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5章身孕

    “怎么会,我吃着好好的。你是不是口味变了。”

    翠柳拿了一块油糕也尝了尝,对云舒说道。

    这不是还是之前的味儿吗?

    “可能是吃得多了不消化。”云舒一边说一边把油糕放下,和翠柳说别的。

    到了晚上宋如柏来接她回去,赵夫人热情地要留他们夫妻吃饭,云舒不好推辞,便答应了。

    这一次吃饭,赵家的两位小姐虽然不情愿,却还是坐到了饭桌上。

    云舒和她们说笑了两句,见她们对翠柳还是很当做嫂子一样尊重的,也就罢了。

    只是吃饭的时候,饭菜端上来,云舒觉得这味道更有点恶心。

    那沉闷的饭菜的味道传到鼻息里,云舒转头捂着嘴干呕了两声。

    宋如柏本来不跟她们这些女人坐在一起,见云舒难受,站起来几步走到云舒的面前扶住她,连声问道,“怎么了?”他十分关心,只是在赵家未免有些叨扰了,云舒忙拦着他,一边对也站起来看着自己的赵夫人歉意地说道,“是我最近胃口不好,叫夫人家里都看笑话了。闹得大家不好好吃饭,我还是先回去吧。”她觉得自己现在这样子去勉强吃饭肯定是不行的,而且如果自己一边犯恶心一边吃饭,叫别人怎么吃啊。

    她有些不舒服,想跟宋如柏回家。

    赵夫人却突然拦着她问道,“你觉得哪儿不舒服?”

    “其实也没有什么特别的。”云舒笑着说道。

    “还是请大夫过来看看。”赵夫人却没有叫她回去,反而叫赵小三去把这条街上最好的大夫给请过来给云舒看看,一边叫宋如柏把云舒扶起来到一旁坐下,赵夫人也不吃饭,坐在云舒的面前和她一起等着。这么很认真的样子,倒是叫大家都因为自己不能吃饭了,云舒有些不安,赵夫人却笑着说道,“这能耽误什么?你也太小心了。”她这么笑着不在意,翠柳也急忙跟着点头坐在云舒的身边,倒是赵大奶奶犹豫了一下也走过来,看了赵夫人两眼说道,“母亲,是不是……”

    她还拦着翠柳不叫她给云舒喝茶,只倒了一盏清水给云舒说道,“清水没有味道,你能好受点。”

    这一下把云舒给吓住了。

    赵大奶奶转变得这么快,被翠柳数落了以后就变了个人似的,哪怕之前对云舒就已经态度变好了,可是现在还是叫云舒感到吃惊。

    她面上不露出惊吓的样子,免得叫人觉得自己小心眼,双手接过赵大奶奶的水跟她道谢之后,见赵夫人也含笑看着赵大奶奶。

    赵大奶奶坐在一旁不说话,赵夫人笑着对她说道,“你倒是很仔细。”

    “这有什么好仔细的。难道是怕小云喝茶会吐吗?”翠柳便问道。

    赵夫人见她一无所知,便笑着摇头,直到大夫被气喘吁吁的赵小三给请过来,她便请老大夫给云舒诊脉。

    大夫细细地诊断以后,收回了放在云舒覆盖着帕子的手腕上的手,看向赵夫人。

    他也是在这条街上时常来往的,当然认识云舒,也知道云舒和赵家的交情,便对赵夫人说道,“伯夫人这是喜脉,真是恭喜了。”他终于诊断出来这个叫赵夫人心里早有猜测的诊断,赵夫人顿时眼睛一亮,露出了笑容说道,“我就觉得像是这个,却不敢肯定。这真是大喜了!”她见云舒刚刚闻到饭菜的味道恶心,就心里有几分猜测,不过得到了这个肯定,她当然更高兴,起身亲自送了大夫回去,回了屋子里,看见宋如柏看着云舒在发愣,便笑着说道,“怎么了?高兴傻了吗?”

    宋如柏这才回头看看赵夫人,又把目光落在笑了起来的云舒的身上。

    “你有了我的骨肉?”他看云舒的眼神似乎在确定什么。

    云舒心里也格外惊喜,见宋如柏真的像是高兴傻了的样子,便笑着说道,“如果没诊断错的话,那你的确是要当爹了。”

    宋如柏在她话音刚落的时候,上前了几步,不过想到这是在赵家,又急忙收住了脚,伸着手不敢碰云舒。

    “小云又不是花瓶,你怕什么。”翠柳揶揄地问道。

    “我怕粗手笨脚的伤了她。”宋如柏便看着云舒说道。

    他现在把云舒当成易碎品一样。

    “从前你怎么不怕伤了小云?难道有了孩子了,你才觉得小云要好好护着?”翠柳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决定为难为难宋如柏。

