯爵府里给云舒带来麻烦,还不如叫云舒自己挑一个能掌控的。

    这样,以后伯爵府里也不会闹出乱子,也不会叫宋如柏和云舒之间因为这些丫鬟的挑唆不开心。

    她是真心把云舒当成自己的孩子,才会提到这个。

    云舒也知道陈白家的见惯了大家族里的这这那那的,也没有觉得生气,观念不同何必在意呢?她只是对陈白家的笑着说道,“没有。我是个善妒的人,不会给他挑什么通房丫鬟。”她其实对宋如柏当初的誓言很有信心。做夫妻的,如果都不能相信自己的丈夫说过的誓言,那这日子过得也太累了。既然宋如柏承诺过她,云舒就不会再去怀疑宋如柏,再去挑剔这府里的丫鬟婢女的。

    如果说成亲就是为了谨防丈夫出轨,为了谨防有别的女人勾引自己的丈夫,那还不如赶紧离开这个男人算了。

    云舒也觉得自己应该对自己有点信心。

    她没有把陈白家的担忧的事放在心里,陈白家的见她年纪轻,想得天真,便唉声叹气地说道,“我就知道你是这样想的。算了,等以后……”等以后如果有那敢勾引宋如柏的,她再帮着云舒出手就是了。陈白家的把自己从家里带过来的不少的吃吃喝喝给云舒,又跟云舒说道,“还有安胎药,你得叫自己信任的人给你熬,不能叫别人随随便便就给你端来喝了。”她叮嘱的都是宅门里的事,云舒这个倒是认真听了,觉得很有必要重视,又对陈白家的道谢。

    她还是听陈白家的的话的。

    陈白家的见她还是很信任自己,心里高兴,回家的时候也露出笑容。

    陈白却沉着脸回了家里,这才对陈白家的问道,“你在小云的面前乱说什么?你是信不过阿柏,还是信不过小云?”

    “你说什么了?不都是为了小云好吗?”见陈白对自己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陈白家的无辜得很。

    “阿柏和小云是什么情分?阿柏对小云是多么重视?你一句两句的丫鬟爬床,难道阿柏就是那样的人,由着丫鬟爬到他的床上给小云没脸,叫小云伤心?你太看不起他们夫妻的感情,叫人看了笑话。”陈白见妻子想不明白,揉了揉眉头对她说道,“阿柏和小云夫妻俩的事,你少参合。有你这么搅和,谁能受得了。”他格外对妻子不满的不仅是这个,而是陈白家的不仅是插手云舒跟宋如柏的事,也插手陈平和春华小夫妻俩的事。

    所以这一次训斥妻子,不仅是为了云舒,也是为了他自己的儿子。

    “小云没有亲娘了,我看着她长大,怎么能不提醒她。”陈白家的一番慈心被陈白这样看不上,委屈得眼眶都红了,哽咽地说道,“我把小云当亲闺女,才会什么都说,才会说得多了一点。我难道不知道这种话招人烦吗?可是比起事后吃亏,我倒是宁愿给小云提个醒。”她委屈得坐在一旁拿着帕子哭了起来,陈白被她哭得心烦意乱,皱眉说道,“你哭什么。还有不仅是小云的事。孩子们的事你最好都别管。”

    “我不管行嘛。”陈白家的便转头哭着说道,“阿平他们两口子天天在外头跑,我能不多看着些,提点一些?还有翠柳,她也成亲这么久了,小云都有了,可是她还没心没肺呢!”她现在也开始发愁翠柳都已经成亲了,却没有怀孕,这做娘的心里能放心吗?操心这么多,却没有一个感激她的,反倒都觉得她烦,陈白家的好心被当成驴肝肺,再看丈夫这样,当然不好受。

    陈白见她还提翠柳没有有孕的事,气得没法说话。

    “关你什么事?她都成亲了,归人家赵家管了!”他语无伦次地说道。

    陈白家的见他骂自己,心里更难受了,又哭了起来。

    陈白被她哭得心烦,走了。

    等过了两天翠柳来看望云舒,见云舒已经高床软枕地当起了悠闲夫人,身边丫鬟婆子的忙忙碌碌都在服侍她,把她当个大宝贝的样子,忍不住笑了。

    “你这也太堕落了。”她对云舒说道,“也过得太舒服了。”

