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2章妯娌

    更何况这件事,也用不着云舒说。

    二夫人恐怕也会哭着回国公府求唐国公给唐六小姐做主了。

    二夫人爱女如命,唐六小姐小产这么重大的事情,二夫人自己无力解决,怎么能不去求助国公府呢?

    以云舒这些年对二夫人的了解,二夫人一定会去求助的。

    不过一想到二夫人如果今天去国公府会搅和了唐二公子的好事,云舒沉痛地对宋如柏说道,“也不知长房是前世欠了二房什么,不然怎么会总是长房为了二房操心。”之前的唐二爷就叫人很头疼了,现在又冒出唐六小姐,怎么能不叫人头疼呢?宋如柏听了,摇头说道,“国公大人不会管这件事。”这件事怎么管?人家两口子自己的事,有唐国公插嘴的地方吗?

    而且以唐国公的性格来说,他早就没把唐六小姐当唐家人。

    所以,他不会去为唐六小姐做主。

    就算是做主,又能做什么主?

    还能杀了老段吗?

    唐六小姐小产这件事,宋如柏更觉得是唐六小姐自己作死,而不能光埋怨老段一个人。

    他和唐国公来往不久,倒是蛮知道唐国公的为人的。

    云舒便笑着对他说道,“国公爷如果知道你这么夸奖他,一定会很高兴的。”她也就没有把唐六小姐小产这件事再惦记着。

    果不其然。

    没过两天,唐六小姐小产这件事就在京城里传开了。

    翠柳还跟方柔一同来了云舒家里问这件事。

    云舒见翠柳跟方柔妯娌之间关系不错,方柔的气色也看起来很好,显然是赵二哥现在对她更贴心了,便也为翠柳放心了,不然,如果赵二哥夫妻俩过得不开心,翠柳这个弟妹只怕也会被波及。又不是外人,还是住了好多年的邻居,没什么需要遮遮掩掩的,云舒也用不着跟着过来的赵二哥跟赵雨去前院,男女避忌开。张罗着在外头的院子准备了好大的桌子,大家在一起吃吃喝喝也难得热闹。

    “夫人最近身体可还好吗?”云舒先问候赵夫人。

    “母亲身体不错。”方柔尝了云舒叫人端过来的糕点,便对云舒问道,“这就是你说过的蛋挞吗?”

    云舒在家里也不怎么出门,喜欢在家里鼓捣这些,宋如柏也惯着她,还带着人给她砌了好几个烤炉,专门烤这些糕点,云舒物尽其用,今天正好有热乎的刚出炉的,便也端出来给翠柳跟方柔尝尝。见方柔喜欢,云舒笑着点头说道,“等你们回去的时候,我叫厨房再烤些新鲜的拿回去给夫人尝尝。”她喜欢吃吃喝喝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方柔跟她是多年认识的情分,当然不会拒绝,听了便笑着说道,“那下回过来,我给你带红豆水晶糕。”

    她做糕点是最拿手的,云舒高兴地答应了。

    赵二哥坐在一旁,见妻子的气色很好,收回目光和宋如柏说话。

    翠柳一声不吭先啃了三个蛋挞,喝了茶这才扒着云舒的手臂问道,“我在外头听人说闲话,说是威武侯夫人小产了。那不是六小姐吗?是真的吗?她竟然小产了?”她似乎很受到惊吓似的,对云舒说道,“威武侯熊一样的体格,也太不小心了。他一巴掌下来六小姐那样的人能受得住吗?竟然还打人。太过分了。”虽然前边的话云舒能明白,可是后头她就听不懂了,一边把丫鬟们端上来的好吃的推到方柔跟翠柳的面前,一边好奇地问道,“什么一巴掌下来,什么打人?”

    “不是说威武侯打了六小姐,六小姐才小产的吗?”

    翠柳理所当然地说道。

    云舒更好奇了。

    这跟当初老段来他们家时说的不一样的。

    “谁说威武侯打了六小姐?明明说是他们俩争吵的时候六小姐自己摔倒的。”

    “可听说这是二夫人说的呀。”翠柳理所当然地说道,“就是六小姐小产那天,二夫人哭求去了国公府,在国公府门口哭着嚷嚷,说是六小姐挨了威武侯的打,还被打得小产,求国公爷给六小姐去做主。不过看样子国公爷没有答应,是老太太身边的几个丫鬟把二夫人给送出来的。二夫人又没了法子哭着走了。”翠柳一边说,一边对云舒问道,“原来不是这样?幸亏国公爷没有帮六小姐去出头。不然去了威武侯府兴师问罪,人家威武侯说六小姐是自己摔倒了,那国公爷得多丢脸啊。”

    翠柳露出心有余悸的样子说道,“二夫人从前是那么好好儿的一个老实人,怎么还会撒谎骗人,想陷人于不义呢。”

