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3章逆耳

    “翠柳,大嫂还怀着孩子。”方柔讷讷地说道。

    “怀着孩子就金贵了?难道有了错就说不得了?”

    翠柳大声问道。

    云舒见她厉害,便站在她的身后也看着赵大奶奶。

    赵大奶奶见翠柳一个庶子媳竟然敢对自己大声嚷嚷,脸色顿时变了。

    “怎么,你还想指点指点我吗?”她可是官宦小姐,翠柳一个丫鬟也敢对她指手画脚。

    “我与大嫂都是赵家的媳妇,看见大嫂做得不对,为什么不能指点?难道由着大嫂犯错,得罪人吗?”翠柳现在也不管别的,走到赵大奶奶的面前看着她说道,“大嫂对小云这样无礼,难道以为只是逞一时口舌之快的事吗?小云是忠义伯夫人,大嫂你也不想想,大哥才是几品官。如果不是小云性子和气不爱和你计较,如果不是小云冲着的是赵家跟她这么多年的情分,如果不是小云敬重母亲,你这刚刚一句话,得罪的就是一个伯夫人,就是一个朝廷里的新贵,你以为不会得罪人吗?不会给家里人带来麻烦吗?”

    赵大奶奶被翠柳几句话逼问住,哑口无言。

    她实在找不到别的说话的能耐。

    “我说的难道不对?大嫂,你性子不好,家里的人纵着你,是因为看在你是一家人。可是外人却没有容忍你的理由。今天你对小云说这些无礼过分的话,以后没准还得对别人家说这样的话,难道你以为赵家是很厉害的人家,能叫你这么放肆?更何况,我尝尝听我们府里老太太说的一句话。要是想叫人尊重你,你先得学会尊重别人,而不是自以为高高在上,其实只不过是半桶水的水平。国公府老太太何等身份,可对一个丫鬟都会和颜悦色,我也没见这京城里谁家敢对老太太不敬的。可是你呢?你看不这个人,看不起那个人的,殊不知也成了别人眼里的大大的笑话而已。”

    翠柳说得飞快。

    云舒见赵大奶奶脸色很不好,气得不行,翠柳却占据上风,自然乐得在一旁看戏。

    “你一个丫鬟,竟然还敢对我大呼小叫。”赵大奶奶捂着胸口气闷不已。

    “丫鬟怎么了?丫鬟也是赵家吹吹打打娶进门的。更何况我虽然是丫鬟,可是也学了规矩,绝不会做那些叫人看笑话的事,我们老太太把我教养得好着呢。”翠柳正色对赵大奶奶说道,“我今日对大嫂说这些,不是为了和大嫂争吵,而是叫大嫂明白,大嫂一时意气得罪了人,那为难的,受到连累的就是赵家,就是自己的丈夫。大嫂身为妻子,难道也不想想大哥平常在外头多么辛苦,反而在这里得罪人吗?”

    “我对小云没有不满。只是你们两个……”赵大奶奶其实对云舒有些不满,刚刚出言讥讽却是因为云舒跟方柔翠柳要好,她看不下去而已。

    “是因为我和二嫂吗?”翠柳却说道,“这就更不应该。我们是妯娌,是一家人,本来应该同心协力照拂孝顺母亲父亲,撑起赵家的后宅,为什么大嫂却要做这样和我们生出嫌隙的事来?”她看着脸色难看的赵大奶奶严肃地说道,“虽然我是丫鬟,可是也是生在国公府后宅的丫鬟,这京城里的各处人家里后宅的事也见得多了。如果妯娌们关系不好,只会影响家中兄弟们的感情。大嫂,我说一句不好听的话,都说兄弟齐心其利断金,可大嫂非要把赵家的兄弟们都分开,兄弟们劲儿不能朝着一处使,那你想要赵家以后分崩离析,兄弟们从此疏远,遇到了事,各自保重,彼此都不会相帮吗?你嫁到赵家来,是来拆家的?”

    见赵大奶奶气得面红耳赤,方柔知道她怒极了,急忙对翠柳说道,“弟妹,别说了。”

    “我为什么不说?难道叫她一直这么在咱们中间这么嚣张吗?都说长嫂如母,大嫂,你身为长嫂,本该做的是善待,是维护咱们赵家的和睦,可是你却是赵家儿媳里最不懂事的那一个。二嫂性子好,不爱跟你计较,可也不是你在家里这么嚣张的理由。如果你闹得久了,家无宁日,你有什么资格自称自己是个大嫂呢?”翠柳才不管方柔劝着自己呢,反正她就是一个庶子媳妇,本来就不在意会不会得罪人,没有方柔那么左右为难,这一次既然已经把话挑破了,她就不会再中断,白费了刚才的话。

