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4章改观

    赵大人慢慢地走过来。

    他没有跟儿媳们说话,似乎是并没有听到什么,走掉了。

    翠柳顿时拍着胸口对云舒说道,“父亲大概是没听见。”

    “你怎么知道?”云舒觉得赵大人应该是听见了的。

    又不是年纪大了耳朵背了。

    离得那么近,怎么会听不见。

    “父亲最不喜欢我了,如果看见我对大嫂无礼,对她嚷嚷,还能一声不吭地走了?早就许多话骂过来了。”翠柳对赵大人不喜欢自己也没有什么埋怨的地方,人家赵大人是读书人,看不起奴婢出身的儿媳也没什么不对,更何况再不喜欢,不也是看在儿子的面子上答应叫她进门了吗?翠柳能嫁给赵雨已经很谢谢赵大人,所以对于赵大人平常对自己没有对其他两个嫂子那么和气,她也不会抱怨。

    云舒见翠柳心大,笑着跟她去赵夫人的面前请安去了。

    赵夫人见了她当然十分惊喜,叫云舒跟自己一同吃晚饭。

    吃晚饭的时候,赵家的两位小姐都没有出来,说是身体不怎么舒服,赵大奶奶也没见到人,倒是赵大人出来了,跟随后而来的宋如柏一同喝了两杯酒,又听宋如柏和赵二哥商量最近的一些外面的事。等宋如柏夫妻回去了,赵夫人快要睡了的时候,赵大人才慢悠悠地从书房出来,躺到了赵夫人的身边,闭目很久突然说道,“以后叫两个丫头出来吃饭。客人登门,她们嫂子也都在,她们怎么那么尊贵,两步道都走不得。”

    “这不是你给惯的嘛。”赵夫人见他提到这件事,便冷笑着翻身坐在床边说道。

    赵家两个小姐都是她亲生的,可是却被赵大人教导得格外迂腐,整天自诩自己是官宦人家的小姐,看不上出身奴婢的翠柳和云舒。

    哪怕翠柳现在已经是她们的嫂子,平常虽然没有对翠柳冷言冷语,可是也十分冷淡。

    至于跟丫鬟出身的嫂子一起吃饭,那是从小就不可能的事。

    就算云舒现在做了忠义伯夫人,她们也还是这样儿。

    赵大人还因为她们这样夸奖过她们有读书人家的风骨,而不是对谄媚权贵的俗气。

    怎么突然今天,却是赵大人叫两个女儿以后不许这么没礼貌了呢?

    不都是赵大人给纵容的吗?

    赵大人躺在床上背对着赵夫人好半天没有说话,过了一会才突然闷声闷气地说道,“你说的对。老三媳妇。”他似乎难以启齿,最后却还是说道,“当初应该说给二郎的。”他闷声闷气地说完这句话不开口了,赵夫人却一愣,想到了早些年的时候她看中了翠柳,想说给次子做媳妇,谁知道赵大人强烈反对,说看不上翠柳丫鬟出身,坚决不肯答应这种话。这一项主意顽固的丈夫突然提到曾经的事,还改了口,赵夫人心里疑惑丈夫为什么会说到这件事,嘴里却不饶人地说道,“哟,太阳打西边出来了,你还会夸咱们翠柳?当初可是你看不上翠柳的。”

    赵大人那时候可喜欢方柔给自己做儿媳了,赵二哥说只想去方柔的时候,把赵大人满意坏了。

    现在又是怎么了?

    赵大人一声不吭。

    赵夫人却是有理不饶人的,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改口,似乎更喜欢翠柳了一点,不过落井下石还是好的。她推了推赵大人的肩膀笑着问道,“当初不是你说老二媳妇是官宦门第的小姐,是老二的良配的吗?更何况现在说这个也没什么用,老二这么能干,自己爬到了现在的位置,其实也用不上翠柳在国公府的那些关系。娶了老二媳妇倒是也和美。”她虽然不怎么喜欢方柔,可也不会为难儿媳,见赵大人提到赵二郎成亲的事,嘴上说了两句,却还是为方柔说话。

    赵大人这才轻声说道,“她性子扶不起来,怕是老二以后有的辛苦的。”

    “也用不着她能干。老二喜欢她,看见她就觉得日子过得美,那就行了。”更何况木已成舟,翠柳都嫁给赵小三了,赵大人再说这话不是叫兄弟妯娌的心里犯嫌隙嘛。

    赵夫人更想知道为什么赵大人会改口了,问道,“你为什么突然想到这种陈年旧事了?”