    云舒却并没有她那么费解。

    为了六小姐,二夫人在国公府撒谎她倒是能想到。

    不过她小看了唐国公的狠心。

    别管是为了什么造成唐六小姐现在的样子,唐国公都不会管的。

    他们这位国公爷可是亲闺女倒霉都不管的。

    云舒见翠柳义愤填膺,显然是对二夫人不满,无奈地说道,“都是为了六小姐吧。你知道的,二夫人最疼的就是她了。”不过二夫人的确总是在唐六小姐的身上犯糊涂,云舒没去想是二夫人故意撒谎,还是唐六小姐骗了二夫人让她真的以为老段打了她女儿,她没空想这个,而是对翠柳问道,“最近回家看望过陈叔和婶子没有?现在二公子回来了,陈平哥也应该又有了差事了吧?”

    唐二公子风生水起做着官,那陈平当然也水涨船高了。

    他可是唐二公子顶顶信任的人。

    “回去过一趟,哥哥现在也忙起来了,说是二公子把什么生意也交给了他,叫他忙活着。”翠柳撇嘴对云舒说道,“娘最近心里不好受。听说那姓王的又买回来一个小妾,说是为了开枝散叶。我姐姐还是没信儿,被王家看管着。娘想见一面都不可以。”她对她姐姐碧柳在王秀才家受苦完全没在心疼的,说起来也跟普通八卦一样。方柔觉得这话有些不合适,便在一旁给她倒了茶小声说道,“还是别说这些了。”

    她是关心翠柳,翠柳也谢了她。

    倒是等赵二哥他们回去了,翠柳落在后头对云舒才说了一句,“二嫂性子太软了,又顾虑得多,过得累。”

    “方姐姐就是这样温柔的性子,你又不是不知道。”云舒笑着说道,“一大家子里住着,肯定是要顾虑得多一点,等以后分开过了,她一个人管家就好了。而且有些话,的确不该在外头胡乱地说。”她是向着方柔说话的,翠柳摇头说道,“难道我是不知深浅,不知道天高地厚的人吗?在外人面前,我当然谨言慎行。可是咱们是这么多年的姐妹,从小一起长大,宋大哥也不是外人,又有什么不能说的?如果对你们都不能说,那还不是得憋死我吗?不仅是我大姐的事。就是连大嫂在家里闹事,她也不愿意我对你们说。”

    方柔对赵大奶奶闹事的事忍气吞声,可翠柳却不是这样的性格。

    云舒只能对翠柳说道,“顾虑得多,软性子,不必那些咄咄逼人的强?相处也简单。”

    “我看不过去大嫂。”翠柳对云舒说道。

    不过因为是要回去了,她也没来得及跟云舒多说,云舒听了只当她是抱怨几句也就算了。

    她只是听翠柳的意思赵大奶奶现在更加嚣张,更加排斥赵二哥跟赵雨,不过耳听为虚眼见为实,等云舒这一天去赵家给赵夫人请安,翠柳亲自来接她去后宅,正撞见赵大奶奶堵住了似乎不愿跟她争吵,想要转身避让的方柔。这两位挡在云舒跟翠柳的前面,双方都看见了,看见云舒,赵大奶奶便笑了一声,极为美艳的面容隐藏着淡淡的嫉妒说道,“我还以为是谁呢。这不是咱们十分有福气的忠义伯夫人嘛。以前倒是没看出来,你还有今天的好日子。”

    不过是丫鬟而已。

    翠柳一个丫鬟出身的嫁进官宦门第做了少奶奶就已经很过分了。

    云舒更了不得,丫鬟出身,却嫁入伯府。

    赵大奶奶再想想自己,现在不过是个小官的妻子,整日里住在这憋屈的院子里,心里火气更大了。

    她找了方柔的茬,见方柔不敢和她争吵,便想来找云舒的茬。

    云舒看在她大着肚子,怀孕辛苦,也懒得说她,只是笑着说道,“大奶奶用不着羡慕我。你能给夫人做儿媳,也是很有福气的。”

    不然,谁家婆婆还能容她这么吵闹。

    不过听到赵大奶奶耳朵里,仿佛是云舒在嘲笑她,她便撑着肚子走过来尖刻地问道,“你是在嘲笑我是吗?”

    “大嫂,小云好歹是母亲的客人,你别……”方柔急忙走过来。

    “有你什么事。”赵大奶奶冷笑着看着她说道,“自己没福气,当不成忠义伯夫人,你倒是心大,还能跟她走得跟亲姐妹似的。”

    云舒见她还是这么嚣张,脸色一沉想要给她两句,却见翠柳已经用力把她拉到一旁,看着赵大奶奶说道,“大嫂,有几句话我憋在心里很久了,不吐不快。如果话不好听,冒犯了你,你……你也受着吧!”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