    云舒也觉得不该纵容赵大奶奶。

    “我在知道你为什么敢这样指手画脚。不就是看不起我们这大哥大嫂嘛。一个个都有出息了,就看不上没出息的我们了。”

    赵二哥已经在五城兵马司得到重用,赵雨也已经慢慢出头,只有赵家大郎,虽然中了进士当初特别有脸,可是文官是要慢慢地熬着的,赵大郎又不是什么机灵人,现在也只不过做着小官,比不上他的两个弟弟。

    赵大奶奶气得不行,就把心里话说出来了。

    看着下头的弟弟们混得好,她当然看不下去。

    “这才是大嫂的心里话吧。你嫉妒了?嫉妒是人之常情,大嫂用不着不好意思承认。就算承认了,咱们是一家人,谁还会笑话你吗?”翠柳不以为然地说道,“可是大嫂也应该为二哥高兴才对。二哥起来了,在京城站住脚跟,当然咱们赵家也会跟着兴盛起来。二哥兄弟情深,以后也会把大哥还有我家小三给扶持起来,这就是我说的兄弟齐心,其利断金。可大嫂,如果你真的非要闹得赵家分崩离析,兄弟之间疏远,那害的不仅仅是赵家,也是大哥的大好前途。叫我说,二哥越出色,你应该越高兴,也更应该和二嫂相处得好才对。不管是为了自己,还是为了赵家,咱们和和气气地相处,一起向更好的生活努力,眼睛看着同样美好的前途不好吗?咱们是一家人,平常吵闹几句算什么啊?牙齿还有磕到嘴唇上的呢,可是作为赵家的媳妇,不能使劲咬自己的嘴唇,你觉得呢?”

    她的这些话叫赵大奶奶气了很久,可是却慢慢地不吭声了。

    她的脸色变得很快,却没有再生气,反而是在思考着什么。

    “我说的这些话,是我在国公府陪着老太太的时候,看见那些京城里的大家族感受到的。大嫂,一个家族的兴盛,就是要同心协力,而不是嫉妒还有排斥挤兑。如果不能齐心协力,兄弟们都不能齐心,那就算是大家族也会衰败,更何况是咱们这样的普通人家。”翠柳也觉得自己说了这么多累了,见云舒笑着看着自己,眼里充满对自己的认同,她咧嘴一笑,对赵大奶奶说道,“我正是因为把大嫂当做自家人,当做是自己的嫂子,尊敬你,所以才会对大嫂说了这么多。我也知道今天我我的话大概叫大嫂丢脸了,我给大嫂认错。可是这些话都是我的肺腑之言,我也想以后和大嫂好好相处。”

    她也不含糊,给赵大奶奶严肃地施礼作为自己顶撞了长嫂的赔礼道歉。

    气氛在赵大奶奶沉着脸看着她的时候变得凝固。

    可是出人意料,赵大奶奶没说什么,脸色虽然难看,却一声不吭地走掉了。

    “多谢大嫂不和我计较。”翠柳对着赵大奶奶的背影说道。

    她一个丫鬟出身的,并不觉得自己示弱有什么丢脸的。

    所以又是赔礼道歉,又是努力亲热,她完全不会觉得有什么不好的。

    方柔等赵大奶奶走了,才松了一口气握着翠柳的手心有余悸地说道,“你真是吓死我了。大嫂为人就是这样的,你何必和她这样说。忍忍就过去了。”

    “这可不是忍的。既然她做错了,会影响赵家,那就不能叫她变本加厉,叫她更加得寸进尺。”翠柳不认同地说道,“她现在这么嚣张,对咱们这么不好,咱们躲得远一点倒是没什么。可是二嫂,以后咱们也都是要有孩子的。大嫂总是摆出排斥咱们的态度,这态度如果影响了孩子,叫孩子们的心里从小就有了区别,堂兄弟,堂姐妹之间疏远了,或者感情不好了,那赵家就真的要分崩离析了。”

    方柔听着翠柳的话,很久之后才无奈地说道,“你的确比我看得明白。我都没有想到这种事。”

    “我在国公府里什么没见过啊,当然看得更明白点儿。”翠柳见自己也说服了方柔,正很骄傲,一转头,却一下子僵硬得跟小树一样。

    云舒见她气势被打断了,转头看去,却见不远处,赵大人站在那里,脸色看不出什么,也不知道听了多久,都听到了什么。

    “父亲。”翠柳不敢拿出刚才和赵大奶奶说话的气势了,很小心紧张地上前请安。

    赵大人自诩自己是读书人,最看不上她这个丫鬟出身的儿媳了。

    如果不是赵雨跪在雪地里那么久,还有赵夫人鼎力相助,赵大人才不会松口叫翠柳这么一个丫鬟给自己当儿媳。

    所以,翠柳都不敢在赵大人的面前放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