    赵大人这才从床上爬起来,把今天翠柳对赵大奶奶说的那些话说给赵夫人听,一边叹气说道,“这三个媳妇里,只有老三媳妇是个明白,有见识的。你那个侄女一味好强,争强好胜,却没有半分眼光,不过配你那个才五品的没出息的儿子也足够用了。可是老二以后是要朝着上头走的,老二媳妇一不能驳斥无礼的妯娌,只知道纵容忍让,二也没有见识,说不出兄弟齐心其利断金,更说不出儿孙日后的隐忧,听说如今还得老二经常哄着她,当初知道一些莫须有的风声就惶惶不安。”

    “那也是你儿子自己愿意的。”赵夫人听了这些,对翠柳竟然能说出这么多有道理的话格外惊喜,却一板脸说道,“各人入各人眼而已,她再不好,可是你儿子喜欢,那她就是最好的。至于其他的事,你也别多想了。好歹翠柳也落在咱们赵家了,以后小三能出息了,她也是贤内助,咱们就替小三高兴就行了。”她现在对庶子已经没有心结,所以对于赵雨娶了翠柳不觉得遗憾,赵大人其实却更重视嫡子,虽然赵夫人是这么说,可是他还是摇头可惜地说道,“老二是没福气。”

    赵夫人撇嘴。

    想当初口口声声说不叫儿子娶个丫鬟的不就是他嘛。

    现在一副很可惜的样子干什么。

    “这些话,你可别再跟别人说了。”赵夫人知道他是个酸腐的性子,怕他在外面也乱说,这叫方家听见也不得了,警告地说道。

    “我知道。我又不傻。”

    赵夫人翻了一个白眼。

    “不过唐国公府真是会调理人。小云和翠柳,这些年我这么看着,也跟官宦人家的小姐一样的,而且眼光更好,大概站得高看的也远。”赵大人对赵夫人说道,“以后叫咱们家那两个没见识的多跟她们学学。只看人家的出身就不屑一顾,那不是狗眼看人低吗?这么多年的书都白读了,还不如两个丫鬟。”人家翠柳跟云舒难道不知道赵家两个小姐为什么不出来?可是人家照样说笑,不把这种小事放在心里。

    从前赵大人觉得这是读书人的傲骨,如梅花一样孤傲。

    可是现在,他心里想,人家只怕是把这两个丫头当成傻子吧?

    赵大人受到了打击,睡得都不踏实。

    赵夫人见他一下子变成这样,也不在乎,反而是更加自在地请云舒来家里玩。

    对于两个女儿已经长大了,早就不是自己能教过来的了,赵夫人也不会强行扭转,这种想法,只有吃过亏有过教训才知道好歹,不然,现在叫她们突然去跟云舒翠柳交好,她们或许还会觉得这是云舒和翠柳的逼迫。

    云舒虽然不知道赵家发生了什么,可还是觉得赵家有了改变。

    翠柳就跟她说,赵大人在大家都给他请安的时候,还对她和气着脸,好好地夸奖了几句。

    “你是不知道,大嫂的下巴都要掉下来了。”翠柳说起赵大奶奶那时候惊讶的样子,对云舒好笑地说道。

    云舒便问道,“她现在对你怎么样了?有没有记恨你?”

    “没有。反而对我和气多了,想必是也想明白了。赵家这点家底也没什么好争的,她当然会想得明白。”翠柳满不在乎地说道,“虽然没跟我赔礼道歉,可是对我也不再跟从前似的了。对二嫂也没有再排挤嘲讽她,家里清净多了。你也知道的,只要她愿意做个好嫂子,我乐得和睦相处。从前的事过去了就算了。”赵家和和气气的,没有人挑事,翠柳已经知足了,只是赵大人对她突然好转了,翠柳还是有点发虚。

    云舒跟她想了半天,才考量说道,“大概是因为你那天说了很多明是非的话,赵大人觉得你是个明理的人,从前的误会没了,对你也就正常了。”

    翠柳也觉得这大概就是理由。

    她便递给云舒一块油糕说道,“我家小三今天早上买的,还新鲜着,你也吃一块。”

    炸得焦黄的油糕,里头是甜甜的红豆沙,馅大皮薄,云舒也是很喜欢的。

    “是不是城门楼那家的油炸糕?”她和翠柳一直都很喜欢那家的。

    只可惜大家都觉得好吃,所以总是供不应求。

    宋如柏也时常早上去买些回来,只是他怕这黏糊糊的油糕云舒吃了不消化,总是不许她多吃。

    “那当然。我就喜欢这一口,小三能不买给我最正宗的吗?”翠柳便骄傲地说道。

    云舒笑着拿过来咬了一口,却突然觉得油腻直冲脑顶,喉咙里有了那熟油的味儿,一阵阵地恶心。

    转头把咬了一口的炸糕吐到帕子上,云舒对一脸疑惑的翠柳说道,“这油糕放了半天,是不是变味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