    “成了亲,嫁了人,有了自己的地盘,当然怎么舒服怎么来。我还嫌现在才这么堕落晚了呢。”云舒靠在好几个软软的靠垫里,啃着水果对翠柳问道,“想吃什么?我叫厨房给你做去。”她最近胃口不怎么好,喜欢吃酸的,啃着的水果也是酸得不得了的酸杏,这肯定不合翠柳的胃口,所以还得特意问问她,叫丫鬟给翠柳专门预备能吃的。翠柳见她毫不在意地啃着酸杏,顿时牙都要酸倒了,忙说道,“那就要蛋挞和枣泥糕吧。”

    云舒叫人去做新鲜的。

    “我听说宫里赏你了好几筐的南边的水果?”翠柳便对云舒问道。

    “是啊。”云舒心说皇帝就是这么实惠。

    从前她不过是说喜欢水果,这就一直赏赐她各种稀罕好吃的水果。

    当然,她是觉得皇帝这样赏赐很叫她满意就是了。

    比起什么绫罗绸缎,云舒还是更喜欢吃好吃的。

    特别是有孕在身,她现在变得更嘴馋了。

    “拿等我回家的时候给我带点儿,我回去孝敬母亲去。”翠柳毫不客气地说道。

    云舒被她的吃拿卡要的气魄镇住了。

    翠柳把赵夫人又翻出来叫她拿过来的燕窝给她。

    “我听说娘前两天过来的时候跟你说什么通房丫鬟的事了?”见云舒不在意地点了点头,翠柳叹了一口气对云舒说道,“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娘最近越发会唠叨,而且脾气也怪了,有的时候还敢跟爹呛呛几句。”她对云舒说道,“又是爱哭,有时候还爱发脾气,如果哥哥嫂子做了什么她看不过眼的事,她能念叨好几天。还看家里的丫鬟不顺眼,骂哭了好几个丫鬟。你说娘这是怎么了?我没有怀孕给娘这么大的危机感吗?”

    云舒一愣。

    她放下手里的水果,对翠柳说道,“请个大夫给婶子看看?”

    这不会是更年期吧?

    不然,虽然陈白家的以前也喜欢念叨,可是一定没有现在这么多事要闹。

    “爹已经给娘请了大夫了,说了一通之乎者也,什么肝火旺,开了些疏肝解郁和泻火的药吃着呢。也不知道会怎么样。”

    听说已经在调理了,云舒这才放心,对翠柳说道,“婶子只怕也是因为身体的原因才念叨得多了一点,就算你没耐心,可是也理解理解吧。”

    “这还用你说吗?那是我亲娘,我还能对她没耐心啊。”翠柳羡慕地看了云舒两眼说道,“不过娘也有一句话说的没错。我怎么还没有呢?”

    “你着什么急啊。”

    “站着说话不腰疼。”翠柳哼了一声,又见国公府里的下人给云舒送来了不少的东西,云舒也叫人回去跟老太太道谢,便对云舒笑着说道,“老太太对你可真好,比对自己的亲孙女还好呢。我听说咱们国公府可没给六小姐送什么。”唐六小姐还小产了呢,也没见唐国公府给她有什么眼神,云舒却觉得这其实没什么好费解的。唐二爷又不是老太太亲生的,隔着肚皮,就算是一家人,可是深究起来,她也不是老太太的亲孙女。

    不过在古代都讲究家族,云舒这种想法惊世骇俗,她也没跟翠柳这么说,只是提到唐六小姐有些可惜。

    威武侯府开的烤鸭铺子关门大吉了。

    云舒再也不能从唐六小姐的手里赚钱了,十分遗憾。

    “你说关门了?”翠柳眼睛一亮凑过来问道,“怎么会这么突然?不是说很红火的吗?”

    “赔本赚吆喝,当然看着红火了。而且她现在也没有精力开铺子了,索性关了还能少赔点。”云舒不在意地说道。

    唐六小姐小产以后也得坐小月,哪里还有精力管铺子的事。

    更何况铺子不赚钱,她每天看着更生气,大概觉得对身体也不好吧。

    “那更好,省的跟咱们唱对台戏。”翠柳便对云舒说道,“她心眼这么坏,叫我说,叫她大大地给咱们一笔加盟费才应该。”

    拿云舒的手艺来和云舒唱对台戏,这也太过分了。

    云舒被她的“加盟费”逗笑了。

    她只不过说过一次,翠柳就记住了。

    “她不会承认是用了我留在国公府里的方子的。”云舒笑着说道,“不过这段时间我在她身上赚的,足够好几个加盟费了。”

    唐六小姐真是有钱人。

    从她身上赚的银子,正好给她肚子里这小宝贝当奶粉钱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