    宋如柏笑着看着为云舒说话的翠柳,摇头说道,“我是怕她身子重,如果失手伤了她,她自己身体会有损伤。”这个盖子对宋如柏来说的确是意外之喜,因为他的生活里,似乎并没有展望出有孩子的时候。如今见云舒有了身孕,宋如柏惊喜之外,又格外手忙脚乱,哪里还顾得上跟赵家的人吃饭,只是在一片贺喜声里扶着云舒回去了自己家里。他一路小心翼翼的,云舒走两步,他都很小心她的样子,云舒不免嘲笑他说道,“我又不是王母娘娘,你这么小心有点过分了啊。”

    “你现在比王母娘娘还重要。”宋如柏索性把她抱起来回了自己家里,回了卧房把她放下,这才对她说道,“我再请两位宫中的太医给你看看,确定一下。”

    “用不着。”云舒忙说道。

    “还得请太医留两个药方给你,还有一些禁忌。”宋如柏第一次做爹,自己什么都不知道,很需要太医的叮嘱,哪怕云舒觉得有些大张旗鼓了,还是叫小顺去请了两位老太医过来给云舒把脉。之后得到了云舒的确是怀孕了的消息,他又问了很多怎么照顾孕妇,孕妇怀孕的时候能吃什么不能多吃什么这样的问题,这才亲自把两位太医送了回去。等他回来的时候,便对云舒说道,“太医们已经给我建议,我一定好好照顾你。”

    “这么多丫鬟小厮的,你忙着陛下的事吧。用不着你亲自照顾我。”云舒便对他说道。

    宋如柏摇头说道,“再好的丫鬟也比不上我对你认真。”他便对云舒说道,“太医也说了,你的身体不错,这孩子生下来不会太艰难。不过我也得小心照看你。”他握了握云舒的手对她说道,“我我高兴能有属于自己的孩子。可是我更高兴的是,你愿意给我生下孩子。”云舒愿意为自己怀孕,说明她是真心和他一起度过下半生,生儿育女,这比留下自己的儿女在世上更加宋如柏感到高兴。

    云舒笑着点了点他的手背说道,“难道你害怕我什么时候后悔了,把你给休了啊?”

    “怎么会。我只是怕自己做得不够好,怕叫你失望。”

    他怕云舒失望嫁给他。

    云舒无奈地看着宋如柏。

    她倒是隐约地感觉到宋如柏似乎很担心自己会离开他似的。

    “你对我很好,我从来都没有失望。”

    宋如柏坐在她的身边,笑着看着她。

    “对了,你有身孕了,这件事得去跟老太太还有陈叔报喜。”老太太对云舒很好,宋如柏把老太太当做自家长辈敬重,至于陈白,当然对宋如柏来说是最亲的人。比起云舒那早就不知道去了何方的娘家,还有宋如柏的继母与弟弟,老太太和陈白才更像是他们此刻要报喜的时候会想到的真正的长辈。宋如柏又叫人去报喜,很快,唐国公府老太太给云舒带回来的滋养的吃的用的就到了,陈白夫妻还亲自上门。

    陈白很高兴。

    对于他来说,宋如柏现在已经是忠义伯,云舒嫁给他做了伯夫人,现在夫妻俩感情好自然叫人看着满意,可是陈白却知道,孩子才是夫妻俩感情的纽带。

    有了孩子,夫妻俩的心就更凑到一起去了。

    云舒在忠义伯府,在宋如柏的心里的位置才彻底地稳固了。

    他便笑着对云舒说道,“阿平那么两口气今天去了京城外的镇上帮二公子做事去了,等他们回来,我再叫他们过来给你道喜。”

    “都是一家人,难道非要亲自过来一趟才叫人知道真心吗?陈平哥和春华现在忙着外头的事,怪累的,别叫他们过来了。”云舒忙说道。

    “再累难道这点空都找不到吗?”陈平便对云舒说道,“你别心疼他们俩,他们俩现在跟着二公子,日子过得好着呢。二公子又不是一个刻薄主子。”

    只不过是唐二公子刚刚得了皇帝的官职,因为刚刚回了京城,当然要熟悉军营里的事,陈平作为他最得力的驻守,跟着忙前忙后。

    春华也过去帮忙去了。

    不过正是因为忙,得到唐二公子的重用,以后才是他们夫妻的大好前途。

    陈白当然不会在这时候心疼陈平。

    云舒难免多问了陈平的事几句,陈白家的却心不在焉,有些心事的样子,目光审视地在云舒屋子里进进出出的几个丫鬟的身上流连不去,等丫鬟们都去忙着做事,她这才带着几分关心地对云舒问道,“你有身孕了,那阿柏叫谁侍候呢?你挑中了她们中间的哪一个?”

    云舒一愣。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